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清尘公子的谋略

    251。清尘公子的谋略

    “镇南王有把握对付慕容雄么?”徐清尘这话说得轻描淡写,听在镇南王的耳中却有完全不一样的意思。

    江湖高手看似影响不了大局,但是到了慕容雄那种级别的高手却无法不让人心生忌惮。便是再如何占尽上风,他若是给你拼个鱼死网破,拼着一死也要你的命这世间却也没有几个人能够抵挡得了的。越是身居高位的人就越是惜命,镇南王自然也不想放任这样一个对自己影响巨大的威胁。

    他想要一统天下,想要灭了墨流芳的后人,但是若是死在一个江湖中人的手上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清尘公子说动了凌铁寒动手…对了,凌铁寒与清尘公子和定王都交情匪浅。”镇南王沉声道。

    徐清尘淡笑道:“交情归交情,交易归交易。在下也不瞒王爷,此次前来不过是从南诏顺道而来的罢了,西北的人在下也没带来几个。不过在下可以说动凌阁主出手,自然也能说动阎王阁任我调遣。此次…只怕还需要阎王阁出力最多,王爷让出一成的利益并不算过分。”

    镇南王无话可说,徐清尘嘴里轻飘飘的一成利润到了他这里可是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的银两啊。看着眼前含笑而坐,朗月清风的白衣公子,镇南王再一次的感觉的有什么东西哽在胸口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

    “本王不懂,清尘公子为何要对慕容家动手。说起来…慕容家的存在对西北也并非没有好处的吧?”镇南王问道,只要慕容世家存在一天,西北的经济永远赶不上大楚。比起大楚的百家争鸣,西陵慕容家一家独大的局面存在的太久了。

    徐清尘浅酌了一口清茶,轻声叹息道:“在下确实想过与慕容家合作,可惜…有些人太过不识时务了。如今慕容家能成为西陵的隐患,将来未必不能成为定王府的隐患。”镇南王沉默半晌,恭声道:“本王懂了,就照清尘公子说的办。有什么需要本王做的,清尘公子派人告诉腾风一声便可。”

    雷腾风明白父王这是想要将此事交给自己处理,点了点头,对着徐清尘拱手道:“还请清尘公子多加指点。”徐清尘淡笑道:“世子言重了。”

    镇南王父子离去不久,凌铁寒便从半开的窗户外飘了进来,看着徐清尘笑道:“难得清尘公子竟然会想着本座,也不枉本座当年一心结交,若是你这样的朋友能多几个,本座也就不用为家里那群笨蛋的生计发愁了。”

    徐清尘抬眼一笑,道:“这么说凌阁主是同意了?”凌铁寒点头道:“当然同意,这么好的事情为何不同意。做了这一笔能让阎王阁三五年不开张都没问题。不过…你这次倒是大方了许多,我还以为你就算不要打头也要跟雷振霆对半儿分呢。”

    徐清尘道:“西陵毕竟是镇南王的地盘,逼得太急了只会鸡飞蛋打。空手套白狼,能得三成已经不错了,再多了容易招人恨。”

    凌铁寒皱眉道:“这次你可算是帮了雷振霆,他想要动慕容家可想了不少时间了。你就不怕等他缓过气来了再跟你为难。西陵也就是国库不丰,一旦等他缓过气来了,只怕就是定王府的百万雄师也扛不住吧。”

    定王府再怎么骁勇善战也回避不了面积太小占地又贫瘠的缺点,偏偏夹在三个大国中间,最富庶的大楚不能去打,北边的北戎打下来用处也不大何况塞外民族彪悍可不是大楚那些文人雅士能比的。,又有西陵虎视眈眈。虽然这几年西北治理的不错,但是在大多数人眼中却是前途堪忧。

    徐清尘优雅的以杯盖轻拂着飘在水面的茶末,轻声笑道:“许多东西想要摧毁轻而易举,但是想要重建…却是难上加难。雷振霆若是以为只要慕容家倒了西陵的商业就能振兴,他只怕就要失望了。虽然能得到一大笔军费。但是至少…三五年内,西陵只会比从前更穷。”

