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夜袭

    91全文阅读。夜袭

    回到永林城,夏殊果然已经跟着几个黑云骑的统领忙前忙后的去加固永林城的防御去了,云霆早就看得心里直痒痒一回到城里跟叶璃说了一声也顾不得招呼她这个定国王妃,也跟着跑前跑后去了。慕容婷对叶璃坐在书房里看得大堆的卷宗地图没什么兴趣,眼睛一转跑去找城里一些年轻力壮的青年和手脚伶俐的妇女,准备把他们组织起来等到打仗的时候虽然没办法跟着上战场,但是帮着照顾一下伤兵处理一下后勤方面的还是没问题的。叶璃对她的想法也很是赞同,被慕容慎约束久了的慕容婷更是欢喜,满脸笑容的去了。

    叶璃坐在专门腾出来的书房里,看着展开在眼前的地图直皱眉。她显然不是个天才,至少指挥大规模的作战方面真的不是个天才。身为前世身为特种兵她更擅长的是局部的小组作战,攻敌之要害。而现在,在不占天时甚至连地利都不占的情况下要面对十几万人兵马的围攻,别说反败为胜了,能顺利守到援兵到来就要偷笑了。而几百年来从未被外族敲开过得碎雪关显然给了永林城一个极为安全的感觉,因此永林城墙的防御能力根本不行,更不用说是对内的防御了。谁会想到驻守碎雪关的将士们有一天要会需要面对来自大楚境内的攻击?

    “见过王妃。”夏殊云霆等人联袂而来,站在门口向叶璃行礼。叶璃头也不太的对众人招招手道:“进来吧,怎么样了?”性格最为直爽的云霆笑道:“多亏了有黑云骑兄弟的帮忙,咱们又把城防加固了一些。”一同前来的黑云骑统领摇头道:“永林城本身根基太差,就算咱们另外再加强一些,只怕依然叮当不了多久。”昨天的的进攻只能算是个试探,等到下一次进攻开始只怕就没有那么容易叫停了。

    叶璃抬起头来,秀眉微蹙道:“这两天叛军应该不会进攻,但是也不可不防。你们要多加小心。”昨天他们故布疑阵骗走了墨景黎,在墨景黎没有搞清楚他们到底有多少人的时候墨景黎应该不会轻易进攻的。但是骗人的把戏毕竟长久不了,一旦墨景黎发现真相,迎接他们的只会是更强的攻势,“云霆夏殊,你们对附近熟悉,过来看看这地图。”云霆和夏殊有些好奇的上前,张展开在叶璃面前书案上的是一张大幅的地图。上方一行秀丽的自己写着永林地形图字样。云霆和夏殊很快发现,这幅图不仅仅是永林城还囊括了永林城福晋方圆近百里的几乎所有的地方的地形地貌。其中还包括碎雪关以及南疆的局部地区。最重要的是,这幅地图显然是新画出来的。云霆不解的道:“王妃需要地图么?咱们这里还存了几份地图,碎雪关也有永州全图。”

    叶璃摇头,无论是她还是黑云骑对永州都并不熟悉。而在战争中不熟悉地形显然是个大忌。所以她早在还身在南疆的时候就已经传信让黑云骑收集永林附近的地形资料,直到昨天晚上才参照着原本的地图将他们绘制出来。但是因为大部分地区并不是她自己去查看的,有让这幅图多了一些不确定性所以才想让云霆和夏殊这两个熟悉本地的人看一看。

    夏殊认真的盯着图纸看了半晌,眼中透露出狂热的光芒,轻声赞叹道:“这是王妃亲自绘制的么?”叶璃揉了揉眉心,道:“虽然我相信黑云骑的士兵,但是毕竟没能实地查看,你们看看这图有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夏殊看了许久,指着地图上某处标注着一条河流的地方道:“这里…如果这条河道再往这座山靠一些的话,大概就没问题了。”叶璃重新执起笔问道:“这条河离这座山的距离是多少?”夏殊低头默算了一下道:“大约三里左右。”叶璃挑眉,差的确实有点远了,地图这东西,失之毫厘,便是谬以千里。拿起笔刷刷的修改起图纸来,夏殊看在眼里赞叹不已,对眼前这位定国王妃更是由衷的佩服。别的不说,地图这种东西就算是亲自走过所有的地方的人也未必就能够绘制出来,更何况定王妃只是听人说起,居然能够描绘的几乎分毫不差。这份地图与他们现有的地图相比要清晰详细不下十倍。打仗靠的是什么?除了兵法计谋不就是天时地利么?但是却并不是每一个领兵的人都有机会将将要打仗的地方都摸索一边的。基本上有了这张地图,永林附近方圆百里可说是一目了然了。

    “王妃,我们就这么等着叛军来攻城么?”云霆有些性急的问道。

    叶璃含笑道:“你们原来是怎么考虑的?”

