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瑶姬的请求

    228。瑶姬的请求

    徐大夫人果然是动作神速娶儿媳妇心切,没过两天就从徐府给叶璃带来了信表示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等徐清尘回去相看媳妇。收到徐大夫人言辞恳切的信,叶璃无奈的一笑只得起身去书房找徐清尘。

    定王府的前院被叶璃划分为办公区,除了专门接待宾客的大厅和议事聚会的议事厅以外,还分门别类设立了大大小小数个书房用以给定王府的文臣们办公。叶璃一踏进书房,看到坐在书案后面悠闲地一边喝着茶一边翻阅手中的折子的徐清尘也不得不叹服自己这位大哥的风采。天下第一公子的名号也并不是平白的来的,明明在这书房中处理这繁琐的政事案牍劳形,但是砸徐清尘看起来却优雅出尘的仿佛是翩翩公子正在吟诗作赋。

    “大哥。”叶璃踏入书房,轻声唤道。

    徐清尘放下折子,起身笑道:“璃儿,这个时候怎么来大哥这儿了?”叶璃摆摆手笑道:“大哥不必跟璃儿客气,坐下说吧。”徐清尘挑了挑眉,也不客气慢慢坐回了椅子里,含笑看着叶璃等她开口说话。叶璃想了想问道:“大哥有几日没回徐府了?”徐清尘本就是心思敏捷的人,叶璃一开口他就明白了叶璃的来意,笑问道:“是母亲要你来劝我回去相看姑娘的?”

    叶璃心中不由一窘,这话原本没什么问题,但是不知道为何从徐清尘嘴里说出来就格外的别扭。叶璃想了想,还是将徐夫人送来的信递给了徐清尘,浅笑道:“虽然璃儿不该过问大哥的事情,但是…大哥好歹也要给大舅母一个交代,就算是让她安心也是好的。大哥这样一直拖着可不是你的习惯?也平白惹得大舅母难过。”

    徐清尘看了徐夫人的信笺,俊雅的容颜也染上了几分无奈和愧疚。叶璃看着他轻声道:“不管大哥有什么原因或者想法,还是跟大舅母说清楚的好。璃儿看来大舅母和大舅舅还有外公都不是不通情理的人,若是大哥真的有什么想法,长辈们也不会真的逼着大哥娶亲,大哥也不用像现在这样天天躲着大舅母了不是么?”

    徐清尘一怔,有些无奈地苦笑道:“璃儿都看出来了?”

    叶璃抿唇笑道:“很明显不是么?修尧再喜欢偷懒也不至于将所有的事情都压到大哥身上,孰重孰轻他还是分的很清楚的。但是大哥最近却很少回徐府不是么?”

    徐清尘收起信笺,轻叹了口气,看着叶璃道:“大哥知道了。一会儿就回去。”叶璃眨眨眼睛,含笑看着徐清尘问道:“需要璃儿陪大哥一起回去壮壮胆么?”徐清尘哭笑不得。

    送走了徐清尘,叶璃又转身回自己的书房,进门去看着墨修尧正歪在椅子里对着一份卷宗看的津津有味。听到叶璃进来的脚步声,墨修尧连忙向她招手笑道:“阿璃,快过来瞧瞧…”叶璃好奇的走上前去,“看什么?”低头一看,却是一份暗卫呈上来的徐清尘的生平经历,低眉瞥了墨修尧一眼,挑眉道:“你让人调查大哥?”

    墨修尧挥挥手道:“我这也是为了帮阿璃啊,徐家的人们不是在为徐清尘的婚事担心么?阿璃这两天心思重重地也是在想他的事情吧?”叶璃点了下头,算是勉强接受了这个解释,问道:“那里看书什么了?”墨修尧抬起头来,有些悲悯的望着叶璃。叶璃一怔,难不成大哥真有什么事儿?

