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绑架皇帝

    204。皇宫绑架案

    “跟我一起离开这里!”看着眼前的明显吓到了的女子,凤之遥沉声重复了一遍。

    皇后被他的话吓得怔住,半晌才回过神来淡淡的摇了摇头。凤之遥眼中升起一丝怒气,咬牙道:“为什么?”皇后垂眸,掩去眸中的忧伤和黯然。抬眼看着凤之遥的脸色却带着淡淡的微笑,道:“我是皇上的妻子,大楚的国母。谁都能走,但是我却不能离开这里。”虽然她对墨景祈并没有所谓的男女之爱,但是当年先皇指婚之时她也并不曾有过什么不满。既然如此,以后的日子是好是坏都与旁人不关。她和墨景祈是夫妻,他是她女儿的父亲。她不爱他,却必须陪着他。从前她不明白凤之遥的心思,现在明白了就更不能和他一起走了。从楚宫里带走一个大楚皇后,对凤之遥并不是什么好事。

    凤之遥狠狠的盯着皇后平静的笑颜,几乎将嘴唇咬出血来。

    皇后看着他轻声道:“你年纪也不小了,听说定王妃都已经有了身孕,你与定王同岁也早该找个好姑娘成亲了。阿瑶,姐姐谢谢你来看我。但是…以后不要再来了,宫里并不是什么可以随进随出的地方,对你对我都不好。”凤之遥猛然起身,瞪着皇家道:“好!好!是我自作多情,是我不该来打扰皇后娘娘的生活。我这便告辞便是!”话虽是这么说,脚下却没有丝毫的移动。其实话一出口凤之遥心中便懊恼不已,他知道她那么说只是想要赶他走而已并不是真的怕他给她带来麻烦。皇后轻叹一声道:“真是小孩子脾气,回去吧。”

    凤之遥瞪着皇后半晌说不出话来,他想告诉皇后墨景祈到底做了些什么,想告诉皇后定王绝对不会放过墨景祈的。想求她跟他一起走。但是他了解她,就算知道了这些,她也不会跟他一起走的。因为自从她踏上了祁王府的花轿,她今生的生死荣辱就都系于墨景祈一个人身上了。就算墨景祈真的成了亡国之君,她也只会陪着他殉国而已。

    “是不是无论墨景祈做了什么,你都不会离开他?!”凤之遥冷声道。皇后一怔,她本是极聪慧的女子,听凤之遥这么一说便明白必然是墨景祈又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唇边泛起淡淡的苦笑,道:“身为皇后,不能劝谏皇上德行是我的错,若有什么我自然也只能与他一道承担。阿遥,你走吧别再来了。将来若有机会,替我…照顾一下长乐吧。”凤之遥沉默不语,凤三公子纵然机智善辩却永远也不是她的对手,她只要那么淡淡的看着他他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沉默了许久,凤之遥才点了点头看着皇后道:“好,我走…你自己保重……”

    看着凤之遥越过窗户飞快的消失在暗夜中,皇后怔怔的望着眼前摇曳的烛火出神,许久也只是溢出了一丝轻轻地叹息。

    凤之遥出了宫门,掠过京城的大街小巷庭院楼阁带着一身的露气和寒意落入倾城坊的后院。此时已经是四更时分,即使是这样的烟花之地也早已归于平静。凤之遥踏入放纵,一脚踢开房门走了进去。等在里面的冷皓宇却是被他吓了一跳,挑眉道:“你这是怎么了?”凤之遥摇摇头,走到桌边坐下,抓起桌上的一壶酒仰头便往嘴里倒。冷皓宇撑着下巴看他如此作为,也知道必定是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伸手拍了拍凤之遥的肩膀道:“有什么事过不去的?回头兄弟陪你喝个三天三夜一醉方休。不过现在…你去宫里怎么样了?找到碧落花的下落了么?”

    凤之遥放下酒壶,皱眉摇头道:“麒麟的几个人几乎将墨景祈的寝宫翻了个便,都没有丝毫的踪迹。还有寝宫里的密室也都查看过了。”冷皓宇皱眉道:“会不会是谭继之骗了咱们?”凤之遥摇头道:“不会,南疆圣女如今还在西北关着呢。南疆皇太女与清尘公子是好友,若是南疆圣女死了谭继之在南诏的势力将会荡然无存。”冷皓宇有些苦恼的敲了敲额头,思索了一会儿抬眼看着凤之遥问道:“如果咱们直接问墨景祈要你说有没有可能?”

