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战局算计

    93。战局

    通往碎雪关不远处的官道旁,几名暗卫悄无声息的各自隐藏踪迹暗中保护着他们各自的主子。暗三百无聊懒的把自己挂在路边一颗枝叶茂密的大树上,指了指不远处某个小山坡对站在树下闭目养神的暗二道:“你看他们多呆,藏在那里肯定被王爷和王妃发现了。”暗二抬头看了他一眼,“他们是暗卫不是跟踪监视的,不被别人发现就行了。就算王爷没有发现他们也知道他们跟在后面。”暗卫嘛就是全天十二个时辰都要保护主子的安全。暗三在树长打了个滚,“我们也是暗卫。”虽然不太像就是了。

    暗二脸色有些不好看,“我们不是合格的暗卫,这次回去王爷很可能会给另外再给王妃几个暗卫。”

    暗三的脸色也有些黯然,刚才在战场上王妃如果不阻止他根本就不会受伤。对于给王妃当箭什么的暗三完全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对的地方。定国王府训练他们出来本身就是为了在必要的时候挡刀当箭挡去主子的一切危险。而刚才王妃去为了阻止他去挡箭被划了一刀。如果不是王爷那一箭,王妃现在还不知道是生是死。作为暗卫他们真的不合格,暗四暗一现在还不见踪影,虽然这是王妃的命令。他和暗二也完全没有起到暗卫的作用,“我会向王爷请罪的,一定不会拖累你们。”暗二睨了他一眼,“说什么白痴话,我们是一组的,换掉你难道我们还能留下?何况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有错。我只是…我比较喜欢跟着王妃。”

    “我也是。”瞥了一眼另一边的暗卫们。没有跟着王妃之前的暗卫生活实在是太无趣了。虽然在那之前他们还没有跟过别的主子,但是光是训练和听前辈们教导的就很无趣。如果他们不是跟了王妃的话,一定会变得和那些暗卫一样的无趣,“如果我们现在过去请罪,你说王爷会不会从轻发落。”

    “现在过去你只会更倒霉。”暗二淡淡道。身为有职业道德的暗卫,他是绝对不会让被人知道他看到王爷和王妃在路边那什么的…当然也包括王爷自己。

    “可是,王爷和王妃已经在这里呆了很久了。在待下去慕容将军都该出来找人了。”暗三纠结道。

    “那就让他们去请王爷和王妃吧。”暗二挑了挑下巴,望向不远处跟着墨修尧的暗卫,相信他们也是一样纠结。啧…身为王爷的随身暗卫,潜伏隐藏的能力也太差了一点。他和暗三随便几眼就找到他们藏身的地方了。

    “王爷,王妃。”暗二从树后面站直了身体,向相携而来的两人行礼。树上的暗三悄无声息的落地,也跟着行礼。

    墨修尧眯眼看了他们一眼,淡淡道:“身手不错。”

    两人不由自主的在心里抖了抖,王爷是在夸他们么?

    叶璃淡淡笑道:“起来吧,你们在这里干什么?”两人苦着脸不敢说话,王妃不需要他们时时刻刻的跟在身边,但是如果现在他们真的去各干各的事情的话,王爷肯定会大发雷霆的,王妃可以命令他们,但是…王爷可以换掉他们。墨修尧皱眉问道:“还有两个人去哪儿了?我记得你身边应该有四个人?”

    叶璃笑道:“我让他们办事去了。”

    “人不够可以再从别处调,暗卫是用来保护你的安全的。”墨修尧不赞同的道:“既然这四个人不能保护你的周全,回去另外在派几个?或者把我身边的人给你?”叶璃瞥了一眼悄悄投给她一个哀求的神色的暗三,无奈的道:“我不喜欢暗中有人跟着我。”

    “他们是为了保护你的安全,我会让人选隐蔽能力最好的人,不会让你觉得困扰。”

    “没有人能比我们更好。”暗三偷觑了墨修尧一眼,低声嘟哝道。墨修尧淡淡的目光立刻落到了他身上,暗三不由得身子一僵。只听墨修尧淡淡道:“从来没有暗卫需要主子来救的,就这一点来说确实没有人比你更强。”

