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宝藏?

    182。宝藏?

    “王妃何不自己到前面来看看?”

    墓室里一片宁静,叶璃越过黑衣人的肩头看了一眼站在对面有神色明显紧绷的林大夫,沉吟了片刻突然轻笑一声主动放开了顶着黑衣男子的匕首退开了几步。对上林大夫有些意外的眼神,叶璃含笑道:“开个玩笑而已,现在咱们也算是一条船上的人了,若是还闹起来指不定大家都别想出去了呢。”黑衣男子微微整了一下,低下头低低的笑出声来,沉声道:“都说定王妃聪明过人,在下原本是不信的。不过现在看来确实是名不虚传,难怪定王肯为了王妃……”

    提起墨修尧叶璃心中一紧,她已经太久没有知道墨修尧的消息了,想起他的身体还有他所处的环境就不由的担心。但是此时,她却不会在眼前这丝毫不知底细的男子面前透露出一丝一毫的心思。只是平静的看着背对着自己的黑衣男子,淡淡道:“看来本妃与阁下果然是认识的,既然如此何不以真面目相见?”黑衣男子也不多少什么,转过身来面对着叶璃。

    根据叶璃的了解林愿的年纪当在三十出头,但是眼前的男子看上去也不过二十六七的样子。一身黑衣显得身形更加消瘦挺拔,同样也将原本称得上俊美的容颜趁得更加阴鸷冰冷。只是一眼,就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叶璃微微皱了皱眉头。看着叶璃的神色,男子也不介意,望着叶璃的目光在她已经不小的腹部停留了一会儿,笑道:“在下见过定王妃。”

    叶璃盯着他看了半晌,才淡然开口叫出他的名字,“谭、继、之。”

    黑衣男子看着叶璃,原本阴沉沉的笑容似乎也多了几分愉悦的模样,“没想到王妃竟然能记得在下这样一个小小的人物,在下真是三生有幸。在下谭继之,王妃也可以称我为林愿。”叶璃轻哼一声,淡淡道:“谭大人,现在好像不是叙旧的时候,如果再不想办法…你我都可以在此长眠了。”对于叶璃明显嘲讽的话,谭继之也不在意,很是心平气和的道:“王妃说的是。”说罢转过身望向门口那已经越来越大的黑雾。只能庆幸这些东西似乎比较喜欢聚在一起而不是单独的四处乱飞,不然他们的麻烦就更大了。谭继之回过头来看着叶璃问道:“王妃既然对这东西有几分了解,不知道可有对应之法。”叶璃也明白此时并不适合讨价还价,淡淡道:“这东西遇热为虫遇冷为玉,谭大人不需要本妃说的更多了吧?”

    谭继之抚了抚下巴,沉吟道:“冷么…明白了,王妃稍等。”

    说罢,谭继之再次腾空而起往对面掠了过去,显然是想要去需找什么东西,同样伴随而至的是毫不间断的暗器和利箭。幸好谭继之似乎对这个墓室相当的了解,虽然有些狼狈倒是没有被伤到,几个起落已经消失在了对面重重的宫室和珠宝之中。

    叶璃拉着林大夫往更远的地方退去,林大夫看了看阻止了她自己走在前面带路。陵墓里面并不如之前走的墓道那么安全,许多机关和陷阱并不是一般人能够看得出来的。

    直到无处可退了,林大夫才站住了脚步回过头来看着叶璃道:“你是这一代定王的王妃?”叶璃歉然笑道:“正是,隐瞒了师傅还望莫怪。我姓叶单名一个璃字。”林大夫轻哼道:“你叫什么跟我没关系,你是怎么认识林愿的?”叶璃秀眉轻扬,“我和谭大人有过一面之缘,他是大楚皇帝御书房行走,真正的心腹。说起来…徒儿会出现在这里,指不定也和谭大人有几分关系呢。”林大夫皱眉,沉思道:“大楚皇帝和定王府闹翻了?”