    “问墨景祈?”凤之遥一愣,不解的看向冷皓宇。

    冷皓宇晃动着折扇,一边道:“只怕这世上除了墨景祈本人没人知道他到底把碧落花藏在了哪儿。不问题本人要还能怎么办?无论是你的时间还是王爷的身体可都经不起咱们慢工出细活儿。”凤之遥不得不承认冷皓宇说的不错,他无法在京城停留太长时间,而且沈先生也提过王爷的身体虽然因为凤尾草的作用未必会只有两年时间就彻底失控,但是时间也绝不会太长。而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年半多了。计算他们时间耗得起王爷的身体却等不起。沉思了许久,凤之遥道:“这事儿我要好好想想,对了北戎那边烈火莲怎么样了?”

    冷皓宇道:“自从王爷能够恢复行走,想必许多人都认为王爷的毒已经解了。对烈火莲也没有从前那么注意了。我已经安排好了人,只要烈火莲子一成熟立刻取回。”凤之遥点头,“不管有没有用,多准备一点总是好的。万一到时候碧落花来不及,有烈火莲沈先生总会想到办法的。”事实上对碧落花大家心里都没有太过乐观,不说找到碧落花需要的时间和精力,还有那早已失传的古时药方都是个麻烦。所以沈扬一边研究碧落花的同时,也将注意力集中在了一些可以替代或暂时克制王爷体内毒素的药方上。冷皓宇严肃的点了点头,他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建立在定王健在的基础上,一旦定王有什么闪失所有的努力都会付之东流。这也是为什么墨家军暂居了整个西北这么长时间,墨家军上层的将领却并没有更加激进的原因。一旦王爷出了什么事,他们现在做得越多对墨家军将来的打击就会越大。

    “好,就这么办,需要多少高手你告诉我一声就是。”冷皓宇起身道,凤之遥这次带来的只有一部分暗卫和十几个麒麟的人。虽然都是精锐但是人数太少了。凤之遥挑眉笑道:“说起高手,王临走的时候王妃还真是给了我一个高手。只要他能乖乖听话,就算是从皇宫里把墨景祈抓出来也未必不可能。”

    “哦?”冷皓宇奇道,“王妃手下还有这样的高手存在?”

    凤之遥嘿嘿一笑,道:“沐擎苍,天下四大高手之一。再加上麒麟你觉得够不够?”

    冷皓宇愣了一愣,抚掌笑道:“够,简直太够了。”天下四大高手之一,在加上神出鬼没的麒麟。除非墨景祈的皇宫是铜墙铁壁没有一丝缝隙,不然绝对不愁不能将他从宫里揪出来。

    皇帝的寝宫里,墨景祁神色阴郁的从外面进来,浑身的低气压让跟在身后的太监宫女们也是战战兢兢的低着头不敢看前面的主子。站在门口,墨景祁回头扫了一眼惊若寒蝉的众人,冷声怒道,“都给朕滚出去!”众人心中松了一口气,连滚带爬的退了出去。一瞬间殿中就只剩下墨景祁一人了,金碧辉煌的寝殿显得空寂而冰冷。墨景祁踏入其中,一脚踢翻了旁边一个放着古董花瓶的小几,然后殿中其他东西也纷纷糟了秧。守在店外的宫女太监们只听见里面传来霹雳哐啷的声音,就知道皇上又在砸东西。

    “公公…”新来的小太监有些担忧的问着总管的公公,皇上这样砸东西发怒真的不要紧么?

    总管公公显然早已习惯了这个,很是淡定的道:“好好守着,不该问的别多问。”

    “是。”小太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墨修尧!叶璃!朕一定要杀了你们!”殿内,狠狠地发泄了一通的墨景祁看着满地的狼藉怒吼道。一想起早朝的时候收到的消息墨景祁就忍不住怒火中烧,甚至恨不得宰了送信的人。叶璃生下的孩子,墨修尧竟敢光明正大的称之为定王世子。定王之位早就被他下旨罢黜了,墨修尧此举分明就是在1与他对抗。甚至他还光明正大的发了帖子广邀各国权贵前往汝阳参加定王世子的满月宴。要知道这是连大楚皇子都没有的殊荣,墨修尧是想要告诉全天下人,他墨修尧的儿子比他的皇子更尊贵么?

