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利剑横空,相聚

    92.利剑横空,相聚

    92全文阅读。舒榒駑襻利剑横空,相聚

    一反前些天的慢条斯理,叛军明显的开始急躁起来。天还没亮就已经开始攻城了,而且随着天色渐亮攻势越来越猛烈。相信如果不是永林城外实在摆不下那么多的人马,墨景黎绝对恨不得将十几万大军全部拉上来围攻这个弹丸小城。

    用来守城,两千黑云骑绝对不会比两千边城守将用处强多少倍。到了中午的时候,永林城里还剩下的守军早已经精疲力尽。城门在叛军源源不断的撞击下也开始摇摇欲坠。

    “王…徐公子,守不住了,你们先走吧!”夏殊拖着一身的血痕和疲惫站到叶璃面前,“还有黑云骑的兄弟,守城本来就是我们的事,这次能守这么多天已经多亏你们了。”

    “走?”叶璃挑眉,“现在能走到哪里去?城外可是十几万大军呢。”

    “黑云骑两千铁骑并没有手损,困在城中也不过是龙困浅滩。只要出了城一定能够杀出去的。”夏殊道。叶璃指了指身后的人道:“你问问他们走不走?”叶璃身后站着的是一身肃杀的黑云骑统领秦风和暗二暗三。秦风肃然道:“黑云骑本就是为了捍卫大楚而存在的,若是丢下城池和守城将士离开,回去了我们兄弟也只能当着黑云骑将士的面以示谢罪了。”暗三笑眯眯的看着夏殊道:“我们是暗卫,主子在哪里我们就在哪里。”夏殊瞪着眼前的人,只觉得眼睛一阵干涩刺痛,咬牙道:“不值得!”让一座永林城埋葬一个定国王妃二千黑云惊骑。这样的代价……

    暗三拍拍夏殊的肩膀笑道:“如果永林城真的破了,咱们拼死也会护着公子杀出去的,到时候能突围突围,生死有命。现在好好地弃城而逃算怎么回事儿?那还不如早几天就弃城算了,还不用死那么多的人了?”

    夏殊愣了愣,一巴掌挥开暗三的手转身而去,“随便你们!”

    暗三耸耸肩,无奈的对身后众人道:“他好像害羞了?”暗二无奈的拍拍这儿是不是抽风的三弟,现在是在战场上好么?

    眼看着城门在沉重的撞击声中开始破裂,叶璃无奈的叹了口气,到底还是撑不到援军赶到了,“黑云骑,准备!”

    “是!”城楼上交给剩下的已经不多的守军,城楼下两千黑云骑已经准备完毕,如一把开弓的箭随时准备射出。叶璃回头对站在城楼上的夏殊和云霆点了点头,一挥手城门轰然倒地,城外的叛军还没来得及冲进来的瞬间,黑色的铁骑狂风般席冲了出去,所到之处血光冲天。

    “王爷,来了。黑云骑!”大军后面,墨景黎高踞马背紧盯着战场上的情形,不必身边的人提醒他自然也看到了那一群群黑色的矫健身影。

    “不愧是黑云骑啊……”身边的将领不由得叹息,如果有这样一支军队,何愁天下不定?即使现在已经算是敌人,看到这样的精锐也依然掩不住赞叹之意。

    墨景黎冷笑一声,“终于出来了。”一挥手,两路一直没有参战的生力军冲入战场,“都说黑云骑擅长奔袭攻击,这么多人我看你们怎么办!”本就不大的永林城前因为这两路人马的加入可以说是人满为患了,战马根本就完全施展不开。黑云骑众人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很快全部放弃战马融入了乱军之中。以两千人想要挡住数万人自然是螳臂当车,但是城门口也就那么一点地儿,想要几万人当然也不可能同时冲进去,所以一时之间两军依然在城门口对峙纠缠着。即使偶尔有几个叛军冲了进去也很快被城门里的守军给灭了。

    “那个人是谁?”观战的墨景黎突然指着乱军中一个显得格外娇小的黑衣身影问道。与所有的黑云骑一样的黑色云纹劲装,但是身手和动作却和黑云骑完全不一样。如果黑云骑的动作是矫健凌厉的话,他的动作就显得非常的简单而狠辣。根本看不出来任何招式,但是几乎每一个简单的动作间都有一名士兵在他跟前倒下。无论是普通的兵卒还是领兵的将领,在他手下似乎没有任何不同。

    “那是……”众人默然无语,谁也不知道那个人到底是谁。因为除了身形矮小一些,身后跟敏捷凌厉一些,他和别的黑云骑并没有任何明显的差别。盯着乱军中那凌厉的身影,墨景黎黝黑的眼睛渐渐地眯了起来,那个身影让他有一种诡异的熟悉感。许久,终于咬牙切齿的吐出了一个名字,“叶璃!”旁边的军师一愣,飞快的看向那乱军中的人,惊道:“王爷说那是定王妃?!”墨景黎根本不理会他的问话,手中鞭子往前方一指,“活捉那个人,本王赏黄金千两!”

