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第一美人的惨状

    183。被虐的苏醉蝶

    汝阳城

    汝阳城中,城西最偏僻的角落里一处毫不起眼的院落。从外表看这座小院与汝阳城中所有的院落一样,并没有什么特别引人注意的地方。甚至每天小院的主人都会和邻里一样的出门买菜逛街散步。但是当你真正进入这座小院的二进之后就会发现这里跟外面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天地。因为这里是定国王府最神秘也是最精锐的麒麟的驻扎地。等闲人只要一踏入愿中就会落入正在此地休整和学习的麒麟们的手中。然后将会遭受到的痛苦经历绝对足够让任何人后悔活在这个世上。

    深夜,一道暗影悄然的从墙外掠入。高明的轻功让落地的人影没有发出哪怕是一丁点的声音。黑衣人谨慎而迅速的看了一眼整个院落,然后抬脚想要往自己的目的地走去。

    “别动。”一个低沉的声音在他身后想起,黑衣人一怔,随意眼神一暗顺从的站在了原地,“麒麟果然不愧是让西陵视如猛虎的存在,佩服。”

    在他说话的瞬间,已经有人悄无声息的到了他身边,随意的拍了几下,身上携带的武器已经全数被搜了出来。黑衣人并没有反抗,他当然知道此时院落中绝对不止身边这一个人在看着他,“能够摸到这里来,阁下也不错。跟我去见统领吧。韩公子。”黑衣人——韩明月一愣,终于苦笑着摇了摇头,“你们早就知道我……”身边的男子冷笑,“若是不知道,韩公子以为你能够找得到这里么?”韩明月无言,顺从的跟着身边的男子往里走去。

    烛火下,秦风还坐在书房里审阅着厚厚的卷宗。一个多月前,刚刚从军中以及暗卫各处选了三百多名精英在城外接受最初的训练,靠着自己受训的经验和王妃留下来的大量的资料总算是勉强上了轨道。身为麒麟统领的秦风坚持每天查看记载着这些受训的士兵的资料,评估着他们未来发展的可能性。同时还要进一步的根据王妃留下的资料训练自己和原本的成员。因此秦风每天忙的团团转,反倒是没时间却想那些让人愤怒的事情了。当然这种忙碌到底是必然的还是刻意的秦风并没有打算去弄清楚它。所以在看到被人押进来的韩明月时,秦风的心情立刻变得恶劣起来。他很忙,而韩明月的到来无疑会让他更忙。更重要是韩明月的出现会让他想起一些让人不怎么愉快的事情。

    “韩公子,这么晚了你出现在这里可是有什么指教?”靠在椅子里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脖子,秦风有些慵懒的眯起了眼睛,半开的眼眸中却透露出毫不掩饰的危险。

    只要跟叶璃有关的人永远也不会待见他,韩明月毫不意外。对着秦风拱了拱手,韩明月淡笑道:“打扰了,秦统领。”

    秦风淡淡的斜了他一眼,意思是既然知道打扰了你还来干什么?

    “在下想见醉蝶一面,请秦统领通融一下。”知道如果自己不提,秦风绝对不会和自己说起这件事,韩明月也不绕弯子直接了当的道。自从两个月前苏醉蝶被墨修尧交给秦风之后,就被带离了太守府。毕竟太守府的大小并不足以住下定国王府所有的人。因此如暗卫,麒麟以及大多数的文官武将都离开了太守府另觅住处。现在依然还住在太守府的就只有墨修尧自己,以及亲信的凤之遥,徐清泽等人还有暂时无处可去的他。自从苏醉蝶被带走之后,韩明月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这让他不能不为此担心,然后没有了天一阁在手,要找到苏醉蝶的下落即使就在这不算大的汝阳城中,也让韩明月费了不少功夫。如今看来,就是这样也都还是人家放了水的结果。韩明月不禁苦笑,心里同时升起一股无力的感觉。没有了天一阁,没有了韩家,明月公子终究也只是一个寻常人罢了。

