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悔无可悔

    整个西北,特别是洪州境内几乎每一天都在发生着各种大小规模的战斗,而这一次叶璃不在身先士卒的亲自上阵,而是坐镇在洪州城内遥遥指挥。舒殢殩獍因为她现在已经不再是一个人了,她的腹中还住着一个还小小的几乎让人无法察觉的宝宝。这是她和墨修尧的第一个孩子,虽然没有做过母亲,但是她知道身为母亲的自己一定要保护好他。

    “杨大夫,怎么样了?”把完了脉,叶璃收回手腕看着眼前的年轻大夫问道。

    杨大夫恭敬地道:“没什么大碍,只是属下还是那句话,请王妃尽量不要太过劳累,不然的话就算没有危险对腹中的小世子也不好。”叶璃点头道:“我会记住大夫的话的,有劳了。”

    “如此,属下下去调整一下王妃的膳食。”杨大夫说完低头告退了。

    等到大夫出了门,一边的卓靖等人才抬起头来有些担忧的看着叶璃,卓靖皱眉道:“王妃,为了小世子着想,王妃还是多多休息才好。”其他人也连连点头,叶璃有些无奈的苦笑道:“如今哪里容得了怠慢?不过你们辛苦一些,早点能够独当一面我到时可以稍微清闲一点。”卓靖忏愧的低头,“属下无能。”叶璃摆摆手,笑道:“不是你无能,任何人想要在区区两三个月独当一面都是难事。你们已经做得很好了。”卓靖无言,看了叶璃一眼。他们几个从一开始就跟着王妃,似乎王妃从最初开始就没有任何事情能够难得到她。比起王妃来他们这几个大男人怎么还能称得上不无能?许多时候他也不由得在心中怀疑到底是王妃天纵奇才还是真的是徐家教导有方。

    “启禀王妃,府外有位韩公子求见。”门外的侍卫进来禀告道。

    “韩公子?”叶璃一怔,很快就反应过来了,“韩明晰?快请他进来。”

    不多时,韩明晰已经踏进了书房。依然是一身华丽的暗红色长衫,几个月不见原本邪魅的面容倒是有了一些改变,更多了一丝上位者的锐气和决然。只是看到叶璃依然习惯的掀起一丝邪气的笑意,声音低沉缠绵的百转千回,“君唯…许久不见让我很是想念呢……”叶璃看着眼前俊美的男子,轻声叹道:“明晰,你怎么来了?”

    韩明晰走进书房,似乎颇为无奈的笑道:“听闻君唯以定国王妃的身份领兵出征,打得西陵镇南王灰头土脸,可不是威风八面么?我怎么也该来见识见识定国王妃的风采不是么?”微微上挑的桃花眼盯着叶璃,毫不掩饰眸中的点点怒意。知道他是关心自己,叶璃莞尔一笑道:“什么威风八面,我这也是迫不得已罢了。还有…不是我打得西陵镇南王灰头土脸,最近西北局势并不轻松,你若是来的晚一些,指不定灰头土脸的人就是我了。”韩明晰轻哼一声,瞥了一眼书房里看似忙碌实则支着耳朵偷听的卓靖几人,道:“你家定王哪儿去了,不是号称战神么?把老婆丢到战场上冲锋陷阵算什么本事。”

    “明晰……”叶璃含笑看着他,“我知道你关心我这个朋友,如今这情势修尧就算再厉害也是分身乏术。”

    韩明晰嗤笑一声,撇过头去不理她。只是听到叶璃为墨修尧辩解,清俊的眼眸微微黯了黯。

    韩明晰的黯然叶璃并非没看见,只是有些事情既是注定的那就不该多做纠缠。当断不断,最后反而是伤人伤己。站起身来,笑盈盈的道:“你来的是时候,洪州如今还算不错。不如先歇息一番有什么事情咱们明日再说。对了,明月公子此时也在府中,你去见见吧。”提起韩明月,韩明晰又是一怔,神色复杂难辨。每次想起这个从小将自己养大的哥哥韩明晰心中又是生气又是无奈。养育之恩教导之情并不是说一句恩断义绝就能够了结的。韩明晰对兄长的敬重绝对比对早逝的父母更甚。当初之所以那么竭力的反对韩明月对叶璃动手,固然有与叶璃的交情在里面,但是更多的却是因为他看的明白,兄长为了那样的女人背叛兄弟甚至和定国王府作对根本就不值得,更甚者是一条死路。而如今…同样的韩明晰之所以千里迢迢的赶来洪州,除了因为叶璃在这里,也是因为他已经得到了韩明月被抓了的消息。此时听叶璃这么一说,便知道韩明月过的还不算差,同时也明白叶璃能如此轻易的放过韩明月也是有几分自己的原因在里面,心中不由得一暖,“君唯,多谢了。”

    叶璃浅笑道:“谢什么?韩明月自己和修尧做了交易,既然修尧留下他的性命,让他过的好点坏点有什么差别。你们兄弟许久不见,去看看吧。”

