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擂台射箭,锋芒毕露

    211。舒玒琊朄擂台射箭,锋芒毕露

    擂台就摆在凝香阁斜对面的街边上,叶璃走过去远远地就看到摆在擂台中央的那一柄镶满了宝石的匕首。对方若不是真的对自己的箭术有极大的信心,那就是有钱没处使了。先不说这把刀到底怎么样,直说那那柄和刀鞘上镶着的各种红宝石,蓝宝石祖母绿,单只是刀鞘上的宝石就可说得上是价值连城了。

    “秦风。”叶璃轻声道。

    跟在身后的秦风上前来,低声道:“王妃,有何吩咐?”叶璃看了一眼台上穿着北戎武士服的中年男子,道:“查查这个人的来历。”

    秦风望了一眼台上的人,点头道:“遵命。”

    三人站在人群后面看台上,前面的云霆已经跳上了擂台,傲然望着那北戎男子道:“你说吧,这个擂台怎么打?”那北戎男子上下打量了云霆一眼,笑道:“这位公子长得白白净净的,也要来打擂么?可别连弓都拉不开。咱们北戎的强弓可不比你们大

    楚的。”云霆冷笑一声,道:“不打擂本公子上台来干什么?陪你闲磕牙么?”走到一边放着弓箭的地方随手拿起一张弓和羽箭,反手就是一箭射向擂台边上的一根碗口粗的柱子,只听噌的一声,羽箭钉到柱子上入木三分。底下的看客一边叫好之声。

    北戎男子也抚掌笑道:“好,没想到这位公子还是个高手,既然如此,咱们就开始吧。”

    云霆轻哼一声,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弓箭并不搭理对方。那北戎男子也不在意,笑道:“规则很简单。在下听说你们中原有个词叫什么百步穿杨。咱们北戎人不爱那些风雅的玩意儿,百步穿杨就算了。公子请看那边。”循着他的手指的方向而去,离擂

    台大约有七八十步的距离的地方是一颗巍峨的大树。此时树上却无数的丝线从数字上垂了下来,没一根丝线的末端都吊着一枚铜钱。此时本就是夜晚,即使满街的灯火照的恍如白昼但是却到底也不如真正的白天明亮。如果不仔细看根本连吊着铜钱的线都

    看不清楚。晚风顺来铜钱在清风中摇曳着偶尔撞击出清脆的声响、只听男子道:“这上面一共有三十枚铜钱,只要公子将他们全部射下来,这柄刀就是公子的了。只限半柱香的时间,十只箭。”也就是说要在半柱香的时间里用十箭射下三十枚铜钱。

    “云霆……”台下的陈云皱了皱眉,论箭术他并不比云霆差,但是在他看来要用十支箭射下这三十枚铜钱也是不可能的。这些铜钱吊得高低不一错落有致,想要同时一件射落几个的难度可想而知。比起所谓的百步穿杨,这样的难度已经高了不知道多

    少倍了。云霆盯着几十步外的大树看了一会儿,冷哼一声抬手搭箭,在众人的注目之中羽箭脱弦而出射向树荫下的铜钱。只听几声清脆的作响,一枚铜钱被从中间穿过,羽箭夹带的巨大的冲力将铜钱生生的震碎成几片掉落到地上,羽箭其势不歇,又射断

    了另一根吊着铜钱的丝线才扎进了树身上。

    “好!”台下的看客不由得又是一阵叫好。这样的夜色下还能一箭两个,这射术也绝不比所谓的百步穿杨差了。站在擂台上的北戎男子脸色却并无惊讶之色,台上的云霆和陈云也都没说话。懂箭术的人都明白,这射到越后面越难,云霆的箭法不错却也

    未必射的完这三十枚铜钱。眼看着云霆重新搭箭瞄准,众人的目光都紧盯着那树下的铜钱而去了。

    等到云霆射到第七箭的时候树上还有十五枚铜钱,秦风悄无声息的出在叶璃身后倒是将跟在叶璃身边的瑶姬吓了一跳。叶璃侧首看了秦风一眼,秦风低声道:“这个中年人确实是北戎人,不过去不是普通的北戎人。他是北戎赫连真麾下得力战将,更有