    “墨修尧…魔修尧…朕当初没能杀了你才到今天养虎成患!你给朕等着!”

    “启禀皇上,柳丞相求见。”门外,总管小心翼翼的禀告道。

    墨景祁眼一沉,冷冷道:“滚进来!”

    殿门从外面被推开,又飞快的关上。柳丞相同样小心的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墨景祁的脸色才跪下拜道:“微臣见过皇上。”墨景祁冷哼一声,问道:“今早的折子,丞相怎么看?”墨景祁不叫平身,柳丞相也不敢起身,抬起头一脸义愤填膺的道:“启禀皇上,墨修尧此举实属大逆不道。自去年以来,墨修尧多行悖逆之事,狼子野心昭然若揭,皇上几多宽恕他却依然我行我素甚至越加骄横妄为,请皇上下旨严惩!”柳丞相的话显然颇合墨景祁的心意,神色稍悸,点头道:“平身吧。丞相有什么意见?”

    柳丞相微一思索,拱手禀道:“墨修尧远在西北,皇上即使想要罚他只怕也是鞭长莫及。以微臣之见,应立即查封京城内的定国王府以昭视听。另外,云州徐家那是定国王府的外祖,素来与定国王府来往颇多。请皇上下旨即刻锁拿云州徐氏一族,抄没其家,杀一儆百!”

    “这…”虽然墨景祁同样看不顺眼徐家久矣,但是说起抄没却还是稍微有些犹豫。柳丞相连忙道:“皇上明鉴,徐家掌握着大楚最富盛名的骊山书院。每届科举骊山书院的考生更是占据了极大的数量。而朝中百官甚至有近半数都出自骊山书院。一旦徐氏投靠了墨修尧,那么这些官员和文人……”柳丞相没有将话说尽,但是只留的那一点余音也足够让墨景祁思考了。果然,墨景祁神色一变,点头道:“柳丞相所言甚是,这事就交给丞相去办吧。记得千万不可让百姓诟病。”柳丞相笑道:“皇上尽管放心,徐家和墨修尧的关系是天下皆知的,如今墨修尧此举可谓悖逆,徐家无论如何也脱不了干系。”墨景祁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很好,丞相退下吧。”

    “微臣告退。”

    看着柳丞相退了出去,墨景祁的心情明显好了很多。他都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等他抓了徐家的人之后墨修尧会是个什么表情了,可惜他不能亲自看到,实在是有些惋惜。正想着,蓦地颈后一阵剧痛,墨景祁眼前一黑立刻陷入了黑暗之中。

    等到墨景祁再次想来,却发现自己并不在金碧辉煌的寝殿里,而是在一间空荡荡的房间里。整个房间里什么都没有,甚至除了自己坐着的椅子以外连个家具都没有,根本无从判断他到底在什么地方。但是有一点墨景祁还是明白的,他被人绑架了,而现在他所在的地方也绝对不会是皇宫里。墨景祁心中一沉,低头看着将自己靠靠的困在椅子里的绳子有些徒劳的挣扎着,“来人!快来人!何方贼子居然如此大胆,给朕出来!”

    门吱呀一声轻响被推开了,墨景祁背对着门口什么也看不见,但是他却能感觉到有人进来了,厉声吼道:“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绑架朕。还不速速给朕松绑朕饶尔等不死。”

    “唉哟,本公子好怕啊…”一声带着些微寒意和嘲讽的笑声从背后传来。墨景祁侧首去看,身后站着三个黑衣男子。从头到尾一声的黑衣就连脸都包了起来只露出一双眼睛来。墨景祁看了又看,却发现他全然看不出来这几个人到底是他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人。

    “你们是什么人?可知道绑架朕是什么罪名?”墨景祁厉声道。

    凤之遥眯眼看着眼前穿着明黄龙袍的男子,长得确实不错,墨家人长得都很不错。但是那眉宇间的气势与定王差了却不是一点半点。即使他故作镇定,凤之遥依然从他眼底深处看到了恐惧的意味。若有所思的一笑,会怕就好。

    “绑架皇上是什么罪名?”凤之遥笑容可掬的看着墨景祁问道:“大楚律上有绑架皇上这一条么?”

