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自作聪明定婚事

    249。自作聪明定婚事

    慕容世家

    金碧辉煌气势宏伟的山庄规模丝毫不逊于皇家别院。或许是因为主人家人丁稀少,整个山庄也隐隐透露出一股阴森和衰颓之气。用无数价值连城的珍宝堆积出来的华丽给人一种沉沉的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的感觉。慕容明妍踏入大门,门口早有成群的下人恭候着。见到她回来连忙欢喜的迎了上去,“大小姐,你终于回来了。老爷担心死了。”

    慕容明妍厌恶的皱了皱眉,抬头看着眼前成群的下人一脸谄媚的模样,还有那雕镂画栋瑰丽堂皇的屋檐房梁,脑海中不由得闪过那个清雅出尘恍若谪仙的白衣男子。咬了咬唇角,慕容明妍眸中闪现出坚定的光芒。

    “爷爷,太叔公。”还没来得及回自己房里,慕容明妍就被慕容家主叫道了书房。而书房里却不只有慕容家主,还有从小就让她十分畏惧的太叔公慕容雄。慕容家主冷哼一声道:“你还知道回来?!你是慕容家的大小姐,谁准你随便跑出去的?”

    慕容明妍垂着头,无措的搅着手里的丝绢不敢言语。在外人眼里,她是慕容家金尊玉贵的大小姐。但是从小到大,在爷爷和太叔公面前却从来没有她说话的余地。一直以来,他们说话她只能听着。但是现在…他们要说的却是她的终身大事。慕容家主见她这般乖巧的模样,心中的怒火也消了一些。语气缓了缓道:“明天就是武林大会的最后一天了,我与你太叔公已经定下来了,将你嫁给阎王阁阁主凌铁寒。”

    “可是…凌铁寒已经四十岁了!”慕容明妍错愕的抬起头了,忍不住冲口而出。四十岁,对于才年方十七的慕容明妍来说已经是个老头子了,如果她父亲还活着的话,凌铁寒的年纪比她父亲年纪还要大好几岁。

    “闭嘴!”慕容家主脸色一沉,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慕容明妍道:“四十岁怎么了?以凌铁寒的武功修为和身份地位,他的年纪还轻得很。你以为这世上有几个人能跟雷振霆分庭抗礼?我倒是想将你嫁给定王,可惜人家看不上你连人都不肯来。”

    被自己的嘱咐这样毫不留情的奚落,慕容明妍羞得满脸通红,很快又变得脸色煞白半晌说不出话来。

    到底是自己的亲孙女,也是在这世上唯一的血脉,见她如此慕容家主叹了口气还是缓和了脸色耐心的道:“咱们特意弄得如此声势,还不是为了你着想。这天下真有能耐的人就那么几个。定王不肯来就摆明了他对你对慕容家的财富都不看在眼里。何况,定王对定王妃情深意重天下皆知,就连西北的首府都是以王妃的名字命名的。就算是为了痴情的名声和徐家定王也断不会弃王妃与不顾,你就算嫁过去也只能屈居侧室。至于楚皇和黎王,楚皇身边早有了柳家,没有咱们插足的余地,黎王咱们看着只怕也难成气候。但是凌铁寒不同,他是阎王阁主身处西陵却又与定王关系不错。正是这样的身份独立于争斗之外却又谁都不敢得罪他。而且,凌铁寒如今还没有成家,你嫁与他就是阎王阁的阁主夫人,又有慕容家给你撑腰,这世间谁敢给你脸色看?”

    慕容明妍倔强的咬着唇不答,就算祖父将凌铁寒说出一朵花儿来,在慕容明妍眼中一身布衣貌不惊人的凌铁寒如何比得上风流尔雅的清尘公子?