    动摇了慕容家就等于动摇了整个西陵的经济,没有三五年任是什么天纵奇才的高人都救不回来。而且,这个时代的权贵除了没钱的时候一般并不怎么将商人看在眼里,精通财政的自然就更加寥寥可数了。镇南王若是以为没了慕容家就会一切顺遂,政通人和那就只能说明他本人也从未研究过经济。

    看起来,偶尔听璃儿聊聊天也是颇有好处的。至少她有时候提出的一些观点即使是聪慧睿智如清尘公子也是从来没想过的。想到曾经在书房里侃侃而谈,面露自信和愉悦的女子,徐清尘脸上也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凌铁寒沉默半晌,方才叹气道:“我以为你在算计慕容家,现在看来你是在算计雷振霆。”也是,慕容家纵然有首富之称,但是定王府的家底到底有多少也从未有人算清过。就算不如慕容家但是能在大楚皇室数代打压下还养着几十万墨家军,这样的底蕴只怕也未必真的稀罕慕容家的金山银河。碰到这样的对手,雷振霆也只能自认倒霉。

    “你们这些人的脑子想的太多了,本座懒得想这些。要动手了派人给我打个招呼就行了。”凌铁寒低声道,他平生追求的是武道的极致。对于江湖朝堂并没有什么兴趣,即使是阎王阁,更多的也只是责任而已。因此对于徐清尘的这些弯弯绕绕只是听着就脑门泛疼的事情自然是兴趣不大了。徐清尘含笑应下,看着凌铁寒从窗户原路出去房间里重新恢复了沉寂。

    自那日徐清尘从慕容世家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复过慕容家任何消息。武林大会上新的一轮比武名次也出来的,只是这一次却显然有些尴尬。原因无他,上两届的四大高手之一都还活着,虽然只有两位出席了武林大会却都没有上场动手。因此这一届的年轻高手们确实无法直接占据那第一高手的名词的。最后原本宣扬的飞飞扬扬的武林大会倒是有些草草收场的味道。

    而慕容家前几天还有些耐性等待徐清尘的答复。何况武林大会后徐清尘也没有离开安城,入赘这种大事清尘公子需要一些时间来考虑也是正常的。但是渐渐地慕容家就察觉到情况有些不对了。

    稍远一些的地方还没什么动静,但是离安城近一些的地方已经传来消息,各地的生意似乎隐约都开始出问题了。这其中不仅有西陵皇室的干涉,更隐约有大楚或者说是定王府的身影。慕容家主想到那个在慕容家大厅里笑容清淡从容自若的白衣身影,脸色变得越加难看起来。

    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当慕容家发现自己在大楚,南诏和西北的生意同时出了问题,商铺不是倒闭就是被迫关闭有的甚至直接被抄没的时候,慕容家主才真正明白那个尔雅出尘的男子倒地有多么巨大的能量。

    “混账!姓徐的那个小子是不是疯了?!”慕容家书房里,慕容雄看着侄子禀报上来的消息勃然大怒。慕容明妍站在祖父身后,早已是泪痕斑斑,她怎么也没想到徐清尘为了不娶她居然会下手对付慕容家。慕容雄怒道:“传令下去!我要定王府在西北再也买不到半块铁矿!”

    慕容家主苦笑一声,道:“刚刚传来的消息,西北境内本身也有铁矿,而且…定王府如今不仅和周边各国做生意,其中还有极远的西域诸国。武林大会还没开始西北那边就已经对咱们的铺子动手了,只怕…姓徐的这次本身就是来者不善。”慕容雄只气得之喘粗气,“慕容家损失到底有多少?”

