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南侯府之危

    150。南侯府之危

    很快,叶璃和墨修尧就没有心思在理会苏醉蝶的折腾了,因为京城传来一个让人震惊的消息。皇帝以南侯和南侯世子通敌叛国的罪名将南侯府满门打入天牢,即日处斩。并且已经派人前来边关押解南侯和南侯世子回京。听到这个消息,南侯顿时惊倒在地,半天说不出一句话,良久也只是深深的长叹了一声。他一生低调谨慎,谨小慎微,却没想到依然逃不过皇帝的猜忌和疑心。

    南侯世子起身便要往外冲去,正好被联袂而来的叶璃和墨修尧拦在了门口。叶璃问道:“世子哪里去?”

    南侯世子道:“都是因为我南侯府才受此牵连,我这就进京向皇上请罪。”

    叶璃和墨修尧还来不及说话,门里传来了南侯厉声的怒斥道:“孽子!你给我回来!”看着失神的南侯世子,叶璃轻叹一声道:“先回去吧,听听侯爷怎么说,世子某要一时冲动。”南侯世子苦笑道:“我如今还算什么世子。”皇帝将整个南侯府下狱的同事,也就罢黜了南侯的侯爷之位,南侯世子自然也不再是世子了。

    踏进花厅,南侯迎上前来拱手道:“王爷,王妃,见笑了。”这一个多月,对南侯来说的打击实在是太多了。出征在外又是长途劳累,虽然南侯世子回来之后有所好转但是南侯现在看起来依然显得有些虚弱,原本有一些灰发的双鬓如今更是几乎全白。叶璃轻声道:“侯爷保重。”南侯摇摇头,苦笑道:“自古伴君如伴虎。本侯虽然竭力不愿涉足其中,却也免不了……”话未说完,只余一声长叹。墨修尧沉声道:“是本王连累了侯爷。”说南侯通敌叛国,别说墨修尧不信,只怕此时坐在皇宫里的墨景祁自己也不会相信。只不过南侯世子被定国王府救回来了,在皇帝眼里以后南侯府和定国王府只怕就是一路人了。何况这些年来南侯始终装聋作哑不远相助皇帝对付定王府这本身对皇帝来说就是一种不忠。此时皇帝怎么也不会再相信南侯府了。

    南侯苦笑道:“王爷何出此言。本侯生性懦弱,凡事只想着置身事外。此番若不是为了犬儿只怕也不肯踏入这些是是非非之中。妄图左右逢源之人…今日之报也算是自作自受了。”

    “侯爷不必如此自贬。”墨修尧摇头道。南侯年轻时候也有过扬鞭纵马意气奋发的时候。之后那些年,摄政王墨流芳死的不明不白,先帝有突然辞世。之后墨修文同样突染恶疾,数万墨家军魂丧边关。南侯是个聪明人,凡事看得清楚想得多。看多了想多了自然也就怕了,所以才出现了这样一个不问世事的南侯。南侯摇头不语,叶璃皱眉看着南侯眉宇间一片灰暗无光,眼眸中也是一片荒芜心中一惊,南侯是怕是存了死志了。

    “侯爷,只要还活着就有希望。莫忘了南侯府还等着侯爷去救,世子也还需要侯爷扶持教导。万望侯爷保重。”

    南侯一怔,看了看站在他身边的南侯世子,脸上闪过一丝坚毅的神色道:“本侯这就启程回京,犬儿…还望王爷和王妃照拂一二。”

    “侯爷三思!”叶璃皱眉道。如果南侯带着南侯世子一起回京,结果可能是九死却总还有一线生机,但是如果将南侯世子留在军中,自己独自回京的话,只怕就是有去无回了。南侯抬手阻止了叶璃,道:“多谢王妃好意。但是…当今皇上…也算是老夫看着长大的,比起王爷和王妃,老夫只怕对他的了解还要更深一些。王爷,定国王府世代忠于大楚,这话老夫原本不该说…不过现在,也没差了。皇上那里…王爷还是早作打算吧。”花厅里一时无言,南侯已经摆明了明知道回京是死路一条也还是要回去了。南侯世子沉声道:“爹,孩儿陪您一起回去。”南侯横了他一眼道:“胡闹!你爹若是这一去不回,你要我南家从此断子绝孙?”

