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主仆重逢

    198.主仆重逢

    198。矑丣畱晓主仆重逢

    命人送了德王和瑜王回客院休息,叶璃扶着丫头的手从后面走了出来,浅笑道:“一晚上不见,德王倒是变了不少。”

    墨修尧起身扶住她,挥挥手让丫头退下道:“能从先帝手下全身而退还能安稳这么多年,德王也是修成精的老狐狸了。只不过这几年有些得意忘形了罢。他以为管着宗室里的那些破事,墨景祈称他一声皇伯父就真的是敬他如伯父了?”殊不知,墨景祈最恨的就是那些压着他的老臣和长辈,不用人挑拨只要逮到了机会墨景祈都想将他们给做了。

    “他如今拿出大义好言好语的劝本王,本王就算不给他面子,少不得也要平安放他们回楚京的。”

    缓缓坐了下来,叶璃回想起方才两个王爷的表现。若说是为墨景祈做说客的还真是缺乏几分说服力,只是照本宣科的说了墨景祈的之意,然后意思意思的全了墨修尧两句罢了,显然两人谁都不想真的惹恼了墨修尧。叶璃浅笑道:“你原本就打算放他们回去?”墨修尧微微点头,在他身边坐了下来道:“这两人虽然成不了什么大气候,不过若是只想给墨景祈找点麻烦的话却也足够了。这几个月本王不想理会他们。”低下头看着叶璃圆鼓鼓的腹部,抬手轻轻抚了一下正好碰到腹中宝宝踢腿墨修尧挑了挑眉,看到叶璃微微蹙眉,道:“这小子真是不知安分,生出来了须得好好调教。”

    叶璃哭笑不得,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只要墨修尧在身边特别是动手抚摸的时候,肚子里的孩子就会变得格外活泼。无奈的道:“还是个胎儿能懂什么,王爷倒是越发的稚气了。”墨修尧剑眉微扬,心中打定了主意等孩子身下来必定要好好的教训一番。

    没几日,德王和瑜王便向墨修尧辞行准备回京了,但是苏哲却真的病得极重。瑜王亲自去看的时候苏哲已经瘦得皮包骨头了,整个人陷入昏迷之中。那模样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得假的,别说是回京了只怕就是照顾不好受点风寒也能要了他的命。但是二王都知道,西北绝不是他们可以久留之地。只得向墨修尧辞行先行一步,回京之后禀告了皇上等苏哲病好一些了再派人来接回京。墨修尧自然也不会留他们,两人与莫渐带着墨汁为何只剩下不到半数的侍卫,也不追究什么当天就启程走了。墨修尧闻言也只是淡然一笑,派了张煜和驻守汝阳的吕近贤亲自送两位王爷离开出城。

    昏暗的地牢里,墨修尧倚坐在椅子懒洋洋的看着眼前被绑在木桩上一声血污的中年男子挑眉笑道:“御林军副统领?皇上的心腹加爱将薛成良?还有…太后的表侄,皇上的表哥?墨景祈可真舍得下血本,居然将你派到西北来了?”男子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白衣白发仿佛纤尘不染的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恐慌。在地牢里这样阴暗肮脏的地方,这样的白色显得更加让人心中生寒。墨修尧毫不在意,淡然笑道:“听说薛统领素有大内第一高手之称,武功也不过比沐擎苍差了一线。这么多年只是屈居一个御林军副统领,可真是屈才了。”薛成良猛的抬头,他在京城中一直没什么名声。这么多年也一直任着毫不起眼的御林军副统领。没想到墨修尧竟然也将自己查的一清二楚。

    墨修尧靠着椅背斜眼看着他道:“进了我汝阳城,薛统领总不会还幻想着能够平安出去吧?本王不会让人对你用刑,估计酷刑对你来说也没用。你打算自己说还是本王想办法让你说?”

    薛成良冷笑一声道:“汝阳城是王爷的么?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王爷以为占了汝阳就是你的了?真是想不到定国王府居然会出了一代乱臣贼子!却不知道墨揽云和墨流芳九泉之下有何面具再见太祖和先皇?”墨修尧并不在意他的怒骂,眼眸清冷如雪,“没想到薛统领倒是难得的忠君爱国之士,真是让人本王佩服不已。不过就是不知道薛统领的那位红颜知己还有刚出生未久的小公子是否也是忠君爱国之士?”

