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战事初现

    259。战事初现

    等到张起澜带着大军与叶璃凤之遥回合之后在涧天崖上自然又是一场苦战,但是比起原本预计的情况已经算是极好的了。至少他们同样也在涧天崖上而不是又一次被人居高临下压着打,另外原本吕近贤的三万人马现在已经折损了大半。而自己这边的兵马折损却还不足一成,只要想到此处,张起澜就忍不住想要仰天长笑。

    距离数十里外的小城外,墨修尧站在大营外面看着前方孤立与原野上城门紧闭的小城,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跟在他身边的云霆和陈云都有些奇怪的看向王爷,有些不解王爷为何叹气。还是云霆藏不住话,忍不住开口道:“王爷,可是有何事困扰?”

    墨修尧摇头道:“吕近贤那边只怕顶不了几天了。”不知云霆,素来还算稳重的陈云也不相信,皱眉道:“涧天崖天险之地,张将军纵有十万兵马只怕也施展不开,王爷为何……”

    墨修尧随手将手中的战报递给陈云道:“从一来是张起澜军中就没见阿璃和凤三出现过,这两人只怕是带人绕道吕近贤后面去了。若是如此,吕近贤设在涧天崖前二十里的防御形同虚设,等到两军都上了涧天崖,张起澜十万大军就算施展不开,轮流磨也能将吕近贤的一两万人给磨死。”

    听墨修尧这么一说,陈云和云霆也不由得变了脸色,云霆道:“王爷,属下愿意前去增援吕将军!”墨修尧侧首看着他淡然道:“增援?我们哪来的兵马去增援?何况,就算给你一两万人,在十万大军面前又抵什么事?”

    云霆哑口无言,“那…那该如何是好?”墨修尧将目光转向前方孤立的小城,沉声道:“全力攻城。必须在张起澜的人到达之前攻下此城。”陈云和云霆神色肃然,起身道:“属下领命!”

    虽然墨修尧说要全力攻城,但是这座小小的城池却并不是那么好攻下来的。元裴是墨家军老将,尤其擅长守城。在墨修尧兵力并不占优势的情况下,只要元裴什么都不管一心坚守等待援兵,一时半刻将墨修尧还真是拿他没什么办法。任是墨修尧有千般的计量,元裴却是稳定如山不闻不问。即使云霆几个天天在城下叫骂,但是城上的就是不开城门应战却也不可奈何。

    涧天崖上,两军对峙了长达四五天时间才终于将吕近贤的一万多人马全数歼灭,吕近贤被张起澜亲手虏获。这两人共事十几年里经常是你来我往的争斗一向各有胜负,此次虽然败给了张起澜吕近贤倒也不至于抹不开脸。

    看着自己的属下被全数歼灭,已经战到力竭的吕近贤也爽快的扔开了兵器,对着得意非凡的张起澜道:“我输了。”张起澜笑容满脸的亲手将他拉了起来,呵呵笑道:“胜败乃兵家常事,别放在心上。”吕近贤轻哼一声道:“就凭你绝决计不能这么快突破我的防御,王妃何在?”

    一边围观的小将们都是一怔,定王府虽然还有一位前代王爷的王妃因为不肯离开大楚而被墨修尧下令冷皓宇暗中保护着依然留在楚京,但是在墨家军将是的心目中,如今的王妃却只有那一位。但是…他们怎么不知道王妃是在他们军中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射向张起澜,谁让他是主将呢。如果连他都不知道王妃的下落那别人就更别想知道了。张起澜嘿嘿的干笑了两声,看向身后跟着凤之遥并肩而来的叶璃。吕近贤先是怔了一下,有些没能认出叶璃来。但是跟在叶璃身后的秦风和卫蔺他确是非常熟悉的。能让秦风和卫蔺同时跟随在侧的人是谁自然是不言而喻。再仔细一看站在凤之遥身边的叶璃时立刻就觉得分明就是王妃啊。

    “属下见过王妃。”吕近贤上前行礼。

    叶璃无奈的苦笑,看着跟前石化了一堆的众人道:“吕将军免礼吧。”

    吕近贤拱手笑道:“败在王妃手下,在下心服口服。”

    叶璃浅笑道:“将军过奖了,叶璃不过是略尽绵力罢了。”吕近贤也不在意,反正他是绝对不会承认败给了张起澜的,至少不能当面承认,“后面也没有在下什么事了,在下就带人先行告辞了。祝王妃后面一路顺风。”叶璃颔首道:“多谢将军吉言。”

    看着吕近贤潇洒的带着被宣布阵亡的将士扬长而去,留下来的众人默然。祝敌方的主将一路风顺什么的,真的没问题么?

    越过了涧天崖后面的路虽然说不上是一马平川却也是十分坦然了。不敢有半点耽搁一行人就狂奔向远处的孤城增援元裴去了。

    而此时小小的孤城城楼上,墨修尧一身白衣连战袍都没有穿悠闲地站在城楼上看着年事已高的元裴将军笑道:“老将军,这一次本王赢了。”

    须发灰白的元裴老将军看着眼前白发如雪却依然傲然如风的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欣慰和欢喜,点头道:“确实是王爷赢了,老夫认输。”论兵力墨修尧只是稍胜元裴一筹,原本攻城就远比守城更难。当初西陵十几万大军没能攻破江夏小城,如今定王却在短短数日之内攻破,这是他的本事。元裴并不是一个不服老不肯认输的人,定国王府后继有人他只会感到万分欣慰。