    “阿璃,你要挺住。”墨修尧拍拍叶璃的手,安慰的道:“我看咱们真的要考虑将你大哥嫁出去了。”

    “什么意思?”墨修尧扬了扬手里的折子道:“这二十几年清尘公子做了什么这上面巨细无遗,但是…从来没有一点提到他和那个姑娘又过什么,甚至连他对那个姑娘特别一点的都没有。”叶璃眯眼,咬牙道:“所以你觉得大哥是断袖?”墨修尧将折子往桌边一扔,潇洒的伸了个懒腰,“不然还能有什么?清尘公子再过两年就三十了,你相信么,近三十年来清尘公子连姑娘的手都没牵过。”

    叶璃力图镇定,“你可以说大哥眼光高,看不上一般的庸脂俗粉。”

    墨修尧望天翻了个白眼,摆明了就是和你不信叶璃的自我安慰之词。叶璃没好气的捏着墨修尧恢复完美的脸蛋,左右拉扯,“别老是想给大哥找不自在。这种事情传出去了对大哥影响不好。”墨修尧吃痛的拉下叶璃的双手锁在自己掌中,揉了揉被叶璃拉扯的脸皮问道:“阿璃讨厌短袖么?”叶璃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不讨厌,但是…不许胡说!就算大哥真是断袖也要他自己说出口才算!”

    墨修尧乖顺的点头:所以阿璃你也同意徐清尘是断袖了么?被绕进去的叶璃浑然忘了,暗卫的折子上虽然没有写徐清尘对哪个女子有什么特别,但是同样也没有写他对哪个男人有什么特别的。不知道徐清尘是怎么说服徐大夫人,之后似乎也没有听到璃城里传起过徐家大公子相亲的传闻。倒是徐清尘突然觉得每次表妹看自己的神情总是多了几分说不出来的怪异和忧虑。

    若说西北今年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毫无疑问的就是六月举行的会试了。这是西北自立之后五年里第一次举办会试选拔人才,自然引得四方瞩目。同时也再一次表明了如今西北和大楚再无瓜葛的立场。更让人在意的是,西北的这次会试并不仅仅限于西北境内的学子,大楚和西陵的学子只要有真才实学西北也并不拒绝。虽然炎热的六月并不是一个科举考试的好时候,但是从西北各地的学子以及大楚和西陵赶来的一些怀才不遇的人才都不远千里络绎不绝的赶到了璃城。又因为会试半个月之后又是璃城一年一度的璃城商会,各国的商人都纷纷远道而来将自己的商品带到这里想要卖个更好的价钱,所以人们对这种城池的热情也仿佛炎炎夏日一般的激烈起来。

    经过五年时间,如今的璃城早已不可与当初同日而语。单只是城池的面积至少就比五年前扩大了一辈有余,街上过来过往的商户和各种琳琅满目的商品更是不比大楚的楚京差。大街上时不时的还有衣着怪异发色肤色和眼睛都和西北百姓迥异的西域人过往。

    凝香阁里,靠窗的厢房里墨修尧和叶璃相对而坐难得悠闲的喝着茶说这话,不时从窗口往下望去,街道上人潮涌动一片兴兴向荣。叶璃看在眼中只觉得无比的欣慰和满足,这座城池是他们五年来辛苦经营才有了如今这样的繁华和安宁。就想西北这块土地一样,他们所有人一起守护着这块土地,守护着这块土地上的黎民百姓。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叶璃心中一片柔软和甜蜜。他们不仅仅是夫妻,更是并肩而行互相依靠的左右,他们有着共同的理想和责任。

    “阿璃在想什么这么高兴?”墨修尧放下茶杯,温柔的看着对面笑容温婉而满足的妻子。叶璃浅笑道:“没什么,只是觉得眼前的景象让人觉得很高兴。”

    顺着叶璃的目光往下望去,人流来来往往的街道上,年轻的小夫妻摆着摊子卖脂粉,虽然衣着朴素脸上却洋溢着欢喜的笑容。一家三口夫妻俩牵着才几岁的孩子在大街上走过,孩子指着街边买糖葫芦的小贩要买糖葫芦。花甲的老人脚步稳健的在人潮中慢慢向前走着,还有不少过往的年轻书生,每个人脸上似乎都绽放出奇异的光彩和笑容。墨修尧回过头,声音柔和却坚定的道:“只要我们在,他们会永远都这么快乐的生活的。”