    云霆有些窘迫,原本他们的确只能等着叛军来攻城。不是他们愿意这样而是被兵力所限没有别的办法。但是现在不是有了两千黑云骑么?黑云骑擅长的可不是守城,而是攻击不是么?当然他自己也不喜欢守城。

    “永林附近都是山林,骑兵的能力大受限制根本施展不开。”夏殊皱眉道,平生第一次看到地图上那重重地山林心烦。若是一马平川黑云骑所能做的可不知现在这些。不过他也知道若真是一马平川叛军十几万人马全部兵临城下,那就更没法过了。

    黑云骑统领嗤笑道:“黑云骑虽然号称骑兵,所擅长者可不只是骑术和箭术。”骑兵主要是为了对付北戎的,但是大楚的马匹和北戎的马匹根本就没得比。黑云骑虽然都是精锐,但是要和北戎的铁骑拼那绝对也是硬碰硬两不讨好。夏殊看了看那神色傲然的黑云骑统领和站在一边沉默不语的暗二暗三,犹豫道:“我们是不是可以抢先出击,大乱他们的计划?”

    叶璃挑眉,“说说看。”

    夏殊拿起坐上的炭笔,一边在地图上标记,一边道:“叛军如今在永林二十里出扎营,如果我们以骑兵偷袭的话应该可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暗二道:“骑兵动静太大了,如果要速度的话只怕还没靠近大营就会被发现。而且…以两千人马偷袭十几万兵马的大营?”真正陷入千军万马之中,黑云骑也不一定能全身而退。夏殊摇头道:“我们不用偷袭他们的大营。永林的地势注定了他们绝对不会也不能把所有的兵马驻扎在一处。如果叛军大营在这里的话,那么这儿,还有这儿也一定会驻扎一部分人马形成犄角,也可以拱卫大营。这两个地方的驻扎的兵马应该都不会超过一万。或许…可以制造一些混乱?”

    “秦风?”叶璃挑眉问黑云骑统领。

    秦风皱眉道:“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们事先截断左翼通往大营的道路,完全有可能将这一对人马全歼。就算不能,这条山道便不太宽阔,对方的援兵也不会来得太快,我们也有时间全身而退。只是这样一来,对方和可能会怀疑黑云骑主力根本不在永州。”叶璃眨了眨眼,笑问,“如果,左右翼全歼呢?”

    书房里所有人目光都落到了叶璃身上,全歼一边人马就已经很困难了,同时全歼两边怎么可能?

    “暗二,暗三,尽快收集墨景黎军营的一切情报。”叶璃下令道。

    暗二暗三点头应下,转身离开书房。

    连续两日,因为没能得到黑云骑的消息墨景黎只能按兵不动。每每远远地看到永林城上那并不太多的黑云骑墨景黎总是疑心其实永州并没有多少黑云骑的人,墨修尧也根本不在永州。但是就在他想要下决心进攻的时候有觉得这很有可能是墨修尧引君入彀的计谋。墨修尧素来诡计多端让他不得不防。所以,即使南诏那边早就来人催促他进攻,他却依然只能带着十几万人马在这小小的永林城前对峙。

    “王爷,南诏那边已经催促多次了,咱们明天是不是进攻永林?”大帐里,军事模样的中年男子问道。

    墨景黎皱眉道:“急什么?他们那么急怎么不自己攻破碎雪关看看?打了这么多天连慕容慎一点皮儿都没蹭掉!”军师无奈的苦笑摇头道:“碎雪关城墙坚固,自古难破。他们久攻不下也在情理之中。”墨景黎有些踌躇,剑眉紧皱的看着军师问道:“放南诏人入关…真的有用么?”军师微怔,不解的看着他道:“王爷的意思是?”墨景黎轻哼一声道:“咱们横扫永州可没用南诏人花半点功夫。碎雪关一旦让南诏人进来,只怕…请神容易送神难。”南诏人现在虽然和他合作,但是他当然也知道他们并没有那么老实。碎雪关百年不破的神话一旦覆灭,只怕以后这些人会更勤快的挑战碎雪关,侵犯打大楚的疆土。

