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初露峥嵘

    89最新章节。初露峥嵘

    “王妃,大事不好!”

    叶璃一行人马不停蹄的赶往碎雪关。南诏和黎王出兵太过突然,早先黑云骑进入南疆就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现在自然不能再和来时一样顺畅无阻。叶璃只得带着暗二暗三和几个黑云骑士兵同样,其他人各自分散返回东楚。

    “出什么事了?”叶璃皱眉,勒住了缰绳。报信的黑云骑士低声道:“吴承梁总兵遭到刺杀,雍州援军刚过了江就遭到伏击。全军…覆灭。”

    叶璃心中一颤,“现在离碎雪关还有多远?”

    暗二道:“还有半天的路程。只是…碎雪关已经被南诏十几万大军围困,只怕咱们到了也入不了关。”

    叶璃道:“绕道走,碎雪关不用管,先去永林。黎王的大军差不多也该到了。”

    “是,王妃。”

    碎雪关上依然和前几日一样杀声阵阵战鼓震天。慕容慎看着城下叫嚣的南诏将领面沉如水。连续几天闭关死守对将士的士气是个很严重的打击,身边的将领有不少早已按捺不住想要出城迎战,却都被他一一拦住了,“将军,请让属下出城迎战吧!”年轻的小将坚定的恳求道,眼底满是不屈的怒火。南诏将士日日在城下叫骂,他们却只能闭关不出,这让这些年轻气盛的将士们心中早就憋了一把火。

    “住口!现在最重要的是守城,不是意气之争。绝对不能让南诏兵马踏进碎雪关一步,这才是我们镇守边关的目的。静待援军!”

    小将不信的看着他问道:“援军来得及么?”他们只有八万守军,而围着他们的南诏军队加上后面包抄过来的翎州黎王兵马,至少超过了三十万。慕容慎沉默了片刻,坚定的道:“来得及,只要我们能守住碎雪关。所以,不要做无谓的意气之争。”

    不甘的扫了一眼城下叫嚣的南诏人,小将咬牙道:“是,将军。”

    “将军!”传讯兵匆匆而来,“将军,前方来报雍州总兵吴承梁大人率两万兵马前来增援。刚度过云澜江便遭到伏击,吴大人身亡!”

    在场众人都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慕容慎只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连忙稳住,道:“怎么会?黎王怎么会这么快?!”

    “报!将军,永州太守昨晚开城降了黎王。今天一早黎王军队攻破清远城,先头部队只怕今天傍晚就能到达永林城外。”众将领心中都是一阵,原本永州的守军就不多,身为永州最高官员的永州太守居然还降了黎王,难怪黎王的军队一路上能够势如破竹了。这么快来别说原本以为能拖十日了,只怕再拖不了两天碎雪关就要被合围住了。想到此处,众人身上都是一阵阵的发寒。慕容慎怒极反笑,“好!好一个永州太守!谁愿意去守住永林城?”

    几名年轻的将领同时拍众而出,“将军,属下愿往!”

    慕容慎看了看眼前一脸肃杀的年轻人,点头道:“好,云霆,夏殊,我给你们两万人马,守住永林全文阅读。明白么?”

    “是,将军。”两个年轻人齐声应道,领了军令便转身出去了,没有人问要两万人马要怎么守住永林,要守多久。看着两个年轻人出去的背影,慕容慎扫了一眼在座的将领道:“我们也一样,守住碎雪关。明白么?”

    “是!将军。”

    往日宁静的永林小城如今一片肃然,街道两旁店门紧闭,街上连半个行人也不见踪影。比起碎雪关上闭关死守的沉闷和压抑,永林城下已经是刀光剑影血气冲天。城墙下,搭起梯子的攻城士兵竭力想要攀上城墙,却被城楼上人用石头,用弓箭重新逼了下去。前面的人掉了下去,后面自然有人前赴后继的补上。城楼上的士兵同样不时被下面的神弓手射落城下,摔得面目全非。此时已经没有人回去在意这些,所有人只能疯狂的厮杀着。所有人都忘记了他们同样是大楚人,曾经还是同袍。一对上,只有你死,我活。