    叶璃耸耸肩不答,就算表面上还没有闹翻估计也差不多了。只是不知道这其中这个谭继之又出了几分力。朝堂之上那么多文武百官王侯将相,竟然都被这个人给忽悠过去了。朝中上下也不乏武功高手,但是似乎所有人都将这人当成了一个文弱书生,就连墨景祁疑心那么重的人居然也没有对他产生丝毫的怀疑。可见这人的手段确实是了得。林大夫看着叶璃,有些奇怪的问道:“既然如此,我怎么一点也看不出来你有担心自己的安危的样子?”叶璃掩唇微笑,“师傅,恕徒儿说句不敬的话。在这古墓中…谭大人就算丢下您老人家也不会丢下我的。但凡有一丝的希望,他都会想要带我活着出去。”一个活着的定王妃和未来世子的价值可远不是一具尸体可以比拟的。或者的她和孩子谭继之可以用来威胁墨修尧和墨家军,甚至跟墨修尧谈条件。而如果只是一具尸体,谭继之未必敢送到墨修尧面前去,因为那只会彻底的激怒墨修尧。

    林大夫低头,默认了叶璃的说话。他将林愿养到了近二十岁,自然是了解他的想法的。在林愿眼里,自己这个养父未必能及得上叶璃这个有利用价值的定国王妃。

    两人正说话间,谭继之已经回来了。他的轻功显然是非不错,至少躲过了十几波暗器和箭矢之后依然是游刃有余。看了一眼站在最角落的水银河边的叶璃两人,他不再犹豫的冲向那眼看就要时空的黑雾。

    “咦?那是什么?”叶璃有些惊讶的看着远处,一层厚厚的白色冰晶将那团黑雾包裹了起来。虽然还有些妄图挣扎,但是谭继之手里拿着一袋水不停地往冰晶上浇,让白色的冰晶结的越来越厚渐渐的将黑雾完全包裹在了里面。

    林大夫脸色有些不好看,冷声道:“雪玉珠。”

    叶璃茫然,她小时候在徐氏和徐家的教导下,珍宝古玩品鉴也算有一定的基础了。但是这个雪玉珠确实是没有听说过。林大夫冷冷道:“另外一个名字叫养尸珠。只要将它放入死者口中,死者很快就会被一层冰晶包裹,百年不腐。他动了陪葬的嫔妃的遗体。”

    叶璃有些不自在的揉了揉自己的脸颊,对着林大夫赔笑道:“师傅,事急从权……”这个陵墓至少也有五百年了,从五百年的死尸嘴里掏出来的东西…即使是叶璃笑容也有些僵硬起来了。不过如果那是唯一能够解决目前的状况的话,叶璃也只能对那些陪葬的嫔妃说一声抱歉了。毕竟谁也不知道那黑乎乎的万一最后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只看那不断膨胀的穆模样叶璃毫不怀疑最后它们很有可能会完全腐蚀大半个墓室,包括跑不掉的他们。

    看到那边似乎解决的差不多了,两人才漫步走了回去。谭继之含笑看着两人,对林大夫道:“父亲,墓中的机关已经全部启动了。我们如果想要平安出去的话,只能完全破解了这殿中先祖留下的谜题和宝藏。”林大夫冷着脸道:“少主这一声父亲老头子当不起,我也不知道什么谜题和宝藏。既然少主是这皇陵的主人,要做什么少主请便就是了。”

    谭继之脸色微沉,淡淡道:“父亲何必跟我赌气,我做的一直都是历代先祖的遗愿不是么?父亲不支持也就罢了,为何还处处刁难?”林大夫脸色扭曲了一下,转过身去不再说话。谭继之也不在意,侧首看着一边的叶璃含笑道:“王妃,这墓中处处陷阱,在下可以相信王妃不会捣乱么?”叶璃轻抚着腹部,笑容温婉,“谭大人尽管放心,本妃就算自己不要命总还是要顾及腹中的孩儿的。”谭继之满意的点点头道:“很好,在下也不想伤害王妃和小世子,更不想和定王殿下为敌。”

