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大乱之象

    171。大乱之象

    “王妃!”

    所有人为这突如其来的结果而怔住了,反应过来卓靖飞快的扑到悬崖边,夜色里只看到悬崖下重重的雾气深不见底。事实上这一刻几乎所有的暗卫包括墨华卫蔺都扑到了崖边,空荡荡的悬崖让所有人都几乎无法回神。韩明月脸色惨白的跌坐在地上,原

    本就手上的肩头血迹斑斑。苏醉蝶的暗器并没有射到叶璃或者站在他身边的镇南王身上,反而是与他们相隔不远用自己的身体挡下了那一簇暗器。轻咳了一声,韩明月抹去唇边溢出的血痕,看向站在一边有些不知所措的望着自己的苏醉蝶,眼中充满了疲

    惫和悲伤。

    “王爷……”苏醉蝶有些犹豫的轻声唤道。因为她发现将匕首从胸口拔下来的镇南王正以一种从未有过的眼神看着她。并不是愤怒什么的,但是就是莫名的让她心中不安。就连她自己也没有想到,叶璃居然那么容易就掉下了悬崖,心中狂喜的同时又

    有一种奇怪的不真实感。同时,卓靖等人如毒蛇般盯着她的眼神让她知道,此时…她必须紧紧的跟着镇南王,否则,谁也救不了她。

    “王爷,这些人我们是否…”一边的金衣卫上前小心请示。镇南王扫了一眼卓靖等人,沉声道:“不必了,立刻启程出关!一刻也不得耽误。”这一次,虽然找到了叶璃却没有抓住她,没有了预期的筹码不说反而和墨修尧结下了解不开的血海深仇,镇

    南王知道墨修尧同样也在往这里赶来,他们在洪州损兵折将,这时候与墨修尧正面对上绝非好事。一挥手,“撤!”越过卓靖等人,镇南王往树林里走去。苏醉蝶连忙抓住他的手臂,可怜楚楚的望着他,“王爷…。”

    “啪!”一个耳光狠狠的甩在苏醉蝶绝美的脸上,苏醉蝶被巨大的惯性带的跌落地上滚到了一边。只听镇南王的声音冰冷而无情的传来,“倾容贵妃白珑,病猝。”说完头也不回的走进了树林里,跟在镇南王身后的金衣卫谁也不敢去看那跌倒在地上的

    绝色美人,王爷的意思很明显不想再看到这个女人,他们就是再色迷心窍也不敢把这个女人带着一起上路。

    “不…”苏醉蝶慌乱的摇着头,她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而这样的接过却也预示着她未来将会受到的悲惨命运,“不…不要,王爷…”可惜,金衣卫来得快,去的也同样快,不一会儿功夫就已经完全消失在林间了。卓靖站起身来,冷冷

    的扫了一眼地上的女子,冷声道:“把这个贱人绑起来,等候王爷处置。”说完便将原本绑在一边树上叶璃准备用来度过悬崖的绳索收了回来,扔下了悬崖。一边的卫蔺也同样取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绳索坐着同样的准备。墨华沉默的看着他们,只是吐出

    了两个字,“小心。”卓靖点点头,和卫蔺抓着绳子的跃下了悬崖。

    悬崖下依然是一片寂静,悬崖上的气氛却凝重的让人喘不过起来。韩明月毫不顾忌一身的狼狈,疲惫的靠在大树下闭目养神。穿着白衣的肩头猩红点点,整个肩膀仿佛麻木了一般。虽然刚刚服下了从苏醉蝶身上搜来的解药,但是他依然提不起力气挪动

    自己的身躯。苏醉蝶被人毫不怜香惜玉的点了穴道扔在了一边,此时正哭得凄凄惨惨的望着韩明月。可惜韩明月就算心里还有半丝的怜惜此时却也是无能为力。墨华沉默的站在悬崖边上,若不是黑色的头发不是的随风飘动,几乎要让人以为那是一尊雕塑

    而不是一个人了。

    半个时辰后,山下再次沸腾起来,隐隐约约看到无数的火把往这边围了过来,“朝廷的兵马上来了。”撑着重伤的身体,韩明月站起身来靠着大树看着墨华。墨华冷冷一下,唇边带着嘲弄的神色,“上来了又怎么样?”王妃已经不在了,他们这几个人