    薛成良一愣,眼中多了一丝慌张。此时他才真的相信墨修尧真的将他的身份查的清清楚楚。如果墨修尧拿他的家人威胁他他或许还不在乎,他是薛家庶子薛家主母是太后的亲妹妹,从小吃尽了苦头。他对薛家包括他的妻子都没有什么感情,但是墨修尧提到的红颜知己和刚出生的孩子确实他的心头肉一般的存在。那是他年少时青梅竹马,是他今生第一个喜欢的女子,那些年最艰苦的时候都是她陪着他走过的,如今他们还有了一个儿子。原本他已经打算这次回去之后就向皇上求得旨意,将她和孩子光明正大的迎回家中做他的妻子。

    见到薛成良变色,墨修尧墨修尧满意的一笑,抬起手动了动手指。身后秦风拿出一张画像展开送到薛成良跟前。薛成良原本发青的脸色顿时一片惨白,画像中的人正是他的心上人和儿子。不说容貌服饰,就连作为背景的庭院都是一模一样的。薛成良震惊道:“这不可能?!你不怎么会……”魔修尧笑容冷漠无情,“本王确实不知道薛统领你会大驾光临来西北。但是…本王可没说自己永远都不回楚京。既然如此,咱们陛下身边到底有些什么样的人物自然要好好的弄清楚了。”自从出了谭继之的事情之后,墨修尧便命天一阁和暗卫一起重新将墨景祈身边查了个底朝天。虽然不能肯定将墨景祈的暗棋全部翻出来了,但是还是颇有几分收获的。

    “你想怎么样?”薛成良嘶声问道。

    墨修尧起身道:“薛统领十五岁就跟在皇上身边了,知道的定然不少。不用急,你可以慢慢想。最多不出一个月,本王保证让薛统领阖家团聚。到时候薛统领再慢慢考虑该给本王什么答案不迟。”说罢,墨修尧不再去理会被绑在柱子上浑身血污面目扭曲的薛成良,转身往牢房外走去。身后薛成良怒吼道:“墨修尧,不许你伤害她们!”

    “对了,薛统领可千万别想什么自杀之类的蠢事。本王没有不杀女人孩子的规矩,或者你喜欢让令郎替你受罪?”

    “墨修尧,你不得好死!”薛成良恐惧的看着眼前白衣如雪,白发也如雪的男子,仿佛在看什么妖魔鬼怪一般。

    “不得好死?”墨修尧轻哼一声道:“本王早已死过不下十次了,本王不怕死,薛统领你怕不怕?”薛成良哑口无言,他怕死么?他当然怕。他从小到大受了无数的苦,终于有了自己的家自己的孩子,他怎么会不怕死?

    苏哲是在德王和瑜王离开的五日后醒过来的,听到墨修尧说二王已经带人离开的消息苏哲愣了一愣,看着墨修尧摇头道:“王爷何必如此?”墨修尧沉默了片刻道:“苏老的身体确实再也经不起长途颠簸。若是苏老执意要回去,也要等到身体完全康复了再回去。苏老若是不愿住在汝阳城中,城外有处别院可供苏老暂住。”

    苏哲叹息,摇了摇头没在多说什么。只是独自一人住在王府清净的小院里养病,看书几乎足不出户,也没有再过问过苏醉蝶的事情。

    待到孩子满九个月的时候,一条消息突然传遍了诸国。说前朝开国高祖皇帝的宝藏和传国玉玺就在西北境内。前朝开国高祖皇帝可是以为比大楚太祖更传奇的人物,传说他曾经得到过只在野史中又记载的金城宝藏。据说那是一座黄金修建的城池,可以想见若这个传闻是真的,高祖皇帝的家底到底有多么丰厚。更不用说让诸国权贵趋之若鹜的传国玉玺,这个消息一出,西北境内立刻便多了各方人马活动的迹象,让整个西北原本平静的局势立马变得紧张起来。

