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长乐公主的打算

    255。长乐公主的打算

    回到府中叶璃哭笑不得的抱着可怜巴巴的小包子替他向墨修尧说情。墨小宝虽然十分想念娘亲不假,但是绝对没到日思夜想什么都干不了的地步。事实上这几个月墨小宝离开了墨修尧的压迫,清云先生对这个曾外孙又格外疼宠完全不同于对徐清尘几个

    兄弟的严厉,以至于墨小宝同学得意忘形的仿佛脱缰的野马玩的十分痛快。以至于乐极生悲的忘记了昨晚墨修尧临走时布置给他据说回来要检查的功课。

    这一次墨修尧倒没有故意为难墨小宝,布置下来的都是他能够完成的功课。但是坏就坏在墨小宝太过聪明,聪明的人就难免心眼比别人多了那么一些。于是拖拖拉拉等到蓦然发现他爹快要回来的时候他的功课才做了不到三分之一。

    “好了,回头分十天,将你爹爹安排的功课重新补上知不知道?”叶璃伸手揉揉小朋友的恹恹的小脑袋轻声道。其实墨小宝这么小叶璃并不觉得给他布置太多的功课事件好事,但是既然已经布置下来就一定要完成,不能让小孩子养成偷奸耍滑和侥幸的

    心理。墨小宝自知理亏,小心的抬起眼皮儿看了看叶璃,声音软软的道:“娘亲,孩儿知道错了。”叶璃点头笑道:“知错能改就是好孩子。”

    “那…那孩儿可不可以晚几天再去陪太公?”墨小宝扭扭捏捏的道。叶璃忍不住莞尔一笑道:“好,咱们明天去看太公,然后跟太公说过些日子再去书院。不过以后可不能这样了,你跟着太公念书就要懂得持之以恒的道理,不可以为别的事情荒废了学

    业,知道么?”墨小宝乖巧的点头,墨修尧坐在一边看着他似笑非笑的道:“不知道的话以后就不用跟你太公念书了,回头父王让你大舅公教你如何?”墨小宝的脸色立刻就垮下来了。比起温文儒雅风度翩翩但是总让他有点害怕的大舅公,他还是更喜欢

    和蔼又慈祥的太公。

    叶璃无奈的看着这对父子,看对方不顺眼的气场几百米外都能感觉得到,“修尧,你的伤还没痊愈,今天先休息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墨修尧脸色一缓,点了点头。墨小宝眼睛一亮,眨巴着大眼睛望着叶璃,“娘亲,小宝想要和娘亲一起睡。”叶璃

    正要答话,墨修尧已经毫不犹豫的一把拎过墨小宝放在自己腿上,垂眸睨着他道:“小子,你已经快六岁了还想要跟阿璃一起睡,想要被人笑死么?”墨小宝不满,据理力争,“父王你都三十多岁了,为什么还要跟娘亲一起睡?!”

    “扑哧……”叶璃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看到一大一小同时将目光转向她连忙摆摆手笑道:“没事…我书房里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你们慢慢讨论吧。”说罢,在两人的瞪视下落荒而逃。

    “我要跟娘睡。”墨小宝坚定地道。

    “阿璃是我娘子,要人陪找你娘子去。”墨修尧道。

    “娘亲是我娘,找你娘去。”墨小宝瞪圆了大眼睛。

    墨修尧嘴角一抽,神情狰狞,“只有娘子才可以一起睡。会跟娘睡得都是胆小没用的小屁孩儿。”

    墨小宝纠结,“我的娘子呢?”

