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韩家新主

    98。幽会?

    “父亲和祖母近来可还好?”等都下人上了茶退下,叶璃才细声问道。

    叶尚书愣了一下,看了看叶璃的表情才答道:“都还好,只是你四妹她……”叶璃挑眉,“黎王离京的时候没有将四妹带走?”叶尚书摇了摇头,也幸好墨景黎没有吧叶莹带走,不然的话叶家与黎王密谋造反的

    罪名是怎么也逃不了的。如今叶莹虽然被软禁了,却也总算让皇上相信叶家并没有和黎王同流合污。叶璃低头思索了片刻,问道:“黎王离京的时候带了些什么人走?”叶尚书也没什么可隐瞒的,沉声道:“只带走了南疆那个女人,就连贤昭太妃也留在京城。太后已经将贤昭太妃接近了宫里,只是如今黎王一反,太后的日子也不怎么好过。”想到此处,叶尚书在心里就懊悔不已。他是太后的人不错,私心里也更偏向黎王一点

    没错,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黎王会突如其来的造反啊。若是早知道黎王脑子这么抽风,他还不如一心一意的跟着皇帝。至少他还有一个昭仪女儿和皇子外孙,现在倒好什么都没有了。

    “四妹被皇上软禁了?”叶璃挑眉问道,“黎王为什么不带她走,怎么说也是明媒正娶的妻子,黎王不会不知道将四妹留在京城她会有什么下场的。”

    叶尚书无奈的长叹一声道:“莹儿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了。根本不宜长途跋涉。”

    叶璃心念一转,抬头看着叶尚书和叶老夫人淡淡一笑道:“黎王根本不知道四妹有孕了吧?”墨景黎就是再狠心也不会抛下自己的亲骨肉不管不顾,更何况叶莹怀的还是他目前唯一的子嗣。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根本

    就不知道叶莹怀孕了,是叶莹自己找借口留下的。叶老夫人被她看得有些心虚,讪讪的道:“那栖霞公主不是个善茬儿,黎王又宠的厉害。就莹儿的那点心机只怕还到不了翎州孩子就要没了。反正黎王每年大多时候

    都是在京城住的,所以咱们才想着让莹儿留在京城待产就是了。”

    叶老夫人那点心思叶璃怎么会不明白,宫里的叶昭仪和小皇子死了,好不容易叶莹有了黎王的骨肉自然要将孩子留在京城也好让孩子将来和叶家亲近。却没想到墨景黎要起兵连通知都没想通知他们一声。不过倒是

    误打误撞因此保住了叶家。当然皇帝如今没有治叶家的罪只怕其中还有几分定国王府的关系在里面。叶璃轻叹一声,看着叶尚书道:“父亲,皇上只怕已经知道四妹有孕的事了。如今只所以还没有动她只怕是想要用

    她的孩子来要挟黎王。”

    这个叶尚书自然早就想到了,他匆匆来定王府也并不是真的为了叶莹而来的,“那咱们……”

    叶璃抬手止住了他要出口的话,正色看着叶尚书道:“父亲,为官知道我不懂。但是上位者最忌讳的便是底下的人有二心,父亲这两年的行事总不会真的以为皇上什么都不知道吧?璃儿看来,论智谋黎王恐怕还不

    是宫里那位的对手。”叶尚书脸色微变,“你是说……”

    叶璃低头喝了一口茶并不答话,任由叶尚书坐在那里神色变幻不定。

    叶老夫人却有些坐不住了,连忙问道:“璃儿,如今咱们却该如何是好?”叶璃淡淡道:“父亲尽快上表痛呈黎王罪行,并向皇上请罪。至于今后…皇上不会再信任叶家了,所以父亲最好同时请皇上革去尚书之

    职。以后还是低调行事好好教导容弟吧。”

    “这……”叶尚书和叶老夫人都是一愣,脸上都有些不甘愿的神色。想了想,叶老夫人才谨慎的看着叶璃道:“璃儿,定王刚刚在永州平乱有功,是不是请他……”看着叶老夫人希冀的神色,叶璃冷笑一声,

    淡淡道:“定国王府平乱有功的时候多了,祖母不知道难道父亲也不知道现在定国王府的情形?”叶尚书也只能沮丧的叹气,正是因为定国王府有功所以才更不可能替他求情,定王越求情皇上只会也打压叶家。叶尚

