267.开骂,jian人无耻

    257。开骂,贱人无耻

    柳贵妃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她原本是带着十分的信心来的现在就连半分都没有剩下。但是她不甘心,她不能明白墨修尧拒绝她的理由。换了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绝对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她的提议,为什么墨修尧还要拒绝她?她却忘记了,这世上任何一个人都不是莫修尧本身。而她也没有爱上这世间的任何一个人。

    “你是为了她才拒绝我的?”柳贵妃站起身来,指着叶璃问道。

    墨修尧漠然道:“有没有阿璃本王都不会同意如此无脑的提议。”

    “我不信!”柳贵妃大声叫道。墨修尧低头见已经睡着的墨小宝往怀里移了一下,免得柳贵妃的声音将他惊醒了又是一阵折腾。侧首对叶璃笑道:“阿璃,你帮为夫告诉她为什么这个提议很无脑好么?”叶璃抿唇浅笑,看向柳贵妃淡淡道:“柳贵妃,你可知道墨景祈是我们定王府的什么人?或者说…大楚皇室跟定王府是什么关系?”

    柳贵妃一愣,但是很快就明白了叶璃的意思,同时脸色也苍白了起来。两百年前,大楚太祖和定王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这一两百年里大楚皇室和定王府是同出一源的至亲血脉,是携手并进的明君贤臣。但是现在,墨景祈跟墨修尧有杀父杀兄之仇。大楚皇室欠着墨家军数万英魂的命。皇家和定王府还有多少血缘亲情没有人知道,定王府和大楚皇室仇深似海却是肯定的了。事实上以墨修尧的脾气,当初刚刚得到消息的时候没有挥军直杀京城就已经让不少人觉得奇怪了。而她的儿子…是大楚皇室的血脉,她…是墨景祈的妃子。

    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叶璃微笑道:“柳贵妃现在明白了么?定王府是不可能和柳贵妃或者黎王任何一方合作的。因为那没有任何意义。”虽然说没有永远的朋友,但是明知道是敌人的人又何必再勉强去做朋友?比起帮着一个敌人打败另一个敌人,他们明显更喜欢坐山观虎斗,等到两败俱伤再出去收拾残局。还是柳贵妃以为,这些年定王府没有什么表示就是将当初的仇恨给忘了?

    “墨景祈跟定王府的仇,与本宫无关。”柳贵妃站在桌边,强自镇定的道。

    叶璃含笑不语。罪不及家人,这句话在这个时代是行不通的,被家人牵连连坐的比比皆是。何况,就算真的是无辜的,定王府也绝对不会去扶植一个墨景祈的嫡亲血脉。看着柳贵妃,叶璃轻声道:“既然事情已经说完了,柳贵妃就请回吧。我们在京城的这些日子不会参与任何朝堂上的事情,也请柳贵妃不要再来打扰我们了。”

    柳贵妃摇头,怔怔的望着墨修尧问道:“为什么?”

    墨修尧挑眉,明显不明白柳贵妃此言何意。柳贵妃轻咬着唇角道:“为什么你总是看不到我?只要你想要的无论什么我都能捧到你跟前来送给你,比起叶璃来我有什么不好?她会比我更爱你么?她会为了你去死么?我都可以为你做啊!难道就因为我姓柳你就对我不屑一顾么?”似乎越说越激动,仿佛要将这些年的压抑全部发泄出来。到最后柳贵妃几乎是在放声尖叫了。墨修尧皱眉,抬手去掩住墨小宝的耳朵。但是墨小宝还是被这突然尖锐的声音惊醒了。在墨修尧怀里迷迷糊糊的抬手揉了揉眼睛,茫然的望着眼前的神色扭曲的白衣女人。

    “为什么要这样的对我?修尧,明明我才是最爱你的,我才是最先认识你的人啊?!我比苏醉蝶比叶璃更加早遇到你,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看我一眼?!”柳贵妃有些竭斯底里的道。