    慕容家主道:“西陵以外的产业全部没了。”

    慕容家的根基在西陵,其他地方虽然也有却不足以真正影响到对方的经济,动起手来自然也无需顾忌。只怕慕容家的生意倒了,那些本国的商人还要举杯相庆,“西陵境内同样也损失严重。不仅是镇南王和官服打压,还有不少民间的商人也开始攻击咱们。”

    慕容家垄断了西陵大半的生意,自然是树敌无数。慕容雄冷笑一声,道:“既然他们想要和咱们拼,不妨就让他们看看慕容家的家底到底有多厚!”慕容家财富又岂是只在外面的商铺生意?即使几百年来积累下来的真金白银也足够将那些跟他们作对的人砸死。

    慕容家主犹豫道:“叔父,这样只怕不妥。如此岂非给了镇南王名正言顺干涉的理由?”商人之间若是闹得太厉害影响到普通百姓,镇南王便是直接挥军将慕容家端了也没有人会多说什么。慕容雄也不由得皱眉,他从小习武。无论是政事还是经商他都不精通。

    两人正皱眉苦思之际,外面下人来禀告道:“启禀家主,外面有一位任琦宁公子求见。”慕容家主皱眉道:“任琦宁?那是谁?”慕容雄倒是有些印象道:“那个比武得了第一的,武功资质倒是不错。可惜年龄小了一些,若是能年长十岁,未必不能超过凌铁寒和雷振霆。”慕容家主对任琦宁的武功没有兴趣,就算是修为高深如慕容雄面对慕容家此时的僵局也是素手无策,“他有什么事?”

    下人禀道:“任公子说,他可以为家主解开目前的僵局。”

    慕容家主一怔,侧身看向慕容雄。慕容雄老眼微微眯起,道:“请他进来。”

    慕容世家外面不远处,一颗长得郁郁葱葱的大树上,两个人悠闲地坐在树枝上望着不远处慕容世家的大门。

    “阿璃,你说这个时候任琦宁来慕容世家想要干什么?”墨修尧好奇的问道。

    叶璃摇头,她又不是神仙,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墨修尧哀叹一声道:“明明说好了咱们出来玩儿的,结果本王怎么觉得比平时还累呢。”

    叶璃靠在他怀里笑吟吟的道:“那不是那个不会武功么?虽说有暗卫随身保护但是你也知道那个慕容雄的有多厉害。万一他突然翻脸大哥就是再聪明绝顶又有什么用?”

    若是徐清尘和慕容雄面对面,下定了决心要杀他。徐清尘就算再如何天下第一聪明也是白费。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的计谋都是没有用的。

    墨修尧叹了口气,低头看着叶璃道:“阿璃说的对,如今这个任琦宁也搅进来了,咱们还真的不能走。”镇南王和凌铁寒联手对付慕容雄胜负其实也不过五五之数,若是再加上一个来历不明的任琦宁,接过如何就不好说了。别人如何,或者慕容家如何墨修尧不关心,但是至少他们必须保证徐清尘安全无恙,“我进去看看。”

    叶璃一把拉住墨修尧道:“慕容雄武功高你不少,还是不要去冒险了。”墨修尧笑看着她伸手轻轻拂开她耳边的发丝笑道:“不用担心,就算被发现了打不过难道我还跑不了么?”叶璃蹙眉,紧紧盯着他道:“小心。”

    墨修尧点点头,放开了叶璃翩然无声的绕过门前的大批侍卫向慕容世家里面而去。

    此时的书房里,任琦宁正笑吟吟的看着眼前的三个人,悠然的扇着手中的折扇好不风流倜傥。

    “阁下到底是什么人,所为何来?”慕容家主冷眼看着眼前温文含笑的书生模样的男子,心底很清楚这人和清尘公子那种真正的文人不同,这人的武功在江湖新秀中可是排名第一的。

    任琦宁笑道:“敝姓任,任琦宁。见过慕容家主,慕容前辈。”慕容雄冷哼一声,任琦宁顿时感到心中一震气血上涌险些栽倒在地。心中惊异慕容雄内力深厚的同时,任琦宁面上却是从容淡定,含笑赞道:“慕容前辈果然是前辈高人,晚辈佩服不已。”

    慕容雄冷笑,岂会听不出任琦宁是在提醒他仗着武功欺压晚辈,“任公子这时候来慕容世家不是为了称赞我这个老头子的?”