    “王爷,开弓没有回头箭。”军师劝道,“一旦我们毁约,南诏只怕立刻就会撤兵。到时候慕容慎就会掉过头来对付咱们。等到朝廷的援兵赶到…后果不堪设想。所以,王爷还是速战速决的好。”墨景黎点头,这个道理他何尝不明白,“你说…黑云骑为什么会来的这么快?”

    军师有些为难的道:“定王素来深谋远虑,这两天我们一直没有查到之前这只黑云骑的踪迹。只怕是定王早先就埋在这里的暗棋。”想到此处军师就不由得扼腕,若不是这支黑云骑现在永林城早就是他们的囊中之物。说不定连碎雪关都已经破了。

    “你是说墨修尧早就料到南疆会起战事?”墨景黎脸色难看的问道。

    军师哪里敢承认,只是道:“或许就只是定王留下来预防南诏的吧。毕竟当年定王在南疆打得很是厉害。”若不是皇家担心当时的定王府少将军名声太显,战功太高强令撤兵。只怕现在的南诏早就不存在了。南诏对定王的仇恨自不用说,定王只怕也视如今死灰复燃的南诏如眼中钉。墨景黎不屑的撇嘴,“墨修尧自称用兵如神,打了一年也没能平了南疆。本王不过半月时间变横扫永州。最多再用半年,平定整个云澜江以南指日可待!”

    “王爷英明。”军师笑道,一边不着痕迹的擦了擦汗。这次能这么顺利绝对是老天都在帮他们。自从慕容慎镇守碎雪关以后,皇帝就用了各种办法消减永州兵力,永州太守更是不竭余力的给慕容慎找麻烦。所以才导致了永州防务空虚。而他们这次更是出其不意的突然出手这才一路顺当。往后等到朝廷反应过来了,只怕不会那么顺利了。不过王爷说的不错,只要灭了碎雪关的慕容慎,云澜江以南的地方确实会成为他们的囊中之物最新章节。

    “启禀王爷!西军遇袭!”帐外的士兵慌忙的高声禀告道。墨景黎一怔,猛地起身走出帐外往远处望去,果然看到西边一片火光冲天,“混账!永林城怎么可能还抽得出兵力偷袭?”军师在后面跟了出来,看到西边的情形也是一愣,连忙提醒道:“王爷…”墨景黎冷声道:“派人过去增援!”

    “王爷,看那边!”匆匆赶来的将领们惊叫起来,东边的大营也同时亮起了火光,一人骇然道:“东营也遇袭了!”

    军师眼睛一闪,沉声道:“王爷!永林城根本没有多少兵马。如果想要同时袭击东西两翼那么城中必定空虚,如果我们现在趁机攻城……”墨景黎猛地回身盯着他,“你觉得永林城那两个小子有这个胆子放空了永林来夜袭?”云霆和夏殊他不熟但是也不算陌生,据说是慕容慎手下最年轻的两个校尉。两个二十出头的校尉,给他们是个胆子也不敢放着永林不管来铤而走险。何况,只要不是白痴都知道,就算夜袭成功也根本不可能打退十几万大军,反而空耗了永林城的守城兵力。

    “王爷的意思……”军师皱眉道。

    “派探子去查!张将军,李将军,增援东西营!”

    “是!王爷。”

    黎王大营不远处的一座山峰上,叶璃低头满意的看着山下烟火通明杀声阵阵。夏殊和暗二暗三一起跟在叶璃身边,看着山下的一幕,“援军来了!”夏殊一指山下的道路上一堆人马快速的往西营的方向移动着。叶璃低眉浅笑,“西营快要结束了吧?让人引着他们转几圈。”夏殊笑道:“当然,若论地形,还是咱们常年驻守的本地人跟熟悉一些。东翼那边只怕快要撑不住了。”叶璃道:“那边的人交给他们自己解决。让暗卫准备,我不想让墨景黎再分出人马来增援了。”吃多了是会噎死的。暗三笑道:“王妃放心,暗卫打仗不行捣乱绝对在行!”