    北戎箭法第一人之称。而且,他当成奖品的那把道也不简单,那是当年赫连真还得宠的时候,北戎王赐给他的。据说是吹毫断发,锋利无比。”

    “哦?”叶璃挑眉,含笑道:“北戎箭法第一高手到汝阳来摆摊摆擂台?”秦风笑道:“他来摆摊跟北戎王倒没什么关系。自从赫连真失宠之后虽然也有几方势力想要拉拢他却都被他拒绝了,甚至连原本在军中的职位也不要了,所以他现在只是一个平

    头百姓,只要他没触犯各国的王法,他爱在哪儿摆摊别人还真管不着。”因为世子刚出生汝阳城广发请帖的时候就已经宣布了欢迎各国各地的人来西北行商或者游玩,所以这些日子却是有不少的武林高手江湖游客甚至还有才子诗人摆个擂台什么的比赛。

    当然更多的是各地闻讯而来的商人和游人。

    叶璃回头看了他一眼,含笑问道:“所以说他是耶律野的人?”

    秦风点头道:“可以这么说。”叶璃冷笑,“好一个耶律野,还一个北戎七王子!”耶律野分明知道汝阳是墨家军和黑云骑驻扎之处,却派这么一个人来捣乱。不就是想要让人知道墨家军和黑云骑的箭术不过如此么?见叶璃动怒,秦风低声问道:“王

    妃,属下派几个人解决他?”这样苛刻的箭术要求即使是麒麟能做到的也不多,但是还好并非没有。如今数百麒麟里面挑挑选选也能跳出七八个应战。不过以他之前北戎也未必还有别人有眼前这个人的实力,要不然他还当什么北戎第一神箭手?叶璃摇头,淡淡道:“这种货色还不需要麒麟出手,说不定耶律野就是想想见识一下麒麟呢?”麒麟岂是任何人想见就见?所谓特种部队,无论哪个时代都是神秘的代名词。若是人人都能猜测他们的战斗力,那还当什么秘密的王牌?

    “云校尉恐怕要输了。”秦风指了指前面已经在准备射最后一箭的云霆,树上还挂着十三枚铜钱,云霆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一箭将它们全部射下来的。

    叶璃淡淡笑道:“年轻人杀杀锐气也是好事。输给北戎第一神箭手,他也不冤枉。”

    秦风点点头道:“王妃说的是。”

    云霆的最后一箭离弦,居然一次射下了三枚铜钱,但是即使如此,这一局显然还是云霆输了。年轻的俊脸冷凝如冰,其中还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沮丧。那北戎男子笑道:“这位公子,你输了。五十两。”云霆沉着脸从怀里掏出一个一个五十两的银元宝递给那北戎男子转身跃下了擂台。

    “不知道还有哪位高手愿意上台来试一试?”男子收起元宝满脸笑容的对台下的看客们笑道。

    “连墨家军的人都不行,还有谁能赢得了?”台下人群中有人大声道,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云霆身上。台上的男子笑道:“哦?原来这位小哥是墨家军的将士?真是失敬了。在下听闻墨家军皆是百里挑一的神箭手,不知道可还有墨家军的将士愿意上台来领教?这位公子怎么样?”居高临下的看向云霆身边的陈云,声音里却已经有了几分显而易见的挑衅了。陈云与云霆的箭术可说是不分高下,此时却是上也不是不上也不是。云霆脸色一沉,明白是自己一时自傲连累了陈云。正想要上前说话,却被陈云伸手拉住了,陈云想了想正要开口,却听见后面传来一个清雅悦耳的声音,“既然如此,不知本妃可否一试?北戎呼延将军?”

