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慕容家湮灭,回家

    254。慕容家湮灭,回家

    “定王,镇南王,慕容家的家产两位打算怎么拿到手?”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众人不由得面面相觑。镇南王推开雷腾风的手冷眼盯着任琦宁道:“任公子想怎么样?”为了慕容家他所花费的代价和精力远非墨修尧和徐清尘能够相比,因此他也更加无法容忍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了。

    墨修尧依然躺在地上爬不起来,将头靠在叶璃怀里懒洋洋的看着任琦宁道:“本王说了只是来凑热闹的就真的是凑热闹的。慕容家的家产的事本王说了也不算。啊…慕容雄那个老家伙好厉害,阿璃,为夫伤的很重…”看着他脸色苍白却对着自己笑的如往常一般自在,叶璃心中一疼,“很疼么?咱们立刻回去请大夫。”

    虽然墨修尧说自己伤得很重,但是在场的人除了凌铁寒却没有人真的认为他伤的很重。看着半躺在地上的人,眼中的警惕反而更加浓郁起来。

    听了墨修尧的话,任琦宁挑了挑眉看向徐清尘,笑道:“那么清尘公子怎么说?”

    徐清尘垂眸,淡然笑道:“慕容家横竖也不是定王府的,顶多算一笔飞来横财罢了。”别看这一次打得血流成河,事实上定王府除了墨修尧受了个不知道轻重的伤以外,根本没有任何损失。动手的人不是镇南王的就是阎王阁的,要不就是墨景黎的人,定王府总共也没带几个人来牺牲的自然更加有限。何况就算别的没有,至少慕容家在西北的所有产业以及在大楚的半数产业都已经被收入了定王府麾下,就算剩下的一分也拿不到定王府也不亏本。

    闻言,任琦宁脸色微沉,淡笑道:“在下记得在下并未得罪过清尘公子和定王府?大家好聚好散不成么?”他现在最大的筹码就是慕容家的财富,但是如果定王府对这个不感兴趣那么他脱身的机会……

    “更何况…清尘公子不感兴趣,不知道镇南王和凌阁主还有楚皇和黎王是不是也不感兴趣?”任琦宁目光一转,看向其他几个人盈盈笑道:“说来也巧,几位来晚了一步。慕容家可当真不愧是富可敌国的百年世家啊,所积累的财富只怕西陵和大楚国库里加起来也比不上吧?”其他人脸色果然变得有些微妙,凌铁寒还好撑着冷流月和病书生的手站起来看了一眼徐清尘道:“清尘公子什么意思本座就是什么意思。”

    “镇南王,你怎么说?”徐清尘问道。镇南王稍微犹豫了片刻,道:“说起来,任公子与西陵却是没有什么瓜葛。”镇南王的意思不言而喻。

    墨景祈目光慢慢的从墨修尧和叶璃身上划过,突然笑道:“镇南王说的对,何况任公子也没做什么事情,若是在西陵出了事以后谁还敢来西陵?朕和任公子一见如故,不如回头一起喝一杯酒?”

    其实现在在场最能说话的人就是墨景祈了,其他人或多或少都经历了一场恶战,只有墨景祈,他身边的上百高手可是都没有动过手的。看着靠在叶璃身边的墨修尧,墨景祈眼神充满了怨恨畏惧和不甘。他不能确定墨修尧到底伤的有多重,他也不敢赌自己带来的属下能不能将他杀死,所以他不敢轻举妄动。

    若是换了别的什么人,墨景祈或许会试一试。但是现在受伤的人是墨修尧,墨景祈便不敢了。当年墨修尧所受的伤多少太医诊断之后都说他活不过一个月,但是他硬生生的挺过来了。多少人说他一辈子也好不了,但是才过了不到十年他又完好无损的站在了他的面前,甚至武功比从前更高了。隐隐的,在墨景祈的心中就有了一个奇怪的念头:墨修尧,是杀不死的。