    叶璃如今的肚子已经越发的大了起来,九个月之后孩子便随时都可能降生。墨修尧早早的让人挑选了服侍的人和稳婆留在府里随时候命。不止如此,只因叶璃一贯不喜欢旁人近身服侍,墨修尧专门派人将留在楚京的叶璃原本身边的人一并接了过来。又见墨总管调到了西北,只弄的中原的一摊子事无人料理,凤之遥咒骂连连的给冷皓宇传信过去让他暂代中原的事务。

    去接人的秦风几乎是和前朝宝藏的消息一起到的汝阳城,原本陪着叶璃散心的墨修尧接到卓靖送上来的消息脸色一沉,冷声道:“谭继之!你果然急着找死!”叶璃接过信笺看了一眼,推了推墨修尧道:“你快去处理吧,凤三他们肯定等着呢。”墨修尧轻叹一声,柔声道:“我去去就回,你也不要太费神了。”叶璃含笑点头,目送墨修尧离去,才回头看向一边的众人,浅笑道:“乳娘,林嬷嬷,你们可还好?”

    两位嬷嬷早已是老泪纵横,若不是之前墨修尧在场早就扑到叶璃跟前痛哭起来了,“小姐…王妃…老奴们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清霜几个也围到叶璃跟前连哭带笑的说这话一时间房间里好不热闹。叶璃含笑看着她们,一转眼竟然已经有一年不见平时并未觉得,如今乍然见到才发现有多么想念。看着清霜瞪着自己抹眼泪却不肯开口说话的模样,叶璃含笑伸出手拉了拉她粉嫩的脸皮笑道:“一年不见,青霜都长成大姑娘了。”青霜俏脸一红,狠狠地瞪着叶璃道:“小姐好狠心,这么久都不来接青霜,青霜再也不理小姐了!”叶璃歉然,轻声道:“傻丫头,跟着我来西北有什么好的?好好在京城待着不好么?”

    虽然墨景祈下令夺了墨修尧的爵位,却依然没敢光明正大的抄了定王府。不过为了安全起见,墨总管依然将府中重要的东西转移了,当然也包括府中重要的人。这几个丫头呆在京城有定王府的暗卫暗中庇护着,确实比千里迢迢的跑到西北来强。若不是墨修尧直接拍秦风去接人了原本叶璃并未打算将她们接到汝阳来。

    “林嬷嬷,乳娘,这一路辛苦你们了。”看着眼前略有些消瘦的乳娘和林嬷嬷,叶璃更是万分歉疚。原本乳娘和林嬷嬷被接到了二舅舅府上,等着局势平稳一些之后便送她们回云州的。如今却千里迢迢的被接到了汝阳来,与家人分离不说西北的气候条件也不比京城和云州。魏嬷嬷擦了眼泪,欢喜的打量着叶璃的腹部笑道:“王妃说的这是什么话,能够侍候王妃和小世子真是再好也没有了。哪来的辛苦?王妃这一年…这么多事情咱们在京城听了真是寝食难安,可惜离得远什么都不知道……”林嬷嬷连连点头道:“可不是,如今能看到王妃诞下平安诞下小世子,老奴将来也能跟小姐交代了。”林嬷嬷说的小姐自然是指叶璃的母亲徐氏。

    叶璃握着林嬷嬷的手轻声道:“既如此,以后还要继续劳烦嬷嬷和乳娘了。长途跋涉你们必定都累了,就先歇息几日咱们再说别的吧。”

    林嬷嬷和乳娘虽然不舍,但是他们年龄确实都不小了,这一路颠簸确实累得不轻。只得让人带着去歇息了。几个年轻的丫头虽然也面有疲色精神却好的出奇,围着叶璃又是好奇又是欢喜唧唧咋咋的说个不停。好容易叶璃才将她们安抚了下来让人带去休息。看着厅里重新安静下来,叶璃对站在一边的秦风笑道:“许久没这么热闹了,还真是不习惯。”秦风淡笑道:“王妃不爱让人服侍,身边的人也不敢打扰了王妃。倒是这几位姑娘跟在王妃身边的时间长些与王妃很是亲近。”叶璃点点头,转念问起正事,“一路回来,你可有听到什么消息?”