    书现在也不知道是该怨还是不怨。因为有定国王府在,皇上以后绝对不会再启用叶家。但是同样正是因为有定国王府在,因为他女儿是定国王妃,叶家才免了灭顶之灾。

    “父亲,拿得起就当放得下。该争的时候争,当退的时候就要退。功名利禄再好能好过自己的姓名么?”叶璃轻声道。

    叶尚书一阵,脸上显露出挣扎之意。看着叶璃道:“如果我以后……”叶璃打断了他想要出口的话,“父亲,慎言。”叶尚书终于颓然的低下了头,长叹一声不再说什么。叶老夫人也听明白了叶璃这是亲口拒绝

    了请定王求情的事,断了叶家最后的念想。想到自己以后不再是尚书府的老夫人,叶家从此没落不由得怨上心头,“璃儿,你怎么这么狠心。你父亲便是有千般不是总还是你的父亲啊。咱们叶家也还是你的娘家,叶

    家没落了与你又能有什么好处?定国王府本就没什么亲戚,难道以后你也不要人在朝堂上帮衬一些么?”

    “帮衬?”叶璃轻声呢喃,抬眼看着叶老夫人一脸痛心的模样,“父亲和祖母可去见过大姐和南侯世子?”

    叶老夫人哑口无言,早在黎王刚刚出事的时候他们就去过南侯府了。可惜南侯府闭门谢客,他们连南侯和世子的人都没有见到过。只前几天叶珍悄然回过叶府一次,话里话外的意思也只说南侯府爱莫能助罢了。毕竟,起兵叛乱这种事作为臣子没有谁敢去招惹的。

    “去年大舅舅跟我提过,父亲一生谨小慎微,这两年去有些得意忘形了。我也跟祖母提过,可惜当时无论祖母还是父亲只怕心里都只当我因为被嫁到了定王府心存怨恨嫉妒二姐和四妹吧?事到如今,莫说王爷无法

    为父亲求情,就算可以父亲可想过以后你在朝堂上要如何立足?这一路回来我也听说过了,这些日子皇上宠爱云妃和王昭容,更隐隐露出要封柳贵妃之子为太子的意思。看来是要重用云家和王家的人,柳家更是风头日盛。父亲,无论是柳家还是云王两家都是有渊源的名门世家,而重要的是…都和叶家不合。皇上的意思,父亲还不明白么?”

    叶尚书一瞬间仿佛苍老了十岁,哑声道:“我知道了…回去我就向皇上递请罪的折子。”

    看着叶尚书颓然苍老的模样,叶璃心中暗暗摇头却并没有多少触动。有的人天生的视功名利禄比性命还重要,却也没有别的法子。

    “王爷回来了。”

    花厅里气氛正有些低沉,门外传来丫头的声音。话音未落墨修尧已经他进了大厅,回京之后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被墨景祁招进宫中,墨修尧此时依然穿着一身白衣,眉间带着一丝外人难以察觉的疲惫。

    “见过王爷!”叶尚书和叶老夫人连忙起身行礼。

    墨修尧淡淡点头,走到叶璃身边坐下道:“叶大人,老夫人是来看阿璃的?”

    叶尚书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道:“正是。璃儿失踪好几个月下官和母亲都十分担忧。所以听说王爷带璃儿回来了这才急忙过来看看。”墨修尧淡然点头,心中对这番说辞自然是不以为意。要担忧早就担忧了,又

    怎么会到这会儿才来担忧。这一两个月叶府别说派人去找了,就连派个人来定王府问一问都没有。就连南侯府还派人来问过两次,在外人看来,叶家不只是凉薄,可说的上是无情了。

    “孙嬷嬷说你一回来就忙着处理府里的事务,若是累了就先歇着。那些琐事过些日子再说也不迟。”不再理会叶尚书和叶老夫人,墨修尧侧身对叶璃轻声道。叶璃含笑摇头。叶尚书怎么会看不出定王不待见自己,

    也不好意思再做停留,只得起身告辞了。看着坐在叶璃身边温文尔雅却难掩凛然威仪的男子,除了脸上遮住半边的银质面具,哪里还有病弱残废的模样?若是定王真的完全康复,定国王府重新崛起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只恨自己有眼无珠当初却因为定国王府受皇帝忌讳以及定王的身体原因而忽略了他们,如今悔之晚矣。

