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再见长乐公主

    231。长乐公主

    徐清尘果然就听在永林等他们。

    众人赶到永林小城的时候,清尘公子正一身月朗风清悠闲写意的坐在永林城里最好的茶楼里喝茶。看到他们进来,徐清尘微笑道:“我等了你们半天了,已经让人包下了一个客栈,咱们在永林歇息一天在出关如何?”叶璃笑道:“大哥想得周到,我和修尧也是这么打算的。”众人入了座,徐清尘挑眉笑道:“看起来大家路上没尽兴?”

    一听这话,凤之遥立刻满腹的怨气,抱怨道:“可不是么。清尘公子你不知道,咱们一路上边走边等,结果都过了云澜江了那些胆小鬼也不见有那个追上来。害的本公子满心期盼!”这几年日子过得太过安宁了,在西北就连剿个匪都有人抢着去,以至于西北境内现在连流寇都没有了。真是…手略痒啊,“墨景祈这让当真没趣,他若是下道明旨截杀咱们。那些将领哪儿敢不从的?本公子也好体会一把万军丛中吐出重围的感觉啊。看看现在,下面的人偷工减料…若是让墨景祈知道咱们未折一兵一卒就

    出了碎雪关,不知道会不会气死?!”

    徐清尘摇头笑道:“凤三想太多了。墨景祈是不可能发明昭的。一旦发了明昭公告天下,就等于正式向墨家军宣战。只怕还等不到杀了我们,墨家军就要陈兵飞鸿关了。若是倾其所有当真能杀了王爷也就罢了,万一让王爷会到了西北……”定王和近百万墨家军的怒火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承受得起的。听了徐清尘的分析,凤三只能为墨景祈的胆小表示遗憾。

    “启禀王爷,楼下大楚使者求见。”侍卫上来禀告道。

    “大楚使者?”凤之遥有些诧异,看了看墨修尧和叶璃问道:“现在这种情形,大楚使者还能来求见王爷?”徐清尘淡然笑道:“凤三不妨猜猜大楚的使者是谁?”凤之遥看着他道:“难不成清尘公子已经见过了?”徐清尘摇头道:“见倒是没见过,不过可以猜测一二。南诏发了国书正是邀请各国君王权贵参加安溪公主的大婚。大楚不可能派太低级的使臣过来,但是…以墨景祈的个性是不会亲自前来的。”墨景祈平生最是自重身份,又警惕自身安危。别说到这千里之外的南诏来了,墨景祈这一辈子连京城一百里外都没有去过。平时除非必要,否则绝对是呆在侍卫重重守护的皇宫之中绝不会出宫半步。

    “黎王与南疆有些瓜葛的事情墨景祈是早就知道的。随意这次他也一定不会让黎王抢了先。整个京城中既能让墨景祈信任有上得了台面的人就只有柳家了。”徐清尘淡淡笑道,只会笑容里却多了几分冷意。当初墨景祈突然决定拿徐家开刀,这里面绝对少不了柳家人的挑唆。墨修尧凝眉道:“柳淳风?”凤之遥眨眼,“柳淳风是谁?”卓靖低声笑道:“凤三公子,柳淳风就是柳丞相,柳贵妃的父亲。”也不怪凤之遥不知道,柳贵妃虽说和墨修尧等人差不多年纪,但是柳淳风本人的年纪其实也就别华国公小那么两岁。在凤之遥的记忆力,注意到此人的时候他就是柳丞相了,自然没记住他到底叫什么名字了。

    徐清尘点头道:“不错,我猜大楚的使者正是柳淳风。”

    叶璃微微蹙眉,侧首看着身边的墨修尧,“难不成王爷和这位柳丞相还有什么交情?”墨修尧嗤笑道:“定王府和柳家素来不和,哪儿来的交情?”当年墨流芳还年少的时候,柳家还不是现在的柳丞相当家而是已经去世的柳老太爷。柳老太爷年过六十才登上丞相之位,上面却压着一个才不过二十来岁的摄政王墨流芳,这让本就有些小肚鸡肠的柳老太爷怎么能忍得下这口气。那些年里没少给墨流芳使绊子,因此,定王府和柳家关系也就从来没有好过。这也是为什么当年柳贵妃一心痴恋墨修尧,却不仅是墨修尧对她无意,就连柳家的人都没人同意这门亲事,而是毫不犹豫的将她送进了宫中的缘故。