    “墨…修尧…”叶璃伸手握住墨修尧的手,轻声道:“他们都帮了我很多忙。你看得出来我不需要暗卫,我需要可以信任的助手。而且,暗卫并不是任何地方都有用的不是么?”比如有的地方暗卫根本就无法跟随,而暗卫可以跟随的地方通常一般侍卫也都可以出现。而且危险程度也不会高到哪里去。幸好定国王府的暗卫只有极少部分是专门训练来保护主子的,其他的都各有其他的职责,不然就太过浪费人才了。墨修尧扫了一眼低着头的两个暗卫,眼神微。低头看了一眼一脸认真的望着自己的叶璃,沉声道:“他们可以继续留在你的身边,我会另外再调四个暗卫给你。”

    “不要。”叶璃浅笑道:“我不习惯暗卫,就算你另外派人跟着我过不了多久他们也会变成跟暗二他们一样的。这样还有什么意义么?”

    墨修尧轻哼一声,转身往官道上走去。叶璃抿唇一笑,跟在他身后也跟了过去。留下一脸茫然的暗二暗三,“阿二,王爷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们可以继续跟着王妃。大概……”

    碎雪关大营

    见到叶璃和墨修尧进来,大帐里所有人都连忙站了起来。慕容慎亲自走下主帅的位置迎上前来,“末将见过王爷,王妃。此次永林之危多亏了王爷王妃及时援手才能幸免大难。请受末将一拜。”说着一揭战袍就要往下拜去,墨修尧伸手拖住他的肩膀,淡然道:“本王分内之事,慕容将军无需多礼。”墨修尧不让拜慕容慎自然怎么都拜不下去。再见墨修尧一副身体健康内力充沛的模样,眼中也不由闪过一丝欣喜。也不再勉强,侧身请两人入内,“王爷,王妃,请里面坐。”

    帐中众人看到健步入内的墨修尧脸色的神色不由十分精彩,有的欢喜有的震惊有的深思。墨修尧拉着叶璃在主帅下手的位置坐下,开口问道:“将军,南诏大军如何?”慕容慎犹豫了一下,走回主位回道:“南诏这几日攻城很急,大概是想和关内黎王叛军打个配合。如今王爷和援兵亲临,自然不用再担心这些南夷蛮子了。明日出城迎战,必定将这些南夷赶回南疆深山里去!”这些守城的日子憋屈的不止碎雪关的将士,慕容慎这个主将更憋屈。但是再憋屈他也只能忍着不能表现出来。现在援军到了自然是扬眉吐气的时候。

    “不止王爷这次带了多少大军来?”其他人也是跃跃欲试。

    墨修尧挑眉,淡淡道:“两万黑云骑,还有五万大军三天后才能到。”

    大帐里一片沉默,众人也仿佛被从头上浇了一桶冰水一般从外凉到里。其中一个脾气直的不信的站起身来道:“王爷…朝廷怎么会指派了五万大军?”五万黑云骑呢?八十万墨家军呢?墨修尧唇边掀起一丝淡漠的笑意,“本王只是先来支援的。后面的…皇上自有安排。”众人默然,慕容慎在心里叹了口气。话说到这里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皇上需要有人以最快的速度支援南疆,而行军速度能够赶得如此快的只有定王的黑云骑。但是皇上同样也不放心定王,所以根本就不肯让定王带太多的人马,真正的大部队都在后面。而领军的也必定是皇上信任的人。将来平了乱,功劳自然也是记在后来者身上。皇上…这样苛待定国王府真的不会出事么?

    “原本…以为定王殿下身体康复,这次定能一举荡平南疆,以续当年定王殿下未完之志。如今看来,这次只能先放过这些南夷了。”半天,慕容慎才有些遗憾的笑道。身为将军没有人不想纵横疆场建功立业,但是现在定王突然身体痊愈本就引皇帝疑窦,皇帝是怎么也不会肯把平定南疆这样的千古奇功交给定王的。墨修尧无所谓的笑道:“看来这次确实不是个好机会。这些日子还要有劳将军辛苦了。本王这几日就暂住永林,等到援军大部队赶到本王便要启程回京了。”

    慕容慎一怔,“王爷不留在碎雪关?”

