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交战(2)

    166。交战(2)

    排兵布阵却并不是可以一点百通的知识。至少现在身在战场上的叶璃实在是很难在这方面帮得上凤之遥什么忙。就算她能看明白,能想出什么点子,一时半刻却绝对无法让城下激战中的墨家军领会她的意图。更何况,阵法只能算初入门的叶璃怎么样也不会自大的以为自己立刻就可以上去和有西陵战神之称的西陵镇南王比谁更能排兵布阵。伫立在高处,叶璃目不转睛的盯着下面的战场,果然阵势几经变幻中墨家军的阵势渐渐的开始溃散,陷入了西陵大军的包围之中。

    “王妃……”秦风皱眉,有些焦急的想要说些什么。他出身黑云骑,但是并不是黑云骑的最高统帅。而且骑兵对于阵法的运用本来就不多,对这些也并不精通。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看出墨家军渐渐落败的事实。

    叶璃抬手阻止了他想要说的话,垂首沉思了片刻道:“凤三果然不是雷振霆的对手,今天就到这里吧。”这一仗打的看似激烈,其实双方都没有出尽全力,不过是个试探罢了。秦风道:“我军已经陷入西陵的阵中,只怕没那么容易出得来。王妃…王妃有办法破阵?”仿佛习惯的,秦风将希冀的望向叶璃。跟着王妃的时间并不算太长,但是不自觉中他们都将王妃当成了无所不能的奇才。叶璃摇摇头,微微一笑道:“对于阵法一道,本妃确实了解的不多。”

    闻言,秦风也有些沮丧。王妃再厉害也只才十几岁,怎么可能什么都会?许多将军花了几十年时间也未必能将之专研透彻。这次留在王妃身边的都是年轻的将领,唯一比较有经验的南侯还被王妃派出去执行别的任务去了。而且,在秦风看来,就算南侯在只怕也对付不了西陵镇南王。叶璃若有所思的轻磨着指腹浅笑道:“既然…技术和智力解决不了问题,那就只能…暴力解决了。”秦风一怔,有些不能明白叶璃的意思,只见叶璃漫步走下高台,走到站在城墙边观战的凤之遥身边。在秦风还来不及思考的瞬间,一朵绚丽的红色火焰升上天空,带着尖锐的啸声。然后一阵惊天动地的马蹄声从西南角响起,如一道黑色的龙卷风在一瞬间席卷整个战场。而同时,原本被西陵大军分割的四分五裂的墨家军也在极端的时间内连接起来,从敌军的腹部往外突破,并且与周围的战友形成更大的阵型如一把尖锐的箭尖将西陵大军庞大的阵型划出一道裂痕。而刚刚到来的黑云骑并没有记着厮杀或者离去,他们在战场上来回穿梭,瞬间将原本整齐的阵型撕得四分五裂。

    西陵大军之后,中军伫立之处。西陵将领看着这突如其来的黑云骑脸色惊变,“这是什么阵法?!”

    镇南王收起了脸上的笑意,若有所思的望着远处的城墙道:“这不是什么阵法!”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什么阵法都是空谈。墨家军的实力论起来还要略胜西陵大军一筹,所差的是兵力和真正高明的将领罢了。想要和墨家军较量,早就做好了付出响应代价的准备。此时再有黑云骑的生力军加入,胜负自然难料。身边将领建议道:“让后面的大军压上去,全部消灭城外的墨家军?”镇南王摇头道:“来不及了,他们要撤了。”

    果然,只听洪州城上想起了鸣金收兵的声音。洪州城门瞬间打开,而在黑云骑的掩护下刚刚冲出西陵大军保卫的墨家军冲入城中,后面断后的黑云骑也同样驰马冲向城门。迎接跟在后面追击的西陵士兵的是守城的墨家军的纷纷箭雨。看到这一幕,镇南王身边的将领纷纷叫骂起来,“东楚人真卑鄙,打不过咱们就跑!”镇南王不怒反笑,道:“打不过最然是要跑得。不过…叶璃这一出倒是让本王看明白了一件事。这洪州城里…确实没有能堪大任的将领了。单凭一个凤之遥,再多磨砺几年或许能独当一面,现在还太嫩了。”众将领一想,可不是么?两边兵力相当东楚人却需要后来的黑云骑相救才能撤回城中,不是军中无人是什么?