    “皇上这么急招你进宫有什么事么?”让人送了叶尚书和叶老夫人出去,叶璃才转身问道。

    墨修尧揉了揉眉心,皱眉道:“皇上打算嫁一位公主去北戎和亲。”

    “和亲?”叶璃不由得想起去年和西陵凌云公主那场乌龙的婚事,不解的皱眉道:“皇上打算送谁去联姻?”先帝的公主已经全部出嫁,而墨景祁自己的女儿里年龄最大的似乎就是皇后所处的长乐公主,今年年方八岁。墨修尧淡淡道:“自然是在京城的权贵或者皇族中选人了。华国公的孙女也在待选的名单之列。”

    “天香?”叶璃皱眉,北戎乃是苦寒之地。而且谁都知道皇帝选现在和亲不过是想要空出手来对付黎王罢了,等到黎王的事过了,谁还记得有一个和亲的女子远在北戎?万一什么时候两国开战了,和亲的公主就是个牺牲品罢了。墨修尧道:“你也不必太过担心,华国公和皇后的面子皇上不能不给。而且如果真的与北戎和亲的话,最可能的还是会选皇族中人。毕竟北戎人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叶璃点点头,有些好奇的问道:“跟北戎和亲这种事,皇上需要特意昭你进宫去商议么?”

    墨修尧唇边勾起一丝嘲讽的笑意道:“公主出嫁的时候,皇上希望我代表大楚去送亲,并且顺便参加九月的时候北戎王的六十大寿。”

    定国王爷亲自送亲,这个和亲的规格倒是有些出乎意料。叶璃皱眉思索着,半晌才抬起头来道:“皇上想要把你调离大楚,为什么?”北戎都城远在极北之地,如果要赶上九月北戎王的大寿的话以送亲队伍的行程对少在七月中旬就要出发。就算办完婚礼就快马加鞭往回赶,墨修尧回到京城至少也是十月了。也就是说有将近三个月的时间墨修尧是不在大楚的。三个月能发生多少事情谁也想不到。

    墨修尧摇头道:“皇上这些年做了不少准备,一时之间还真猜不透他想干什么。”聪明人的心思不难猜,笨蛋的心思也不难猜,偏偏就是那种脑子天马行空的人的心思才不好猜全文阅读。就比如墨景黎,即使聪明如墨修尧徐清尘也绝对没有想过他会在那个时候起兵叛乱。因为他们无论是谁都能一眼看出来根本不可能成功。事实上即使墨景黎真的联合南疆破了碎雪关,墨景黎也占不了多少便宜。只是苦了边境的百姓罢了。而身为皇帝的墨景祁,到底又有多在乎百姓的疾苦?

    “那你同意了?”叶璃问道。

    墨修尧挑眉,淡然笑道:“皇命难违。”叶璃无奈的耸肩,“知道了,我留在京城。”墨修尧摇头,笑道:“不,到时候你去云州。”叶璃挑眉不解的看着他,墨修尧笑道:“定王又不是皇帝,定国王府也不是皇宫不需要非要有人镇守。墨景祁这人…有时候逼急了就喜欢出一些损人不利己的招数。你去云州我放心一些。”定国王府真正的核心根本就不在京城这座府邸里,而是这座府邸的人。就算定国王府被夷为平地,只要主人还在定国王府依然是定国王府。

    叶璃摇头道:“那更不行了。我去了云州岂不是让外公他们身处险境。你也别跟我说什么墨景祁不会对云州动手。他们既然敢向定王府动手了又怎么会忌惮徐家?何况,定王府的对手可不只是宫里那一位。”墨修尧静静地望着叶璃,良久才叹息道:“阿璃,我似乎总是无法让你平静安宁的生活。”叶璃轻笑出声,“平静安宁的话当然可以。你可以找个没人知道的地方把我藏起来,不过我不喜欢那样,你明白么?就像是这次南疆之行,并不是非要我去不可,可以派人去,甚至没有人去大哥也不会有事。就算我暂时不能出现在人前也可以随便找个地方隐居一段时间。是我自己想出去走走所以才去的,而且我觉得我更喜欢外面的日子。”在外面即使有危险至少也是目标明确敌友分明的。回到京城一想到又要面对那些你来我往面上笑语温言,背后使绊子捅刀,叶璃就觉得一阵阵头痛。不是不会,而是不喜欢。