    墨修尧笑道:“碎雪关有将军坐镇不须本王指手画脚。而且永林那边还有墨景黎的十几万大军呢。本王…还有一点私事要处置。”

    慕容慎只得点头道:“既然如此,王爷随意。”虽然有些遗憾这次只怕不能给南诏一个沉重的教训,但是这种事情也不是自己一个武将可以决定得了的。何况…定王身体健康的出现在碎雪关,只是这一个消息就足够那些南夷吓得魂飞魄散了。毕竟…据上一场南疆差点被荡平的战争还不过十来年时间。回到永林城已经是入夜时分,幸好永林城的一切并不需要墨修尧费太多的心思。被留下的凤之遥已经将一切打理的井井有条。叶璃有些好奇的看着换掉了一身华丽红衣,换上青甲白袍显得英姿勃发和京城里仿佛换了一个人的凤之遥。同时凤之遥也有些好奇的打量着依旧温婉从容的叶璃。实在无法把眼前这个幽雅清丽的女子和战场上那杀起人来毫不留情的黑衣女子画上等号。

    墨修尧拉着叶璃在书房里坐下,对凤之遥指了指旁边的椅子问道:“冷皓宇还没到?”

    凤之遥笑道:“刚到,去换身衣服就过来。他路上遇到了一点麻烦被人追杀了一路,赶过来的时候有点狼狈呢。”

    叶璃好奇的挑眉看着凤之遥,凤之遥笑道:“他仗着财大气粗和黎王抢粮食,这不是等着让人砍么?不过效果也不错,他最少收购了江南各地今年三成的粮食,如今黎王就算调头去攻打江南各地,只怕过不了多久也要缺粮了。所以啊,黎王派了杀手到处追杀他呢。”

    “收那么多粮食他要怎么处理?”江南可说是大楚的粮仓,整个江南三成的粮食可不是个小数。凤之遥不在意的笑道:“江南一乱起来粮价只会飞涨,不会卖不出去。就算真的卖不出去我们可还有几十万人要吃饭呢。”

    果然,没一会儿冷皓宇出现在了门口。俊美的脸颊上还带着一道刚落下不久的伤痕,幸好看起来并不太严重,应该不会留下疤痕,“王爷,王妃。”

    墨修尧点头,沉声道:“你在半年多,翎州这次是怎么回事?墨景黎怎么会突然决定起兵的?”冷皓宇诧异的看了墨修尧一眼,道:“王爷不是知道黎王叛乱的消息才带人南下的么?”墨修尧淡淡道:“本王是为了南疆的一些事过来的,刚出发就收到墨景黎起兵的消息。墨景黎就算再没脑子也应该知道,他并没有完全准备好。”

    凤之遥摇头道:“我到觉得墨景黎这个时间选得妙啊。正好打了咱们一个措手不及。别说咱们晚来几天,就算再晚来半天只怕碎雪关都要保不住了。”墨修尧蹙眉道:“他如果真的准备好了,就不该这么急着恭喜碎雪关,完全可以兵分两路一路在碎雪关拖住慕容将军,另一路直接向东进军,东南一带历来平静,少有驻军。只要他完全占据了云澜江以南,我们别说现在就几万人马,就算是二三十万人人马,想要顺利度过云澜江平乱也未必容易。慕容将军独木难支碎雪关撑不住只是早晚之事。到时候…墨景黎得到任何好处,完全不必跟南诏瓜分。”

    “他没准备好就急着起兵…那就是皇帝想要对他动手了?”冷皓宇猜测道。

    凤之遥摇头道:“不对,如果皇上想要对他动手当初根本不会放他离开京城。”

    冷皓宇点头,想了想道:“黎王骑兵确实事出突然。他刚刚回到翎州并没有什么动静,但是三天后就突然起兵。当时我也吓了一跳。”

    叶璃问道:“王爷是为了什么突然赶来的?”

    墨修尧看了她一眼,从怀里取出一封信递过去。叶璃接过一看,却是之前自己送回去的信函还有一封显然是外公的笔记。低头看了一遍,叶璃惊讶的道:“南疆圣女舒曼琳是前朝皇帝的后人?!”这确实是叶璃送来没有想到的,这也太狗血了,她确实猜测过舒曼琳是不是还有别的什么身份,但是南疆圣女是前朝皇帝的后人,而墨景黎却是当朝皇帝的亲弟弟。然后两个人合谋造反?