    “怎么样?我先上?”城墙上,两个年轻的将领神色肃然。

    “我先!”拔出剑,年轻的将领转身而去。

    被留下的一个看着远去的人无奈的轻哼一声,转身拔刀砍落了一个趁着守城的士兵被射到想要爬上城楼的人。

    城门被打开,年轻的小将带着一队人马冲了出去,冲进了敌军的阵势中横冲直撞一次消减城墙上的压力。年轻的小将一马当先一路砍杀无数。很快一名长相魁梧的中年男子拦住了他的去路,中年男子手握大刀一刀扫开周围的人,嘲笑道:“慕容慎手下没人了么?居然派个乳臭未干的小鬼来拦本将军的道!识相的立刻给本将军打开永林城,本将军饶你不死!”小将剑眉一样,冷笑一声,“小爷手下不收无名鬼。哪来的逆贼报上名来,小爷留你一个全尸!”

    “本将军是黎王殿下亲封的西军先锋,孙巍!”

    小将翻了个白眼,“原来是墨景黎那个叛贼,孙巍…小爷没听过,乖乖受死吧!”手中长剑既快且狠,毫不留情的劈向自称西军先锋的男子。一时之间竟比的男子一阵手忙脚乱,最后终于死在了自己瞧不起的毛头小子手里。小将不屑的啐了声,“脓包一个,也敢在小爷面前耀武扬威?”先锋被斩,攻城的军队顿时阵势大乱,留下守城的将领趁机挥军杀出,不多时攻城的军队便仓皇败退而去。

    “夏殊,怎么样?”回到城上,眺望敌军败退而去的狼狈模样,刚刚大展身手抒发了这几天来的郁闷的小将眉飞色舞得以非法。叫夏殊的年轻男子望着远处皱了皱眉道:“这应该只是对方前面开路的先头探路的。虽然把他们杀回去了,但是等到真正的精锐来了……”小将也不由得皱眉了,刚刚胜利的欢喜渐渐地散去。别说是十几万军队,就是十几万头猪也能把他们这点人给踩死。两万人守城就已经很困难了更不用说还要出城迎敌。永林城不比碎雪关,如果他们坚守不出,黎王大军就有可能先绕过永林小城,虽然麻烦一点但是并非不行。一旦拿下了碎雪关,他们这座只有两万人的孤城根本就是囊中之物。

    “管他呢,来了小爷一样给他打回去!我云霆可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小将哼声道。

    夏殊也渐渐露出了笑容,“说的不错。先说好,下一场该我了。”

    或许是因为前面的开路的先锋兵马大败而归,后面的兵马来的比他们想象中慢一些,直到第二天早晨才听到城外传来的战鼓声。夏殊和云霆站在城楼上往下望去,云霆也不由得抽了口气,“墨景黎把整个翎州的兵马都弄出来了吧?”永林城前面并不开阔,但是一目望去那旌旗晃动密密麻麻的人影让人有些不想去估计那数量了。夏殊低声道:“以前在都城的时候都听说黎王是个草包,如今看来也不尽然。”看城下黎王的兵马列阵严谨整齐,其实森然。怎么看也不像个草包能带出来的军队。云霆撇嘴道:“要么他手下有高人,要么他装疯卖傻。草包能起兵谋反么?那是疯子。”

    对方阵列中有几人拍马而出,其中一个明显不是武将的中年男子对着楼上喊道:“楼上的守将听着,立刻打开城门放我们过去。”

    云霆撇嘴,“你谁啊?你说放就放?”

    中年男子道:“本官是永州太守,永州已经归附黎王殿下,尔等还不立刻开启城门恭请黎王殿下进城!”闻言,云霆忍不住低骂了一声,“小爷以为是谁呢,原来这个叛贼。天堂有路你不走,当了叛贼就该识相的找个地方缩着还敢出来招摇。”反手抽出旁边士兵背后的弓箭,开弓搭箭毫不犹豫的朝着永州太守射了出去。

    “啊?!”马背上说的正洋洋得意的永州太守被身边的人拉了一把,羽箭正好贴着他的耳朵飞了过去。顿时吓得尖叫一声险些跌下马背。云霆有些遗憾的啧了一声,“这手气也太欠了一点。”永州太守的劝降毫无作用,其中一人挥挥手让人将他送回军中。这才抬头对城楼上的两人道:“城楼上的是云霆和夏殊两位小将军吧?两位最多只有两三万人马,根本挡不住我二十万大军。何必负隅顽抗?其实大家都是大楚子民,要是有什么损伤大家都过意不去不是么?”

