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消息

    这是距离汝阳城不远的一处极不起眼的的小镇,同样也是他们离开皇陵后看到的第一个集镇。总共也不过百来户人家,还有每隔两天附近村寨的百姓拿着自己多需的东西到这里换取另一些需要的才会显得热闹一些。进入小镇的时候正好赶上小镇上的集

    市,谭继之换了一身衣裳,三人看上去倒是像一个老公公和小夫妻一家三口,也没有太过的引人注目。

    踏进一家破旧的客栈,三人很快别人迎到了客栈的后院,这里显然是谭继之早已准备好了的据点。与客栈前面破旧简陋完全不同,后院里干净幽静的不像这个西北小镇能有的风景。刚刚踏入院门,里面就有人迎了出来,“继之,你终于回来了。”迎面

    而来的是一个穿着蓝色罗衣的娇美女子,也不管还有外人在场直冲冲的扑进了谭继之怀里娇声道:“继之,你总算回来了,人家担心了好久就怕你出什么意外。”谭继之对这年轻女子显然很是纵容,原本阴沉的脸上也多了几分笑意,柔声道:“我这不是

    没事么?让你担心了。”蓝衣女子退出他的怀抱,这才看到站在旁边的叶璃和林大夫。当然目光主要还是集中在叶璃身上的,指着叶璃目光里充满了妒忌和厌恶,“这个女人是谁?!”

    叶璃嘴角抽了抽,大姐,你没看到我还大着肚子么?这醋也吃的太狠一些了吧?

    谭继之连忙拉住她,柔声宽慰道:“琳儿,她还有用不能动。你知道的,我心里只有你一个。”

    蓝衣女子却并不因此满足,不依的瞪视着谭继之,“你还没有告诉我她是谁。”谭继之无奈的苦笑道:“她是定王妃,所以…千万别伤了她。”蓝衣女子眼中掠过一丝精芒,倚着谭继之打量着眼前的叶璃,“定王妃?定王妃不是死了么怎么会出现在这

    里?”谭继之柔声道:“意外遇到的,你让人好好看着她。”蓝衣女子粲然一笑,道:“你放心吧,你交代的事情我什么时候办坏过?”谭继之点头,侧首对叶璃道:“定王妃,咱们暂时要在这里住两日,你有什么事可以告诉琳儿,她会帮你办的。”

    叶璃对此没有意见,蓝衣女子却不高兴起来,瞪着谭继之道:“你是什么意思?我可不是她的丫头!”

    于是,谭继之又是一阵甜言蜜语的哄着,好半天才让她高兴起来。轻哼了一声道:“好吧,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对于这两人当着面打情骂俏叶璃毫不在意,她只是垂眸淡淡的微笑。心中却是心念急转,这个叫琳儿的女子她肯定没有见过,但是…声音听起来却有些耳熟…不经意的抬头看了一眼那蓝衣女子,二十出头的模样,长得非常美丽,眉宇间带着一丝丝奇

    异的邪魅风情,但是看着谭继之的眼神却似乎充满了爱恋之意。还有她的声音…中原话说的非常好,但是像叶璃这样专门受过一些听力训练的人还是能够发现,有的地方的发音会有些声音。这样的说话方式叶璃之见过一个人,南诏安溪公主。看着眼前的

    蓝衣女子,叶璃神色不变。琳儿…琳儿…南疆圣女——舒曼琳。

    看来他们从前的猜测都有一点失误,他们以前都认为舒曼琳和墨景黎狼狈为奸,现在看来…墨景黎不过是个被利用的工具和挡箭牌罢了。真正的幕后黑手正是眼前这笑的一脸柔情的青年男子谭继之。想通了这一点,叶璃心中对谭继之的评价又有了新的

    高度。一个悄无声息默默无闻,却能够将两个国家玩弄于鼓掌之中的人物。比起时而疯癫时而冲动的墨景祈和有头无脑的墨景黎,眼前这个男人才是真正应该提防的存在。

    “王妃在想什么这么出神?”谭继之终于和蓝衣女子沟通好了,回头盯着叶璃试探的问道。

    叶璃淡淡瞥了他一眼,她怎么可能在这种地方出神?“没什么,看到谭大人和琳姑娘感情这么好不由有些感概罢了。”蓝衣女子靠着谭继之吃吃笑道:“定王妃可是想念定王了?”叶璃笑笑也不反驳,幽幽道:“离家许久,不仅仅是想念王爷,对于家

    人也很是挂心呢。本妃出事之前一直没能收到大哥的消息,谭大人可有什么消息?”