    “是!”

    黑云骑虽然在城门口挡住了叛军,但是城楼上却显然已经无法再有效防守。不少叛军已经从城墙上爬了上去,和城上的守军厮杀起来。叶璃在城下也感觉到了明显的压力,一刀扫开了一个扑上来的叛军,在一回身刚好将刀锋刺破另一个从后面扑上来的叛军的喉咙。暗二暗三靠了过来,暗二低声道:“公子,该撤了。”暗三一边挥剑带出一道血花,一边道:“墨景黎是不是发现王妃了?我怎么觉得这会儿过来的人都不像普通的兵卒?”他们周围的这也人明显都有着不错的功夫底子,比起普通兵卒更难对付。

    叶璃也很无奈,但是永林城破已成定局,这个时候黑云骑若是牺牲已经毫无意义。他们在城门口拖了将近一个多时辰想必碎雪关那边已经收到消息了,“黑云骑全部撤出战场!”

    “是。一队二队三队断后,其他所有人撤!”秦风高声下令道。

    “想跑?!”远远地墨景黎自然看清楚了战场上的情形,黑云骑擅长奔袭擅长潜伏,同样也擅长逃跑。永林附近地形复杂,一旦让他们脱离战场还真的抓不住他们了。但是一开始黑云骑就没有真的往乱军中心冲,只是挡在城门口不让他们前进。此时一接到命令立刻分别向左右和城里撤去,又有留下断后的神弓手挡住,即使叛军再不甘也只能看着他们矫捷的远离战场。墨景黎冷哼一声,回身抽出马背上得弓箭,搭箭开弓,瞄向乱军中的娇小黑影。

    厮杀中,叶璃清晰的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只觉得回头望远处望去,只看到墨景黎阴鸷的眼睛和脱弦的利箭破空而来。若是平时叶璃自然不愁闪不开这只箭,但是现在他却正被几个叛军缠着根本无法闪避。暗三惊呼一声,立刻扑了过去。叶璃心中低咒一声,一把扣住一个叛军的卧刀的手朝着暗三扑来的方向摔了过去。这一转一甩之间左臂一阵火辣的疼痛身后的利箭以及近在咫尺了。

    “公子!”

    “嗖——!”一支白色的羽箭泛着绚丽的金光破空而来,墨景黎的箭在叶璃身前三尺的地方撞上了激射而来的箭射颓然落地。那支羽箭却似乎丝毫不受影响,穿过一个叛军的身体射入了另一个人的胸口。那人等到了那眼睛不敢置信的望着胸口没入大半的羽箭似乎不能明白,自己的同袍背后怎么会射出来一支箭还将自己射了个对穿。叶璃也为这惊天一箭闪了闪神,却在瞬间将之抛到脑后一个回身踢到了一名似乎偷袭的—叛军。

    “天啊……”暗二暗三都不由得松了口气,刚才暗三扑过去却被叶璃甩过来的人挡住了,险些就以为那支箭要射到王妃身上了去了。此时心中一震却也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连忙向叶璃的方向靠拢。

    “金羽箭?!是王爷!”留下断后的黑云骑看到那直挺挺倒下的人身上露出的金色箭尾,不由得惊呼起来。

    远处墨景黎一箭失利,心中大怒。握起弓箭还要再射,突然地面开始隐隐震动,蹄声如雷。墨景黎冷笑一声道:“早就玩过的把戏了,还想再玩一次么?”