    得到叶璃的承诺,谭继之也就不再顾忌其他,走上前去俯身查看那宫殿前的大门。之前那一团黑色的虫雾对这扇白玉的大门也造成了不小的破坏,原本雪白的大门现在布满了黑色的斑斑点点和坑坑洞洞。叶璃看了一眼滚到一边的球形冰晶。里面还有黑色的如玉一般的东西清晰可见。原本门上的拼着游戏依然存在,在那古怪的黑玉下面是另外一层碧玉。这一次谭继之显然吸取了之前林大夫的教训,并不用手指去触碰那碧玉的表面,而是取出一把匕首慢慢的移动上面的字块。八个字的拼图原本就不难,没一会儿功夫谭继之就完成了,只听卡卡两声,碧玉分成两半坠落到地上。露出来的是一个奇怪的锁孔,白玉门上并没有锁,只是一个圆形的锁孔。谭继之回头看着林大夫,道:“父亲,请把钥匙给我。”

    林大夫平静而漠然的看着他,“没有钥匙。”

    谭继之皱眉,阴鸷的脸上明显的显露出不悦。他当然不会相信林大夫没有钥匙,如果问这世间除了他自己以外最清楚这座陵墓的人是谁,那么毫无疑问就是从小养大他的养父。因为他所知道的这些都是从小听着他一点一点的说给他听的。

    “或许我可以试一试?”看着谭继之越来越阴沉难看的脸色,叶璃突然开口道。

    对峙的两人都是一愣,齐齐的看相叶璃。谭继之的目光是惊讶和怀疑,林大夫则是疑惑和担忧。叶璃漫步上前,低头观察了一会儿门上的锁孔,低头闷笑了一声。开锁…也是曾经的必备技能啊。何况是先前这个…叶璃突然对前朝的那位开国高祖有些好奇起来了。抬手从发间取下一根朴素的铜簪,叶璃漫不经心的在锁孔里拨弄起来。身后的两人神色都有些古怪的看着跟前的女子。如果说定王妃能文会武不算什么的话,那么还会开锁就显得十分奇怪了。看着她那驾轻就熟的模样,谭继之觉得大概江湖中愈多神偷大盗也未必及得上眼前的女子。至少为了进入这个陵墓他就特意的研究了不少的机关和锁,但是眼前这一个却明显的让他有些不明所以。

    大约用了一刻钟的时间,只听里面咔嚓一声,叶璃抽出了铜簪往后退了一步。

    白玉大门咔咔作响,片刻后在三人的注视下慢慢的往旁两边退去,将整个皇陵最中心的位置展现在三人眼前。

    里面是一座恢宏的大殿,显然是仿造当时的宫中正殿建造的。殿中长明灯依然静静的燃烧这,恢宏的大殿金碧辉煌,让人仿佛真正的置身于一座皇宫之中而不是阴森森的古墓里。目光在殿中转了一圈,却没有看到原本认为应该在殿中的前朝高祖的灵柩,只是在殿上的御案上头放着一个檀木盒子,正前方挂着一副帝王朝服的画像。显然就是前朝那位高祖皇帝。谭继之愣了愣,看不上前跪倒在了画像前,恭恭敬敬的磕了几个头。叶璃挑了挑眉,看向一边正眉头深锁的林大夫,他显然也没有跪拜前朝皇帝的意思。

    谭继之跪拜完先祖站起身来,看着叶璃道:“定王妃,这位便是我的先祖,前朝开国高祖皇帝。”言语中充满了对祖先的仰慕和向往。对叶璃的语气也多了几分炫耀和自得在里面。叶璃很给面子的点点头,笑道:“恭喜你,久仰。”谭继之显然也不在意她的敷衍,快步走上了大殿,怔怔的望着御案上那个紫檀木的大盒子,小心翼翼的屏住了呼吸。显然那就是他苦苦寻求的宝藏。叶璃饶有兴致的盯着那个檀木盒子,她确实比较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珍宝能够比得上外面那成山的金银珠宝和玉石古玩。

    谭继之看向她,笑道:“王妃也有兴趣么?不如上来和在下一起共同揭开这宝贝的秘密?”