    叶璃端着茶杯送到唇边想了想又放下来了,这样激烈的示爱即使在前世也是绝对的火爆啊。她倒是真没想到柳贵妃那样外边冰冷如雪的人内心里却是这样的激烈。很可惜这样的激烈她无法欣赏,不仅无法欣赏还格外的生气。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男人都喜欢渣就算了,好不容易让她捡到一个不渣的好男人还天理难容了。

    砰地一声将茶杯放回了桌面上,声音清脆沉重的让在座的人都是一愣。

    叶璃神色淡漠的看着柳贵妃道:“贵妃娘娘,就算你要示爱也好歹尊重一下我这个原配吧?当着我的面说这些话,你当我叶璃当真是木头做的?”

    既然已经说出来了,柳贵妃自然也是豁出去了,哪里会管叶璃生不生气?何况她也从来没有怕过叶璃生气。看着叶璃冷笑道:“本宫跟修尧说话,干你什么事儿?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定王妃本宫就会让你三分?”叶璃垂眸,平静的打量着自己的手指,眼中却开始蕴含着风暴。她一向觉得为了男人跟女人吵架是一件很跌份的事情,但是有的女人,一个字形容,就是——贱!

    “本妃不用你让?本妃只是想要警告你,你自己贱就算了,别贱到本妃的男人身上。我家王爷的名声你赔不起!”叶璃冷然道。

    “放肆!你敢骂本宫?!”柳贵妃勃然大怒。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敢骂她贱的。

    叶璃挑眉笑道:“难不成你还觉得自己高贵不成?男人喜欢三妻四妾,你贴上来本妃姑且算你们臭味相投,男人不喜欢你还贴上来,那就叫自甘下贱!知道我们王爷为什么不喜欢你么?”柳贵妃还没说话,墨修尧在一边小声提醒道:“阿璃,本王不臭。本王和阿璃一样香。”听到墨修尧的话,柳贵妃脸色更加难看,但是看向叶璃的目光却带着一丝疑惑。虽然知道叶璃绝对不会说好话,但是她真的无法了解墨修尧为什么不喜欢她。就算不比叶璃,至少她绝不比苏醉蝶差,当初她为什么会输给那个女人?

    叶璃冷冷一笑,缓缓吐出几个字,“因为你——贱。你若是一直装着原本的高贵冷漠的样子,我们王爷说不定还能多看你两眼。另外,你不但贱,已经为妻,为人母,还不知廉耻的追着别人的男人示爱,你还要加一个字——荡。”说完这些,叶璃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她这辈子也没有用这么恶毒的话骂过人。即使是曾经的叶莹和苏醉蝶也没有让她如此火大过。说完这些,叶璃便垂下眼眸不在开口了。

    一杯茶水递到她跟前,墨修尧看着她眼中带着淡淡的笑意,“阿璃说累了么,喝茶。”

    叶璃一愣,不由得莞尔一笑。其实她并不太喜欢在墨修尧面前如此失态,不过既然已经这样了那就这样吧。接过茶水喝了一口,叶璃放下茶杯向着墨小宝伸出了双手。墨小宝欢快的扑进娘亲的怀里,笑眼弯弯低声道:“娘亲威武。”叶璃轻轻派了他的小脑袋一下道:“不许学。”小孩子最喜欢模仿大人,要是墨小宝哪天也满嘴的贱啊荡啊的,她就要后悔一辈子了。

    “你……”柳贵妃已经被气的浑身发抖了,指着墨修尧颤声道:“你…你就放任她如此侮辱我?”

    墨修尧抬眸,疑惑的道:“本王的爱妃怎么会侮辱你?她刚才是在指点你。你不是说什么都肯为本王做么?本王现在只要你做一件事。”柳贵妃有些慌乱的看着墨修尧,心里总觉得不安,不由得摇了摇头。墨修尧淡淡道:“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本王面前。”

    叶璃看着柳贵妃不敢置信的模样,盈盈一笑道:“柳贵妃,你说你为了修尧什么都肯做。那么…你敢现在走到大街上去大声告诉每一个人你爱的人是定王么?”