    “墨修尧在关内同时对抗三家联军,就算墨修尧再厉害也不顾上。只怕墨家军的将领都随墨修尧入关去了。”

    “可不是么?墨修尧居然将西北交给一个女人,可见墨家军是真的无人了!”众将领议论纷纷之时,镇南王重新将目光投向了洪州城头上那淡青色的身影。这些日子,墨家军连战连退和今日一战的胜利让西陵将领们不由得升起了一些对墨家军的轻视之心。但是身为统帅的镇南王却没有,不仅没有反而让他更加重视起那个年轻的定国王妃来了。这些日子确实是连战连胜不错,但是他们却几乎没有在洪州得到任何实际的便宜。一路行来,西北各地的成熟的粮食早已经被抢收完毕,就连实在少数无法抢收的也被一把火烧的干干净净。这些日子墨家军说是在抵抗倒不如说是在阻拦他们的脚步好让洪州的百姓抢收粮食,据他得道的情报,叶璃甚至拍了墨家军帮着百姓抢收粮食。这更加无形中加剧了他必须尽早攻陷洪州,因为再过一个月,西北就会真正进入严冬,到时候许多地方大雪封路,就算有粮食也未必能运得过来。而他们的粮草军需却绝对不可能维持到明年开春去。

    越靠近洪州,镇南王就越有一种预感,墨家军是故意将他们引入洪州的。但是他无法理解墨家军或者说叶璃的想法。洪州背后就是一马平川的关内,看这些日子叶璃的表现也不像是有那么大的信心能将他拒在洪州城以外的实力,墨家军中现在甚至连一个排兵布阵的高手也没有。其实,镇南王不明白,他一直觉得自己对叶璃足够重视,但是在他认为墨家军中没有独当一面的名将的时候就已经是一种轻视了。他更不会想到,叶璃想要的并不是将西陵大军拒于洪州城外,而是…将二十万西陵大军全数消灭于洪州!

    看着那城楼上仿佛对着自己点了点头的青衣女子,镇南王心中突然一跳。一股奇异的不安瞬间慑住了他的心神,但是反复的推算之后却始终找不到这种不安的来处。想了想,镇南王转身回营,“快马传令,命驻扎在西陵边境的三十万大军连同粮草迅速赶往洪州。”跟在身边的将领一怔,犹豫道:“王爷,押运大批粮草大军的行军速度……”驻扎在边境的将士携带的是足够四十万大军一个冬天的粮草,想要一路运来洪州,行军速度自然不会快到哪里去。镇南王轻哼一声道:“赶得上入关就行了。你们若是再慢一点,说不定大军已经到了你们还没攻破洪州城!”跟随的众将令不由得脸上一红,纷纷露出不服之色。他们若是连个女人都打不过也没脸再回西陵去了,“五日之内,势必攻破洪州!”

    “本王拭目以待。”

    洪州城里,凤之遥一脸汗颜的望着叶璃笑道:“今天若不是王妃早有准备,出城迎战的墨家军险些回不来了。我果然还是差的太多了……”叶璃含笑看着他道:“你虽然少年就征战沙场,但是也有很多年没有打过仗了。论经验比起征战半生的镇南王来自然是不足的。今天的教训就告诉我们,最好不要拿自己的弱项去和别人的强项比。”凤之遥无奈的摊手道:“面对面的厮杀,将就的就是排兵布阵。若是直接让将士们成群结队的杀上去,死的更看。不过王妃说的也没错,这种打法吃亏的只会是我们。两军势力相当,考的就是阵法。”若是当初在南方墨景黎那些乌合之众,谁管他什么阵法?直接杀上去吓也能吓死那些虾兵蟹将。

    叶璃也很无奈,军中经验最老的南侯被她派出去了。而其他人论阵法只怕还不如从小跟着墨修尧学习的凤之遥。她虽然看明白了一点意思,但是对于一个更多接受现代军事的人来说,其实真的很难领会这些古代阵法的精髓。即使读了再多的兵书无法真正融入那个战争环境也是没用的。并不是每个人读了孙子兵法三十六计就能成为绝代名将。低头想了想,叶璃道:“尽量避免这样面对面的厮杀。前些日子我说的事情准备的如何了?”