    “爹!”

    “启禀王爷,京城来人了,说是押解南侯和南侯世子回京。”门外侍卫禀告道。

    墨修尧站起身冷笑一声道:“本王才刚收到消息京城的人就到了,皇上长进了。来的人是谁?”侍卫道:“回皇上的话,是大理寺卿王敬川。”墨修尧皱眉,“王敬川?”定王日理万机,上不了台面的小人物自然不会有什么映像。南侯苦笑一声道:“是宫里王昭容的兄长,王家的嫡次子。”墨修尧微一皱眉便想明白了,南侯府虽说中立,却并不是完全的没有仇家,刚好这王家就和南侯府十分不对付。皇帝派这么一个人来押解南侯父子回京,其中的刁难和羞辱之意不言而喻。墨修尧轻哼一声道:“让他进来!”

    不多时,一个穿着从三品官府的青年男子走了进来。这人长相可称得上不错,但是眉宇间却多了几份戾气让人觉得不是善类。他身后跟着一个穿着七品官府的青年男子,叶璃看着那人微微挑了挑眉。

    “臣,大理寺卿王敬川见过王爷王妃。”王敬川总算还是知道轻重,进门之后立刻向墨修尧和叶璃行礼。他身后的青年男子也跟着一拜,“臣,大理寺主簿周煜见过王爷王妃。”

    墨修尧安坐在座上,垂眸看着地上的两个人淡淡道:“起身,王大人所为何来?”

    王敬川起身,眼中闪过一丝得意的神色,道:“启禀王爷,本官奉圣命前来押解叛贼南冶和南峻飞回京。”

    墨修尧挑眉,“叛贼?南侯是本王的副帅,南侯世子先前虽然兵败不敌被俘,却也安然回来了。之后数战屡立战功,王大人说的叛贼是谁?证据何在?”王敬川显然没想到墨修尧居然会如此一问,愣了一下才道:“王爷,这是皇上的意思。难不成王爷想要抗旨?!”墨修尧冷笑道:“抗旨?圣旨何在?本王听说王家和南侯府颇有些恩怨,本王怀疑你矫旨意图谋害南侯!”

    “王爷!请你慎言。本官就算和南侯府有仇,也不敢行此大逆不道之事。”

    “圣旨何在?”墨修尧淡淡问道。

    王敬川一哽,面对墨修尧咄咄逼人的目光只得道:“皇上下的是口谕。”

    “口谕?”墨修尧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有些不安的男人不再说话。

    王敬川低着头不安的站在大厅里,整个大厅似乎突然显得异常的宁静。在定王的目光下王敬川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心脏要从胸腔里跳出来的声音,背后的衣服悄无声息的湿了一大片。就在王敬川以为自己将会在定王的威压下软到在地的时候,站在他身后的周煜走了出来,对着墨修尧一拜恭声道:“王爷息怒,微臣等也是奉命行事,请王爷行个方便。”

    “奉命行事?”墨修尧玩味的笑道,王敬川很明显的感觉到定王的目光从自己身上移开,心中不由得悄悄吁了一口气。抹了抹额头上细细的汗珠,王敬川心里甚至是感激自己这个有些沉默寡言的年轻属下的。只听墨修尧笑道:“好一个奉命行事,原本本王也不该为难你们。不过,想必你们也听过一句话。”

    “请王爷指点。”王敬川不是傻子,不管他心里有多么高兴南侯府倒霉。既然现在定王不高兴他就没必要表现出他的得意来。诚然,皇上必定会站在自己这一边的,但是万一定王一怒之下宰了自己,天高皇帝远王家最后大概也不能捏着鼻子认了。墨修尧含笑看着两人,漫声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王敬川一愣,有些为难的道:“王爷,微臣奉旨而来还请王爷不要为难才好。”

    墨修尧神色淡然的看着他,王敬川心中发苦。暗暗后悔起自己当初想要看死对头落难抢来的这趟差事。别说他区区一个三品官,就算是当朝一品定王想要为难谁又敢谁个不字?但是若是带不回南侯父子,回京之后自己的好日子只怕也就到头了。