    云霆呸了一声,冷笑道:“笑话,你还知道自己是大楚子民啊?本小爷还以为是哪个逆贼养的狗在这里吠呢。”

    城下的人脸色微变,很快又继续笑道:“皇帝无道,黎王才是真命天子。我等自然应该奉黎王之命……”

    “我呸!”云霆抬手又是一箭,见对方轻松让过也不在意,高声怒骂道:“不要脸的小爷见的多了,跟你一样不要脸的还真没见过。皇帝无道…皇帝是杀你爹娘了还是抢你老婆了?还真命天子…当小爷远在边关没听过不成?婚前勾搭未来小姨子,和亲当天被人抓到和女子苟且。啊…还有,大婚当天当场晕倒…身体那么虚就在家养着,别出来丢人显眼了!”站在一边的夏殊听着云霆连气儿都不喘的怒骂,神色微窘。不禁城上的守城士兵轰然大笑,就连城下黎王的兵马神色也有些古怪起来。那还想要劝降的将领更是恨不得立刻挖个洞转进去。恨恨的指着云霆道:“好小子!你别落到本将军手里,不然我要你生不如死!”

    云霆下巴一扬,傲然睥睨,“爷等着。”

    重重大军之后,墨景黎脸色漆黑,阴沉冷酷的气息让身边的将领都不敢啃声。他们这里虽然离的前面远,但是刚才云霆的话都是夹着内力传出的,在场的跟在墨景黎身边的将领多少都是会些功夫的,自然听得一清二楚。墨景黎的神色难看也可以想见了,“攻城!那个小子本王要活的!”

    “是。”身边的人一挥手后面击起了震天的战鼓,上面的军队开始攻城了。

    墨景黎显然是想速战速决,以闪电的速度在朝廷援军还没到来之前拿下云澜江以南的大部分地区。所以即使是永林这个小城他也没有丝毫留情,毕竟永林背后就是碎雪关。这一次,云霆和夏殊明显感受到了比昨天巨大数倍的压力。光是防守城墙就应接不暇了更不用说再分出兵力出城迎战了。就算他们能分出兵力,那点人马一陷入数万大军之中根本就是有去无回毫无益处。城下巨大的圆木桩开始撞击城门,就连整个城墙都仿佛在沉重的咚咚声中颤抖。城墙上的士兵一个一个的倒下,但是想要攀上城楼的敌人却仿佛永远都杀不尽一样。云霆和夏殊也不停地挥舞着兵器,填补因士兵阵亡来不及补上的空缺,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

    看着城墙上的守军越来越少,云霆白色的战袍上绽满了血花,“真是倒霉,小爷这是第一次亲自领兵打仗,就要全军覆没了么?”

    “你放心,你死了朝廷一定会追封你为将军的。”夏殊扯了扯唇角,淡淡笑道。

    “多谢安慰。小爷还是想要这些混蛋先死!”云霆道,手起剑落刺死了一个攀上城楼想要从侧面偷袭夏殊的敌人,然后拎起尸体直接朝下面攀着梯子想要上来的人砸了下去。

    “兄弟们,给小爷撑住!要是让这些逆贼过去碎雪关就完了。碎雪关建成几百年来没让那些南疆蛮夷踏进一步,可不能毁在咱们手里!”云霆振臂高呼,守城的将士们齐声吼叫着:“死守永林!”一样是军人,但是驻守在境内的人是很难理解驻守边关的将士的心理的。守护国门是他们心中最重要的荣耀和使命,同样也是他们刻进骨子里的责任。

    永林城数里外的山林里,叶璃站在山坡上的树荫下眺望远处,兵戈铁马之声即使几里外也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王…公子,永林城那边要顶不住了。”暗三疾步而来,禀道。

    叶璃低头道:“仅凭两万人马能支撑这么久,很不错。现在永林守城的是谁?”