    “南诏不是背叛前朝才立国的么?怎么会让前朝皇帝的后人称为南疆圣女?”看南诏王对舒曼琳处事的态度,应该不会是不知道她的身份啊。

    墨修尧道:“你送回来的那个饰品是前朝的时候嫁到南疆某部落的朝阳公主的遗物。”

    叶璃挑眉,那又如何?朝阳公主离南诏立国也有几百年了吧。

    凤之遥开口解释道:“这位朝阳公主是位奇女子,据说她还未出嫁之前就曾经参与过朝政。只是当时的高宗不喜女子参政数度下诏训斥过她。后来还将她送去了南疆和亲。虽然从那以后朝阳公主就消声觅迹了,但是她和亲的那个部落却因为有前朝皇帝的支持成为了当时南疆最大的部落。同时也就是南诏王室的前身。南诏王室仰慕中原文化,虽然与前朝的关系并不好,但是对前朝的一些…逆臣却非常好。从南诏立国,到前朝灭亡,仅有踪迹可循的就至少收留过三位皇子两位公主,一位王爷。这些人有的是因为谋反失败有的是因为被陷害而逃到南诏的。而无一例外,这些人最后都娶或者嫁给了南诏王室直系。而他们最后收留的一位,虽然记载的有些模糊,但是我们猜测应该是前朝皇太子。”

    “所以,你们想说的是南疆圣女可能是前朝太子的遗孤?”叶璃问道,脑子里只觉得一阵眩晕。果然,如果你觉得故事话本很狗血的话,现实只会比他更狗血。

    凤之遥笑道:“前朝覆灭的第三年,当时的南诏女王嫁给了一个身份不明的中原男子。五年后南诏一直不停地侵犯大楚边境。直到南诏女王和王夫都去世了,才渐渐平息下来。但是这么多年来,两国一直时打时和从来就没有真正消停过。只要一有机会,南诏就会想方设法的想要侵入中原。”

    叶璃揉了揉眉心,“明白了,所以南诏有非常浓厚的前朝王室血脉。他们打算为前朝夺回江山入主中原?”

    “为前朝夺回江山可能是假的,但是想要入主中原是肯定的。”凤之遥点头道。

    叶璃有些奇怪的看着墨修尧道:“就算如此,你也不用这么着急的赶过来啊。既然他们都准备了一百多年了应该也不会介意在准备几十年。”墨修尧看着她,“如果这次没有墨景黎起兵的事,你打算干什么?”叶璃一怔,想起来自己打算去南疆圣地看看的打算,“有危险?”墨修尧脸色不怎么好看,道:“你不觉得南疆那个所谓的圣地很有问题么?”

    叶璃眨眼,等着他的解答。

    “南疆圣女,年过二十五岁就必须进入圣地。但是事实上大多数圣女在二十一二最小的甚至在十九岁就已经卸去圣女之责进入圣地了。这些所谓的圣女,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容貌,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家世身份,更没有人知道他们进入圣地之后干什么去了?但是这些女子却都是必须从小接受各种各样的教育,成为圣女之后甚至对南诏政务有一定的影响。教导出这样一个人到底需要花费多少时间和财力精力,难道只是为了放在那里当圣女供几年然后扔进什么圣地里去老死?”墨修尧声音淡然的道。冷皓宇思索着,“王爷说的有理。南诏这个圣女的规矩还真有些奇怪。我记得在位时间最短的一位圣女似乎只有两年,十五岁成为圣女十七岁就退位了。”

    “我以为我们在说南疆圣地有什么危险?”叶璃提醒道。

    墨修尧道:“根本没有什么南疆圣地。可能确实有那么一个地方但是那绝对不是供奉着南疆宝物和圣女养老的地方。那应该是南诏王室最大的秘密。所以一旦有人触及那个地方,就会被南诏王室不惜一切代价抹杀。所以才有传闻擅闯南疆圣地者无一生还。”

    叶璃有些失望,这么说南疆那个所谓的圣地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幽罗冥花了。

    冷皓宇道:“这个和黎王突然起兵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凤之遥懒洋洋的靠在椅子里笑道:“没关系?关系大了。以前我们以为是墨景黎想要利用南疆圣女和南诏。现在看来是那个傻子被人给利用了。所以才会这么匆忙的起兵。还以为他聪明了呢,傻子就是傻子!”叶璃有些疑惑,“南诏能用什么筹码说动墨景黎?”