    “大哥?”谭继之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道:“王妃说的是徐家大公子徐清尘?”

    叶璃点头,清楚的看到那蓝衣女子的神色僵硬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怨恨和不甘的神色。心中微微一笑,看来眼前的女子确实是那位南疆的舒曼琳圣女。那日在南疆皇宫的密室里她虽然没能看到舒曼琳的真面目但是却听到了她和大哥说话的声音,那其

    中对大哥的那一份自在必得的执着和疯狂,看起来怎么也不想眼前这个对谭继之一心依恋的女子。果然…都是演戏的高手么?

    被安置在院子最深处的一个房间里,谭继之就没有再出现过了。倒是那美艳的蓝衣女子打着照顾她的名头时不时的过来看看,然后说着一些挑衅嘲弄的话。每每看到叶璃心平气和的含笑以对,只把她自己气的咬牙切齿。叶璃对此倒没什么不满,谭继之

    不许手下的人跟她说话或者接触,时间久了叶璃都担心自己得抑郁症,有个人来磨磨牙也不错。只是叶璃有些好奇这疑是舒曼琳的女子这么针对她到底是因为谭继之还是因为徐清尘?

    “你倒是忍得住。”替她把完脉,林大夫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道。

    叶璃悠然的倚靠在椅子里喝着刚刚炖好的补品笑眯眯的道:“说不上什么忍不忍的。师傅,难道你不觉得现在比在皇陵里还有那个小村子里的日子舒服多了么?”需要什么补品药材,要做什么随时有人帮忙去做,这才是一个孕妇该做的事情。而不是跟着压根儿不熟的人上山下海的挖坟掘墓。林大夫神色复杂的盯着她,“你就不担心他拿你要挟定王?”

    叶璃无奈的耸肩,“既然已经落到他手里了,担心有什么用?孩子生下来之前他总不能为难我吧?倒是师傅你…我觉得谭继之明知道危险还停留在我们王爷的地盘上…总不是什么好事。”林大夫脸色微变,他当然知道谭继之现在还不走停留在这里是为了什么。这两天谭继之也并非没有找过他,只是…林大夫苍老的脸上笑容有些苦涩,“我说我真的不知道你相信么?”

    叶璃点头,“我信。”就只看那张布帛上的留言就知道那位前朝高祖是一个怎么样不着调恶趣味的存在了,不让任何一个人知道他自己和宝藏的真正下落这种事他完全做得出来,“可惜谭继之不信。”林大夫黯然,无声的叹了口气。看了看叶璃,林大夫道:“你现在丝毫不着急是因为你有信心能够逃离这里,什么?”

    叶璃有些遗憾的看着他道:“若是从前,这地方还真的困不住我。但是现在…师傅,要一个怀孕七个月的孕妇单独逃出虎口,徒儿还没这个能力。其实也不需要担心这些,谭继之若是聪敏的话就应该知道用手里的筹码能够得到哪些好处。而墨修尧…”想起墨修尧,叶璃的眼神变得柔软了许多,“即使付出一些代价…我相信他是不会介意的。只要谭大人不要太过分的狮子大开口,妄想一些根本就不可能的条件。谭大人,您谁什么?”

    谭继之沉着脸从外面走了进来,身边自然还跟着那美丽的南疆圣女舒曼琳。谭继之看着坐在放了软垫舒适的椅子里一脸放松的叶璃,淡淡笑道:“都说识时务者为俊杰,王妃当真是让在下刮目相看。”叶璃点头笑纳了他的称赞,道:“鱼死网破两败俱伤那时莽夫所谓,更何况,本妃现在的情况就连两败俱伤都做不到呢。”