    柳贵妃还没从墨修尧无情的话语中回过神来,就被叶璃说的一愣。反射性的就去看墨修尧。如果墨修尧肯接受她她当然敢说,但是如果墨修尧根本不会接受她,她说出这句话之后就算她是太子的生母也会什么都没有了。看到她的神色,叶璃便明白了,嘲讽的一笑,“看起来柳贵妃也没有自己所说的那么深爱啊。”

    柳贵妃无言以对,许久才幽幽的看着墨修尧,眼中怨恨之色更重,“你会后悔的。”

    墨修尧挑眉,神色淡然。柳贵妃看着眼前的一家三口,这地方再也没有自己一丝的立足之地,终于强撑起骄傲转身下楼而去。刚才因为要谈话,柳贵妃让所有的宫女太监都退到了一楼。此时失魂落魄的从楼上下来,走到最后一阶楼梯的时候脚下一软就向这楼下跌去,吓得一干宫女太监没连忙一拥而上想要扶住柳贵妃。楼下顿时团成一团。

    虽然没有被摔伤,柳贵妃也从这一跌中回过神来了,“娘娘,你没事吧?”

    柳贵妃回头看了一眼空荡荡的楼梯口,咬牙道:“回宫!”

    楼上,墨修尧笑吟吟的看着冷着一张俏脸的叶璃心情颇好的道:“阿璃生气了?”叶璃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道:“王爷很高兴?”墨修尧抬手轻叩着额头,笑容可掬的道:“还不错。本王第一次知道阿璃原来也可以这般毒舌。”

    “心疼了?”叶璃眯眼问道。

    “这么会?毒的好!没有最毒只有更毒,下次再见的话阿璃就使劲的骂她,当着所有人的面骂,这样她就不敢觊觎你的夫君了!”墨修尧连忙表明心迹。叶璃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倒:“觊觎?难道不是王爷自己招蜂引蝶?”墨修尧苦着脸,“家有悍妇,本王不敢。”

    “悍妇……”

    “口误…家有贤妻,本王不想。”墨修尧道义正词严的道。看着墨修尧故意耍宝的模样,叶璃无奈的一笑道:“多谢王爷称赞。”墨小宝从娘亲怀里传出来,指着墨修尧道:“娘亲,父王骗你,就是他招蜂引蝶。上次他还说全天下的女子都会拜倒在他的魅力之下!”

    叶璃挑眉含笑看着墨修尧,墨修尧恨不得将她怀里对着自己笑的挑衅的小子拉出来扔到楼下去。终于忍无可忍,墨修尧将墨小宝抓进自己怀里,深处双手捏着他的小胖脸使劲揉!

    “臭小子!破坏你爹娘的感情对你有什么好处?你不想要后娘,你以为后爹会对你好么?老子仇家遍天下,随便一个看得过去的男人都会想捏死你知不知道?”墨小宝乐极生悲被欺负的眼泪汪汪。叶璃掩面,怒瞪了墨修尧一眼,“你到底跟小宝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墨修尧盯着眼泪汪汪的墨小宝冷笑道:“本王在告诉他,除了亲爹亲娘,他跟了哪个小命都会玩完儿。舍得一天到晚的想要搞破坏。”

    “娘亲,呜呜…孩儿错了…救命啊…”抵挡不住墨修尧,墨小宝只得向叶璃求助。叶璃含笑从墨修尧怀中接过墨小宝,轻轻拍了拍道:“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说。”

    “唔唔唔…”不敢了。墨小宝连忙埋进叶璃怀里,生怕老爹找到机会再搓揉他。空荡荡的二楼上,虽然还响着墨小宝吱吱呜呜的声音,却显得格外的温馨而宁静。

    茶楼的后门外,柳贵妃脸色阴沉的上了早就听在哪里的华丽的十六人打轿,冷声道:“去丞相府!”