    墨修尧神色从容,淡定的道:“等你长大了可以自己去找。”

    门外,叶璃听着两人无厘头的对话,一脸黑线的转身离开。

    叶璃和墨修尧一回到璃城,各种堆积的政事就汹涌而来。虽然有徐鸿羽坐镇但是还是有许多事情是需要墨修尧亲自下处理的。首当其冲的就是从大楚送来的大批关于任琦宁的消息已经叶璃和墨修尧还未离开璃城之前就已经开始准备的军事演习。

    书房里,墨修尧盯着眼前堆积的厚厚的各种卷宗资料扬了扬眉。定王府下属的情报网络办事的效率还是十分不错的,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关于任琦宁的各种消息都已经送到了定王府的书房里。看了下面上来的资料,就连墨修尧也忍不住要惊叹任琦宁这个人隐藏的又多么深。任琦宁看起来仿佛二十来岁的青年模样,但是事实上他的年龄跟谭继之是一样的今年已经是三十七八的高龄。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个年纪已经不算年轻了,但是对于一个有志于争霸天下的人来说,他还年轻的过分。这人年方十二到了北晋某一个部落之后,二十多年里从未踏足中原一步。就在这二十多年中,他一步步在北境站稳了脚步,有一步步的收服了北晋的各个部落从实质上同意了整个北境。在包括定王府都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悄然将北境壮大成为如今这样一个已经拥有了十几万精兵的地方。说句难听点的话,就算任琦宁无法成功复国,以他现在的实力也足以在北境自立为王了。如此看来,在大楚和南诏之间蹦跶的欢的谭继之倒更像是任琦宁放在人前的烟幕弹了。只是不知道这个烟幕弹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了。

    “刚刚冷皓宇传来消息。墨景祈正在准备向北境调兵。”徐鸿羽淡然道。

    “向北境调兵?”墨修尧凝眉,侧首看向坐在一边的吕近贤等将领问道:“楚军斗得过北境的军队么?”吕近贤沉吟了片刻道:“若是以国力和军力来说,楚军没道理打不过北境。但是这些年北境内乱,各部落征伐四起。北境虽然只有十几万大军但是却可以说得上都是百战余生的精锐之师。而大楚虽然前几年打过一仗,但是战绩却着实让人堪忧。”

    凤之遥冷笑道:“王爷关心他能不能大胜有什么意思?就算你现在愿意出兵帮他平定北晋他也不敢放墨家军入关吧。人家如今可还是拿了大半的兵力放手飞鸿关一线呢。”墨修尧难得的好脾气的笑道:“我只是担心墨景祈太废材了,若真让北境大军长驱直入对咱们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若是担心大楚安危,在安城他就不会特意去刺激墨景祈了。只希望墨景祈手下的将领不要太让他失望才好。

    徐清尘若有所思的道:“如果不出意外,最多不超过三个月,南北双方都会有战事发生。王爷有什么打算?”

    墨修尧笑道:“打算么?咱们不是该准备军演了么?西陵跟南诏打,大楚跟北境打,咱们就自己跟自己玩儿吧。”众人皆是无语,自己跟自己玩儿,王爷你真是好性情。

    说完了任琦宁的事,话题自然转到了准备了好几个月的军事演习上来了。这无论是对于徐鸿羽等文官来说还是很对于吕近贤张起澜等武将来说毫无疑问都是一件十分新鲜的事情。这个年代原本就时不时的打一仗,所以也有不少人质疑这种所谓的演习真实意义有多大。但是不管怎么说,已经准备了好几个月所有人还是都很有些期待的。墨修尧一问起来,张起澜立刻答道:“王爷请放心,按照王爷和王妃的吩咐早已经准备妥当了。地点就圈定以洪州为中心的方圆三百里内。”墨修尧点头道:“地方够大,很好。就照着之前吩咐的准备吧。”

    “那王爷…时间定在什么时候?”吕近贤问道。

    墨修尧懒懒的抬起眼皮斜了他一眼,问道:“敌人会告诉你什么时候来偷袭么?先准备着吧。”

    “是,属下遵命。”

    “王妃,长乐公主来了。”叶璃坐在小书房里看着卷宗,外间卓靖进来禀告道。叶璃有些意外,刚回来就有一大堆事情要办,说真的她还有些忘记了长乐公主的事情。搁下笔,叶璃道:“请她进来吧。”