    叶璃点头,轻声道:“其实老百姓想要的并不多,只要能让他们过着太平的日子,吃得饱穿得暖,他们就会对你感恩戴德了。”墨修尧笑道:“可不是么?如今西北的百姓们最崇敬的不就是本王的阿璃么?若没有阿璃,他们哪里有现在的好日子过?”

    西北对外商贸的计划是阿璃提出来的,在北方平原开垦提地种植粮食也是阿璃提出来的。他这话绝对不是虚伪的奉承,阿璃为西北为墨家军为他做的太多太多,一直以来墨修尧都无比的庆幸自己娶到了一个了不起的妻子。叶璃抿唇笑道:“王爷夸奖了,我也不过是动动嘴动动笔罢了,真正要去做的都是别人。”墨修尧笑道:“虽然很多事情许多人都能做到,但是却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想到。所以阿璃还是要居首功。”

    “王爷,王妃,瑶姬求见。”

    “进来吧。”墨修尧剑眉微锁,淡然道。瑶姬推门进来,五年的时间过去,曾经风华绝黛的楚京第一舞姬更多了几分成熟的韵味和风情。只是洗尽铅华之后,如今的瑶姬却只是一身素裙玉钗,少了几分当年第一舞姬的傲然更多了几分平和宁静的气息。

    叶璃看了看瑶姬头上簪着的那支碧玉莲花暂,秀眉微挑笑道:“好些日子不见,瑶姬好像越发的美丽了。”瑶姬粲然一笑,道:“王妃是在打趣我么?我哪儿及得上王妃才是越发的风采过人了。”

    叶璃笑眯眯的看着她,玉带调侃的道:“这只碧玉簪很不错啊,本妃看着倒是有些眼熟。”

    瑶姬不由得有些不自在的摸了摸头上的簪子,道:“这簪子普通的紧,样式也都差不多吧。”叶璃摇头笑道:“这么说可不对,你别看这簪子玉质雕工样式都不算极品,但是这种碧玉却是西域商人传过来的。整个璃城能找到的大约只有三支。我当初留了一只芙蓉的,还有一只兰花的送给了徐家二少夫人,还有一只却是被人给求去了,原来……”

    对上叶璃调侃的眼神,纵然是曾经阅人无数的瑶姬也忍不住脸上一热,心中将送东西的那人恨得牙痒痒。当初那人将簪子给她她自然是不肯收的,但是那人却是随手一抛只说是别人送错了礼物他拿着也没用,不要就丢了。却没想到这看似不起眼的簪子却还有这样的来历。

    叶璃看着她俏脸越来越红,也知道不该再逗弄下去了。若是搅坏了下属的姻缘可是要被人恨一辈子的。用她前世的话说,坏人姻缘是要被马踢的。

    “好了,不闹你。可是有什么事儿?”叶璃正色问道。瑶姬见叶璃给了她下梯阶,自然乐得换个话题,连忙道:“来应试的学子中有问题的人名单都在这里了,是不是现在就抓人?”瑶姬恭敬地呈上一份名单,接过来看了看才递给叶璃道:“看来雷振霆和墨景祈还真看得起咱们,见缝插针的就想往璃城塞人。这次大楚和西陵还应试的人至少有一般都是他们的人。”叶璃想了想,对瑶姬道:“暂时不用管他们,等考完试之后再说。我也想看看镇南王和墨景祈送来的都是些什么优秀的人才。”应试之前若是大批世子失踪很容易被人发现并且引起轰动,但是考试之后就不一样了,就算有人不见了大多是也就当成是名落孙山然后自己黯然离去了。