    暗二道:“是慕容将军手下的两位校尉云霆和夏殊。”

    叶璃皱眉道:“就两个校尉?”

    暗二点头道:“碎雪关驻守的将领并不多。这两个都是慕容将军手下最有前途也是慕容将军最看中的两个小将。那个云霆昨天还斩了黎王手下的先锋。”叶璃皱眉道:“墨景黎也在军中?”暗二点头,指了指远处某个旌旗飘动的地方道:“黎王应该在哪里。公子…我们要不要……”叶璃摇头,“墨景黎身边必定是守卫森严,何况他本人也并非庸手。想要擒贼先擒王几乎不太可能。暗二暗三。”

    “是。”

    “你们自己挑几个人,杀了永州太守。”

    暗二暗三对视一眼,朗声道:“属下遵命。”

    叶璃沉声道:“只要杀了永州太守别的什么都不要做,立刻撤退。”

    “是!那公子你……”

    叶璃轻轻吁了一口气,抬头看了一眼湛蓝的天空道:“我和黑云骑一起。”站在她身后的几名黑云骑统领望着叶璃脸上都带着尊敬的神色。虽然他们本来就应该听从王妃的命令,但是一个有着敏捷的身手,聪敏的头脑的王妃显然比一个空有容貌才华的娇主子能容易让这些骄傲而强大的将士们接受。虽然认识还没有多少时日,但是这几日王妃跟着他们策马奔驰日行百里,跋山涉水也毫不含糊TXT下载。甚至比普通的士兵更加身手矫健,这让黑云骑们真心的臣服于这位女主人。

    暗二暗三也知道他们虽然名为暗卫,但是其实王妃并不需要人随时随地的跟随保护。王妃会派他们去执行各种任务也都是为了他们的将来打算,希望他们能够光明正大的站在人群中而不是只能当个不能见光的随身侍卫,“属下遵命。”暗二道,同时与几个黑云骑统领交换了个眼神:王妃的安危交给你们了。

    黑云骑统领挑了挑眉,算是应了下来。

    “都准备好了么?”暗二暗三带人离去,叶璃转身问道。

    “启禀公子,已经准备完毕。随时可以出发。”

    叶璃点头,“很好。兵分四路,从两翼交叉进入战场。一刻钟后,剩下的人准备行动。”

    “是。”战场上的局势越来越艰难,从刚开始只有一两个敌军爬上城墙立刻就被扑杀,到后来爬上城楼的敌军还能乘机杀几个人。虽然暂时还没造成太大的危害但是相信也坚持不了太久了。云霆终于没有空再费力气叫喊怒骂了,一声不吭的挥舞着兵器,年轻的脸上透露出显而易见的疲惫和凛冽的杀气。夏殊右手臂被撕裂了一条口子,只得换了左手用剑,幸好他的左手剑法和右手一样凌厉。

    一波攻击稍停,另一波攻击又涌了上来。夏殊抬手挥剑将一个敌军扫落城墙,城墙上突然又冒出来一个人,带着狰狞的表情一刀刺客过来,“夏殊!”云霆惊呼一声,甩开一个敌军扑了过来。夏殊也只是愣了一下,却见那人狰狞的脸上带着错愕的表情仰身跌落了下去。

    四道黑影如四把锐利的黑色长箭,以令人惊骇的速度射入数万大军之中。所到之处如黑色的龙卷风一般所向披靡,并且迅速将数万大军的阵营分割成一块一块的,很快灰蒙蒙的战场顿时被黑色分割的四分五裂。

    “那是什么?”看着城楼下飞驰而过的黑衣人张弓搭箭,似乎连瞄都不用瞄的同时三支箭射出,准确的命中妄图爬上城楼的三个人。然后更快的几道黑色旋风卷过,城楼下的梯子在极短的时间内的变成了一堆废材,然后马上的骑士扬长而去如入无人之境。云霆震惊的望着城楼下的一幕惊呼出声。

