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徐家访客

    174。徐家访客

    大楚景帝十二年十月,在连续经历了定国王妃大胜西陵镇南王以及定国王妃始终之后。月末,原本在大楚各地与西陵南诏和黎王交战的墨家军悄然撤退只留下目瞪口呆的各地驻军以及犹豫着到底是陷阱还是墨家军真的撤离的三方联军的当权者们。直到真的确定了墨家军已经全线撤出战场,欣喜若狂的三方联军毫不犹豫的扑向大楚富饶的土地。就连在西北打败的西陵也不惜再次增兵东楚,不过这一次他们很识趣的避开了西北这块已经被几十万墨家军完全控制的土地,而是绕道南方入关然后再北上。于此同时,北方边境时北戎大军也开始蠢蠢欲动。若不是因为冬季以至并不适合开战,还有想要观望墨家军的态度,只怕大楚南方硝烟未熄北方就战事又起了。

    对此,皇帝自然是大发雷霆。当天便下了一道旨意诏告天下:定郡王墨修尧不思悔改心存怨怼。擅自撤军至大楚江山与不顾。削其爵位,罢其兵权,着押回京城再行处置。对于这道旨意,墨修尧只是淡然一笑,随手揉成一团扔到了不知哪个角落里。墨家军十万精兵听从王爷的命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飞鸿关以内的所有城池。驻守城池的大楚将士自然不敢将城池拱手让人,奋起反抗。大楚西北的战事从关外燃到了关内,只是上一次是守护大楚的墨家军和入侵的西陵大军打,而这一次,却变成和大楚的兵马交战。墨景祈连下数道旨意斥责墨修尧欺君罔上,叛国谋逆等等。一时间天下哗然,然后,那立于这场风暴漩涡之中的人此时却站在停云山脉的悬崖边上,远远地遥望着远处虚无的旷野。那个方向正是战火纷飞,腥风血雨的时候。然后那平静的眼眸里却不带半丝同情和怜悯。

    “王爷。”

    徐清泽和凤之遥走出树林,对着站在悬崖边出神的男人见礼。墨修尧回过头来,看到徐清泽眼神微微晃动了一下,道:“清泽…有阿璃的消息么?”徐清泽冷肃的俊颜上闪过一丝黯然,低声道:“暂时还没有……”墨修尧点点头,没有在多少什么只是道:“继续找,辛苦你了。”离叶璃坠崖已经足足有一个月了,但是他们谁也不肯放弃寻找。之前两个专门负责带兵四处寻找叶璃终究的人被墨修尧惩罚之后,徐清泽放下了原本需要自己处理的事务主动将这一项责任担了下来。而他们都知道,徐清泽绝不可能对寻找叶璃的事情有疏忽,只是没见到叶璃的…之前,他们谁也不愿意相信那个不愿承认的事实罢了。

    凤之遥沉声道:“王爷,这些日子墨景祈连发数到旨意污蔑王爷的声誉,咱们是不是该做些什么?”

    墨修尧淡然道:“今年之前拿下飞鸿关,其他的什么也不用做。”

    “但是…”凤之遥不赞同的道:“如此一来,百姓对王爷和定王府的声誉只怕会受到极大的影响。刚刚收到暗卫传来的消息,京城还有许多地方的百姓似乎都被墨景祈的诏书迷惑了,对王爷和墨家军颇有成见。”墨修尧冷冷一笑,道:“那又如何?百姓的看法…不过是当权者手中随意操纵的工具罢了。墨景祈不是一直认为定国王府碍他的事阻碍了他成为一代雄主的伟大志向了。现在,本王就给他给机会,抛掉定国王府和墨家军这个阻碍,看看他有什么能耐力挽狂澜成就雄图霸业!”凤之遥微微皱眉道:“王爷,那咱们……”墨修尧勾起唇角淡淡一笑,“墨家军…暂时止步飞鸿关。明年开春…挥兵西进。凤三,本王要这个天下…乱成一团。他们不是喜欢打么?那就谁也别想闲着!”