    如果叶璃在此,绝对会对慕容明妍的眼光嗤之以鼻。倒不是说叶璃觉得凌铁寒比徐清尘好,而是这两人原本就是完全不同的类型。凌铁寒虽然比不得徐清尘墨修尧凤三韩明晰这些人俊美,但是身形高大挺拔,容貌也是坚毅英挺气宇森然。就算跟这些天下有名的俊美人物放在一起,也绝对不是可以被淹没的存在。而且,外表看起来谁都觉得徐清尘脾气比凌铁寒好,但是若要叶璃说的话,只怕凌铁寒的心肠还要比徐清尘软一些。

    若要叶璃从这两个人中选一个做夫婿的话,叶璃八成会选凌铁寒而不是徐清尘。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了为什么清尘公子容貌才智天下无双却至今未能婚娶。有时候太过的温柔其实是一种疏离和冷漠。只可惜慕容明妍并不明白这个道理。

    慕容雄冷哼一声道:“小姑娘的心思老夫也知道。你不过是觉得凌铁寒年纪比你大得多,长相也不及许多来参加武林大会的公子哥儿俊美罢了。看来是慕容家把你娇惯的太过了,你以为你的容貌算得上多好?今晚去见徐家那小子去了吧?被人家拒绝了?你的长相在安城或许称得上是美人,但是大楚可不是西陵,徐家那小子游历天下什么美人没见过?就你这样的,跟徐家那小子站在一起只怕还不如人家长得好!你也不必嫌凌铁寒年纪比你大,他四十岁能保持三十岁的样貌,七十岁同样能保持四五十岁的样貌。你以为你五十岁了还能是个美人?到时候就该他嫌弃你了!若是嫁给徐家那小子还有墨修尧,我只怕你三十岁不到就要被人抛在脑后。”

    “太叔公!”这一番话不可谓不毒辣,慕容明妍长这么大还没受过这样的羞辱。这份羞辱却是由自己的家人亲自给的,眼泪顿时流淌了出来,怎么擦也止不住。

    “咳…叔父…。”慕容家主轻咳了一声,也觉得慕容雄说的太过了些。慕容明妍容貌虽然没到天下无双的地步,但是还不至于被人嫌弃。安城第一美人的名号也不是他们自封的,虽然叔父想要打击明妍免得她太不知道轻重,但是有些事情过犹不及。

    慕容雄瞥了慕容明妍一眼,终究还是没有再多说什么。慕容家主这才看着慕容明妍道:“总之,此事我与你太叔公已经定了。不必再多说。”

    慕容明妍怎么肯甘心,狠下心来往慕容家主面前一跪道:“祖父,明妍还有更好的主意,凌阁主未必便是最好的人选。”慕容家主挑了挑灰白的眉头,不是他看不起慕容明妍,而是这个孙女有几斤几两他再清楚不过了。自然不会相信慕容明妍能有什么好主意。慕容明妍连忙道:“清尘公子。”

    慕容家主脸色一变,怒道:“我跟你说了这么多你依然执迷不悟!说到底还是舍不得徐清尘的那张脸罢了还敢说的这般冠冕堂皇。莫忘了这些年是谁跟了你锦衣玉食的日子。”慕容明妍含泪委屈的望着慕容家主,一边的慕容雄皱眉,抬手阻止了侄子的怒吼,盯着慕容明妍道:“你说说看。”慕容明妍大喜,连忙道:“清尘公子智计无双,如果…如果能够让他同意入赘慕容世家……”

    慕容家主轻哼一声,冷笑道:“入赘?你想的倒好,你也不看看徐家是什么样的人家,能让他同意娶你都是难上加难还想要入赘!”

    说这话,慕容家主自己心里也不爽。没有什么比让一个以自己家族为傲的人承认自己不如别人更膈应人的了。但是在世人眼里,哪怕徐家一穷二白只怕也比慕容家的地位要高得多。所谓的书香门第…哼!

