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安溪公主的未婚夫

    233。安溪公主的未婚夫

    原本叶璃以为,经过了在酒楼的事情之后,柳贵妃一定会对他们恨之入骨有多远走多远。所以第二天一早他们一行人离开客栈出了往城外而去的时候正好再次巧遇了柳丞相一行人时叶璃心中的烦躁当真是又上升了一个高度。特别是当看到柳贵妃一脸平静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模样过来和他们说话的时候,叶璃就只剩下无语了。

    跟在柳贵妃身边的长乐公主暗中对叶璃耸了耸肩,挤出一个作怪的表情对着叶璃笑了笑。叶璃眼角微挑,不着痕迹的扫了柳贵妃一眼。长乐公主微微的摇头,望天翻了个白眼。叶璃也只得无奈的跟着望天了。

    “定王,昨晚休息的可好?”柳贵妃走到墨修尧跟前站定,轻声问道。虽然依然是淡淡的清冷神色,却能让人听出其中真切的关心。

    长乐公主自发自动的站定了脚步,离柳贵妃稍远一些的地方作赏景状。她父皇真的像母后说的那么多疑么?那为什么父皇从来没有怀疑过他的爱妃会让他绿云罩顶,还将她放出来缠着人家有妇之夫?

    “反胃。”墨修尧冷然道,银色的发丝在晨光下泛起一圈淡淡的光泽,一转身丢下还真切的望着他的柳贵妃走到了叶璃身边。柳贵妃沉默的望着那白发如雪决绝而去的身影,眼中闪过一丝痴恋和悲伤。

    叶璃侧身看向柳贵妃,淡笑道:“柳丞相,贵妃,还请见谅。我们王爷平时脾气没这么坏的。只是昨儿中午被恶心到了,昨晚和今早都没什么胃口才会这样的。”墨修尧直接抱起叶璃将她放到马背上,然后自己才翻身上马坐在叶璃身后,一提缰绳当先一步出差时出城去了。

    身后留下一群人神色各异,其中柳贵妃和柳丞相的脸色尤其难看。柳贵妃自不必说,柳丞相昨天虽然没在场却也是知道在酒楼发生了什么事的,同样也觉得女儿做的太过了,但是对于墨修尧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不留情面,心中也同样不悦。看了柳贵妃一眼,柳丞相沉声道:“贵妃娘娘,咱们也该启程了。走吧。”柳贵妃有些不甘的望了一眼前方已经不见叶璃和墨修尧身影的城门,终于还是转身上车去了。

    被留在最后的凤之遥等人面面相觑,好一会儿卓靖皱眉道:“大公子,柳家似乎有些不对劲儿。”

    徐清尘目光淡淡的扫过前方已经启动的马车,唇边的笑容宛如春风,却让人只觉得春寒料峭,“的确有些不对劲儿。早就听闻当年定王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没想到现如今正当盛年,竟是比当年更加会招女子垂青了?”这话说得温和风雅云淡风轻,听话的人却听得背脊一凉。

    凤之遥看着那辆风雅精致的马车,有心想要为自家上司兼好友辩解几句都不行了,只得默默住了嘴。连大楚贵妃都痴迷成这样,可不是招蜂引蝶么?见众人都默认了,徐清尘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将话题转了回去,“你觉得哪儿不对劲?”卓靖想了想,凝眉道:“皇帝派柳贵妃来南诏本身就不对劲。另外…柳贵妃未免也太过大胆了一些。如今柳贵妃的言行若是传入皇帝耳中,只怕就算皇帝再怎么宠爱她也会翻脸无情的吧。”

    徐清尘点头道:“不错,她跟如此胆大妄为,必是笃定了这些事不会传到皇帝跟前。那么…这次大楚派来的使者里面没有皇帝的人。”