    徐清尘无奈的叹了口气,淡淡的扫了带着些挑衅的看着自己墨景祈一眼。一国之君挑衅一个璃城的谋士还能得意洋洋,真是有出息。

    “镇南王和楚皇的意思在下明白了。既然如此…任公子,交出慕容家财宝的下落。你离开西陵之前定王府不与你为难。”也就是说,一旦离开西陵那就不一定了。

    任琦宁心中暗暗松了口气,点头笑道:“如此多谢清尘公子手下留情。”只要离开了西陵,不,只要离开了安城自有人会接应他。到时候他也未必会怕定王府的人。只是好不容易才到手的财富看起来是保不住了。不过幸好他也不是全无准备。

    在场的都是雄霸一方的人物,自然也不会在这种事情上玩出尔反尔的把戏。任琦宁爽快的交出了慕容家宝藏的地址和账册,十几代的慕容家主积攒下来的金银果然十分惊人。确定了确实是慕容家的宝藏之后,任琦宁也不去管他们打算怎么瓜分干净利落的告辞了,反正怎么分也轮不到他的份儿。任琦宁临走时还带走了慕容家唯一还生活的最后一个后人慕容明妍。

    按照原本与镇南王的协议,慕容家的产业定王府拿三成阎王阁一成剩下的都归镇南王。墨景祈只得到了任琦宁格外送他的一份,虽然看着墨修尧和镇南王眼红不已但是到底还记得这事别人家的屋檐下,也没有多说什么。至于墨景黎则是和定王府另外的协议了,自然跟慕容家的产业无关。

    叶璃一行人回到清源客栈时整个清源客栈已经人去楼空,上到掌柜下到打扫的小二都已经消失不见了。早就知道清源客栈和任琦宁有关叶璃等人对此也没有感到太过意外。为了安全起见,还是都搬到了徐清尘暂住的客栈去。而镇南王丢下雷腾风善后,当天就已经赶回西陵皇城去了。

    墨修尧伤的当真不轻,被叶璃押着躺在床上修养不得下床走动。躺在床上养病对于墨修尧来说当真是比杀了他还痛苦,无奈叶璃这次被他的伤有些吓到,勒令他必须卧床休息,于是定王爷就更加变本加厉的缠着王妃陪自己养病。让清尘公子在外面忙的脸色一天比一天难看。

    “启禀王爷,王妃。楚皇和黎王来了。”门外侍卫禀告道。

    正懒洋洋的躺在床上仰着头任由叶璃喂水果的墨修尧皱了皱眉,不耐烦的道:“他们来干什么?”外面的侍卫一怔,他他哪儿知道那两个来找王爷干什么?不过这不影响他发现自家王爷不悦的语气,连忙问道:“是否要属下请他们回去?”房间里安宁了一会儿,才传来叶璃的声音道:“请楚皇和黎王进来吧。”

    外面的门被打开,墨景祈和墨景黎联袂而来。房间里,隔着内间和外间的屏风已经被移开,两人一进门就看到墨修尧半躺在床上,一头白发随意的扑散在床上,还有那一身白衣显得格外的冷漠和疏离。

    叶璃坐在床边,随手放下手中刚刚削好的苹果对两人点头笑道:“楚皇,黎王,请坐吧。”两人默然坐了下来,侍卫都守在外面,叶璃又被墨修尧拉着不放自然不能指望有人来给他们上茶,幸好两人也不是过来喝茶的。

    墨修尧瞥了两人一眼,问道:“这个时候来找本王有什么事?”

    这样随意的语气听在墨景黎的耳中还没什么但是听在墨景祈的耳里却是完全的不同。墨修尧原本还在楚京的时候,就算在怎么样也绝不会用这种随便敷衍的语气跟他说话。就算原本那语气中的礼貌和臣服是假的至少也做了个样子,但是现在墨修尧的语气仿佛他面前的不是一国之君而是大路上随便一个猫猫狗狗,高兴了就说两句不高兴了就置之不理。

    看到墨景祈要发怒的模样,墨景黎不经意的轻咳了一声道:“皇兄,你不是有事情要问定王么?”虽然他也看墨修尧不顺眼,但是不得不说看到他皇兄气的脸色发黑的模样时,他心里还是颇为愉悦的。

    墨景祈深吸了一口气咽下了心中的怒气,盯着墨修尧问道:“长乐公主去哪里了?”