    “让他上来吧,本王也想看看他到底有什么事儿要求见本王。”墨修尧淡淡吩咐道。

    不多时,人就被引上了茶楼,果然是一年须发花白的柳丞相。柳淳风虽然年事已高,但是身体和精神却似乎不错,一双有些浑浊的眼中也带着精明的光彩。只是站在他身边的人却让众人一怔,站在柳丞相身边的却是两个女子。年长的那位一身白衣如雪,绝美的容颜上带着淡淡的冷漠,不是柳贵妃是谁?虽然柳贵妃如今已经年过三十,但是时光似乎对她格外的厚爱,看上去依然与五六年前没有太多的变化。站在柳贵妃身边的却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少女穿着一身鹅黄色绣着粉白芙蓉花儿的罗衣,已经渐渐长开的容颜已经有了几分隐约可见的绝色风华。可以想见,再过两年少女的姿容绝对不在柳贵妃之下,那一双清澈灵动的水眸更是透露出柳贵妃绝不会有的纯澈和灵秀。看到叶璃,少女脸上一喜不由得上前一步轻声叫道:“定王妃……”

    叶璃微微一怔,看着那与华皇后和华天香都有几分神似的容颜,心中一动道:“长乐公主…”

    见叶璃记得自己,长乐公主欢喜的连连点头,举步想要往叶璃跟前走去。身后柳贵妃轻咳了一声,淡淡道:“公主,身为一国公主当注意礼仪,不要失了体统让皇上蒙羞。”长乐公主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看柳贵妃,笑眯眯的道:“多谢贵妃娘娘提醒,不过方才并不是本公主想要上来的,而是贵妃娘娘提议上来的不是么?本公主只是想和定王妃叙叙旧,却不知道贵妃娘娘上来是想要跟谁叙旧?”柳贵妃脸色一变,定定的盯着长乐公主。长乐公主也不惧怕,毫不犹豫的看了回去。好一会儿才听柳贵妃道:“本宫自然也是想要跟定王妃叙旧。”

    叶璃站起身来,浅笑道:“难得在这边境小城还能遇到故人,既然贵妃和公主都想要跟本妃叙旧,不如咱们换个地方聊聊?也免得…坏了贵妃的名声。”长乐公主欢快的拉起叶璃的手笑道:“定王妃,好久不见我还以为咱们再也见不到了呢。咱们去别处说话吧。”说完拉着叶璃就往旁边的厢房走,茶楼的楼上都被徐清尘包下来了,倒也不用担心她随处走闯到别人的房间里去。拉着叶璃走了两步,长乐公主有回头看了看还站在原地没动的柳贵妃,眯着弯弯的水眸笑道:“柳贵妃,你还不走?本公主就算名声稍差一些也没什么,皇帝的女儿不愁嫁么。不过柳贵妃若是…咯咯…不知道父王喜不喜欢听到有人说一支梨花出墙头呢?”

    “你胡说什么!”柳贵妃脸上一红,看了一眼那个背对着自己的紫衣银发的男子一眼,飞快的跟了上去。

    身后,凤之遥这才回过神来,指着长乐公主消失的方向咂舌道:“那丫头是长乐公主?”墨修尧抬眼看了他一眼,淡淡的垂眸饮茶,“你有什么意见?”凤之遥讪讪无语,他能有什么意见,虽然他只见过长乐公主一两次,但是还记得当初那个被华姐姐宠溺保护着的小公主天真可爱的模样。曾经他甚至是嫉妒着这个小公主的,因为她得到了那个人全部的宠爱和呵护。只是现在这是女大十八变么?那个天真可爱的小公主竟然也能随口吐出这么辛辣的嘲讽来了。