    “这怎么可能?”凤之遥道。墨景祈的疑心病有多严重他们可都是亲眼所见,凤之遥很怀疑这世上到底有没有墨景祈真正能信任的人。就算他再信任柳丞相,再宠爱柳贵妃也绝不可能不在他们身边安插人手。徐清尘低头沉思了片刻,道:“那么就是墨景祈以为自己安插了人手,但事实上…那些人本身就不是他的人。柳家…想干什么?”凤之遥摇摇头,清尘公子想不明白的事情他更想不明白,扯过旁边的马匹一跃而上道:“回头再想吧,再不走王爷王妃都要过碎雪关了。”

    墨修尧一行人在碎雪关并没有受到任何刁难,与柳丞相一行一前一后出了碎雪关。出了碎雪关以后便是南疆的土地了,南疆人民风彪悍而且善于驱使毒物,他们虽然不怕但是也不想招惹麻烦。一路上不再停留马不停蹄的直奔南诏都城。墨修尧一行人都是其中快马而行,而柳贵妃一行人却是带着马车的,所以一出了碎雪关就将他们远远地甩开了。如此一来一路上倒是清净了不少。不过几天时间一行人就已经到了南诏王城前。

    南诏王城依然如多年前一般的繁华喧闹,只在城门口就看到穿着各异的各族人等络绎不绝。许是因为安溪公主的大婚,虽然南疆有许多偏远的部落并不归属南诏统辖,但是安溪公主大婚这样的大事许多部落首领都会给面子前来的,所以南诏王城里更是比从前热闹了许多。同样,城里城外守卫王城的侍卫也多了不少。墨修尧和叶璃到来,安溪公主自然是亲自出城来相迎的。叶璃刚跃下马背,安溪公主就已经领着人迎上前来笑道:“定王府,许久不见王妃风采更胜从前了。”叶璃浅笑道:“公主过誉了,恭喜公主大婚。”

    安溪公主脸上的笑容微淡,却依然还是含笑接受了叶璃的贺喜,侧身看了一眼身边的青年男子对叶璃和墨修尧道:“定王,王妃,这是我的未婚夫普阿。”

    叶璃抬头去看那青年,是个与安溪公主年龄相当的年轻人。身材高大修长,几乎和墨修尧差不多的身高,不过不同于中原男子的肤色,小麦色的肤色让他显得更加精壮英武。硬挺的脸上带着一点僵硬和不易察觉的窘迫,叶璃直觉的觉得这个青年是个心思淳朴的老实人。倒实在是不想安溪公主会看上的人。

    青年对着墨修尧和叶璃点的点头,说了几句叶璃完全听不懂的话,听起来并不是南诏通用语。倒是墨修尧对着青年点点头,也回了几句。那青年显然对眼前这个白衣男子竟然会说自己的语言感到惊奇,看着墨修尧的目光也立刻变得热情了许多。安溪公主对叶璃笑道:“普阿是南边以为部落族长的独子,他们部落与我外祖父的部落时代交好。我小时候也见过他几次,只是他们有自己的语言文字又历来排外,他的南诏语也是刚学的,估计你也听不明白

    。他刚才跟你们说欢迎你们。”

    安溪公主与叶璃说话,其他人自然也听见了。普阿看了看安溪公主,脸上闪过一丝不解。安溪公主对他低语了几句,普阿这才抬起头来对叶璃点头笑了笑,用有些生硬的南诏语道:“欢迎你们。”叶璃听着那生硬走调的南诏语,说的比她还生硬,听起来也让人捉急果然是新学的。点头用南诏语回了一句,“多谢,恭喜。”青年显然听明白了叶璃的话,对众人的神色也更加温和起来的,对着安溪公主叽里咕噜说了几句。安溪公主含笑对叶璃道:“他说你们都是我的朋友,你们很好。”叶璃忍不住莞尔一笑,觉得这个青年其实也并不是那么配不上安溪公主。

    他们这边寒暄完了,跟在后面的徐清尘等人才跟了上来。徐清尘含笑看着安溪公主道:“公主,恭喜。”