    “不…不对,王爷!”身边的军师脸色如纸,指着远处烟尘滚滚之处叫道:“这次是真的!”黑色的铁骑黑云一般铺天盖地而来,尖锐的啸声摆着金色的火光射入天空,原本已经撤离战场的黑云骑在看到空中的金色火光之后同时转头返回战场。不知何时周围的山岗上同时出现了墨色的身影,当先一人白马银枪,白色的衣衫上流云晃动。一张银色的面具遮住了半边容颜,但是另外半边却是飞眉入鬓,俊美无匹。原本温润的眼眸此时充满了令人不敢直视的锐气,在叶璃的身上轻轻地流过。叶璃只觉得心中一颤,同时微微动了一口气。

    白衣男子一提缰绳,白色的骏马仿佛凌空而起一般跃下山岗冲入乱军之中。一路所向无人敢当,“黑云骑听令!谋逆叛国者,杀无赦!”低声的声音夹带着内劲传遍整个战场。

    “是,王爷!”四周回声震天。

    一瞬间,整个战场仿佛凝滞了一般。所有人都忘了此时还是枪林剑雨的战场上,只能呆滞的望着乱军中的白衣男子。一个名字在心中呼之欲出……

    “墨修尧…怎么可能?!”墨景黎恶狠狠地瞪着眼前的一幕,眼睛里全是无法置信的光芒,“给我击鼓,杀!”

    咚咚咚!

    战鼓声沉重的想起,仿佛敲在每个人的心上。叛军们心里哆嗦着向白衣男子扑去。他们面对的…是大楚不败的战神!墨修尧一挑眉,状似不屑。手中的银枪划出一个让人惊艳的银弧,锋头到处带出一片片艳丽的血花。山岗上无数的羽箭交织成一片夺目的箭网。黑云骑擅射闻名天下,面对这样铺天盖地的箭雨莫说是有效的回击,叛军就连举起弓箭的勇气也消失的一干二净。还有从背后庞大军队,几乎只是片刻之间,十几万的大军竟然已经隐隐有溃败之势。

    墨修尧一出现,叶璃就退回了永林城中。与黑云骑一起清理了刚刚攻入城中的叛军之后便一直站在城楼上望着城下的情景。所有的目光却都不由自主的集中到了那白衣如雪男子身上。白衣银枪,矫若游龙。他所到之处叛军纷纷退避,根本不敢与之交锋。叶璃曾经听徐清尘评价过,少年时的墨修尧如火一般的耀眼夺目,巨变之后青年的墨修尧却如水一般的沉静下蕴含着让人惊心的暗涌。而现在的墨修尧…如一柄经历过千锤百炼隐遁千年横空出世的绝世名剑最新章节。锋芒内敛杀气渐平,而蕴含其中经过无数洗礼和磨练的风华却依旧引得世人侧目。

    “定…定王?”云霆浑身无力的靠在墙垛上,顾不得脸上没擦干净的血迹一脸向往的望着城下纵横来去的身影。

    夏殊站在他旁边,脸上全是轻松的意味,“很显然的确是。”

    “这么说…这么说我们等到援军了?我们守住永林城了?”云霆的声音带着点虚幻的味道,一时间仿佛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

    暗三嘻嘻一笑,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恭喜啊,云校尉。回头你要升官儿了。”云霆置之不理,眨了眨眼睛眼巴巴的望着一边的叶璃,可惜叶璃正盯着城下没空理他。

    这一次的战场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不过半个时辰叛军开始往东边撤去。看着如潮水一般退去的叛军,云霆哑口无言,“这…这什么意思?”这些叛军是专挑软柿子捏么?当他没看见许多人根本就没有跟黑云骑交锋就跑了,那这几天跟他们拼死拼活的是什么意思?暗三笑道:“云校尉,别难过。别说援军到了,就是咱们王爷一个人站在那儿那些家伙只怕也不敢越雷池一步。这个么…叫做气势。别人学不来的。”光是定王完好无损的站在永林城门口就足以让大多数人吓破胆了,还打什么?

    “我什么时候才能有这个气势?”云霆喃喃道。

    “慢慢来吧,如果你十五六岁就能斩将二十员,破敌三十万的话,现在也该有这个气势了。”暗三没什么诚意的安慰道。

    叶璃懒得听他们瞎扯,转身准备下城楼,却被不知道什么时候摸回来的慕容婷一把拽住了。叶璃皱眉,“慕容,你怎么又回来了?”慕容婷哼哼一声,望了一眼城下笑道:“定王带着援兵来了,我不回来是傻子。不对…是你把我绑走的,我根本就没有走!”叶璃无所谓的挥挥手道:“这个回头再说,我先下去了。”

    “唉哟…”慕容婷连忙拽住她,一边往下跑一边道:“你到底是不是女人啊?下面那是定王啊…定王!而且还是你的夫君,你就不会换一身衣服再去迎接他么?你看看你现在穿的什么样?要是天香和筝儿在这里非念死你不可。”叶璃忍不住一脸黑线,慕容在怎么性格爽朗果然还是女孩子啊,这种时候居然还有功夫想这些问题,“慕容,这里是战场。”