    凤之遥点头道:“一切都按王妃的意思布置下去了。王妃…”犹豫了一下,凤之遥还是问道:“现在洪州城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了,王妃是否考虑先行入关?”

    “入关?”叶璃挑眉,转身看着跟在身后的凤之遥。年轻而俊美的脸上写满了担忧。

    叶璃摇摇头道:“我现在不能离开洪州。如果我不在洪州,镇南王很可能会察觉我们的企图。我在这里…就是要他相信,墨家军一定会死守洪州的。”

    “可是……”凤之遥不放心的道:“若是早先我自然不担心,就算真的陷入乱军之中以王妃的本事再加上麒麟最少也能够平安脱身。但是现在…万一出了什么意外…”虽然现在看不出来,但是王妃到底是有孕之身,战场上瞬息万变,谁也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意外。叶璃沉声道:“没有以外,还有…派人将韩明月和苏醉蝶送走吧。至于麒麟…我另有用处。”

    凤之遥脸色一沉,坚定的挡在叶璃前面道:“麒麟用来保护王妃的安危。”

    叶璃抬头看着他,凝眉道:“本妃辛苦训练麒麟出来不是用来当侍卫的。没有他们…这次的计划最少有一般会失败。凤三,想清楚一旦几十万西陵大军进入关内的后果再来跟本妃说话。”说完,不再理会凤之遥叶璃转身往城楼下走去。凤之遥无奈的叹了口气,王妃考虑的他怎么会不知道?不谈西陵大军进入中原对百姓的破坏,不谈被西陵入侵中原对大楚江山的危害,只说几十万大军对关内墨家军的威胁就足以让他们拼尽全力将这些贼寇拦截在洪州城外。但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让王妃出现任何意外。凤之遥简直不敢想象若是王妃出了事,墨修尧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凤将军?”身后跟随的属下低声提醒道。

    凤之遥揉了揉眉心道:“王妃身边的侍卫在多加两倍,他们什么都不用做,一旦洪州城破立刻护送王妃出城!”

    “是。”

    而此时的大楚皇城,金碧辉煌的皇宫里比起平时更加的阴冷幽静。御书房里,墨景祁脸色阴骘的盯着跪伏在地上的人,寒声道:“墨修尧转战关内,定国王妃统领二十万大军抵抗西陵镇南王?”跪在下面的男子为那语气中的阴冷打了个寒颤,颤声道:“回皇上,西北传来的消息是这样的…定国王妃率领留守西北的墨家军,一路退往了洪州。只怕是打算与西陵大军在洪州附近决战…关内洪州附近几位将军都上书请求支援定国王妃!”

    “闭嘴!”墨景祁冷冷道,因为急促的喘息心口不停地起伏。支援定国王妃…打胜了这一场仗再成就定国王妃巾帼不让须眉的美名?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废了墨修尧,没想到他不但重新站起来了,还多了一个能打仗的王妃!“叶璃……”墨景祁在心中无数次后悔,当初为什么会将叶璃指给墨修尧。心中一动,突然响起了什么,“云州徐家现在情况如何?”

    地上跪着的官员心中一窒,悄悄看了座上的帝王一眼,小心翼翼的道:“徐家…青云老先生还有鸿羽先生依然在骊山书院授课,并无任何异样。”心中猛跳,他突然有一种感觉,那高高在上的帝王说不定已经疯了。徐家是天下文人之首,若是在太平盛世也还罢了,现在大楚内忧外患战乱四起,皇上居然还想要对徐家动手。要知道…天下官员至少有一半是清云先生的门生,而且在徐家完全没有任何把柄可供皇帝抓的时候。

    墨景祁沉默了许久,终于开口道:“朕知道,你退下吧。”

    “皇上…关内将军们的请战书……”

    “请战?”墨景祁幽冷的啸声让人心中生寒,“你去吧,朕自会处置。”

    “微臣告退。”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166》,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166.交战(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166并对盛世嫡妃166.交战(2)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