    秦风点头道:“靠近西北的时候确实听到了一些小道消息,不过我们一路一路上不走官路,倒没什么重要的消息。只前朝宝藏的消息最先或许是从京城开始传的,但是却不是从京城传出来的。”叶璃点头,秦风等人一路速度不慢,他离京之时尚未听到消息,到了西北附近却已经传的天下皆知了,这些消息自然不是只从京城传出来的。只怕是四处都有人在暗中散播。轻哼一声,叶璃冷笑道:“王爷说的不错,谭继之确实是急着找死!”

    肚子里的宝宝似乎感受到母亲的怒气,叶璃只觉得肚子里连着踢了两脚。皱了皱眉,无奈的含笑伸手安抚着宝宝。这孩子还在胎里就活泼的很,将来肯定是个调皮捣蛋的小鬼。

    秦风有些为难的看着叶璃欲言又止,叶璃含笑看了他一眼道:“有什么事直说就是了,秦统领还害羞了不成?”秦风俊脸微微红了一些,叶璃惊奇的笑道:“莫不是我猜中了,秦统领这一趟撞了什么桃花运了?”秦风无奈的苦笑道:“王妃莫要打趣属下了,只是属下在路上救了一个人,未经王妃允许带回了汝阳,还请王妃降罪。”

    “救了一个人?莫非是旧识不成?”叶璃挑眉问道。

    秦风点点头,道:“是瑶姬姑娘,王妃可还记得?”

    叶璃当然记得,扶着肚子坐稳了身子,叶璃问道:“怎么回事,你从头说来。”秦风这才将事情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原来秦风接了墨总管一行之后带着人避开官道昼夜赶路,却在离京城三百多里的一个小镇外遇到了被人追杀的瑶姬。说是追杀却也不尽然,当时瑶姬死死的护着一个孩子,对方更多的大约是想要抢那个孩子。只是瑶姬拼死抗拒最后惹怒了对方才想要杀人夺子的。秦风也见过瑶姬几面,自然不能见死不救这才打退了那群人将瑶姬救起。只是瑶姬容貌太过出众,如今又四处战乱带着一个孩子实在是无处可去,秦风这才将人带了回来。

    叶璃含笑道:“我当时什么事儿,瑶姬的事可派人查过了?”秦风点头道:“当天就命让暗卫查过了,并无什么可疑之处。”叶璃点头道:“你办事素来牢靠,瑶姬也是旧识带回来就带回来了。只是你可打算好了如何安置?”秦风有些苦恼,他只管将人救回来,哪里考虑过怎么安置的问题?

    叶璃掩唇笑道:“瑶姬被人追杀想必是仓皇而逃的,不然以她之能也不会如此狼狈。她若是身边有些银两财物,在城里替她寻一个住处和营生也就罢了。你看她……”

    “属下救回她的时候,看到衣衫陈旧,形容消瘦,只怕是没有什么银两了。”秦风恍然大悟,点头道:“多谢王妃提点,属下明白了属下回头便替她找地方安置。属下也还有一些积蓄倒是不妨给她一些暂用。”叶璃恨不得敲一下秦风那榆木脑袋,白了他一眼道:“她一个带着孩子的孤身女子要怎么接受你秦大统领的银两接济?她从前虽然是风尘女子,但是现在有了孩子怎么会不为孩子考虑?好容易在此待下来自然不会重抄旧业,人家女子的名声还要不要?”除非秦风打算娶人家,不然的话还是不要太过殷勤了为妙。

    秦风有些萎靡,无措的看着叶璃。给钱不行不给钱也不行,救个人怎么比上战场还麻烦?

    叶璃叹了口气,道:“请瑶姬姑娘过来,或许人家自己已经有打算了呢。”瑶姬并不是那些毫无主见的闺阁女子,虽然只见过几次,对她的一些事叶璃也不赞同,但是也不妨碍她欣赏瑶姬的特别之处。

    秦风松了口气,王妃肯管自然是好的,他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安置瑶姬,“多谢王妃。”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198》,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198.主仆重逢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198并对盛世嫡妃198.主仆重逢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