    生和死都无关大局。但是很快,另一行火把从新着凉了山下,然后分散成几条火龙以极快的速度往山上移动。那时墨华无比熟悉的行动节奏,墨华动了动唇角,唇边掠过一丝苦涩的笑意。现在到来了又有什么用…王爷,你来晚了……

    山下很快想起了兵戈相交的声音,不多时,夜色中一道暗影飞快的从树林里扑了出来,直奔崖边而来,一把抓住离他最近的靠着树站立的韩明月厉声问道:“君唯呢?君唯去哪儿来?”韩明月动了动唇角,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目光缓慢的移动到树林

    边上,墨修尧飞快的从林中掠出,还未落地就将目光扫过了整个悬崖边最后落到了墨华身上,沉声问道:“王妃在哪儿?”

    墨华无声的跪倒在地,许久才哑声道:“属下无能…王妃…跌落悬崖……”

    墨修尧的挺立的身体晃了晃,唇边溢出了一丝血痕。让他原本就苍白疲惫的脸色变得惨白发青,他低下头随意的擦了一下唇边的血痕,但是很快就有更多的血从唇边涌出。墨华脸色大变,也顾不得正在跪地请罪站起身来上前想要扶住他。墨修尧随手一

    挥将墨华扫落到一边,“卓靖和卫蔺去哪儿了?”墨华黯然的低头道:“他们下崖去了。”墨修尧一挥手,跟在他后面涌出树林的墨家军不必他多话,纷纷拿着绳索能够找到的绳索下崖去了。墨修尧看了看悬崖边伤痕累累的众人,将目光在韩明月身上停

    留了片刻,走到悬崖边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从崖边一跃而下如落入无边的云海。

    等到凤之遥有些气急败坏的出现在悬崖上的时候,一看到眼前的情形心中便是一沉,终究还是来晚了…有些茫然的望着微微有些亮色的天边,鱼白的天边似乎染上的淡淡的红色,让人从心底升起一股不祥的预兆。苍茫的夜空中,因为黎明的即将到来满

    天星斗已经渐渐暗去,然后有几颗却闪动着诡异的暗红光芒。凤之遥站在悬崖边负手而立,破军七煞当空…天下当乱…

    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渐渐有人从悬崖下上来。但是看着人们的神色凤之遥心中原就没有几分的希望显得更加摇摇欲坠。当一道暗红色身影从悬崖下冲上来时所有人都吓了一跳。韩明晰一脸愤恨的瞪着悬崖下面,很快,另一个人从下面跃了上来,落地

    时却险些打了个趔,身子晃了晃才站稳了,目光冰冷的盯着站在旁边的韩明晰,寒声道:“韩明晰,你当本王不敢杀你!”韩明月心中一寒,有些不着痕迹的挡在了韩明晰前面。他远比韩明晰更了解眼前的男人,他不知道墨修尧在崖下看到了什么,只是

    短短的半天时间,墨修尧身上的气息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如果说以前的墨修尧是一柄隐藏在匣中锋芒内敛的宝剑,那么现在的墨修尧就是一把急欲嗜血的刀锋。韩明月几乎见过每一个时期的墨修尧,少年时的英姿焕发,宛如烈火骄阳。青年时的隐

    忍内敛,看似温雅实则冷漠。而现在的墨修尧,即使什么都没有做就已经足以让韩明月不寒而栗。那双温雅而冷淡的眼眸带着淡淡的猩红和毫不隐藏的狠戾,仿佛随时想要撕碎他所看到的任何东西。墨修尧消瘦的身影比平时挺得更直,却是从满了危险的

    意味,让他看上去仿佛无比脆弱又仿佛抬手间就能让天下齐殇。

    韩明晰冷笑一声道:“本公子怕你不成?!你杀啊…你定国王爷是旷世奇才,神功盖世。君唯守着西北和雷振霆对峙的时候你干什么去了?君唯被人追杀的无路可走的时候你干什么去了?君唯怀着身孕掉下悬崖的时候你干什么去了?!墨修尧,你还是

    男人么?你个废物!”