    谭继之冷笑一声,道:“王妃过谦了。对了,告诉王妃一个好消息,应该会让王妃感到高兴。今儿…突然有墨家军的士兵出现在这个镇上。王妃认为…这是怎么回事?”叶璃神态从容自若,只当没看到谭继之盯着自己探究的目光。浅笑道:“这个应该问谭大人吧?谭大人若实在怀疑本妃做了什么,本妃也没有办法不是么?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啊……”谭继之轻哼一声,道:“王妃了解自己的处境就好。您最好…还是不要拿小世子来冒险。若是出了什么意外,不只是定王就是在下也是十分遗憾的。”叶璃端着手中的茶杯对谭继之举了举,微笑道:“多谢谭大人提醒。既然谭大人这么说,本妃就给谭大人一个提议,最好尽快离开西北。既然已经引起了王爷的注意,墨家军或许好应付,暗卫可不是那么容易能让谭大人应付过去的。若是再因此引来了麒麟…谭大人,我真不想说你这一行到底是赚了还是亏了。”

    谭继之眼角微微抽搐,他这些年跟着墨景祈自然和暗卫也打过不少交道,岂会不知道其中的厉害。至于麒麟…虽然还没有接触过,但是这半年麒麟却是名声在外,让谭继之不得不处处小心谨慎。看了看坐在旁边的林大夫,谭继之脸上闪过不甘的神色。舒曼琳显然也不同意,起身道:“继之,别忘了咱们此行的目的。若是就这么回去了……”

    传国玉玺,天命所归的象征。开国宝藏,据说前朝高祖征战多年积累下来数不清的宝藏。建国之后便将这些宝藏都藏在了一个秘密的地方。还有传说中的兵书秘籍,前朝高祖用兵如神,但是后世却没能留下他的哪怕一篇的兵法著作。据说这些…都被高祖藏了起来只待后代子孙发现。只要有了这些,何愁大事不成?谭继之咬了咬牙,一挥手道:“来人,将林大夫打下去!”两个男子出现在门口,领命进来将林大夫押了起来就要往外拖走。叶璃皱眉,“谭大人,你带走了林大夫,本妃怎么办?”谭继之看着她淡淡道:“定王妃放心,在下和琳儿也略懂一些医术。只要离开了西北在下一定再为王妃寻一个名医随身照料。”

    “他是你父亲!”看着面无表情的林大夫,叶璃沉声道。

    舒曼琳轻哼一声道:“他算什么父亲?不过是仗着他养大了继之罢了。继之可是前朝皇裔,他不过是皇家的下人而已。继之念他养育之恩敬他几分,他还真以为自己是继之的什么人了么?带下去!”

    看着林大夫被带下去,叶璃有些疲惫的闭了闭眼。定定的看着谭继之沉声道:“你会后悔的。”

    谭继之不屑的嗤了一声,道:“王妃好好休息吧,明天一早我们上路。”说完搂着舒曼琳的要转身走了出去,舒曼琳回头给了叶璃一个挑衅的眼神。叶璃瞥了她一眼,没有心情理会这个无聊的女人。

    深夜,汝阳城外一匹快马飞快的疾驰而至,城上守城的将士立刻警惕起来。城下的人似乎找有准备,随手将一块东西抛了上去。守城的士兵接在手中再三检查之后挥了挥手道:“快放行!”

    片刻之后,城门开了一道口子。马上的人也顾不得其他的之前一提缰绳飞快的冲进了城里。

    城内麒麟驻扎之处,睡到一般被人叫起来的秦风脸色有些阴沉。快步走进书房看着等候的墨华问道,“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墨华神色有些古怪,沉默了一下从怀中取出一张折叠的纸笺递过去道:“暗卫刚刚所过来了,你看看吧。”秦风皱眉,手中的是一张极为普通的药方,无论是用纸还是笔迹都没什么问题,抬起头来问道:“药方有什么不对?”墨华道:“这是原本天一阁手下的一个暗桩传来的,那个小镇上前几日来了两男一女,那女子怀着几个月的身孕,住进了镇上的一家客栈。那间客栈正是天一阁目前监视的目标。昨天客栈里的人去抓药,这是一张安胎药的药方。但是其中有两味药明显下的重了。坐堂的大夫为了谨慎仔细看了药方。发现上面有些奇怪的自己,但是他们完全无法破译。”

    秦风心中一动,神色激动的望向墨华,墨华沉默。两人静默了片刻,秦风一把抓起手中的药方,对着烛火慢慢的看着。原本干净的药方上渐渐的出现了两行有些模糊的自己,虽然模糊,但是却不妨碍秦风看着那熟悉而特别的问题,忍不住激动的道:“快!去见王爷,有王妃的消息了!”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185》,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185.消息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185并对盛世嫡妃185.消息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