    徐清尘垂眸,淡淡道:“长乐公主现在在宫里的日子也不好过吧。”凤之遥默然无语,脸色也渐渐沉了下来。自从几年前皇后为徐家求情之后就被皇帝夺了执掌后宫的权利。虽然其他的一切照旧,凭着皇后这些年在宫中的人脉威望也没人敢对她不敬。但是一个握有实权的皇后和一个被架空了的皇后到底是不一样的。

    柳丞相站在一边,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这些人完全没有邀请他坐下的意思,甚至还当着他的面讨论起他的女儿执掌后宫苛待长乐公主的话来了。柳丞相顿时气得胡子一翘一翘的,忍不住插嘴道:“凤三公子这话说得言重了,小女合适苛待过长乐公主?”原本还激烈讨论的凤之遥和卓靖林寒立刻安静了下来,卓靖变脸似的重新恢复了一脸冷漠。侧首斜了柳丞相一眼道:“柳丞相,擅自打扰别人说话,你不懂礼貌么?”

    柳丞相气得仰倒,指着卓靖你你了半天也说不出话来。好半天终于缓过了气来,才怒气冲冲的道:“将客人晾在一边,这就是好定王府的待客之道?”

    “受欢迎的才是客,不请自来的……”林寒真诚的看着柳丞相,用表情告诉他我们真的没有请你上来。

    凤之遥一手支颐,漫不经心的道:“还有啊,柳丞相本公子不仅怀疑柳家不同规矩,其实整个大楚皇室都不懂规矩吧?刚才上楼来的时候你们是怎么走的?柳丞相走最前面,长乐公主走最后。”

    “有什么问题?”柳丞相没好气的道。凤之遥嗤笑道:“柳丞相,柳贵妃是正一品,长乐公主也是正一品,你这个丞相嘛…还是正一品。但是这一品跟一品还是不同的吧?柳贵妃品级再高也是个妾,长乐公主是皇后嫡女。试问,你们家会让一个妾走在嫡女前面么?更何况是妾的父亲?”

    “凤之遥!你…你…”柳丞相终于被气的浑身颤抖起来,指着凤之遥的手指颤个不停。他不能说凤之遥说的不对,因为一般情况下他这个丞相见到长乐公主也是必须要行礼的。而柳贵妃和长乐公主的情形,他也无法说皇家的规矩和普通人家不一样。因为虽然在宫中长乐公主须对柳贵妃执晚辈礼半礼,但是在天下的文人们看来,身为嫡长公主的长乐公主就是比柳贵妃这个贵妃来的尊贵。嫡长公主对贵妃行礼是出于对父皇的尊敬和礼貌,而不是必须。

    “定王,你就是这么管教属下的么?”柳丞相被气得口不择言,直接将矛头指向了墨修尧。墨修尧侧首,剑眉微扬唇角勾起冷淡的笑意,“本王怎么管教属下何时轮到你来置喙的?”

    柳丞相终于明白自己在定王府众人跟前根本就讨不到丝毫便宜,不说凤之遥卓靖等人伶牙俐齿,旁边还坐着一个一直没开口的徐清尘呢。那可是年方十七就辩得当代高僧口吐鲜血的厉害人物。于是,柳丞相眼睛一翻直接倒了下去。凤之遥眨眨眼睛,“这样就不行了?”最近他们遇到的墨景祈的人马,无论文争武斗战斗力怎么都这么渣啊?

    徐清尘淡笑道:“不是不行,这是最好的退场之法。”这说明这柳丞相能屈能伸啊,若是强撑下去只怕就正要被凤之遥几个挤兑的晕过去了。终究还是不能让个七老八十的老人家就那么孤零零的躺在地上,徐清尘示意站在楼梯口的侍卫让柳丞相带来的随从上来将人带下去看大夫。

    另一边的厢房里,气氛却是和外面截然不同。长乐公主拉着叶璃叽唧唧喳喳的说个不停,还有些稚嫩的美丽小脸上多了几分天真和真诚。叶璃含笑看着长乐公主,眼中也满是温暖的笑意。几年不见,曾经还是一个小萝莉的女孩儿已经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小姑娘了。只有柳贵妃坐的离两人远些,表情淡漠有些漫不经心的模样,显然并没打算真的和叶璃叙什么旧。