    夏殊捂着火辣辣作痛的伤口,扯出一丝笑容道:“是援军!快,放箭!”因为攻城的梯子被毁,城墙上的压力骤减。夏殊连忙命令城楼上的士兵放箭支援楼下的黑衣骑士。他们站在城楼上自然看得一清二楚,援军的人并不多,只是那样的气势和战力,还有那数千铁骑的声势让敌人有些混乱所以才乱了方寸罢了。南方少有骑兵,看着下面黑色的骑士,夏殊心中一动原本疲惫的眼眸瞬间炙热起来,“快,云霆注意接应他们京城。”即使这些骑士能够以一敌百,但是陷入数万大军中久战依然不是长久之计。

    “好,我出城接他们!”

    夏殊摇头,“不用,守住城门他们自己能杀出来。”

    云霆奇怪的看了夏殊一眼,决定还是听从这个比自己更年长一点的同袍的意见。

    黑云骑在战场上所向披靡,敌军的后方墨景黎正带着属下的将领观战。他并没有把这个永林小城太放在眼底,这一路都太过顺利了,只要攻下永林几乎就可以底定大楚的半壁江山了。事实上连墨景黎自己都没有想到过会如此的顺利。侧首扫了一眼站在一边永州太守,眼中闪过一丝冷意。会背叛主子的人也很可能会背叛第二个主子。这个人现在留着还有用,等到将来……

    嗖嗖!几道暗器破空而来,射向人群中的墨景黎,墨景黎机警的侧首让开,身边的侍卫立刻将周围团团围住,“有刺客!保护王爷!”几个人影从四周暴起,却并没有扑向被保护在层层侍卫中的墨景黎,几个挡住周围的侍卫,其中一人反身向躲在一边的永州太守扑去。永州太守吓得想要尖叫,却半点也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只觉得心口一凉,一把匕首刺穿了他的心脏。恐惧的抬头望进一双冰冷淡漠的眼中,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奉定国王妃之令——犯上谋逆,杀!”

    “撤!”随手抽出永州太守心口的短刀,顿时血如泉喷。暗二回头一刀划破身后扑来的侍卫的脖子,对还在纠缠中的几个人道。

    几人迅速摆脱纠缠,各自分散而去。并且极快的混入了黎王的士兵中,渐渐地消失。

    墨景黎脸色阴郁的看着躺在地上已经断气的永州太守,身边的众将领同样神色凝重并且带着隐晦的畏惧和担忧。刚刚那个刺客的话他们没听全,但是最后那句犯上谋逆,杀!确实都听得清清楚楚,在这万军之中,重重护卫之下,永州太守竟然就这样干净利落的被人杀了,怎能不让他们这些人心寒胆颤?

    墨景黎还来不及发怒,很快有人惊叫道:“那是什么?!”

    众人眺目望去战场不知何时出现黑衣骑士来去纵横,最前面的士兵在几次冲杀之后已经隐隐有溃败之势,“南方哪里来的这么多骑兵?”这些骑兵速度极快,时而交叉穿梭,远远地一时之间根本看不清楚到底有多少人。只觉得整个战场上都是黑色骑兵的身影,所到之处尸横遍野。偏偏永林城外地势狭窄,根本无法将所有的兵马全部摆开,一时间竟然奈何他们不得。

    “黑云骑!”墨景黎咬牙道。

    黑云骑!众人又是一抖,胆子小的已经抑制不住的脸色惨白起来。黑云骑,定国王府最精锐的力量,甚至可以说是整个大楚最精悍的军队。由定国王爷亲自掌控,除了定国王爷和得到定国王爷认同的定国王府当家主母,谁也指挥不了这支军队。黑云骑出现在这里…那么…定王绝对就在附近!