    慕容明妍想起徐清尘的无情,美眸也不由得黯了黯,继续道:“太叔公和爷爷神通广大,一定会有办法的。如果清尘公子能够成为咱们慕容家的人,凭着清尘公子和定王妃的关系咱们根本不需要和杀手组织扯上关系西陵皇室也不敢轻易动慕容家。而且有了清尘公子相助,何愁不能让慕容家更上一层楼。”

    闻言,慕容家主有些犹豫。能够让慕容家更上一层楼自然是最好不过了,一旦徐清尘入赘到慕容家慕容家和徐家也是亲戚了。最重要的,慕容家的下一代玄孙便是名扬天下的清尘公子的儿子,届时还有谁敢说慕容家的子孙是满身铜臭的商人?但是…徐家素来目下无尘,又怎么会同意这样的提议?慕容家主将询问的目光看向慕容雄,迟疑了一下才道:“若是如此,徐清尘确实比凌铁寒更合适。毕竟…凌铁寒身为杀手头子,只怕也不容易控制。但是这事…只怕不容易成。”

    慕容雄眯着老眼沉吟着,眼中射出凌厉的精芒。傲然道:“有什么不容易的,我慕容雄肯将曾侄孙女嫁给他是他的福气!”不是因为慕容明妍足够配得上徐清尘,而是因为慕容明妍是他慕容雄的曾侄孙女。天下第一高手的名望让他有足够的信心认为徐清尘不会拒绝这个提议。慕容家主看了看跪在地上满眼期盼的慕容明妍,再看看信心满满的慕容雄,终究还是应了下来。

    今年的武林大会可以说得上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比武第二天选出来的前十名的高手还没等到第三天的比武就先死了一半儿,至于是怎么死的大家心知肚明。毕竟,天下第一首富的女婿人人都想做,偏偏慕容家的女儿只有一个。自然要尽量让自己的敌人减少一些。所以当比武开始的时候,原本的十大高手只出现了一半的时候,所有人都没有感到丝毫的以外。

    “凌阁主,今年可有意上台试试身手?”镇南王侧首看向坐在一边闭目养神的凌铁寒笑问道。

    虽然面上平静如常,但是镇南王心中却对凌铁寒十分谨慎。这一次见面,他竟然完全看不清凌铁寒的深浅,也就是说凌铁寒现在就算不比他强也绝对不会输他半分。然而凌铁寒的年龄却还比他年轻十来岁。再想想那个比凌铁寒还要小七八岁的墨修尧,镇南王突然生出一丝疲惫和无奈之感。跟墨修尧比起来,他已经老了。

    原本该跟墨修尧相较量的是他的儿子,可惜他的儿子却还远远比不上墨流芳的儿子。回头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后的雷腾风,镇南王开始反思是不是自己为腾风安排的太过周全了以至于他才到如今处处不如墨修尧的地步?或许…回去之后该让他独当一面了…

    凌铁寒睁开眼睛,淡然道:“没兴趣,镇南王世子不上去试试?”这些所谓的新秀中,除了那个叫任琦宁的青年还有些看头,其他人根本不能进凌铁寒的眼。刚刚和墨修尧打过一场的凌铁寒暂时也没有跟个小辈动手的兴趣。何况…现在安城还有更厉害的对手。凌铁寒垂眸望着搁在扶手上的右手,漫不经心的将目光转到了不远处的慕容世家华丽宏伟的山庄上。

    镇南王朗声一笑道:“腾风这点微末武功哪里能够上台比武,他也不是江湖中人倒是不必理会这点意气之争。”最后这句话是跟雷腾风说的,横竖慕容家是不可能将女儿嫁给镇南王府的,雷腾风比不比武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父王说的是。”雷腾风点头应道。镇南王满意的点头,有些欣慰的看着儿子道:“回京之后腾风便带兵南下驻守吧。”闻言,雷腾风惊喜莫名,父王的用兵意图他是知道的。这个时候要他带兵南下也就是允许了他独自领兵,只要他统领得当,完全可以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兵权。见他领会了自己的意思,镇南王拍拍他的肩膀道:“你年纪不小,也该独当一面了。父王也老了……”