    “苏醉蝶?”秦风怔了一下,似乎才想起来有这么一号人脸色微沉,“要见苏醉蝶请韩公子亲自去向王爷说明。”

    韩明月苦笑,若是他能够说得动墨修尧又何必深夜闯进这里。看他的表情秦风也明白他的意思了,淡然的道:“没有王爷的允许…韩公子,别说你一个人单枪匹马,就算你带着千军万马来你也见不到苏醉蝶。”韩明月剑眉微扬,他知道秦风手下的人都很厉害。虽然没有详尽的消息但是从他们出现不过半年的战绩就足以证明他们的实力。但是若说能够敌得过千军万马也未免太过自信。不过…他现在也拿不出千军万马来。

    秦风饶有兴趣的观察着他的神色,靠在椅子里笑道:“韩公子误会了,麒麟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但是绝对不会硬碰硬自取死路。在下的意思是…只要没有王爷的同意,就算韩公子闯进去了…在下也会在韩公子见到她的前一瞬间杀了她。韩公子如果想见到苏醉蝶咽气的那一幕,尽管试试看吧。”

    韩明月默然,他知道秦风并不是在说笑。叶璃虽然不是苏醉蝶亲手所杀,但是如果不是她突然发出的暗器,叶璃也不会摔下悬崖。若不是墨修尧还想要苏醉蝶活着,只怕定国王府的人早就将她碎尸万段了。叹了口气,韩明月道:“在下只想见她一面,不说话也可以。”

    秦风已经重新拿起了卷宗,送客的意思不言而喻。

    “秦公子,让我见醉蝶一面。我用一个绝密的消息跟你换。”韩明月沉声道。

    秦风连眼皮也没有抬起来,只是淡然道:“麒麟暂时没有任务,不收集消息。韩公子有什么想说的可以去找王爷。”

    韩明月笑容苦涩,因为苏醉蝶的事情他已经找过墨修尧两次,墨修尧已经明确表示如果再看到他,不是将他扔去给西陵镇南王,就让他却和苏醉蝶做伴。他确实想见苏醉蝶,但是那是想要保住她的命,若是真的被扔去和醉蝶做伴了那才真的完了,“秦统领,这个消息你们王爷绝对会感兴趣的。而且,这和定王妃遇难也有一点关系。”秦风翻阅卷宗的手微微的顿了一下,似乎考虑了片刻才谈起头来道:“说说看。”

    “我要先见醉蝶。”韩明月可没有忘记秦风刚才说的麒麟为达目的不择手段,那么过河拆桥很显然也包括在内。秦风挑了挑眉,站起身来道:“没问题,你可以见见她,但是不能说话她也看不到你。”说完还对着韩明月咧嘴一笑,道:“我不担心韩公子出尔反尔,同样的,如果你的消息不能让我满意,很快你就会看到…因为你的原因苏醉蝶需要承受什么样的惩罚。”

    韩明月身体一僵,盯着秦风沉默了许久才叹了口气道:“定王妃调教人的手段实在是厉害……”

    秦风耸耸肩,冷笑道:“原本可以更厉害。请吧,韩公子。”

    看着眼前的一幕,韩明月心中五味杂陈。实在是有些分不清楚自己到底后不后悔这样千方百计的想要来见苏醉蝶一面。

    他们站在一个极为简陋而普通的房间里,寻常人绝对发现不了这里有什么特别指出。但是在墙壁上的机关被打开之后,就能看到墙壁的后面是空旷的密室。而且是在他们的脚下,他们居高临下可以将整个密室一览无余。只需要一眼,韩明月就看到了苏醉蝶。因为此时的房间里只有苏醉蝶一人,但是韩明月却实实在在的有些怀疑地上的人到底是不是苏醉蝶。

    灰蒙蒙的囚衣上满是污秽和血痕,苏醉蝶无力的卧倒在肮脏的地面上,即使是他们站在这么高的地方也隐隐刻意稳到下面传出来的难闻的气息。韩明月清楚的看到她的手指诡异的扭曲着,软绵绵的搭在地上。同样一条退也扭曲着,即使已经昏睡着那条腿依然不时的痉挛脸上满是痛苦的神色,不时的摇着头低喃着什么。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她再说——我错了…饶了我…救命…