    “不可能!”墨景黎寒声道,“墨修尧那个病秧子绝对没有那么快赶到这里!”他是秘密离京的,就算墨修尧收到消息就立刻追上来以他那病病歪歪的身体想要赶到这里至少也在数日之后了。即使感到了他也根本无力再指挥打仗。

    “那…现在这支黑云骑是谁指挥的?”一个将军颤声问道。

    墨景黎轻哼一声,他能肯定墨修尧绝对不在永林,但是这只黑云骑又到底是谁指挥的?凤之遥?也不对,凤之遥指挥不了黑云骑……

    “王爷,南面有大量骑兵往这边过来了!”

    墨景黎一怔,“多少?!”

    “很多…数不清…探子稍微靠近就全部被射杀了!”

    众人往南面望去,果然看到树林的另一边烟尘滚滚黑影绰绰,还有奔腾的马蹄声远远地就震得地都在颤抖一般。没有几千片马绝不会有这样的效果。

    “王爷……”

    退兵的鸣金号响起,攻城的敌军如潮水一般的退去。同时永林城门打开,黑衣骑士们飞快的奔入城中沉重的城门又重新合上。城墙上,看着远去的敌军,云霆和夏殊对视一眼都松了一口气。如果不是这些人即使感到,他们只怕就要撑不住了。

    云霆随手将剑上的血拭去,归剑入鞘好奇的问道:“夏殊,到底是什么人来帮咱们了?”

    夏殊叹了口气,道:“以后回去别吹嘘你是在京城长大的,连这都看不出来平时的时间尽拿去收集那些市井杂说了吧?”连黎王勾搭小姨子这种事都知道,那么重要的是还一副糊里糊涂的样子。

    云霆偏着头眨了眨眼,突然睁大了眼睛愣愣的望着夏殊,半天才哆哆嗦嗦的道:“夏…夏殊,不会…不会是我想的那个吧?”夏殊白了他一眼,“除了那个还有哪个?”云霆终于放声尖叫一声,飞快的往城楼下奔去。夏殊无奈的摇摇头也跟了上去。传说中的黑云骑啊,他也很好奇好不好?

    城墙下宽阔的街道两旁,黑压压的站满了人和马。但是无论是人还是马都没有发出一丝半点的声音。整条大街安静的仿佛落根针都能听见声音一般。云霆一走下城楼就感觉一股凌厉的杀意和迫人的气势铺天盖地而来,原本还惊喜的喜出望外的模样不由自主的收敛起来,站直了身体看向最前面的人。

    最前面的人同样是一身黑衣,但是他并没有如其他人一样骑在马背上。而是牵着一匹黑色的骏马安静的站在那里。云霆一眼就看出了他的不同,比起马背上的骑士,他显得娇小而和善,完全没有骑士们的肃杀精悍之气。甚至看着云霆的眼中还带着淡淡的笑意。但是云霆知道,这并不代表这个人比其他人弱。而相反的,这个人才应该是这些人的首领。

    “在下碎雪关校尉云霆。多谢各位即使驰援,不知…该怎么称呼?”

    叶璃淡淡看着眼前明显有些忐忑又期待的小将,不由觉得好笑。面上却是一片平静,“云校尉,方便换个地方说话么?”云霆还在呆愣中,身后跟上来的夏殊道:“当然可以,这边请。在下碎雪关校尉夏殊。”

    叶璃点点头,转身对身后的黑云骑道:“原地休息。”

    “是。”

    两千黑云骑齐齐下马,动作整齐划一的让人惊叹。

    云霆回过神来道:“各位一路辛苦了,不如到营中稍事休息吧?”

    叶璃有些无奈道:“只怕没什么时间休息了。就不用再折腾了,想必永林城也有不少伤兵需要料理。只是这些战马还需要两位料理一下。”夏殊自然明白,幸好碎雪关虽然骑兵并不多,但是两千战马的草料还是能供应一些日子的。点头道:“公子放心,在下马上让人去料理。公子这边请。”

    叶璃点头,跟着夏殊往设在城楼下不远处的军营而去。

    云霆有些晕乎乎的回头看了看将战马送走坐下来或者闭目养神或者擦拭刀剑的黑衣骑士么,回头在看看带着几个黑衣人跟着夏殊走远的叶璃,晃了晃脑袋连忙追了上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89》,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89.初露峥嵘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89并对盛世嫡妃89.初露峥嵘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