    柳贵妃没理会叶璃,叶璃也没打算理会柳贵妃。原本几年前最初见的时候,叶璃对柳贵妃还有过几分好感。毕竟在深宫中能有这样一个个性独特的女子却是不容易。但是在见过柳贵妃对墨修尧的痴缠和明里暗里对自己的针对之后,叶璃对她的好感就已经荡然无存了。毕竟,就算柳贵妃在怎么爱墨修尧爱的掏心掏肺,她叶璃才是墨修尧明媒正娶的妻子。柳贵妃喜欢墨修尧她没有意见,但是喜欢到对人家的原配妻子看不顺眼各种冷嘲热讽鄙视威胁就有些过分了。特便是叶璃现在一看到柳贵妃冷艳高贵的模样就容易想起那边在皇宫里的桃树林里她对着墨修尧哀求的模样,不由得心情一阵烦闷。

    “定王妃,听说你生了一个可爱的小弟弟?”长乐公主拉着叶璃好奇的问道。

    叶璃含笑点头道:“对呀,今年已经五岁了。”

    长乐公主叹气道:“定王妃和定王叔生的弟弟肯定可爱又聪明,王妃怎么不带着小弟弟一起来南疆呢?”

    叶璃看着她一脸遗憾的小模样,叶璃忍俊不禁,抬手点点她的小鼻子笑道:“宫里有那么多小弟弟,公主还没看够?”

    长乐公主轻哼一声,小嘴微微一撇道:“母后才没有给我生弟弟,长乐没有弟弟。”

    “好好好,没有弟弟。那咱们小宝以后叫公主姐姐好不好?”叶璃不由笑道,长乐公主眼睛一亮,眨眨眼睛笑道:“真的么?那…我是不是要送弟弟见面礼?嗯…我现在不能去西北啦,王妃帮我带回去给小弟弟,以后弟弟见到长乐才会喜欢我。”说着低头看了看自己,毫不犹豫的从手腕上扯下一个精致的玉铃铛塞到叶璃怀里。

    叶璃有些惊讶的拿着玉铃铛,极品的白玉精心雕琢而成的龙凤呈祥图样。一龙一凤相互纠缠成为一个小小的球型。从镂空的龙凤之间还能看到里面包着一颗圆圆的玉珠。虽然只是一个小巧的铃铛,但是那无与伦比的精致雕工和极品美玉,一看就知道绝对是价值不菲。

    长乐公主如此大方,就连柳贵妃也忍不住侧首看了她一眼,蹙眉道:“公主,这个玉铃是太后赐给你的。”

    长乐公主不悦的沉下了小脸,道:“皇祖母赐给本宫就是本宫的了,本宫乐意将它送给谁与柳贵妃有什么相干?”

    叶璃伸手拉住长乐公主,微笑道:“好吧,我替宸儿谢谢公主的礼物。说起来我也该替宸儿回公主一件礼物才对,不过我随身还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长乐公主眼睛微亮,眨眨眼睛看着叶璃道:“王妃,不能不能自己挑礼物?”叶璃挑眉笑道:“公主想要什么?”长乐公主起身,伏在叶璃耳边低语了几句。叶璃微微皱眉,有些疑惑道:“你要…做什么用?”

    长乐公主抿唇,揪着胸前的小辫子笑道:“玩儿啊,别人都不肯给我知道王妃肯定是有的。就要一件嘛,王妃,好不好嘛?”

    叶璃想了想,道:“我回去找找看,有的话就给你。”

    长乐公主笑的眉眼弯弯,“我就知道定王妃最好了。”

    叶璃抬手揉了揉长乐公主的头发,轻声问道:“对了,安溪公主大婚,你父皇怎么会派你跟着来?”

    闻言,长乐公主原本清澈的眼神微微的黯沉了下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31》,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31.再见长乐公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31并对盛世嫡妃231.再见长乐公主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