    “你们到底对她做了什么?”终于,还是忍不住出声质问道。

    秦风毫不在意淡淡道:“别告诉我天一阁没有刑讯。你放心,我的人也不全是生手,就算偶尔没了分寸也不会要了她的命的。”

    韩明月不禁打了个寒颤。那些暗地里的刑罚手段他当然知道的一清二楚,明月公子不是活菩萨,他曾经也面不改色的折磨过落到自己手里的敌人,但是他从没先过那些手段会用到他最爱的女子身上,“她只是一个弱女子,那些手段她怎么受得了?”秦风耸肩,谁在乎她受不受得了,只要不死就行了。

    “事实上她比一般人能够熬。”对于这一点秦风还是对苏醉蝶有些另眼相看的,刑讯这东西并不是说说就能会的。当然是需要训练,训练自然需要人。苏醉蝶并不是一个人,事实上和苏醉蝶同时进来的还有两个人,两个会武功的男人。在完全没有放水的情况下,两个男人受不了自杀了苏醉蝶还好好的活着,“其实这也不能怪我们,王妃原本是极为反对这种血腥的审讯方式的。而且她本人对此也极有心得,可惜她还没来得及全部教会我们就失踪了。所以…就只能劳烦苏小姐继续受用以前的老法子了。另外,韩公子不必担心,她身上的伤都不是…嗯,除了腿以外都不是不可逆的伤害。明天早上就会有人帮她把指骨接好的。沈先生提供的治伤灵药,保证十天内康复。”

    韩明月脸色阴沉,“好了之后再让你们打断?”

    “是捏断,手指太纤细并不怎么好打,除非是完全砸碎永远不能至少的那种。”秦风纠正道。

    “这样…以后她的手还能完全康复么?”韩明月吼道。只听秦风的语气就能明白这绝对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就算沈扬的药再好也不可能不留下一点后患。

    秦风扬眉,淡然道:“韩公子觉得她还有机会出去么?”王爷可没说要保证她完好无缺,事实上目前苏醉蝶还能保持完整无缺就已经是手下的人已经很有分寸了,“韩公子不用担心,她的脸我们不会动的。韩公子的消息若是能让我满意你还可以抽时间过来画两幅画像留念。王爷说把她弄得太丑了会吓到王妃和小世子。”

    韩明月脸色铁青,却什么也说不出来。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卧倒在地上呼吸微弱的女子,转身跟着秦风离开了这个房间。

    “墨景祁身边的那个叫谭继之的男人是前朝皇室后裔。”对上秦风冷漠的双眼,韩明月道。

    秦风眯眼,“韩公子,你在耍我么?”前朝皇室后裔?若是以前这或许算是一条不错的消息,但是现在,他们跟墨景祁暗地里可以说已经是势成水火,谁有功夫管他身边的什么人是不是前朝后裔?就算墨景祁本人是前朝后裔都跟他们没关系了。

    韩明月冷然道:“谭继之虽然是今年才正式出现在朝堂上的,但是他在墨景祁身边的时间已经超过十年。是墨景祁最信任的心腹和智囊,你觉得这重不重要?”

    墨景祈的心腹和智囊?

    秦风凝眉,能够被墨修尧从众多的黑云骑中挑选出来交给叶璃,又能够得叶璃的肯定成为麒麟的统领,秦风无论哪方面的能力至少都是在平均水准以上的。所以听了韩明月的话秦风立刻敏锐的察觉到了韩明月想要表达的意思。一个前朝后裔,即使前朝灭亡已经超过两百年,但是这样一个人出现在当朝皇帝身边并且是以心腹的身份出现的,总是会让人有那么几分的注意和警惕。秦风当然也不会忘记,当初出兵之前在楚京里墨景祈企图从王妃手中夺得兵权的时候,这个叫谭继之的人还刁难过王妃。

    只是一瞬间,秦风的心思已经转了几百遍。盯着跟前的韩明月,秦风面无表情的道:“我怎么相信你说的是不是真的?还有…如果这个消息连定王府都不知道的话,韩公子又是怎么知道的?”