    凤之遥心中一颤,蓦地想起那日清晨眼前的男人一头白发淡然而无情的话。他是真心要把这个天下都拖入战火之中,山河作祭…那个温婉的女子的离去只怕已经成为了王爷心中永远无法抹灭的伤痕。

    从景帝十二年冬,墨家军占据了飞鸿关,驱逐所有飞鸿关内的大楚驻军,反抗者杀无赦。景帝十三年春,北戎铁骑也开始在大楚边境蠢蠢欲动。然后此时已经在汝阳城中的墨修尧全无反应,反而下了另一道命令。命吕近贤,张起澜为左右路元帅,各领兵二十万进攻西陵边境。这个消息,仿佛给了各路人马一个信号。二月初,北戎三十万铁骑正式叩响了大楚的边境,南诏再次增援二十万兵压大楚,西陵国内同样也为墨家军这个决定而鸡飞狗跳。但是西陵毕竟是几乎可以与大楚并立的强国。当下,镇南王下令再往边关增兵五十万,而原本在大楚境内的镇南王世子雷腾风率领的兵马也没有退出大楚的意思。显然不愿意放弃在大楚的已经到手的利益。似乎短短的时间内,天下就真的打乱了。

    当时的人们身在局中很难真正的看清楚明白,直到无数年后当这段历史已经尘封史册,多事的史学家和文人们才惊奇的发现,当时的每一个转变似乎都隐隐约约和那个据说只是做了挥兵西陵的决定的男子有关。而人们更清楚的发现,这一切的变化都来源于停云山下那七千大楚将士的丧命。而在那同一天,停运山上那个曾亲率二十万墨家军全歼西陵大军并策划阻挡了三十万西陵援军的定国王妃坠崖失踪。文人墨客们每每在此吟诗作赋,留下自己的各种猜想。民间也流传着无数旖旎而浪漫的传说。更有甚者,将定国王妃列为历代十大红颜祸水之列,也让叶璃定王妃成为了唯一一个同时位列历代女将,奇女子,美女,贤后,以及祸水之列的传奇女子。这场立时数年,席卷四国的战事也因最初的开始源于西陵镇南王洪州之败而被称之位:洪州之变。而在民间众口流传着的则是一个更美丽传奇的名字——倾城乱。至于其中又演变了多少爱恨缠绵的话本传奇就更加的多不胜数了。

    三国大兵压境,其中还有江南墨景黎的虎视眈眈,墨景祈即使在恼怒痛恨墨修尧,此时也没有办法再分出丝毫的力气针对他了。每每夜深人静,墨景祈甚至有些后悔自己太过冲动了,以至于造成现在这样进退两难的地步。他心中更加明白,自己算是彻底将墨家军和墨修尧逼到了极限了。从今以后,墨家军不会再是大楚最坚固的壁垒和守护者,反而…将会是最危险的敌人。而眼前,他甚至还不能去对付墨修尧,因为他自己已经自身难保了。身为定王,他并非不知道邻国的胃口并不是自己割让一城一地就能够喂饱的。只是他之前一直认为只要没有了定国王府,他一定能过在极短的时间内让大楚强盛起来,继而征服四方。然而,让定国王府真的抽身而去,他才发现…别国根本不会给他强盛起来的机会。

    “传旨给墨景黎,告诉他朕同意他划江而治。还有…让他认清楚,谁才是真正的敌人!”

    “微臣领命。”

    汝阳城,

    凤之遥看着眼前神色淡然而悠闲的男子,眼中悄悄的升起一抹担忧。已经四个月过去了,墨修尧似乎渐渐的从王妃的失踪里恢复了过来。至少没有向前两个月那样时常的出神,但是同样的,那日渐变得更见淡然的神色却让凤之遥心中隐隐的不安。如今似乎天下皆知,定国王府和大楚已经反目,不…在天下人眼中,定国王府已经背叛了大楚。但是他却丝毫看不到墨修尧的心思和对未来的计划。现在的墨修尧更像是一个置身事外的看戏人,坐在汝阳城中闲看着天下大乱。西陵实力最强,他就出兵攻打西陵。北戎担心墨家军插手和大楚的战事。他就将墨家军所有的兵马全部撤回飞鸿关。就连刚刚传来墨景祈想要和墨景黎联手的消息也丝毫不能让他动容。看着手中的信笺只是淡淡一笑道:“墨景祈太弱了,多一个人陪他玩儿也没什么不好。免得到时候…玩不下去…”