    所有人皆是一怔,方才一心看着台上的云霆射箭,又因为是晚上叶璃和瑶姬都站在最后面不起眼的位置,擂台前的众人竟都没有注意到人群中还有两个美丽的女子。此时听到叶璃说话乍然已经,所有的人都将目光转到了叶璃身上,而更有一部分人则打量起了擂台上的北戎人。北戎人对大楚有敌意可以理解,所以之前那人对陈云的些许挑衅所有人都没有放在心上。但是如果是曾经在北戎名震一时的大将军,北戎第一神箭手来挑衅一个在墨家军籍籍无名的小将,那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见过王妃!”擂台前有半数的人都是汝阳城的居民,见到叶璃连忙上前行礼并让出了一条路来。其他人自然也跟着行礼,虽然不是墨家军和定王府统辖之下的人,但是来者是客对主人多少要有一些敬意。

    一下子被人拆穿了身份那北戎男子也是一怔,看到人群中走出的青衣女子容貌秀丽清雅,唇边带笑就宛如每一个大楚的名门闺秀一般。但是那笑意却无端的让他感觉背后一凉。对着叶璃一笑,“原来是定王妃,王妃说的什么呼延将军在下不太明白?”叶璃淡淡一笑,在众人的注目中轻巧的跃上了擂台,淡淡道:“北戎曾经的第一神箭手呼延律。本妃属下这些小孩子有些虽说有些不成器,不过以将军的身份亲自出手指点他们也太过大材小用了。回头本妃定然好好谢谢北戎太子殿下。”言下之意,呼延律成名已久,却在大庭广众之下挑衅两个墨家军的小将,分明是以大欺小。叶璃含笑看着呼延律,沉静的水眸里带着淡淡的冷意,呼延律以为离开北戎军队多年,就没有人能够认出他了么?就算别人不认识,北戎太子总不会不认识。

    呼延律心中一惊,强笑道:“王妃既然要来打擂在下自然欢迎,王妃请吧。”竟打算就这么将自己的身份搪塞过去。叶璃也不在意,侧首看了一眼摆在擂台中央位置的那柄镶满宝石的短刀笑道:“北戎王所赐之物想必不凡,那本妃就不客气了。”呼延律脸色一沉,道:“还是等王妃赢了再说吧。”

    退开身在一边取过弓箭递给叶璃。弓箭上呼延律倒没有为难叶璃,他也不是傻子,若是此时当着众人的面取一张连彪形大汉都难以拉开的强弓只会被认为是欺负定王妃女儿之身故意为难。如此还不如选一张合适的弓令其自己败退。对于箭术一途呼延律有着绝对的自信,自然不相信眼前这婉约柔弱的女子会是百发百中的神箭手。他也听说过定王妃当年一箭吓哭凌云公主的事迹,但是在他看来,那时候的定王妃就连会射箭都只能称得上勉强。

    叶璃神色从容的接过呼延律递过来的弓箭试了试,淡淡笑道:“好弓。”

    呼延律傲然道:“我北戎所出的自然都是好弓。”

    几十步外的树上已经从新吊上了铜钱,呼延律道:“王妃可以走进一些再射。”叶璃浅笑道:“多谢呼延将军好意。”若是旁人说不定真会接受呼延律的好意,但是叶璃却知道射箭并不是离得越近就越好的。比如现在的情形,若是直接站在树下别说你是百里挑一的神箭手,你就是万里挑一也绝对无法将所有的铜钱都射下来。

    在众人的目光下,叶璃平静的从伸手拿起三只羽箭搭在肩上,开弓。众人纷纷抽了一口气,定王妃竟然打算同时射出三支箭去。只见叶璃熟练的拉开弓,微微一动了一下位置然后毫不犹豫的放手。只听羽箭破空而去,灯火下三道银光激射而出奔向远处的大树。然后就听到一阵清脆的铜钱落地的声音。叶璃手上却毫不停留,甚至连去看看头三箭到底射中了几个都没有,再次反手拿起三支羽箭勾弦开弓,射——

    有一阵清脆的声响,纵然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只见叶璃已经再次开弓,这一次她确实身形一旋,蹲坐在地上由下往上的射出了三支箭。