    安溪公主眼底闪过一丝苦笑,微微垂眸道:“多谢,谢谢你能来。”徐清尘含笑道:“能来参加你的婚礼我也很高兴。”安溪公主很快就调整过来了,点头笑道:“好几年不见,我也很高兴见到你来。这是我未婚夫普阿。”

    安溪公主侧首又用另一种语言跟普阿介绍了徐清尘。

    徐清尘被称为大楚第一公子自然不是白叫的。用叶璃的话说,如果墨修尧和徐清尘站在一起,人们第一眼看到的必定是墨修尧,但那绝对是因为墨修尧那一头白发。而人们最后目光停留最近的却绝对是徐清尘。当然这其中不乏有叶璃故意贬低自家夫君的意思,但是至少也说明徐清尘和墨修尧站在一起也绝对不会比对方逊色。

    其实若单以容貌而论,徐清尘未必比凤之遥更加俊逸,也不必韩明晰容貌精雕细琢一般的俊美。他甚至对衣着饰品都不怎么将军。衣服就是眼色样式都最普通的白衣,也不爱像凤之遥一样随时随地华丽的描金折扇不离手。偶尔手里拿的也只是他书房里随便画的一把折扇。腰间悬着一方少年时祖父赠送的玉佩,多少年也不见怎么更换。但是只要他一站在人前,人们的目光就不由自主的移到他的身上不舍离去。徐清尘总是给人一种脱离红尘的清雅脱俗,但却不是仙人的那种高高在上。而是一种让人不由自主的心悦诚服并且感到温暖舒适的感觉。这世上大多数的优秀男子跟徐清尘比起来都太具有威胁性了,总是让人不由自主的在心中戒备和疏远。只有徐清尘…即使是叶璃也从来没有见过如徐清尘这样的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并感到温暖安宁的气息的男子,即使是知道徐清尘的手段的人许多时候都忍不住想要被他吸引。

    普阿看到徐清尘也是一怔,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还有更多释然与黯然交错的东西。他朝着徐清尘点了点头,同样说了句欢迎。他懂得的南诏语其实并不太多,徐清尘温文一笑,用普阿的部落语问候了他。同样是那个部落的语言,墨修尧的发音和安溪公主很相似,应该是属于外族人学出来的标准语,而从徐清尘口中说出来的却又似乎格外不同,更像是跟普阿一样的,但是声音却更加悦耳。

    看着年轻人脸上淡淡的黯然,叶璃忍不住将头靠着墨修尧的肩膀不想抬起头来见人。大哥,你还敢更渣一点么?你看不上人家安溪公主就算了,现在还来打击人家的未婚夫是什么意思啊?

    “阿璃,累了么?”墨修尧关心的问道,徐清尘打击了谁他不关心,横竖打击不到他。

    叶璃虚弱的点了点头,有些同情站在徐清尘身边黯然无光的青年人。安溪公主看着叶璃和墨修尧交握的双手,眼底划过一丝艳羡,笑道:“咱们只顾着在这里说话了,还是快些进城去吧。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驿馆,若是再这里站下去,指不定将咱们南诏城里的姑娘魂儿都勾没了,到时候可就麻烦了啊。”

    安溪公主说的一点不错,他们一行人虽然没有当在城门口正中央,但是无奈这一行人实在太过引人注目了。从墨修尧徐清尘,到凤之遥卓靖林寒秦风,随便扔一个出去都足够让一大票姑娘动心。此时城门口早就站了不少妙龄的姑娘。南疆人素来热情,若不是有王城的守卫拦着,说不定已经冲上前来示爱来了。

    进了城,安溪公主直接将一行人引到了离王宫和公主府都不算远的驿馆里。墨修尧一行人一路劳顿,自然不会一进城就进宫去见南诏王。安溪公主亲自将他们引入驿馆中一座早就准备好了的院子里安顿下来,又吩咐的驿馆的仆役好好侍候。见安溪公主这般费心,叶璃心中更是对自家大哥的不厚道感到不好意思了。