    “王爷,云州有人到。”凤之遥低声禀告道。

    墨修尧一怔,坐起身来皱眉道:“徐家和清云先生出了什么事?”凤之遥摇头道:“不,虽然楚京却是有人提过王爷和徐家的关系,但是却被许多大臣劝了下来。而且,以清云先生和徐家的声望,墨景祈现在绝不敢轻易动他们分毫。”墨修尧心中稍安,凤之遥皱眉问道:“王爷既然担心徐家的安危,何不将他们接到汝阳来?”墨修尧摇了摇头,默然无语。凤之遥望着他,许久才道:“王爷根本就没有为以后打算过是不是?所以才不愿意见徐家的人接来汝阳。就是怕有朝一日王爷……”

    “凤三…”墨修尧叫了他一声,定定的看着他。凤之遥一挥袖道:“算了,你看着办吧!反正几十万墨家军兄弟还有他们的家眷的命都在你手上!”说罢,转身出门去了。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墨修尧剑眉深锁,低声轻喃道:“几十万墨家军…真累…凤三,我又能担着他们几年呢…父王,大哥,你们当初也很累吧……”

    不多时,有人走了进来,见墨修尧坐着出神也不出声,只是站在门口看着他。墨修尧皱了皱眉,抬起头来看向来人却是一怔,起身看着来人,半晌才沉声道:“徐先生,你怎么来了?”来人取下头上的毡帽,淡然笑道:“王爷不欢迎么?”墨修尧摇了摇头,道:“徐先生请坐。先生此来所为何事?”徐鸿羽打量了他一番,才道:“来汝阳的途中,我原本以为见到王爷的时候王爷若不是卧病在床就必然是在借酒消愁。”墨修尧有些意外的道:“先生何出此言。”徐鸿羽淡笑道:“王爷入住汝阳,墨家军如今控制着包括西北在内的五州十九城,虽然不过是大楚十分之一的疆土,但是却也不比南诏小了。但是王爷才我一路上看到了什么?民生凋零,百姓勉强度日。若不是墨家军控制范围内算是目前最安稳的地方,王爷以为现在这些地方还能有多少人?”墨修尧沉默不语。

    徐鸿羽也不等他回答,继续道:“我来之前,家父曾对我说过,以王爷之才文可安邦武可定国,绝不会逊于摄政王墨流芳甚至是初代定王墨揽云。”墨修尧涩然一笑,道:“多谢清云先生谬赞,本王怕是当不起清云先生如此盛赞。连妻儿都无法保护的人…和谈定国安邦?”徐鸿羽一怔,想起那个聪慧温婉的侄女眼中亦是黯然伤神。叶璃是徐家这一代唯一的女儿,对于这个比男儿更聪慧果断的外甥女徐鸿羽是真心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疼宠教导的。不仅仅是因为芳龄早逝的小妹,更是因为叶璃本身值得。然后…这个聪慧的女孩儿留下了一场即使是男子也未必能做到的胜利之后突然遇此大难。甚至比她的母亲还要年轻好几岁。果真是天妒红颜么?仔细看着眼前神色淡定从容,眼眸中却隐隐露出冷酷无情和无边恨意的男子,徐鸿羽突然笑出声来,盯着墨修尧道:“王爷如今的举动难不成是为了璃儿么?好一个痴情种,想必璃儿泉下有知也是欣慰的很!”