    墨修尧疑惑的看着墨景祈,半晌才轻嗤了一声,淡淡道:“长乐公主是你的女儿,本王怎么会知道她去了哪儿?”

    墨景祈冷笑道:“长乐在南诏王宫里失踪了。除了你还能有谁?”墨修尧勾起唇角,语带嘲讽,“是啊,长乐公主在南诏王宫里失踪了。本王怎么知道她为什么会去南诏王宫?本王有怎么知道她什么时候去的南诏王宫?墨景祈,女儿不见了你来问本王要,是不是哪天你的龙椅没了你也要来问本王要?”

    “你!”墨景祈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终于忍不住拍案而起怒视着墨修尧。墨修尧又岂会将他的怒火看在眼里,重新躺回软枕上,眼巴巴的望着叶璃,“阿璃,饿了……”叶璃无奈,重新拿起放在旁边的苹果切成小块喂他。墨修尧自己吃的欢快也不忘跟叶璃共享,“阿璃也吃,雷腾风派人送来的东西还不错。”

    看着眼前旁若无人的两个人,墨景祈气得怒发冲冠也无可奈何。只得怒气冲冲的拂袖而去,见他要走了墨修尧这才分给了他一个眼神道:“等等。”

    墨景祈咬牙道:“你还想说什么?”

    墨修尧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想了想道:“难得你专程开看本王,就免费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吧。话说,前几天你一见如故的那位任公子…正是如今的北境统领,前朝遗孤林愿。”

    这个消息顿时将墨景祈打得七晕八素半天回不过神来。倒是墨景黎皱眉道:“任琦宁是林愿,那谭继之是谁?”墨修尧耸肩,表示自己不知道。墨景祈冷笑道:“你以为朕会信你的鬼话?”

    话虽然这么说,墨景祈心中却隐隐有些动摇。因为他知道墨修尧并不会拿这种事情来戏弄他。看着墨修尧略带调侃和嘲讽的神色,墨景祈恨不能找个洞转进去。他信任有加的谭继之是前朝余孽,他前两天刚刚顺手一救的任琦宁又是前朝余孽。若是传了出去,他这个皇帝的颜面要往哪儿搁?顾不得再跟墨修尧斗气,墨景祈沉着脸拂袖而去。

    墨景黎慢了他一步,走在后面。有些迟疑的转身看着墨修尧问道:“任琦宁当真……”

    墨修尧不屑的笑道:“本王骗你们有糖吃么?墨景祈那个废物别人都在大楚的土地上动手脚了他还半点风声都没听到。这几年任琦宁收复了整个北境手已经伸到大楚来了,那个废物在干什么?如此也好,免得本王哪天看不下去了先一步灭了他。你告诉墨景祈,哪天他成了万国之君本王会替太祖皇帝送他一剑助他殉国的。”

    墨景黎默然无语,转身走了出去。门外,墨景祈显然也听到了墨修尧那一番言论,正气得浑身发抖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回头冲回去找墨修尧理论。

    墨景黎眼神微沉,上前道:“皇兄,咱们该回京了。”墨景祈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墨修尧养了近半个月的伤才带着叶璃晃晃悠悠的离开安城往西北而去,至于能者多劳的清尘公子已经提前回去了。

    离开之前凌铁寒带着两个义妹义弟也来告辞,凌大阁主经过与墨修尧慕容雄连续两次绝顶高手之战,似有所悟决定回去闭关练功去了。原本沸沸扬扬热闹非凡的安城早已经渐渐地安静了下来。

    叶璃和墨修尧离开时只有雷腾风前来送别,他还要留在安城收拾慕容家湮灭时候留下的一大堆烂摊子。相比起来,定王府虽然没能完全达到预期的目标,但是却也是最占便宜的了。因为他们什么都没有付出,所得到的全部都是净赚就连收尾都可以免了。