    “噗——”韩明晰的话似乎终于冲破了从昨晚就被刻意压制的某些什么东西,一口鲜血从墨修尧口中喷出。凤之遥分身掠了过来,“王爷!”墨修尧的脸色苍白如纸,然后他并没有倒下,只是定定的看着凤之遥,“阿璃…阿璃怀孕了?”凤之遥动了动

    唇角,喉咙里面一片刺痛,只得艰难的点了点头。墨修尧脸色的神色似喜似悲,却似乎怎么也说不出话来。暗红的血液仿佛止不住一般的从唇边悄然滑落,凤之遥眼中闪过深沉的担忧,低声道:“王爷,保重身体。王妃…王妃的大仇……”凤之遥没有

    说也许王妃没事之类空洞的安慰,就连自己也不信的事情根本无法说服墨修尧。而那些伤害了王妃的人…凤之遥心中暗暗一叹,那些人必须死,否则…王爷只怕也活不了!

    不算宽阔的悬崖边上,所有人都沉默着不敢说话,生怕一打破眼前的沉寂就会带来无法阻止的可怕结果。从昨天到现在,悬崖上的人没有吃过饭喝过水,但是现在却没有人觉得自己饿了或者渴了。墨华跪在地上,低声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巨细无遗的禀告给墨修尧。同时,其他人也知道了山崖下的情况。崖下是一条汹涌的大河,天亮之后雾气散开,两边悬崖上空荡荡的没有任何阻碍物。也就是说王妃叶璃必然是坠落到了河里。然后那汹涌的水流让人无法预计,落入水中的人到底会被带去何方。凤之遥起身的命令属下带着大批人马沿着河边一路往下游寻找。

    韩明月小心的盯着眼前似乎平静的听着墨华的话的男子,那平静之下的危险让韩明月心惊。此时的墨修尧就想一把嗜血的刀锋,就算最轻微的触碰也会让人见血。

    终于,当墨修尧的目光慢慢移向苏醉蝶的时候,苏醉蝶恐惧的低声哭泣起来。她从未察觉到墨修尧竟然会变得如此可怕,那曾经让她迷恋的无法自拔的眼睛现在却仿佛只要看一眼都会做噩梦一般的可怕。当墨修尧站起身来往她跟前走来的时候,被点了穴道的她只能无助的摇着头,“呜呜…修尧…不要…放过我求求你……呜呜……”这一刻,苏醉蝶突然意识到,杀了叶璃可能是她这一生犯得最大的错误,“呜呜…不要,叶璃不是我杀的,不关我的事……”

    墨修尧在她跟前蹲下,盯着她哭的凄楚的容颜仔细的看着。在那样的注视下,苏醉蝶甚至发现自己连哭都哭不出来。许久,才听到墨修尧轻声问道:“你想用暗器杀了阿璃?”苏醉蝶不敢答话,墨修尧显然也并没有想要听她的答案的兴趣。抬手拉开她的衣袖,露出绑在手腕上的暗器,“暴雨梨花针?”随手扯下了她手腕上的暗器盒子,在众人的注视下慢慢的按下,“啊?!”

    苏醉蝶的惨叫声响彻了山林,匣子里最后一发暴雨梨花针一根不落的射到了苏醉蝶原本帮着暗器的手臂上。原本白皙美丽的玉臂顿时变得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修尧……”韩明月不忍的偏开了头,终究还是自己爱了十多年的女人,还是忍不住开口。

    “你想替她求情?”墨修尧回头看着他冷笑道,“韩明月…这一次,你只能选择陪她一起死,或者让她自己死。看在你为了救阿璃受了伤的份上。”

    “定王妃还没有……”韩明月艰难的想要说些什么,然而任何的语言在此时的墨修尧面前的显得空乏无力,“就算阿璃现在就平安无事的站在这里,也不是她还能或者的理由。不过你放心,本王不会让她这么快死掉的。凤三,把她带去给秦风,秦风会知道该如何利用她的。”凤之遥沉默的点头,平生第一次对这个让他厌恶的女人升起了一丝同情之意。秦风那被王爷和王妃称为麒麟的队伍将一个被王爷仇恨的女人拿来能有什么作用,凤之遥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在那些人手下,即使是最厉害的硬骨头不出三天也要哭的眼泪鼻涕的求饶。而在王爷允许之前,她甚至连想死都死不了。

    “王爷,雷振霆已经带着他的金衣卫返回西北,属下已经派人追击。山下…俘虏的人如何处置,请王爷示下。”

    墨修尧平静的问道:“多少人。”

    凤之遥禀道:“一共六千五百余人,其中有校尉七人,副将三人,还有一位驻城将军一名。是汝阳成将军齐少武。”

    “全部杀了!”几乎没有丝毫犹豫,墨修尧淡淡道。

    凤之遥微微一愣,很快反应了过来,沉声道:“属下遵命!”