    “父王正当鼎盛,孩儿多谢父王……”雷腾风道。

    镇南王父子说这些,完全没有避着人的意思。就连在一边假寐的徐清尘也仿佛完全不在意一般。这原本就是镇南王对徐清尘的一个试探,清尘公子才名天下知,但是很多事情并不是有才华就可以。还需要有决断和狠心。

    南诏和西陵接壤之处地形复杂,想要速战速决根本就不可行。所以从一开始有了先攻打南诏的想法镇南王就没有打算偷袭速战,因此保不保密相对来说就没有那么重要了。或者说,如果能够试探出徐清尘真正的底细,就算泄漏一点军情镇南王也会觉得是值得的。

    如果徐清尘选择救南诏,就说明此人心慈手软不足为惧。如果徐清尘选择袖手旁观,也不用太过担心。如果徐清尘利用南诏和西陵互相牵制,甚至做一些别的,那么…西北除了墨修尧和叶璃以外,需要警惕的人就又要多一个了。

    徐清尘既没有假装没听见,也没有刻意的去关心这个话题。仿佛镇南王父子说的只是极为寻常的家常,父亲夸赞嘉奖了儿子一般。睁开眼睛看向雷腾风淡笑道:“恭喜雷世子。”

    雷腾风笑道:“多谢清尘公子。”笑意却未达眼底,雷腾风的人生其实也颇为憋屈。虽然他才能手段都不错,但是上面却压着镇南王这座大山,完全没有表现的余地。做好了是虎父无犬子,做错了就是好竹出歹笋。论手段能力见识他就算不如墨修尧也绝对不输耶律泓耶律野墨景祈墨景黎等人,但是只要提起他人们唯一的印象却是镇南王世子。低下头,雷腾风眼中闪过坚毅的光芒,他一定会让世人知道何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

    “小的见过清尘公子。”徐清尘三人正闲话箭,一个慕容世家仆人模样的中年男子走过来向徐清尘见礼。

    徐清尘坐起身来,含笑点头道:“不必多礼。”那人望着徐清尘的眼中却多了几分谄媚和讨好之意,笑道:“哪里,老太爷和咱们老爷有请公子庄里叙话。”今天一早慕容雄和慕容家主并没有出现在比武场上,虽然众人心中诧异却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原本武林大会就一贯没人插手,这次慕容家一力筹办做的事情已经足够多了。

    在场的都不是寻常人物,自然看得出那人对徐清尘的态度不同。徐清尘略一皱眉道:“未知慕容家主有何见教?”

    那人赔笑道:“家主自然是有要事要与清尘公子相商。”徐清尘点点头起身道:“如此,亲前面带路吧。”

    坐在一边的凌铁寒也站了起来,笑道:“在下久慕慕容世家风采,未知可否前往参观一番?”

    “这…”来人有些为难,家主和老太爷肯定不希望凌铁寒现在登门了,但是凌铁寒身为阎王阁主杀手之首那一身威仪又岂是他能够抵挡得住的?凌铁寒也不为难,大方的一笑道:“不必为难,只不过本阁主跟定王和王妃交情都不错,也答应了定王须得照应清尘公子周全。既然不方便本座去,就只好请慕容家主出来和清尘公子叙旧了。”

    这还不叫为难?传话的人脸色发青,强笑道:“清尘公子来者是客,慕容家自会保证公子安危。”

    “武林大会上第一个对清尘公子动手的人不就是慕容家的人么。”坐在凌铁寒身后的冷流月冷然道。

    “既然如此,凌阁主也请吧。”传话之人咬牙道。他接到的命令是务必将清尘公子请过去,若是人没请到,老太爷通常都是先处理了办事不利的人再问缘由的。

    目送一行人而去,雷腾风皱眉道:“父王,慕容家是不是打算……”

    镇南王冷笑一声,眼眸中厉色毕现,“慕容雄那个老匹夫想要找死,本王成全他!”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49》,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49.自作聪明定婚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49并对盛世嫡妃249.自作聪明定婚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