    凤之遥笑道:“比如和南疆圣女共享天下啊,有南诏相助墨景黎想要得到天下自然更容易一些。到时候江山美人两不相误,是男人都会上钩的。”叶璃无法理解,南诏为了入主中原能够辛苦布局上百年,天下果然是最让人沉醉的么?“哼,他们算计的倒是不错,从外面打不破碎雪关就从里面攻破。话说这回要不是因为王妃,只怕咱们今天感到别说碎雪关了,翎州永州都没有援军的立脚之地了。”

    冷皓宇皱眉问道:“王爷打算怎么办?”

    墨修尧淡淡道:“没有打算。你现在待在江南不安全,尽快起程回京城去。”冷皓宇动了动唇想要说什么,墨修尧看了他一眼道:“我会跟慕容将军说一声,让你和慕容婷早日完婚。皓宇……”冷皓宇一个激灵,连忙道:“属下明白,多谢王爷成全。”

    凤之遥有些不甘的道:“好不容易出京一趟,却要草草收场。皇帝要不要这么防着咱们?真是浪费本公子时间。”墨修尧淡然道:“南诏成不了气候,暂时不必理会。你放心这回不会让你白来的。”凤之遥挑眉,“也只有你才敢说南诏成不了气候。我看南诏人心计可不浅,居然能花这么长的时间隐忍布置……”墨修尧笑容冷淡,“一百多年时间,一代又一代都还不能成事,还能成什么气候?大概唯一值得称许的就是他们的执着了。”凤之遥笑道:“我猜南诏人最恨的大概就是定国王府了。”一百多年都没能成事,定国王府绝对是功不可没。比如说十几年前那一次,要不是最后临时撤兵,南诏人永远都不用再烦恼怎么入主中原的问题了,“那么王爷说的不会让我白跑一趟是什么意思?咱们还打南诏么?”

    墨修尧抬眼一笑,“咱们不打仗,咱们剿匪。”

    “剿匪?”书房里的三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凤之遥眼睛一转,问道:“我可不记得永州有什么厉害的土匪强盗。”

    墨修尧淡然道:“以前没有不代表现在也没有。不然,雍州的援军是怎么回事?”

    “不是墨景黎派人干的么?”凤之遥问道。

    墨修尧冷笑,“且不说他有没有那个脑子,就算他有好了,全军覆没两万人马以翎州叛军的实力需要多少人马?当时墨景黎的叛军还在永州城附近,他要怎么让一只至少三万人的军队奔袭几百里外的雍州援军?”

    凤之遥沉思了片刻道:“至少是在他起兵的同一天就派出这只人马才赶得及在云澜江边伏击雍州援军。而且还必须事先就知道雍州必定会派出援军救援碎雪关才行。知道吴承梁是咱们的人的少之又少,至少墨景黎绝对不可能知道。如果他不知道的话,就更不可能派伏兵专门伏击雍州的援兵了。因为雍州很可能和别的地方一样按兵不动,同样也可能其他地方一起出兵援救碎雪关。”

    “伏击吴大人的不是墨景黎的人?”叶璃挑眉道。

    “盯着大楚这块肥肉的可不止南疆一个。”墨修尧淡淡道。

    “西陵。”冷皓宇肯定的道。北戎离南疆太远,而且北戎人的外貌和大楚差别太大,想要潜入大规模的潜入大楚根本就不可能。但是西陵不一样,虽然有些微的差别但是那是指跟外邦通过婚的西陵王室。普通的西陵百姓大多数和大楚人差别并不太大。一想到居然有一支能够消灭两万人的人马潜入大楚,冷皓宇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墨修尧眼神幽深,“大楚这些镇守边关的守将,早就该好好敲打敲打了。”

    凤之遥耸耸肩,这些年边关的守将都被皇帝换的差不多了,他们也没办法。剿匪…好像也不错…

    “王爷,咱们什么时候出发?”既然有仗打何必管是南疆还是西陵,凤之遥兴致勃勃的问道。墨修尧低头看着修长的手指,低声道:“等皇上的人来接手永林之后。你先让人准备着吧。记住了…如果让一个人活着走出大楚,你这辈子也别再跟我说你想上战场了。”

    “是,王爷!”凤之遥起身朗声应道,迟疑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道:“碎雪关这边…”

    “暂时不用理会。不用几个月他们分不出胜负来。我们也没有时间管他们了。”墨修尧沉声道。

    “明白了。”

    叶璃静静地看着对答的两个男子,微微皱眉。心中莫名的生气一股不安的感觉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93》,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93.战局算计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93并对盛世嫡妃93.战局算计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