    “叛军绝对不会想到,他们自己的人会从屁股后面杀出来的。”黑天摸地的被人从后面杀出,就准备狗咬狗拼个你死我活吧。感谢黎王还没来得及改头换面,叛军不仅兵器连服装都跟永林守军差不多。至于那黑乎乎的山谷里能不能看到黎王封地的徽记那就要看他们的运气了。

    叶璃满意的点头,“走吧,咱们过去看看。”四人上了停放在不远处的骏马,黑夜里悄无声息的往另一处山头奔去。可以预见那里将会进行着一场更加精彩绝伦的战斗。

    这一夜无人能免,直到天色渐亮战斗才渐渐停歇。结果让墨景黎本就阴沉的脸色更加如墨一般的漆黑了。东西两翼加上派出去增援的人马将近三万死伤近七八成。而对方留下的尸体却还不到三千。至于东营后面的山谷里几乎完全是自己的人。如果还猜不出发生了什么事他就是白痴!一个晚上损兵折将两万多,东西两营的主将还有派去增援的两位将军同样身亡,这对于黎王军队原本高涨的士气简直是个惊人打击。不知何时,黎王军里竟然悄悄流传起定王和他的黑云骑就在永林城的消息。几乎所有的士兵都不禁惶恐起来。定国王府和黑云骑绝对在每一个当兵的人心里拥有着永远也不可动摇的威慑力。

    而此时的永林城确实一片喜气洋洋,这一次的大捷让云霆连走路都带风了。

    “别高兴的太早了,等到墨景黎搞清楚了事实到时候只怕谁也挡不住他的大军了。”叶璃无奈的道。云霆兴奋的道:“要不咱们再偷袭几次?”夏殊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你以为黎王手下都是白痴,被偷袭了一次之后还会再让你得手?说不定人家现在正等着你去自投罗网呢。”叶璃点头道:“夏殊说得对。这一次咱们确实是兵行险招了。万一墨景黎反应过来直接奔袭永林,到时候就算咱们能再杀两三万叛军也无济于事了。”云霆也渐渐从兴奋中回过神来,急的直咬手指头,“那该怎么办?该死的朝廷的援军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到啊?”

    “王妃。”暗三拿着一封信函进来,叶璃点点头对两人道:“你们先去忙吧。”

    云霆夏殊二人恭声告退,叶璃从暗三手里接过信封拆开一看,先是一喜,很快有沉下了脸色。暗三有些奇怪的看着叶璃变化的神色,不知道信里写了什么让一向淡定的王妃如此反常。过了好一会,才见叶璃将信拍到桌子上,道:“传令下去,从今天开始全军戒备!”

    “王妃,怎么了?”

    叶璃道:“墨景黎很可能在这两天之内强攻永林。”

    暗三不解,按照他们的预计,最近这几天叛军根本不会行动才对。叶璃看了一眼桌上的信,道:“援军三天之内就会赶到云澜江,过不了多久墨景黎也会得到这个消息。他如果不在这个时候强攻永林等到援军一到他更没有机会了。”暗三点头,“所以…只要我们撑过这三天就好……”

    “就怕这三天不会那么好过的。”

    黎王大军中,墨景黎瞪着手里刚刚到的密信仿佛要将它瞪出个窟窿来。半晌才怒道:“好…好一个黑云骑,本王倒要知道永林城里到底是哪方高人!”密信上写的清清楚楚,墨修尧在十天前还进宫见了墨景祁,就算他当时就离京了也绝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赶到永州。所以这几日阻挡他前路的根本就不会是墨修尧那个残废。而黑云骑…除了永林城里那两千黑云骑,几乎搜遍了整个永州也没有看到半个黑云骑的影子。

    “王爷,现在……”军师脸色凝重,“援军来的好快,最多再过三日就会越过云澜江。还请王爷早做决定。”撤军向东进攻,还是继续向西攻破碎雪关和南诏军会合。

    “不惜一切代价,攻城!”