    “如今我军正和西陵对阵,贸然撤掉副帅只怕与军心不利。王大人回京就这么跟皇上说吧。若是皇上怪罪下来,王大人也尽管推到本王身上便是。”墨修尧显然也没有兴趣为难王敬川,淡然说道。

    王敬川摇头道:“王爷见谅,南侯私通叛国罪不可赦,皇上已经震怒。命微臣半月之内务必将南侯父子押解回京,否则…微臣等人也只能提头去见了。请王爷高抬贵手,给微臣等一条活路。”

    墨修尧挑眉,冷笑一声道:“好一个私通叛国,这个结果…是大理寺的判词还是各部会审的结果?证据何在?”王敬川还没想明白怎么答话,站在他身边的周煜开口道:“启禀王爷,皇上收到消息顿时雷霆大怒,命臣等先将南侯押解回京再行审讯。”墨修尧轻哼一声,还没审讯,甚至连个像样的证据都没有就将南侯府满门打入天牢满门抄斩…轻哼一声道:“这么说,倒是本王失察了。南侯就在身边居然连他私通敌国都没有看出来。王大人不如先带一份本王请罪的折子回去?至于南侯,等到西北战事一了,本王亲自押解他回京。”

    “这…。”王敬川有些不甘的迟疑着。墨修尧淡淡道:“王大人这是不相信本王?”

    王敬川一惊,连忙道:“不敢,实不相瞒王爷。皇上有旨十五天内若是没有看到南侯父子回京。南侯府无论男女老幼,一概人头落地!”

    一边,叶璃心中轻叹一声,皇帝是下定了决心要制南侯府于死地了。只怕还等不到南侯回京南侯府的家眷的性命就要不保了,就算现在他们想要人赶回去救人大概也来不及了,最重要的是,以定王府如今的立场,根本不可能暗中救人。明里要请皇上刀下留人的话就只能是墨修尧亲自回京。但是如今的战事更加不可能了。正想着,南侯突然从里间走了出来,神色从容的道:“本侯随你回京便是。”

    王敬川看向墨修尧,若是定王不同意就是南侯自己愿意跟他走他也把人带不走。南侯转身对着墨修尧拱手一拜道:“王爷,本侯此去不知再见之期。一切…就拜托王爷了。”

    墨修尧沉默片刻,叹息道:“本王对不起侯爷。”现在他根本无法返回京城去处理此事。南侯摇头道:“时也命也,与王爷何干。本侯这就告辞。”说罢,转身对王敬川道:“王大人,请吧。”王敬川看看南侯,眼睛一转道:“南侯,本官没记错的话,令公子也在此处。”南侯淡然一笑道:“本侯不知道大人在说什么。”

    “你!”墨修尧面前,王敬川终究不敢太过放肆,吸了一口气对着墨修尧道:“既然王爷不在干涉,还请王爷将南侯世子也一起请出来。微臣也好告辞回京。”

    叶璃淡淡道:“本妃没见过南侯世子。”

    王敬川一愣,皱眉道:“王妃何必自欺欺人?南侯世子被西陵所俘,后又被王妃所救。王妃怎么会没见过?”叶璃浅笑道:“王大人刚从京城来,居然知道的如此仔细,果真是消息灵通的很。不过…王大人的消息可能有点偏差,本妃确实没见过南侯世子。或者…王大人想要搜一搜这太守府和信阳城?”王敬川飞快的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神色冷淡的定王,连忙摇了摇头。就算南侯世子真的在太守府中,他也没那个胆子去搜。更何况,这信阳城,太守府甚至是西北几个城池如今都在定王的掌握之中,谁敢肯定南侯世子此时就一定在这里?万一找不到人还惹怒了定王…王敬川再次肯定自己这次确实接下了一个烫手的山芋。

    “王妃所言不错。本王没见过南侯世子。既然你要押解南侯回京,本王就不留你了。另外,既然你赶时间,本王派两名暗卫送你们回京。”

    王敬川心中一颤,只得道:“如此,微臣告退…”

    看着南侯毫无留恋的转身而去,叶璃心中微叹,起身相送,“侯爷保重。”

    南侯笑容里难得的多了一丝洒脱,笑道:“多谢王妃,王爷王妃保重。”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150》,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150.南侯府之危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150并对盛世嫡妃150.南侯府之危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