    墨景祁哑然,大楚律上当然没有这一条,因为根本就不会有人胆敢绑架皇帝,“放肆!”凤之遥冷笑一声,俯身将手肘撑着椅背,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墨景祁笑道:“咱们既然请了皇上来此,自然是知道后果的。所以皇上最好还是不要废话了,不然……”原本空空的指尖突然出现一把小巧的匕首,凤之遥漫不经心的将刀尖在墨景祁的脖子上游走着,冰凉锋利的刀锋瞬间就激的墨景祁的脖子上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你…你想怎么样?”

    站在一边背靠着墙的冷浩宇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想跟皇上借一点东西。皇上富有四海,想必不会这么小气吧?”冷浩宇的话虽然听着无比的温和,但是却让人无法忽略其中的威胁之意。

    墨景祁飞快的看了一眼自己脖子上的刀尖,问道:“你们想要什么?”

    “碧落花。”凤之遥低声道。

    墨景祁一怔,道:“朕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什么碧落话?”凤之遥冷冷一笑,道:“听说碧落话可肉白骨活死人,只是不知道如果这一刀刺下去…碧落花能不能够救得回来?”脖子上微微一刺痛,墨景祁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脖子上流了下来,那是他的血!心中一颤,墨景祁连忙叫道:“等等!碧落花失传已过百年,是谁告诉你们朕有碧落花的?”凤之遥笑道:“这个告诉皇上也无妨。有一位姓谭名继之的公子,不知道皇上认不认识?”

    墨景祁愣住,谭继之?如果是别人他说不定还可以抵赖,但是谭继之当然知道的清楚,因为那东西原本就是谭继之当初献给他的。他以为谭继之已经被墨修尧杀了,难道…“你们是墨修尧的人?!”

    仿佛看出了他在想什么,凤之遥冷笑道:“皇上就不用白费心思了。知道那个宝贝在皇上手里的人可不少呢,谭继之还活着,现在就在楚京。”

    “他在你们手里?”

    凤之遥摇摇头道:“虽然我们也在找他,不过现在只要知道碧落花的下落就足够了。看起来谭公子对皇上也没那么忠心嘛,据在下所知,谭公子早在两个多月前就已经反悔京城了,皇上不知道么?”

    墨景祁暗恨,他确实不知道。原本他以为必然是墨修尧暗中杀了谭继之,如今看来原来当初墨修尧真的放了他,是他自己不肯回来。不用说…肯定是已经背叛了自己。想到此处,墨景祁心中一紧。谭继之背叛了自己是否代表那件事已经被墨修尧知道了?!

    “我可真是佩服皇上,这种时候还能出神。”凤之遥笑道:“说吧,碧落花的下落或者皇帝陛下的命?”

    “杀了我你们也别想逃出京城!”墨景祁怒道。

    凤之遥笑道:“谁告诉你咱们现在是在京城了?我这会儿杀了皇上依然可以大摇大摆的进京城去找个地方住下来。碧落话总是在宫里的,在下慢慢找也无所谓。既然皇上如此固执,看来咱们大楚该换个新皇登基了。”说完,竟像是没有丝毫的犹豫,抬起手中的匕首就往墨景祁的脖子上刺去。

    “慢!”墨景祁惊叫道。看着匕首险险的在自己脖子上停下不由吓出了一声冷汗。

    “我说…”墨景祁早已脸色惨败,眼睛里充满了恐惧,“碧落话在…在皇后寝宫里。”

    凤之遥一怔,凤眼一眯冷然道:“那种宝贝你会放在皇后宫里?”

    墨景祁道:“正是因为是宝贝,放在皇后宫里才不起眼。碧落话外形如玉,八年前朕另外修饰了一番当成礼物赐给了皇后,并命她好好保存。所以她绝对不会将碧落花自用或者赐给别人。”

    凤之遥站起身来,道:“你最好说的是真的。”

    “朕绝无虚言。你们什么时候放朕离开。”

    凤之遥往门外走去,“只要我们拿到了东西,随时可以放你离开。但是东西若有什么问题,后果皇上是知道了!”

    墨景祁颓然道:“朕知道了。”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04》,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04.绑架皇帝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04并对盛世嫡妃204.绑架皇帝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