    不一会儿,长乐公主便踏进了书房。两个月不见原本娇俏的小公主似乎消瘦了一些,整个人也仿佛长大了许多,只是原本明亮的眼睛多了几分黯淡和忧伤。

    “见过定王妃。”长乐公主屈身行礼。叶璃上前拉起她,上下打量了一番才道:“公主好像瘦了不少,可是下面的人照顾不周了?”长乐公主连忙摇头道:“王妃言重了,王府的人对无忧很好。”跟着凤之遥等人回到璃城之后,长乐公主便舍弃了原本公主的命好,用了皇后所取的小名。所以除了凤之遥卓靖几个跟着去南诏的人以外,定王府其他人都称呼她为无忧小姐,就连墨这个姓氏也没有再提起。

    看着一下子长大了许多的长乐公主,叶璃心中有些无奈的叹息,拉着长乐公主在一边坐下来道:“没有受委屈就好,有什么下面的人办的不周到的尽管跟我说,或者是跟墨总管卓靖他们讲都可以。万万不要委屈了自己,知道么?”长乐公主眼睛微红,望着叶璃感激的道:“大家都对我极好,哪里会受什么委屈。今儿我来是想跟王妃辞行的,我想…我想搬出去住。”

    叶璃一怔,微微蹙眉道:“这是为何?”长乐公主道:“我知道大家都对我很好,但是无忧毕竟是个外人,定王府也不比别的什么地方,搬出去住也自由一些。”叶璃浅笑道:“难不成在这府里我和你定王叔还会限制你自由不成?”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长乐公主有些手足无措,似乎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给叶璃听。其实叶璃并非不明白她的意思,就算她和墨修尧再相信长乐公主,但是她到底是墨景祈的亲生女儿。在王府中难免要处处谨慎步步小心,而且离城里认识长乐公主的人虽然不多却也有那么几个,若是长乐公主在定王府的消息传了出去将来说不定又是一番波折。只是眼前这才十三四岁的孩子就要想这么多的问题,叶璃未免也有些心疼。

    许是明白叶璃的想法,长乐公主扬起一丝明朗的笑容,拉着叶璃的手道:“定王妃,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不过我已经长大了,离开了母后和外公他们总是要做个大人才能让他们放心不是么?我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啊,母后给了我足够我锦衣玉食一辈子的银两,他们走得时候也留下了两个华家的心腹照顾我。况且,我就在西北定王妃肯定不会让人欺负我的不是么?”

    叶璃莞尔一笑,伸手揉揉小丫头的发髻道:“你果然是长大了,但是你一个女儿家以后有什么打算?”

    长乐公主偏着头想了想,看向叶璃坚定地道:“我想要学习医术。我知道西北对于女子的限制并不像大楚那么厉害,等我学成了以后说不定可以开个医馆给人看病。”叶璃笑看着她,挑眉问道:“那么你要跟谁学?怎么拜师?要知道现在的大夫可是少有收姑娘家做学徒的。医术这东西也不是你看几本书就能无师自通的。”长乐公主正色道:“我可以男扮女装去医馆里当学徒,要不然…我花钱请一个厉害的大夫叫我。母后说,只要想学总是有办法能够学到什么的。而且我也不是什么都不会,我会背草本经也认识很多药材。总比一点都不会的人强一些吧,容易被师傅接受的吧。”

    看着小姑娘是真的已经下定了决心,叶璃笑眯眯的看着她悄声道:“看你这么有诚心,告诉你一个秘密。”

    长乐公主眨了眨眼睛好奇的看着她,叶璃轻声道:“定王府就有两位神医。”

    “啊?是治好了定王叔的沈神医么?可是这么久了并没有看到他啊。”长乐公主眼睛一亮,又有些疑惑的道。叶璃笑道:“沈先生和林先生闲府里无趣,搬到城里去开了一家医馆。你若是能够让他们教导你,自然不用担心医术不成了。”长乐公主虽然不知道林大夫是谁,但是沈扬之名却是天下皆知的。听叶璃这么说,心中也有了决定点头道:“谢谢你定王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叶璃挑眉笑道:“沈先生和林大夫可未必会收你。”