    两人一路慢行,赶回西北的时候已经是九月末将近十月了。

    刚刚回到璃城,还没进门宏伟的定王府大门内疚扑出一个穿着墨色锦衣的白白嫩嫩的小包子。墨小宝搂着叶璃哭的惊天动地,“呜呜…呜哇…娘亲你说话不算是…呜呜,你明明说隔天就来看小宝的。呜哇…娘亲不要小宝了,小宝是没人要的孩子。呜呜……”

    叶璃忍不住一头黑线,这孩子都是谁教他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是看着怀疑哭的眼泪纵横的小包子,就连平时最讨厌别人叫的小宝都出来,可见是真的伤心了。从墨小宝生下来她都一直带在自己身边,这一次还是第一次离开这么长时间,看到儿子哭的都在打嗝了,叶璃连忙低头亲亲他满是泪水的小脸,柔声道:“对不起,娘亲错了。娘亲怎么会不要小宝呢,小宝是娘亲的心肝宝贝儿啊。”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娘亲亲了,墨小宝还是稍微有一点点羞耻心的,顿时小脸蛋红的想苹果一般。但是他真的很想娘亲啊,最后舍不得离开娘亲的墨小宝将小脸买进了娘亲的肩上,两只小手紧紧的搂着叶璃的脖子不肯放手,“娘亲,小宝想娘亲。”

    叶璃看着墨小宝白嫩嫩水润润的脸蛋,湿漉漉的大眼睛,心里柔软的仿佛一团棉花,“娘亲也想小宝了。”

    “那娘亲不会不要小宝?”墨小宝眼巴巴的望着叶璃,叶璃顿时毫无抵抗力,“娘亲永远也不会不要小宝的。”

    “娘亲最好了,小宝爱娘亲。”吧唧,墨小宝欢快的给了叶璃几个思念之吻。

    前来迎接的人们看着自家小世子跟王妃话着久别思念之情,同时也看到自家王爷站在一边黑了一张俊脸。半晌,墨小宝还在抓住自家娘亲述说着自己的思念和委屈,墨修尧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俯身一把将墨小宝从叶璃的怀里拎了起来。

    “娘亲……”被墨修尧拎着领子提起来,墨小宝不爽的踢动着小腿一边向娘亲求救。

    “修尧……”叶璃不赞同的看着墨修尧,老是拎着衣领提孩子总是不好的,万一伤着小宝怎么办?

    墨修尧很快改变了一个叶璃能够接受的抱法,将墨小宝抱进了自己怀里,含笑看着眼前眼睛骨碌碌直转的儿子道:“儿子,父王也想你的很,你看到就一点都不想你父王么?”墨小宝在叶璃看不见的地方对着他呲牙。他才不想讨厌的父王呢,父王经常不回来才好就没有人跟他抢娘亲了。但是当着叶璃的面,墨小宝同学还是只能乖巧的点头道:“孩儿也想父王。”一俯身,吧唧一下亲在墨修尧的脸上。

    被涂了一脸口水的墨修尧顿时愣住,再看看怀里的小东西一脸恶作剧的笑意,墨修尧强忍住将这个小东西扔出去的冲动皮笑肉不笑的道:“真是父王的好儿子。小宝这么乖,父王临走时布置的功课小宝一定写完了吧?”

    墨小宝脸色一僵,眼珠子东飘西飘就是不敢看墨修尧。一看他的表情,墨修尧哪儿还有不明白的。笑容和蔼可亲的看着他,“小宝啊,看来你要好好跟父王和母妃解释一下,你这几个月到底有多么的想念你父王母妃以至于忘记了写功课。”

    墨小宝顿时如被戳破的气球一般,慢慢的瘪了。父王什么的,最讨厌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54》,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54.慕容家湮灭,回家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54并对盛世嫡妃254.慕容家湮灭,回家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