    战斗再次打响,这一次比几天前的攻势更加激烈。墨景黎好不吝惜的派出了最精锐的兵马疯狂攻城。虽然在黑云骑的辅助下永林城的防御能力得到了进一步的提高,但是这样毫无间歇的疯狂攻势还是让守城的将士疲惫不堪,伤亡惨重。一整天下来,直到夜里叛军才渐渐退去却依然在不到五里处和永林城对峙着。而这一天下来永林守军已经死伤近半。就连晚上也不能安稳休息还要防着叛军趁夜偷袭。叶璃看着眼前的情形直皱眉,一挥手晚上让黑云骑驻守城楼,好让守城的将士得以歇息片刻。

    “阿璃,咱们守得住永林城么?”深夜里,慕容婷站在城楼上往下眺望,远处叛军的军营黑压压的一片让人心情不由得凝重起来。叶璃侧首看她,微笑道:“怎么怕了?”慕容婷瘪嘴,不满地道:“谁怕了?只不过…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死人。从前爹爹总说我幼稚,我现在才知道我真的很幼稚。总是以为和爹爹在边关呆了几年就比别人懂得多了。其实我从来没有见过战场。”叶璃轻声安慰道:“你做的很好了。”这一天慕容婷也忙个不停,带着城里的大夫和壮劳力帮助军医救治受伤的士兵,帮着运送粮食箭矢等等。整个人都憔悴了一圈,“慕容将军一定会以你为傲的。”

    慕容婷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我才没有做什么,阿璃才是最厉害的。如果阿璃是我爹的女儿,我爹肯定高兴的连做梦都能笑醒了。”

    叶璃低声笑道:“不然咱们回头问问慕容将军愿不愿意让我跟你换换?”

    “才不要,爹爹最疼我了。”

    叶璃轻笑,低声道:“放心吧,我们都会没事的。”

    慕容婷一怔,叹了口气道:“我不怕的,要是叛军真的攻进来了,来一个本姑娘杀一个,来两个本姑娘杀一双!”看着慕容婷故作勇武的模样,叶璃也忍不住嗤笑出声。叹了口气抬头望着天边的弯月,一缕担忧渐渐地染上她秀美的容颜。

    城楼一角,夏殊和云霆并肩而立目光却都落在了远处那个纤细的身影上。叶璃一身月白色男装,一头青丝并没有有簪子而是拿一个月白色丝带随意的挽起。月光下,晶莹的面容被撒上了一层淡淡的银光,显得一丝纯然的忧郁。如莲静谧如兰幽雅的气息,让她身边红衣如火的少女也不由黯然失色。

    “如果这次我能活着的话,我一定要加入黑云骑!”云霆坚定的道,加入黑云骑一直就是他的愿望,只是现在更加坚决了而已。

    “明天如果实在守不住了,你护送王妃先走。往江北走,过了云澜江很快应该就能遇到援军了。”夏殊淡淡开口道。

    云霆瞪了他一眼道:“小爷是临阵脱逃的人么?”

    夏殊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你不知道王妃和黎王是什么关系?她若是落在黎王手里会是什么结果?”云霆一愣,不由得望了望远处那迎风而立的女子,有些烦恼的抓抓头道:“我可没那个本事护送王妃走,还是你去吧。你比较会劝人一点。王妃看起来可不像会抛下永林城自己走的样子。话说回来,我还真没见过这样的王妃呢?”

    夏殊点头赞成,虽然相处了没有几日,但是这位年纪比他们还小的定王妃完全颠覆了他们对王妃这个称谓的认知。外表柔弱但是内心却比男子更加坚强。还有那让人惊叹的才智,为将者的敏锐决断,以及比许多人更将矫健的身手。很多时候夏殊都觉得那女子不是一个娇生惯养的王妃,而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军人。

    “你说如果我们都活下来了,我求王妃收我进黑云骑,王妃会不会答应?”解决不了的问题就先不要考虑,这一向是云霆的习惯,偏过头云霆开始幻想起美好的未来。

    夏殊想了想淡笑道:“你或许可以去问一问定王妃黑云骑还收不收人。”

    云霆眼睛一亮,看着不远处和慕容婷说话的月白色身影跃跃欲试。夏殊无奈的摇摇头,转身走下城楼,一边道:“回去休息吧,别忘了明天还有一场恶战。”

    云霆漫不经心的点点头,还在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去问问定王妃,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碰到黑云骑的主人的。看看月光下那柔和的身影,云霆转身往城楼下走去,如果明天还能活下来,就算求也要求到定王妃收他进黑云骑!

    ------题外话------

    好吧…明天~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91》,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91.夜袭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91并对盛世嫡妃91.夜袭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