    接收到叶璃的歉意,安溪公主无奈的一笑。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正和墨修尧徐清尘说话的普阿,墨修尧和徐清尘两人都精通不少南疆部落语,跟普阿说起来来也没有什么语言障碍。在叶璃的方位看开三人聊得还算谈得来,只不过夹在墨修尧和徐清尘自之间的青年人却也只能显得更加的不起眼了。安溪公主无奈的叹息道:“定王和清尘都太过优秀了,想要再找一个跟他们一样优秀的人实在是难上加难啊。我和普阿也算是从小认识的,他心肠不坏又一心对我好。嫁给他也没什么不好的。”

    叶璃点点头道:“公主的选择是对的。”

    只从普阿的举止神色就看得出来他必定是将安溪公主看的极重的。而且更要紧的是他显然也是知道安溪公主钟情徐清尘的,但是看着徐清尘的眼眸中却只有一丝黯然和佩服,却没有丝毫的妒恨之意,这说明这人是个心胸宽广的人。安溪公主身为南诏王太女,将来的南诏王,如果徐清尘本身是南诏人又对她钟情的话自然是绝配。但是徐清尘虽然少年时便喜好云游四方,但是最后必然都是会回到自己的家族的。而安溪公主身为王太女却根本不可能远离南诏跟随徐清尘回徐家。而徐大公子文采风流惊艳天下,要让他一辈子呆在南诏这样的地方只怕也不会舒服。更重要的是…徐清尘这人看似温暖亲切近人,实则性情淡然与人疏远。除非是让他放在心上的人自然是千般维护,但是对于没放在心上的人却冷淡的很。很多时候在你还沉浸在他的如春风般的暖意之中的时候,其实他早已与你相隔千里了。叶璃以为安溪公主如果真的嫁给了墨修尧,也未必会比嫁给普阿感到幸福。被爱的人永远都是比爱人的人幸福的吧,当然如果既能被爱有刚好爱那个人就更好了。

    安溪公主看着叶璃抿唇笑道:“其实我最羡慕的还是定王妃。只怕这天下女子都是羡慕定王妃的。”

    叶璃回头看了墨修尧一眼,正好墨修尧也回头看向她。两两相望不由得相视而笑,淡淡的温馨情意在两人之间流传。叶璃回过头来,看着安溪公主笑道:“公主也可以和我一样,普阿一定会是个好丈夫的。”看着安溪公主,叶璃伸手握住他的手真诚的道:“既然决定了,就放下从前的事情好好把握吧。中原有句话叫有花当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用在这里虽然不太恰当不过还是有些道理的。普阿对公主有意,公主既然选了他必然也是相信他的。既然如此,何不好好经营这一段婚姻?人心都是肉长大,若是等到人心凉了,后悔也来不及了。我与王爷当初成婚之前也不过才见过一两面,你们总是比我们要好得多了不是么?”

    安溪公主点点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定王妃,谢谢你。”

    叶璃摇摇头,瞥了那边风流尔雅的清尘公子一眼,挑眉道:“至于那个人,你也别把他太当一回事儿了。大舅母在家里天天骂他呢,在璃城里不知道多少姑娘被他无视了。我估计璃城如今最少有一半的姑娘天天在家诅咒他。”安溪公主听的有趣,好奇的道:“诅咒他什么?”

    叶璃笑道:“不是咒他这辈子都娶不到媳妇儿,大概就是咒他哪天喜欢上个姑娘人家却对他不屑一顾之类的吧。反正我要是个姑娘被人这样无视了,我就这样咒他!”

    安溪公主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眉宇间原本的黯然伤神也散去了许多,笑道:“一辈子娶不到媳妇儿太惨了,就诅咒他喜欢上姑娘人家却对他不屑一顾吧。”

    看着安溪公主眼中的笑意和淡淡的释然,叶璃心中一安,不管怎么说,放下了就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33》,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33.安溪公主的未婚夫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33并对盛世嫡妃233.安溪公主的未婚夫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