    轿子里,宽大的软榻上谭继之正舒适的倚卧在上面品尝着小几上的新鲜水果。看到柳贵妃进来笑道:“皇家果然是个好地方,这二月初的天也能品尝到如此美味的鲜果。”柳贵妃冷着脸一挥手将小几上的水果全部掀落在到地上。其中一个还咕噜噜的滚出了轿门。但是外面的人却丝毫也不敢过问和停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谭继之淡淡瞥了她一眼道:“墨修尧拒绝你了。”

    柳贵妃冷着脸不说话,她当然不会告诉谭继之在楼上所受的羞辱。但是谭继之是何许人也,他在墨景祈身边做了十年心腹墨景祈也从来没有怀疑过他。他还能不动声色的让南疆圣女对他言听计从。计谋能力有多少不说,至少在揣摩人心和看人脸色上这世上没几个人能比得上他。只一看柳贵妃的脸色谭继之就知道绝对不只是墨修尧拒绝了她那么简单,而且定王妃本身也不是省油的灯,只要想了想柳贵妃会干些什么,他就大概了猜出来发生什么事了。

    “被定王妃挤兑了?或许更严重一点…被定王妃嘲弄了。定王还帮着她?”事实远比他所想的更严重,叶璃直接开骂了。

    “闭嘴!”柳贵妃怒道。只要一想起她在茶楼上受到的羞辱,柳贵妃就恨不得将叶璃碎尸万段。但是她杀不了叶璃,至少现在杀不了。所以她就只能忍,只能强迫自己暂时忘记这件事。

    谭继之耸了耸肩,如她所愿不再提这件事。问道:“墨修尧不打算帮忙,贵妃娘娘有什么打算?”

    柳贵妃冷哼一声一声道:“本宫的儿子是名正言顺的太子,就算墨修尧不帮忙又如何?只要皇儿坐上皇位……”到时候他必定将今日所受之辱百倍奉还。谭继之挑眉道:“名正言顺又如何?当今的西陵皇不是名正言顺的皇帝?那又如何?”

    “本宫的皇儿跟西陵皇怎么会一样?本宫身后还有柳家。”柳贵妃道

    谭继之撇嘴,那更倒霉。就算扳倒了黎王还有个柳家牵制新皇。

    “娘娘不要忘了,南方可是黎王的地盘。而且黎王是真正的手握兵权的摄政王。老实说…1跟黎王比起来,当初的摄政王墨流芳根本不算什么。他能力再强,没有篡位之心就是了。但是黎王炍王可是千真万确的对皇位虎视眈眈。贵妃娘娘有那个信心保证黎王将来不会强行逼宫?”

    柳贵妃凝眉道:“不会…皇上手中必然有他的把柄。”

    “何以见得?”

    柳贵妃冷笑道:“你以为墨景黎是什么人,区区摄政王之位怎么打发得了他?他明明有已经胜券在握,最后却被皇上封了个摄政王,反而是本宫的皇儿变成了太子。那必然是皇上手里有他致命的把柄。无奈之下才能够退一步成了今天的局面。若是能够知道到底是什么把柄的话……”

    “娘娘已经有好些日子没去看过皇上了吧?”谭继之问道。

    柳贵妃皱眉道:“他又没有宣本宫去,躺在病床上有什么好看的。”

    谭继之在心中摇头,墨景祈当初娶了这个女人绝对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外加瞎了狗眼了。墨修尧看不上她绝对是英明睿智的决定,“娘娘还是回去看看皇上吧。只怕…在皇上心目中如今也未必有多信娘娘和柳家了。到时候…可别鹬蚌相争,让渔翁得了利。”

    墨景祈本来就是生性多疑的人,躺在病床上那更是疑神疑鬼了。柳贵妃如今这态度放在从前或许是冷傲自然的,放到现在在墨景祈眼里说不定就是盼着他早死了。“也顺便看看能不能知道墨景祈到底捏住了黎王什么把柄。”

    柳贵妃沉思了片刻点头道:“本宫知道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67》,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67.开骂,jian人无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67并对盛世嫡妃267.开骂,jian人无耻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