    “徐先生!”墨修尧沉声道,警告的盯着眼前的中年男人。即使已经过了这么久,他依然不能接受有人在他面前提到阿璃的生死,更何况这个人是阿璃的亲舅舅。

    徐鸿羽毫无惧色的看着他,轻哼一声道:“王爷如此情深意重,老夫倒要替璃儿谢过王爷了。只是…璃儿撑着有孕之身在西北为王爷布下如此的局面,原来就是为了让王爷如今躲在汝阳城里看戏,看这天下大乱民不聊生的?”墨修尧垂眸,半晌唇边才慢慢溢出一丝冷笑,幽幽道:“那又如何?他们不是想要这天下么,那就去争去夺啊。墨景祈不是嫌定国王府碍眼么?现在没有了定国王府不是正好让他顺心如意?本王等着他带百万雄师来平叛呢?从此以后…大楚再出一位盖世君主,后代君王也再也不必担心有定国王府和墨家军如骨鲠在喉。这世间,想要本王的命的人何其多,本王就坐在汝阳城,等他们来!”

    徐鸿羽轻声叹息,看着眼前煞气毕露的男子,问道:“王爷生无可恋?天下黎民何辜?那些世代为定国王府效忠的人何辜?”

    “呵呵…”墨修尧低头轻笑,“徐先生,你说这些只怕已经晚了。这场战乱既然已经起了,不分出个成败生死是不会轻易结束的。据闻鸿羽先生精通天相,难道看不出来么…天下大乱,民不聊生已成定局。”徐鸿羽道:“原来王爷也精于天相?”墨修尧摇头,目光湛然,“本王不懂天相,本王要的就是这乱世之局,谁也休想更改!”不是天下因天相而成,而是天相因他的局而生。这场乱世之局,这棋局中所有的人注定都无法挣脱,那么就留下为阿璃和他们的孩子陪葬吧!

    对于这样的墨修尧即使是徐鸿羽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劝了,看着墨修尧的眼神也渐渐地多了几分暖意。至少,这个男人是真的爱着璃儿的,也不枉璃儿对他的一片苦心。看着墨修尧平静的神色才掩藏在眼底的无尽痛苦,徐鸿羽甚至觉得那些劝解的话有些说不出口。道理永远都只是道理,即使是他这样被称为一方大儒的人,也从未打算把自己活得就像道理一样规规矩矩。这个男人需要战乱和敌人的生命去平息他失去了妻子和未出生的孩子的痛苦。就想他听到璃儿的消息的第一个反应同样是想杀了墨景祈那个蠢货而不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一样。但是…无论是为了墨家军,为了徐家,为了璃儿还是很为了天下黎民,他都无法真正看着这个男人将天下拖入血海,至少那些无辜的百姓和他们自己不行。

    看了看眼前的墨修尧,徐鸿羽转身走了出去。就在墨修尧以为他已经离开的时候,他又重新走了回来。将厚厚的一叠卷宗放到了墨修尧身边的案几上,跟在他身后的卓靖等人同样没人手里抱着一摞卷宗,放到了他跟前无声的退下了。自从叶璃失踪,卓靖卫蔺和之后赶回来的林寒每日无日无夜的沿着大河四处寻找。直到最后绝望,三人开始变得向幽魂一般的神出鬼没。无论是墨修尧还是凤之遥都知道,他们依然没有放弃经常出去四处寻找。

    徐鸿羽轻轻扣了扣桌上的卷宗道:“这些都是璃儿留下来的,你自己看看吧。看完了再告诉我王爷你的决定。这几日,只怕要叨唠王爷一段时间了。”

    墨修尧愣了愣,看着最上面的卷宗上几行熟悉秀丽的字迹——论西北未来商业可行性计划。一如阿璃往常时不时的说出的一些新奇又似乎很有道理的词。只看这一行字就能明白里面大概是要说什么的。还有卷宗下方那一行小字,阿璃总是习惯在一些卷宗和折子下方留下日期——景帝十二年十月初二…

    墨修尧眼神微闪,阿璃在守着洪州的时候还花时间写出这些东西……

    看着墨修尧对着卷宗出神,徐鸿羽对卓靖等人挥挥手带人出去,空寂的房间里只剩下偶尔卷宗翻动的声音。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174》,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174.徐家访客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174并对盛世嫡妃174.徐家访客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