    任琦宁含笑,扫了旁边的慕容明妍一眼,笑道:“实不相瞒,在下是来向慕容小姐求亲的。”

    “求亲?!”书房里三人都是一愣,还是慕容雄最先反应过来冷笑道:“你凭什么认为老夫会将明妍嫁给你?”任琦宁以折扇漫不经心的敲着手心,慢吞吞的道:“现在…除了在下还有人愿意娶慕容小姐么?”

    “放肆!”慕容雄怒叱道。

    任琦宁丝毫不惧,笑道:“慕容前辈请勿动怒。在下这话虽然不好听,慕容前辈却不能否认这是实情。慕容家家大业大,有资格娶慕容小姐的自然不多。清尘公子这些日子的表态慕容前辈想必也明白了,凌阁主只怕也是站在清尘公子那一边了。还是…慕容家主打算将慕容小姐嫁给大楚么?”

    以慕容明妍的身份,入宫之后最多也只是个妃。上面有贵妃和皇后压着不说。大楚可不缺钱,慕容家在楚皇眼中的重要性也就有待商榷了。到时候只怕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慕容家赔了一个唯一的女儿还要搭上偌大的家业。

    “难道你就有资格娶明妍不成?”慕容雄盯着他冷然道。

    任琦宁勾唇一笑道:“在下虽然比不上慕容家富可敌国,但是自问还是有些本事和家底的。”慕容雄嗤之以鼻,无论是江湖朝野从来没听说过任琦宁这个名字,更没有什么有权势的家族是姓任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也敢如此狂妄。将慕容雄轻蔑的神色看在眼里,任琦宁却并不动怒。含笑道:“慕容前辈不如指点晚辈几招如何?”

    慕容雄还没来得及嘲讽任琦宁的自不量力,只见任琦宁袖摆浮动一股劲风袭向旁边的慕容家主。慕容家主并未习武,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一惊之下竟来不及躲闪。站在旁边的慕容明妍咬牙袖中一把匕首落入掌中,朝着任琦宁刺了过去。任琦宁微微一笑,手指翻飞间,轻而易举的将慕容明妍手中的匕首夺了下来。

    这一招固然精妙,但是若是凌铁寒墨修尧这些年轻的高手在场未必能看不出什么来。但是慕容雄却不同,五十年前他就已经是天下第一高手了,见识过的东西自然比墨修尧和凌铁寒这一代人腰多得多。慕容雄脸色一变,盯着任琦宁道:“惊鸿指!你是林家的什么人?”

    任琦宁微微欠身,微笑道:“晚辈姓林,名愿。祖父姓林名复秦,前辈想必听说过。”

    “你是林愿?!这不可能…林愿不是……”慕容家生意遍布天下,消息来路自然也是遍布天下。林愿这个人慕容雄早就注意到了。甚至可以说比墨修尧注意到的时间还要早。只不过他注意到林愿的原因与墨修尧等人不一样。

    墨修尧甚至所有的世人注意到的是林愿前朝遗孤的身份,而慕容雄注意到的是因为他有一个叫林复秦的祖父。林复秦此人现在江湖上朝堂都早已鲜有人知,但是慕容雄记得那是一个跟自己一样的绝顶高手。只不过林复秦从未在江湖上真正扬名过。甚至有时候慕容雄都会怀疑如果当初林复秦也要争夺高手之名的话,自己到底能不能夺得天下第一高手之称。

    任琦宁眉宇间闪过一丝不屑,“谭继之么?一个上不得台面的玩意儿罢了,他算个什么东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51》,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51.清尘公子的谋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51并对盛世嫡妃251.清尘公子的谋略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