    “战场怎么了?仗不是打完了么?定王来了就算叛军再打回来少你一个也死不了。跟我走!”说完也不顾叶璃僵硬无奈的脸色,拖着人就往城楼下不远处的落脚地点奔去。

    慕容婷手脚利落的真适合做战场医护人员。叶璃看着整整齐齐摆在面前的衣服饰品忍不住在心里赞叹。紧紧半个时辰不到,她要从去碎雪关的路上奔回来,还要去找齐这些在永林城里根本不容易找到的服饰饰品,然后还要在战斗没结束之前上城楼截住自己。真是训练有素啊。

    “快点,快点。打扮好了我们好去迎接定王殿下。”慕容婷抓起桌上的衣服塞进叶璃手里就将她推进了里间换衣服。自己摆弄起桌上的饰品来了。永林城本来就小,好东西不好找。更何况今天又眼看着要死守了更是没人开门做生意。她跑了好多地方才找到这些东西呢。叶璃无奈的抱着衣服进去了,再不动她怕慕容婷自己冲进来撕她的衣服替她换了。

    城外的战场上已经安静下来,留下一部分人打扫战场,吩咐凤之遥带领墨家军进城接替防务。墨修尧才策马进城,城门口永林城里还剩下的将士都夹道相迎,墨修尧一眼望去却没有看到那个他想见的身影。凤之遥骑马跟在墨修尧身边,好奇的低声问道:“王妃哪儿去了?”刚才在外面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定国王妃在乱军中那手起手落,杀人夺命的手段和墨修尧简直…太般配了。同时凤之遥也在心里提醒自己,以后招惹谁也不要招惹王妃。女人变成这样…实在是太恐怖了。

    “呃…我知道王妃去哪儿了。”凤之遥指了指前面的路口道。

    墨修尧循着他的方向望去,一高一矮的两个身影出现在街道边上。高挑的红衣少女正一脸兴奋的拖着一个青衣女子往这边走来。墨修尧的目光紧紧的锁住那娇小的清雅女子。刚刚战场上一身黑色劲装英姿飒爽冷漠杀伐的女子现在确实带着淡淡的无奈的笑意,衣衫翩然,广袖飘飘。柔顺的青丝松松的挽起,发间簪着一支明珠流苏簪。动静温婉犹如最优雅的闺中少女。

    叶璃显然也看到了墨修尧,微微怔了一下停住了脚步。墨修尧策马上前,雪白的骏马欢快的在主人的驱使下跑到叶璃跟前,还亲热的拿脑袋蹭了蹭她。

    “阿璃……”墨修尧淡淡微笑,俯身向叶璃伸出手。叶璃抬起手握住他伸过来的手,一阵晃动叶璃被拉上了马背坐在墨修尧的身前。然后雪白的骏马在慕容婷的目瞪口呆中绝尘而去,留下红衣少女一脸呆滞,半天才低声嘟哝道:“过河拆桥啊…本姑娘连战马都没摸到啊,小气……”

    远处马背上的凤之遥看着一众神情呆板的将士和一脸好奇的黑云骑们耸肩下马。好吧,做人手下的不就是专门用来在主子没空的时候处理一些必须处理的事情么?

    两人一骑穿过永林城,出了城一路奔驰。骏马不愧是骏马转眼间连碎雪关都遥遥在望,叶璃低头看着勒的腰间有点疼的手臂,低声道:“墨…修尧,我们要去哪儿?”墨修尧低头看了她一眼,终于勒住了缰绳翻身下马。叶璃挑挑眉准备也跟着下马,一低头迎接她的却是墨修尧伸开双臂的怀抱,“下来。”见他坚持,叶璃只得任由他将自己抱下马。依偎在带了些微凉的怀里,不知为何叶璃只觉得一阵安心和放松,脸上传来的莫名的炙热让她有些无措。

    抬头,清雅怡人的男子气息迎面而来,叶璃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男子的吻如急骤的狂风暴雨,在叶璃惊怔中席卷而来。娇小的身体被紧紧地锁进怀里,微凉的指尖轻轻抬起她无措的娇颜。温润的唇在她嫣红柔美的朱唇上缱绻流连。墨修尧的吻并不温柔,甚至略有些粗暴。带着些**和莫名的怒气撬开了叶璃的唇,迫使她松开了贝齿探入其中勾动着无措的香舌与他纠缠起舞。