    韩明晰点点头,转身出了书房。

    小院里,韩明月悠闲的坐在走廊下望着院中已经快要凋零的只剩下几片花瓣的菊花出神。但是他的神色却没有他的坐姿那么轻松,俊朗的剑眉微微皱起,时不时的往不远一扇紧闭的窗户望去,俊雅的容颜上写满了担忧。

    “大哥。”韩明晰的声音从拐角处传来。韩明月怔了一下,回过头去看着许久不见弟弟不由苦笑,“明晰的轻功倒是越发的好了,我都没有察觉呢。”韩明月看着他,好一会儿才缓缓道:“大哥,我没用轻功。是你没听见我的脚步声。”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虽然才刚刚进洪州城,但是一路上韩明晰早就将韩明月被叶璃抓住的始末弄清楚了,自然也知道此事能让自己的兄长牵肠挂肚的是什么人。厌恶的皱了皱眉,道:“大哥还是执迷不悟?”韩明月静静地看着他,许久才轻笑出声道:“若是能悟又怎么叫迷呢?倒是明晰,这段时间不见,你长大了。”

    韩明晰脸上一赫,有些不自在的偏过了头,心中却是五味杂陈。从小他就调皮任性,总是看到兄长无可奈何的对着自己摇头。如今乍然听到他的称赞有些回不过神来,又有许多的欣喜。但是想起自己长大了的代价…这些日子韩明晰过的并不如外人想象中那么舒服风光。初初接掌韩家,又是在天下皆知韩明月叛逃西陵的当口,即使有定国王府的维护想要稳住韩家的基业同样花费了他不少的精力和心思。而定国王府能人辈出,又怎么会轻易的服一个刚刚臣服与定王府的黄毛小子,这段日子可说是韩明晰二十几年来过的最充实的日子了。

    韩明晰受的苦韩明月自然不会不知,虽然愧疚却也同样欣慰弟弟能够挺过来了,并且担起了整个韩家的担子没有被自己连累到。伸手拍了拍韩明晰的肩膀轻声道:“辛苦你了,可是还在怪大哥?”韩明晰眼睛一热,却固执的转过了脸去。等到心绪平静下来才回头凝视这韩明月问道:“君唯已经跟我说过你和定王的交易了,大哥以后打算怎么办?”韩明月淡淡微笑道:“大楚和西陵只怕已无我们容身之地,等到这一切都结束了,我会带着醉蝶去南诏隐居。”韩明月定定的看着他,问道:“你就这么确定苏醉蝶会跟你走?大哥,说实话选女人的眼光你和定王差了不止一点半点。”

    韩明月笑道:“我若是和定王一个眼光,现在的日子更难过。所以…明晰,可以的话离定王妃远一些。男人吃起醋来可是不讲理的。”被大哥道破了心思,韩明晰有些尴尬。转念一想觉得大哥说的还真有几分道理。大哥看上苏醉蝶,若是真的想要未必没有法子弄到手。但是叶璃那样的女人却是……恨恨的瞪了转移话题的韩明月一眼,道:“我的事我心里有数,倒是你给你一个忠告。苏醉蝶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你我心知肚明,你若是真的想要让她安安分分的跟着你,不如用我的法子试试看。”

    韩明月好奇的挑眉看着他,韩明晰冷笑一声露出个恶意的笑容道:“你若是把她那张脸毁了,她自然会乖乖的跟你走!不过大哥,你是真的爱苏醉蝶还是只爱她那一张脸?”

    韩明月沉默不语,他是爱苏醉蝶这个人还是爱那张脸?他自己也未必说得清楚。爱那个人…这么多年他还不清楚那性子那心肠根本就不是他喜欢的。爱那一张脸?诚然,苏醉蝶很美。但是天下之大真的要找一两个能和她媲美的女子也未必找不到。他只知道,那年…桃花林里当他第一次看到那落英之中的绝色女子他就沉入了一个深沉的迷梦中,从未清醒……  看着韩明月兀自出神,韩明晰暗暗叹了口气。他曾经引以为傲的兄长,怎么就栽到了苏醉蝶那种空有容貌的女人手里,想起当初在广陵大哥决绝而去,想起当年被苏醉蝶抛下大哥回来时的失魂落魄,想起现在的一无所有身陷囫囵,韩明晰微微眯起的眼眸中溢出点点杀气。韩明月微微皱眉,看着韩明晰道:“明晰,不要伤害她。算大哥求你…”

    韩明晰望着兄长恳求的脸,心中只觉得一阵悲哀。明月公子人如皓月风流无双,如今却为了一个女人如此恳求他这个声名狼藉的风月公子纨绔子弟。这一刻韩明晰终于知道了一件其实早已成定局的事情,世人再也看不到曾经那个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明月公子了。

    “大哥,你当真不后悔?”韩明晰问道。

    韩明月淡淡微笑沉默不语。如今…他早已经无法后悔了。

    良久,韩明晰终于放弃了。点了点头转身道:“好,我明白了。大哥自己保重。若是哪天你被那个女人害死了,弟弟杀了她替你殉葬便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162》,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162.悔无可悔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162并对盛世嫡妃162.悔无可悔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