    长乐公主坚定的道:“我一定会努力求沈先生收下我的!”叶璃也不再劝她,叹了口气拍拍长乐公主的手背道:“既然你已经下定决心我也不再多说什么了。回头我让人在王府附近选一个合适的住处,这个你不可推辞。璃城里到底还是王府的熟悉办起来也方便一些。”长乐公主也不再拒绝,清眸微红却依然笑道:“那就多谢定王妃了。”

    两人说了一会儿话,长乐公主才起身告辞。送走了长乐公主叶璃沉思了一会儿招来卓靖问道:“凤三公子这些日子对长乐公主可好?”卓靖愣了一下,虽然不解王妃问这话的含义却还是如实答道:“也没什么好不好的吧。长乐公主住在客院与凤三公子也不常见面。”叶璃微微皱眉,想了想问道:“那…回来的路上呢?”卓靖道:“回来的路上…凤三公子似乎不太愿意接近长乐公主。属下记得又一次错过了城镇歇在荒郊,林寒请凤三公子送些吃的给长乐公主,最后凤三公子将东西扔给了我。不过,凤三公子并没有对长乐公主无礼。”叶璃点头道:“我知道了,回头你让凤三忙完了过来一趟吧。”

    “属下凤三求见王妃。”不过半个时辰凤之遥便出现在了叶璃的书房门外。

    “进来。”

    听到叶璃的话,凤之遥踏入书房笑道:“王妃刚刚回来就召见属下,真是让属下感到万分荣幸。王妃有何吩咐?”

    叶璃懒得理他的嬉皮笑脸,放下卷宗端起手边的茶杯饮了一口才淡淡道:“长乐公主要搬出王妃。”凤之遥一怔,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叶璃继续道:“我已经答应了。”

    凤之遥皱眉,有些不赞同的道:“为什么?王妃,长乐公主还是个小丫头,一个人搬出去要怎么生活?”叶璃淡笑道:“小丫头?长乐公主已经十四岁了。虽然定王府和大楚皇室同出一脉,但是按血缘来说早已出了五服。非亲非故的,她一个姑娘家要怎么留在王府?”

    凤之遥定定的望着叶璃,显然不相信她的理由。叶璃也不在意,挑眉笑道:“好吧,其实本妃是觉得凤三公子好像对长乐公主有意见。既然如此,长乐公主不过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姑娘,凤三公子却是王爷的心腹,本妃自然是先照顾你的情绪了。”凤之遥脸色有些不好看,“我什么时候对长乐公主有意见……”对上叶璃似笑非笑的容颜,凤之遥也只得默默无语的摸了摸鼻子,“那王妃也用不着让她搬出去啊,她毕竟还是个孩子。”

    “我说过了,是她自己要搬出去的。寄人篱下的女孩子内心难免敏感,你一路上都对人家阴阳怪气的,你能怪她在王府住的不自在么?你也知道她还是个孩子,既然如此,大人的恩怨也与她无关。不只是你,只怕府里知道她的身份的人都对她有些心结吧。”虽然不会无礼,但是女孩子心细如发又怎么会察觉不到别人对她的态度呢。也难怪她才回来第二天长乐公主就来辞行了。但是这却也怪不得任何人,谁让她的父亲是墨景祈呢。迁怒不对谁都知道,但是做得到的又能有几人?

    “我知道这事儿是我不对,王妃将她留下来吧。”凤之遥道。

    叶璃摇头道:“长乐公主已经打算去拜师学医,住在外面也方便些。我找你来只是想让你去替她寻一个合适的住处,还有平日在外面照顾一些。王府里人多事杂,就算咱们吩咐了,也未必就不会受委屈。”凤之遥沉默了片刻,觉得叶璃说的也有道理,点头道:“属下明白了,王妃放心便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55》,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55.长乐公主的打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55并对盛世嫡妃255.长乐公主的打算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