    对上谭继之仿佛恩赐一般的神色,叶璃扯了扯唇角笑道:“不必了,谭大人自便吧。”

    叶璃的拒绝让他有一点小小的失望,但是珍宝在前的感觉让他决定忽略这小小的不悦。走到御案后面的龙椅上做了下来,谭继之一派心满意足的俯视着殿下的叶璃和林大夫,然后才慢慢的伸手揭开了盒子。幸好这一次盒子上并没有弄出什么让人头疼的东西来,谭继之很容易就揭开了盒子。小心翼翼的从里面捧出一方玉玺来。叶璃秀眉轻挑,这应该是千年前那位始皇帝所制的传国玉玺。上面刻着“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大字。据说当年前朝的高祖确实得到了那个玉玺,但是之后的历代皇帝却谁也没有拿出过那个玉玺。大楚太祖皇帝君临天下之后,将前朝旧宫翻了个底朝天也没能找出来。所以后来史书上一般都认为前朝高祖得到传国玉玺只是讹传。也只存在与一般的野史之中。

    谭继之欣喜的捧着传国玉玺,脸上的神色更多了几分迷幻的味道。高高在上的仿佛他现在已经能够掌握天下生杀大权一统天下了一般。

    等到他终于陶醉够了,才开始仔细的摸索着手中的玉玺,渐渐的…他的神色开始变得有些僵硬起来,然后慢慢的露出惊恐之色,“怎么…怎么会这样?!”

    叶璃不解,之间他将玉玺翻来覆去的看了半晌,终于猛然站起身来随手一挥将御案上的东西全部扫落到地上,然后好不可惜的将玉玺也扔了下来,“怎么会这样?!”叶璃眨眨眼,躲过了上面落下来的东西,看着滚落在自己脚边的玉玺。小心的俯身捡起来一看,确实是难得的好玉,上面刻着蟠龙。还有那传说中的八个字。无论是大小还是模样和史书中记载的丝毫不差。但是…为什么那玉玺的右下角会有那么大的一个仿字?

    旁边的林大夫也捡起了被谭继之扫落下来的紫檀木盒,盒子里还有一张布帛。叶璃侧首瞟了一眼,只见上面嚣张无比的写着两行字,胆敢撅朕陵寝的不肖子孙,朕会告诉你真正的传国玉玺和宝藏在哪里么。后面还有更加嚣张无比的三个大字——哈!哈!哈!

    叶璃终于忍不住唇角抽搐。看到这里他若是还没明白这个开国高祖是什么来历她就不混了。不过…别人都是坑爹,这位高祖皇帝倒是坑起了后代子孙来了。

    上面的谭继之自然也看到了林大夫手里的布帛,连忙跃下了殿阶夺过了林大夫手里的布帛。然后之后的神色却让叶璃也有些不忍心在看他了。这位满怀希望的前朝皇室后裔真的被他的祖先给坑苦了。

    布帛在谭继之手里颓然落地,叶璃有些无奈的看着他失魂落魄的走了出去。侧首对林大夫道:“师傅,他这样出去不会有事吧?心理承受能力也太差了点。”

    林大夫长叹一声跟着追了出去。叶璃咬牙,有些苦难的低头捡起了那份布帛看了看,唇边露出一丝淡淡的浅笑,将它收入了袖袋中。回头看了一眼大殿上那穿着帝王朝服的画像,转身也跟着走了出去。若是让那两个人走了出去,她一个人可是出不去的。不过…如果谭继之还没被他不着调的祖先气疯的话,应该不会丢下她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182》,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182.宝藏?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182并对盛世嫡妃182.宝藏?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