    “唔……”叶璃微微皱眉,想要挣扎。钳制在她腰间的手臂更加用力固执的将她禁锢在怀中,一只手轻揉着她脑后的发丝,迫着她与他跟深的纠缠交换着彼此的气息。叶璃无力的拽着他身前的衣襟,“修尧……”

    分开时,两人都有些微微的喘息。墨修尧低下头,将额头靠上叶璃光洁的额头,低声道:“阿璃,你吓到我了。”当他赶到永林城外看到那一幕时,没有人能知道他心里的震动和恐惧。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那一刻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只是下意识的射出了那一箭。当看到那一箭接连射穿了两个人,带出绚丽的血花时,心底骤然而起的暴虐没有丝毫的平息。如果不是他自制力惊人的话,当时的第二箭就会射向墨修尧。如果他没能挡下那一箭…如果他没能挡下那一箭,今天在场的叛军一个也别想活!

    “阿璃……”

    叶璃脸上一片嫣红,平生第一次窘迫的脸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她…她居然在可能人来人往的路边跟一个男人接吻……

    但是当听到墨修尧那一声宛如叹息的阿璃时,所有的挣扎和推拒的化成了虚无。

    “墨修尧,能再看到你真好。”叶璃轻声叹道。墨修尧低头,深沉的眼眸中尽是一片温润和暖意。微温的薄唇再次触碰她娇艳的朱唇,这一次确实极尽温柔缠绵,“阿璃…我很想你呢,真不该让你单独一个人来南疆。”叶璃淡淡的微笑不语,不打算告诉他分开这么久她也有一点…好吧,不是一点想念他。

    乖巧的白马早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两人所在的地方离碎雪关只有几里远了,雄伟的关口清晰可见。不过墨修尧并不打算立刻返回永林城或者去见慕容慎,而是拉着叶璃到不远处的山坡边上坐下休息。

    叶璃靠着墨修尧坐下,放松了紧绷了好几天的身体,不由得舒服的轻叹了一声。一抬头却看到墨修尧微微皱眉的神色,“怎么了?哪儿不舒服还是伤到了?”墨修尧摇头道:“一连赶了好几天路,有点累了。说到伤……”墨修尧拉起她的左臂,将宽大的衣袖往上撩去露出了手臂上细长的伤痕,皱眉道:“怎么不包扎一下?”

    叶璃没想到墨修尧竟然看到了她受伤,摇头笑道:“只是擦伤,已经不流血了。这样好得快一点。”

    “胡说。”墨修尧低声叱道,取出随身携带的几个小药瓶,用其中一瓶里面透明的液体为她清理了伤口,才小心的撒上药粉。然后从怀里取出一方白色的手帕将伤口包扎起来。叶璃欣赏着墨修尧包扎完美的胳膊,微笑道:“真的没事,两天就好了。”

    墨修尧抬手将她拉入怀中,揉了揉柔顺的发丝低声道:“以后不许受伤,不然你就哪里都不许去了!”叶璃不语,意外时时都有,这个她可没办法保证,“我尽量,你自己上战场不也受了很多伤么?”少年战神的名声不是白来的,墨修尧也不是神灵降世有天神护体刀枪不坏。

    “我跟你能一样么?”

    叶璃抬起头,不悦的眯眼看他,“你在歧视女人?”

    墨修尧无奈,“我没有歧视女人,而且就算我歧视女人也不会歧视你。”他的阿璃这么离开,如果她都要被歧视了全天下的男人都改去自杀了。

    “那你是说我不像女人?”

    “阿璃。”墨修尧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在生气还是在撒娇?”叶璃一愣,呆呆的看着墨修尧笑容温润的模样,恨不得扑上去咬他一口或者揍自己一顿。她居然再跟墨修尧无理取闹么?比慕容还幼稚,慕容肯定不会问这么幼稚无聊的问题!

    墨修尧淡淡一笑,在她恼羞成怒之前将人揽回怀里,“陪我坐一会儿,有点累。”

    叶璃微动了一下,很快还是安静了下来。墨修尧的身体并不好,也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就奇迹的痊愈了。即使他竭力掩饰,她也没有错过他眉宇间的疲惫和苍白。紧紧地靠在他怀里,叶璃一边不知道想着什么,一边渐渐地沉入了梦乡……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92》,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92.利剑横空,相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92并对盛世嫡妃92.利剑横空,相聚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