    瑶姬应是,想了想又道:“还有一件事情,瑶姬本来已经命人去禀告了墨华大人,既然王爷和王妃来了,就先跟王爷和王妃禀告一声。楚京里最近听说最近似乎有些不太平。是下面的酒楼里的的人听从楚京过来的人说的。”墨修尧剑眉一皱,“可有说是什么事?”瑶姬摇了摇头道:“对方也不是什么高官权贵,估计知道的也并不多。”叶璃笑道:“看来咱们在楚京的人手有些不经用了。”墨修尧毫不意外,淡淡道:“墨景祈此人的疑心之重令人发指,再加上之前他被谭继之耍了近十年,如今只怕是看谁都想叛贼。就算是自伤八千他也会将自己身边可以的人拔干净的。”虽然定王府在宫中还有一些暗棋,但是那却是隐藏的极深的,除非事关定王府生死存亡,否则不能轻易动用的了。

    “看起来平静的日子大家都过腻了。阿璃,回头选个合适的人回京城协助冷皓宇吧。”墨修尧冷笑道。

    叶璃点头,站在门口的瑶姬咬了咬牙,突然开口道:“王爷,王妃,如果你们信得过的话,瑶姬愿意前往京城。”

    “你?”叶璃皱眉,“但是你的身份,还有进京的危险你当真考虑清楚了么?”瑶姬坚定地点头道:“瑶姬想明白了。虽然这几年我在璃城,但是露面的时间极少,璃城能认得我的人并没有几个。另外,瑶姬早已不是当初的瑶姬了,别的不说,自保的能力瑶姬质问还是有的。”叶璃看着她坚定决然的模样,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你还是放不下?”瑶姬勉强笑了笑,道:“也许这次回去就能放下了呢。瑶姬绝不会误了王爷和王妃的事,请王爷王妃应允。”

    叶璃想了想,道:“你先回去,我考虑一下在回复你。”瑶姬谢过,这才转身出门顺手将门掩上。

    “其实瑶姬是个不错的人选。”墨修尧看着叶璃道,“只怕她对沐扬余情未了。”

    叶璃皱眉道:“说她当真完全放下了沐扬我也不信,但是说她会为了沐扬背叛定王府我也不信。她的孩子还在西北,就算是为了孩子她也绝不会背叛定王府的。而且…就算她对沐扬有情,只怕也是恨极了沐阳侯府的人。瑶姬这人爱憎分明……”墨修尧有些奇怪,“既然阿璃知道她对沐扬余情未了,为何还同意她与秦风?”

    “什么叫我同意她和秦风?”叶璃斜眼道:“我只是不喜欢干涉属下的私生活而已。只要不影响正事,秦风爱喜欢谁是他自己的事,难不成我这做王妃的还要兼职媒婆?”

    墨修尧同样对属下的私事不感兴趣,“既然如此,你为何不同意瑶姬前往楚京的事?”

    叶璃轻叹一声,摇摇头问道:“我是不是太过心软了有些?”做卧底这种事叶璃并不陌生,自然也明白卧底需要承受的是什么。以瑶姬的身份回京之后最好的办法就是设法回到沐扬的身边。如此一来,无论是瑶姬将来事发被沐扬给杀了,还是等到最后双方图穷匕见,瑶姬和沐扬都势必要站在彼此的对立面的。对于一对有着一个孩子曾经相爱的男女来说,这太过残忍,同样对瑶姬也太过残忍了。

    “本王的阿璃本来就是个心底善良的女子。”墨修尧轻声道,在叶璃不注意的对方却悄悄扬起了唇角。对沐扬残忍么?他一点儿也不觉得。他只记得当初阿璃坠落悬崖生死不明还有沐阳侯那个老匹夫一份功劳。他当初放了沐扬可不是让他回去给沐阳侯享受天伦之乐的。虽然正餐还不能上,就来点开胃菜吧。至于瑶姬?那是她自己要求的,何况定王府救了她的命难道她不该回报一二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28》,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28.瑶姬的请求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28并对盛世嫡妃228.瑶姬的请求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