    “我也觉得阿璃在外面的时候更加…让人惊艳呢。”墨修尧低声笑道。在京城的阿璃人前总是带着淡淡的微笑,温婉而优雅的仿佛就是一个书香世家出身的合格的王妃。墨修尧永远也不会告诉别人,永林城下他射出那一箭的刹那,看到眼前的女子一身与黑云骑并无二致的黑衣,回眸间某种清冷而傲然的气势和眸间那耀眼的星光。从来没有那一刻让他更清楚的知道,他的王妃并不只是那个灯下挑灯握卷的婉约女子,更是这个战场上也能纵横睥睨的卓然倩影。墨修尧突然想起了很多年前他当着父王,兄长的面许下的几乎遗忘的誓愿——“我墨修尧的妻子要如先祖轻云郡主一般,随我征战四方横扫**,携手并肩共看万里江山。”那一箭,墨修尧觉得射出去的也许不止是救了阿璃的一箭,或许还有他的心。

    叶璃玉颜微晕,自从永林城相聚之后,她和墨修尧相处的时候总有几分古怪。平时有事的时候倒也没怎么多想,但是一安静下来了却总是让她有些不自在。她并不是什么不解风情的木头疙瘩,自从碎雪关外拿一吻之后自然也明白两人之间再也不是如从前那般亦亲亦友的感情了。只是面对墨修尧时却总是无法拿出前世谈恋爱时候的那种自在和随意来。这种仿佛无法控制的情绪让她对墨修尧也生出几分恼意来了。墨修尧似乎很明白她的心情一般,并不过分的招惹他。但是两人私下相处之时总是比从前多了几分亲昵温柔。

    “青鸾和青玉怎么样了?能放她们出来了么?”叶璃偏过头去低声问道。

    墨修尧淡淡一笑,“本来就没什么,不让她们出来也是为了她们的安全。如今你已经安全回来了自然就没事了。回头让她们出来就是了。”

    回到自己院里,青鸾和青玉起色果然很好,看来这一两个月并没有人为难她们。青霞和青霜也围着叶璃忙个不停,又是补品又是新衣的,仿佛她在外面受了天大的苦一般。叶璃无奈,只得任由几个丫头忙碌个不停。等到她们稍微消停一些了才遣退了青霞青霜只留下青玉和青鸾在跟前。

    “奴婢失职,请王妃责罚。”房间里沉静下来,青玉青鸾双双跪地道。

    “起来。”叶璃蹙眉,看着两人道:“这两个月你们可还好?”青玉青鸾都忍不住抹泪,青鸾连连点头道:“奴婢们一切安好,只是十分担心王妃…万一王妃出了什么事,奴婢们便是万死也无颜再见老太爷和大爷了。”看着两人眉宇间明显的喜悦和放松,叶璃也明白这两个丫头这两个月只怕是担足了心,轻叹一声道:“你们到底瞒了什么事?王爷的性情我明白,你们是我的人,如果不是真的隐瞒了什么事这两个月他绝不会软禁你们的。是不方便和王爷说,还是连我也不能说?”

    两人不由得望了对方一眼,看着叶璃眼中有些犹豫。叶璃也不催促,只是淡淡的看着她们。好半晌,青玉才看着叶璃,终于下定了决心一般道:“奴婢们…确实失职了。其实…瑶华宫大火之前奴婢已经离开了。之后青鸾为了救奴婢也离开了。所以,瑶华宫失火之后暗卫才找不到我们的。”叶璃点头,“那么…你们去了哪里?”

    “奴婢看到一个人,所以跟了过去。”青玉低声道。

    “奴婢是听到青玉的惊叫声才跟过去的。”青鸾接着道。

    叶璃皱眉,“你看见什么人了?”

    青玉低声道:“苏醉蝶,还有…王爷。”

    “苏醉蝶和王爷?”叶璃惊讶的眨了眨眼,“你是说你在宫里看到苏醉蝶和王爷在一起,所以才跟过去的?你确定你看到的是苏醉蝶?”青玉低头想了想道:“奴婢看过王爷和王妃大婚时别人送来的那副楚京国色图,至少和画上的女子有七八成相似。长得那么美丽的人即使是宫里也并不太多。还有王爷…王爷所以奴婢才……”

    叶璃微微点头,算是明白为什么这两个丫头一直不肯跟墨修尧说实话了,“所以,你们是看到王爷跟一个和苏醉蝶很相像的女子在宫里相会,而刚好瑶华宫失火我又失踪了,所以才刻意隐瞒不肯跟他说实话的。”青玉咬着唇点了点头。