    韩明月淡然道:“我好歹曾经还是天一阁主?”天一阁掌握着天下最大的消息来源,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消息有什么奇怪的?

    秦风轻哼一声,“若是别的消息在下可能不会觉得奇怪,但是若是在楚京里…天一阁真的有能力探到连定王府都不知道的消息?”这些年,不只是皇帝片刻不停的盯着定国王府,定国王府也从来没有放松过对墨景祈的提防。若不然在定王重病闭门不出的这些年,定国王府早就被皇家给吞了。

    “你若是不信我也无话可说,定王妃这次的事绝对有这个人掺了一脚。你可以想想看,如果墨修尧和墨景祈决裂,真正受益的有那些人。”

    当然是周边诸国和占地为王的墨景黎,当然如果韩明月所说的是真的的话,那么谭继之也要算一个。其实不管秦风信不信,这样的消息都是要报告给墨修尧的。

    不过,墨修尧对此的反应却让韩明月大惊失色。

    “砍掉苏醉蝶的左臂!”

    “你疯了!”看着神色平静的墨修尧,韩明月怒吼道。墨修尧抬头看了他一眼,淡淡道:“说出消息的来源,否则的话没过一个时辰我会砍掉苏醉蝶的一部分给你。”

    “我说过了!”韩明月愤怒的道。

    “我不信。”墨修尧推开跟前的账册道,“别忘了天一阁在谁手里,你在京城有多少人我知道。或者,你是在告诉我之前你跟我的交易你隐瞒了一些什么?那么,我还是可以杀掉苏醉蝶。”韩明月神色复杂的看着他,“你别忘了,她的爹和兄长都是为了你们墨家的人才死的。”墨修尧向后靠着椅子,有些苍白的脸上带着疲惫和无谓,“那又怎么样?我说过…阿璃如果今年不会来,谁也救不了她。”

    叶璃已经死了!韩明月无比的想要吼出这一句话来,但是看着墨修尧淡漠的眼神他却怎么也说不出来。或者说他不敢,他不敢肯定如果自己吼出这句话之后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墨修尧,你这个疯子…。”韩明月低声道。墨修尧低声嗤笑,对于韩明月的评价毫不在意,“我一向都比你清醒,我知道我要做什么,韩明月,你知道么?”他要等阿璃和他们的宝宝回来,如果阿璃不会来,他就慢慢的杀,杀掉那些想要伤害阿璃和妨碍他们的人,一直杀到阿璃回来或者他死,“现在,告诉我答案,或者你要苏醉蝶的手臂?”

    韩明月挫败的闭了下眼睛,他开始怀疑告诉墨修尧这个消息到底是对是错,“是醉蝶告诉我的。”

    “呵呵,有趣…”墨修尧低低的笑了起来,“苏醉蝶告诉你的?一个远在西陵,被镇南王当成随时可以抛弃的棋子的女人…居然会知道这么隐秘的消息?秦风,卓靖。”

    “属下在。”两人上前听命。

    墨修尧冷声道:“一天之内,我要从苏醉蝶嘴里听到答案,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法子。”

    两人对视一眼,“属下遵命。”

    ------题外话------

    我木有虐啊…这才叫虐!我木有伤害阿璃有木有?其实我不会写虐文啦,看到人家写的好多虐文看得我心肝抽抽的那才叫虐,看得我羡慕嫉妒恨啦。我这。大概是有点拖拉亲们觉得他们分开太久了吧?我保证马上就要团聚了啦。而且这一次以后嗯哼…到结尾他们都会黏在一起…阿尧的占有欲啊还有那神马神马的是从哪里来的?就是因为这次分离么…以后谁敢再分开他们阿尧会砍人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183》,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183。第一美人的惨状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183并对盛世嫡妃183。第一美人的惨状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