    云州骊山书院

    黎明天色未亮,年过古稀的清云先生扶着最小的孙儿的手漫步在走廊上,徐鸿羽神色平静的随侍在父亲身边,“父亲怎么这么早身?”看看幽暗的天色,徐鸿羽脸上露出一丝担忧和关心。清云先生摆摆手道:“没什么,只是不知道为何竟然二更十分就醒了,却再也睡不着了。”

    徐鸿羽想了想,道:“父亲可是担心璃儿?”

    清云先生轻叹一声道:“为父也许多年没有见过璃儿了,这孩子从小看着就和她母亲不同。如今……这些年,委屈你了。”似乎想到了什么,清云先生看着儿子的目光充满了慈爱和愧疚。若不是徐家,若不是他这个父亲名声太盛,他的儿子又何至于只能蜗居与书院中教导学生?别人是因为没有个好家世而艰难挣扎,徐鸿羽却是被家世所累。清云先生很清楚,自己的长子无论才华还是谋略都不在自己之下,更重要的是,他甚至还拥有自己所没有的抱负和雄心。

    “父亲这是什么话,孩儿也是名震一方的当世大儒,和谈委屈?”

    清云先生摆摆手,继续向前走去,一边道:“你们所虑者…为父何尝不知?徐家并非对朝廷和皇家愚忠。而是…我们不得不忠。”

    身边的徐清炎不解的望了祖父一眼,清云先生笑道:“清炎不解?”

    徐清炎恭敬的道:“请祖父赐教。”

    清云先生轻叹一声道:“文人…可乱国,却不可覆权。自古你见过几个颠覆天下的是文人的?这也是为什么历朝历代的君王总是重文轻武的原因,因为他们知道,就算文臣出了奸臣也很难真正的颠覆皇权。而我们徐家…更不能那样做。鸿羽,当初同意;璃儿和定王的婚事的时候,你可想过如今的情形?”徐鸿羽沉默了片刻,终于道:“父亲恕罪,孩儿确实想过。”

    清云先生摇头道:“为父并非说你做错了,皇家和定国王府的纠葛已经避无可避。无论如何这一代必然会结束,无论是定国王府还是…当今皇上。你将徐家和定国王府连到一起也不是错,一旦定国王府覆灭…皇家就算不对徐家下手,等待徐家的也只有日渐凋零。为父虽然老朽了,却也不愿意看到儿孙一代代都如你和鸿彦一般郁郁不得志。”徐鸿羽微微动容,低下头掩去微红的眼眶道:“让父亲挂心了。”

    扶着走廊的栏杆,清云先生指着远处的天边叹息道:“帝星黯淡,破军七煞当空,西北凶星现世…天下大乱之局已定。”

    “是,父亲。”站在父亲身边,徐鸿羽沉声道。同样精于星象的他自然也看明白了清云先生所看到的一切。只有徐清炎一脸茫然的望着微微发亮的天空抓了抓头。

    “鸿羽你记住…徐家的家训从来不是忠于某一个君主,而是…”

    徐鸿羽借口道:“鸿羽明白,徐氏家训,治天下之乱世,救黎民于水火。儿子不敢忘。”

    ------题外话------

    呐呐…关于有位亲亲提到镇南王对阿璃的倾慕问题,可能是凤表达的问题,其实镇南王并不是真的喜欢阿璃,阿璃自己应该说大多数人也都明白这是。上位者都有那毛病,觉得好的东西或者敌人珍视的都想要据为己有。但是假如镇南王知道杀了阿璃墨修尧马上就会死的话,他绝对眼都不会眨一下杀了阿璃的。还有就是…那嘛…有的时候追求公主的不一定都是王子也可能还是怪兽嘛,哈哈。

    另外,因为工作的关系,很多热心的亲亲留言我都没能及时回。实在是很抱歉。因为很多时候我都没来及当天看,但是我依然都看完了,看到亲们那么多留言还是非常高兴(还有惭愧),还是希望亲们不要抛弃凤啊,有什么意见尽管写下来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171》,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171.大乱之象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171并对盛世嫡妃171.大乱之象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