    不过是转瞬之间,十支箭就只剩下一支了,众人向大树下望去,树上还挂着五枚铜钱。不少人已经在心中暗暗为叶璃着急了,但是这一战无论输赢如何,都绝对不会有人再怀疑墨家军的箭术了。

    不远处凝香阁的一处厢房里,敞开的窗户正好对着底下的擂台。两个男子相对而坐,看着底下的擂台神色都有些复杂难辨,“黎王,你说…定王妃这最后一箭如何?”墨景黎仰头将杯中的美酒一饮而尽,冷冷道:“叶璃是输是赢与本王有何关系?墨家军的名声不是本王的,那把啸月宝刀也不是本王的。”闻言,耶律野也不由摇摇头叹道:“定王真是好福气啊,若能的如此女子为妻,当真是人间至福。”

    碰!墨景黎手中的酒杯重重的放到了桌面上,震得桌上的酒壶盘碟都是一抖。

    耶律野含笑看着墨景黎阴沉的如乌云密布的神色,微笑道:“说起来定王妃原本是大楚先皇为黎王指定的未婚妻,真是可惜了啊…”

    咔嚓…墨景黎手中的酒杯应声而碎只留下了一手的碎片。

    另一个房间里,雷腾风与镇南王同样关注着对面的擂台。雷腾风含笑赞道:“没想到定王妃进步如此神速,记得两年前定王妃连开弓都还不甚熟练呢。父王,你觉得谁会赢?”镇南王仿佛不闻,只是专注的盯着擂台上的青衣女子,眼中闪动着奇异的光芒。雷腾风见状也不多言,安静的垂眸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擂台上,呼延律盯着眼前的青衣女子一边掩藏住心中的震惊,“定王妃,这是最后一箭了。”

    叶璃微微一笑,从容的取过羽箭,这一次她却并不着急,而是慢条斯理的搭箭瞄准。所有人都忍不住屏住呼吸望着那树上仅剩的几枚铜版。只见叶璃突然足下一点飞身而去,在身后的桌案上停了一下整个人向上跃起,却在空中飞快的开弓一箭射了出去。嗖——

    羽箭噌的钉在了大树上,所有人都呆滞的看着眼前空荡荡的大树,原本树梢上垂下来的铜板已经消失无踪,眼神锐利的人倒是看见了几条长短完全一样的线还垂在树上。定王妃最后一箭竟射断了无根纤细的线,如此的箭术和眼力怎能不让人惊怔?叶璃回头看着脸色发白的呼延律淡淡笑道:“一样的规矩,呼延将军若是能照样做一边,就算本妃输了!”

    众人哗然,之前是呼延律摆了擂台挑战众人,现在情况一反倒是定王妃当众挑战呼延律这个北戎第一高手了。台下众人议论纷纷,刚才还冷着脸的云霆此时却是兴奋异常,“怎么样呼延将军?你该不会是不敢接受咱们王妃的挑战吧?”

    呼延律脸色铁青,他的确不敢。呼延律能号称北戎第一高手自然是有真功夫的。叶璃刚刚的设法若是给他一些时间或许他也能够做到,但是现在却是无能为力。他可以一箭一箭的射保证在十箭之内射落所有的铜钱,却无法控制三支羽箭同时射落七八枚甚至更多的铜钱。而叶璃显然是知道这一点的,所以才会给他出此难题。

    “呼延将军?”叶璃含笑提醒道。

    “在下认输!”呼延律咬牙道,抬起顿时一片嘘声。叶璃走到擂台中央拿起放在架子上缀满宝石的短刀拔开,一股寒气顿时扑面而来。明亮的刀身光可鉴人,锋利而阴寒的刀刃更是显示着这柄刀曾经饮血无数。叶璃随手一挥,眼前摆放宝刀的台子顿时四分五裂。叶璃将刀归鞘,赞道:“果然是好刀。如此就多谢呼延将军了。”

    看到被叶璃收入袖中的宝刀,呼延律脸色如土却无话可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叶璃带着他引以为傲的宝刀走下擂台翩然而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11》,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11.擂台射箭,锋芒毕露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11并对盛世嫡妃211.擂台射箭,锋芒毕露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