    叶璃想了想问道:“那你们有没有想过…王爷如果当时双腿不便的话要和女子在宫里相会会不会太引人注目了一点?以王爷的武功应该也不能让你靠的太近,如果没有靠近的话你又怎么肯定你看到的人一定是苏醉蝶和王爷?”青玉道:“那个女子是不是苏醉蝶奴婢确实不敢肯定。但是那个男子的声音绝对是王爷的。”叶璃皱眉,青玉的耳力她是知道的,青玉从小耳力就非常好,甚至比自幼习武的青鸾还要好的多。只要听过一遍的声音她就不会忘记,更何况跟在她身边见可以说是天天见到墨修尧。

    “那么青鸾呢?”

    “奴婢听到青玉的惊叫声,青玉虽然会使毒但是并不会武功所以奴婢立刻赶了过去。但是刚看到青玉的背影就晕了过去。”

    青玉皱眉道:“奴婢听到王爷确实吓了一跳然后被人打晕了。但是…只是极小的声音根本不可能惊动青鸾。”

    叶璃浅笑道:“这两个月你们也辛苦了,说说看你们是怎么想的?”

    两人不由得看了看对方,青鸾又小心的觑了叶璃一眼才道:“奴婢…奴婢什么都没想……”

    青玉道:“奴婢当时怀疑…王爷和人…然后又听说王妃失踪了,所以……”

    叶璃笑道:“所以你怀疑王爷和别人合谋害我?”

    青玉脸上一红,青鸾睁大了眼睛望着青玉,一副受了惊吓的模样。叶璃明白他们说的应该都是真的,毕竟这两个月青鸾和青玉都是分开住的,根本没机会见面。暗卫也是从不同的地方找到她们的,除非在暗卫找到她们之前就串好供词,不然两人的话就没什么可以的了。这两个月青鸾非常安静,只是刚开始的时候天天哭。反倒是一向文静的青玉总是试图逃跑,而且对王府的人总是带着敌意。如果说是因为青玉看见了墨修尧而青鸾没看见的话也说得通。

    想了想,叶璃点头道:“我明白了。青玉,这件事以后不要再提了。我相信王爷,明白?”

    青玉微微皱眉,还想要说什么。叶璃淡淡道:“有时候耳朵听到的也不一定是真实的。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真的是王爷,以王爷的心思缜密他会在知道我进宫的当天在宫里出现么?另外,还有一个最大的破绽,就是你们都还活着。你是因为发现了王爷才被打晕了,那么…青鸾也就算了,为什么你到现在还安然无事?这里是定国王府,如果王爷要杀人灭口,别说是你们就算是我这个王妃也逃不掉你明白么?”青玉脸色一白,“王妃的意思是说……”

    青鸾不解的道:“如果对方想要挑拨离间的话,他是知道王妃在大火里根本没事么?”

    叶璃点头笑道:“很有可能。不过,如果我真的出了什么事而王爷知道你们确实是无辜的自然会放了你们。青玉出去后会做什么?”

    青玉坚定的道:“自然是将事情禀告老太爷和大爷大公子,为小姐讨回公道!”

    青鸾惊叫道:“对方想要挑拨定国王府和徐家的关系?!”

    叶璃撑着额头道:“到底是想要挑拨我和王爷的关系还是挑拨定王府和徐家的关系就要看他知不知道瑶华宫火灾的事了。其实也都一样,如果我和王爷关系破裂的话,定王府和徐家的关系又怎么好得了呢?”

    青玉苍白着脸道:“我…我怀疑王爷…是不是误了事了?”但是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那个人到底是谁,她对自己的耳朵绝对比对自己的眼睛更有信心。

    “不妨,幸好王爷也怀疑你们知道了什么危险的事情所以才软禁了你们。现在也没造成什么不好的后果。至于你说的那个王爷…回头我会查查是怎么回事的。”叶璃浅笑道,眼中闪过一丝清冷的波光。果然是刚一回京城是是非非就不断啊。那么就让她看看京城里是不是还有第二个苏醉蝶和墨修尧吧。

    青玉认真的点头道:“奴婢也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居然可以骗过奴婢的耳朵。”

    叶璃淡淡一笑,亲眼所见都可以骗人更何况是耳朵听到的。不过…她也想知道是什么人竟然如此的了解她和她身边的人。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97》,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97.韩家新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97并对盛世嫡妃97.韩家新主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