    “若是真的战场,本王没这么容易攻下此城。”这座孤城是一座名副其实的孤城,因为它是一座新建的城池,甚至还没来得及移居民入住。而战场上是不会出现这样一座基本上什么都没有的城池的。元裴朗声笑道:“多谢王爷,不过如果是战场上,王爷也不会只带了这么区区几万人马就来攻城吧?”两人相视一笑,显然心情都还不差。

    “启禀王爷,有兵马往这边来!”城墙上眺望的士兵奔来禀告。

    “哦?”墨修尧眺眼望去,远处果然隐隐有马蹄声和烟尘升起。不过半个时辰,叶璃凤之遥和张起澜已经带着大军赶到了城下。墨修尧放眼一看,至少还有八九万兵马不由赞道:“能全歼吕近贤兵马,损失不到两万。也算是不错了。”居高临下的望着底下的众人浅笑道:“张将军,凤三,阿璃,你们可来晚了。”凤之遥遗憾的切齿不已,看这情形只要在早一两个时辰情势就会大不一样。可惜战场上往往相差半刻钟也能全然改变一场战斗的胜负,“王妃?”

    叶璃抬眼看着站在城楼上的白衣男子,唇边慢慢的勾起一丝浅淡的笑意。右手微微抬起,轻声清越却传遍了整个战场,“攻城!”

    城楼上,墨修尧无奈的看着城楼下已经开始准备攻城的大军,站在旁边的元裴不由的哈哈大笑起来,含笑看着墨修尧道:“王爷,看来这一战咱们还没有打完啊。”

    墨修尧苦笑道:“老将军说的是,是本王高兴的太早了。”若是按照演习的规定,自然是城破之时就算是演习结束,他们赢了。但是既然是演戏,自然是最大限度的训练这些新兵。何况,战场上也没有城破了之后不能再抢回来的规定。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攻城战再次拉开帷幕。

    这一次的攻城战打得比墨修尧之前攻城更辛苦,双方兵马连着打了七天也没分胜负。

    最后是只能宣布平手,因为墨修尧的城中已经没有军粮了,这是一座完全的孤城,虽然没有百姓需要耗费额外的粮食,但是同时也意味这这城里绝对找不到除了他们自己带来的军粮以外的粮食。而元裴早在城破之日,就将原本属于守军的粮食给“销毁”了,墨修尧手下不止损兵折将,就连吃的都没有了只能饿着肚子守城。而城外的军队也不见得更好,一时不慎被墨修尧派出去的人将粮草毁了大半。

    打到最后谁都不肯认输,眼看着都要没力气了元裴老将军只得出来叫停。最后双方商定算是打成了平手。

    当城楼上的定王和定王妃宣布演习结束时,许多将士都忍不住喜极而泣了。这当然不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赢了,而是他们终于可以吃饭了。明明城里城外还堆着大批的粮草,他们却要看着“阵亡”的兄弟吃香的喝辣的还要一边欺骗自己他们已经断粮了

    。这日子当真是比真的断粮了还要难过十倍百倍。演习一结束,大家什么也顾不得了,就地扎营埋锅造饭,刚才还打得激烈的将士们又你好我好大家好了。特别是看到对方也饿得眼睛发绿的模样,一股别样的战友之情油然而生啊。

    小城里,刚刚吃饱喝足的将领们也聚在了一起,因为双方的攻城战实在是持续的太久了,最后连已经回去了的吕近贤也跑回来观战来了。如今打完了之后双方算是各有胜负,谁也不至于面子上过不去,所以也还算是和乐融融。

    倒是之前跟着叶璃的那几个东路军小将看着依然还是一身白衣男装的叶璃,眼神还有些恍惚。前几天是被战事忙碌的冲昏了头根本没有心思多去计较,现在仗打完了小伙子才想起来之前被他们有意无意的排挤奚落,还带着他们答应了吕将军的白衣公子就是他们从素来敬仰有加的王妃啊。这样强烈的冲击让一群小伙子们整个人都不好了。

    “王…王妃…”几个年轻人你推我我推你终于推出来了一个倒霉鬼,“王妃,属下们之前有眼无珠,冒犯了王妃,还请王妃降罪。”

    张起澜斜睨了几个不成器小辈一眼道:“你们几个小子还好意思说?老子千叮呤万嘱咐要对王妃有礼貌,你们都干了些什么?”众人默默瞪着他,你说的是楚先生不是王妃啊?看着年轻人们委屈的眼神,张起澜也默然了,嘿嘿一笑望着叶璃道:“那啥…王妃,这事儿是属下没跟他们说清楚,还请王妃不要见怪。”

    叶璃浅笑道:“张将军言重了,这原本也是我自己的意思。何况,年轻人难免年少气盛,张将军和诸位将军教导有方,这几位小将也都是不错的苗子。”被王妃夸奖了,众人却只觉得嘴角抽搐。他们是年轻没错,但是比起才刚刚年方二十一二的王妃来说,大多数还是要大一些的。被这样的王妃说年轻气盛,众人不由得都羞红了脸。一边的云霆在心中默默吐糟:你们这算什么,爷遇到王妃的时候王妃才十五六岁啊。

    叶璃如此称赞,其他的将领脸上也都露出了笑意。虽然这些年轻人这次都跟着张起澜,但是却并不全是张起澜的部将。其中也有吕近贤,元裴甚至是远在飞鸿关驻守的孙炎的部下。都是年青一代中的精英,他们被夸奖了作为上司的将军们也觉得有面子。

    听到王妃说不怪罪,小伙子们总算也都松了一口气。年轻人好奇心重,虽然隔得远远的也都自以为隐秘的打量起王妃来了。毕竟定王妃的事迹他们是还未进墨家军之前就曾经听过了,哪里想到过有朝一日还能亲眼见到甚至和定王妃比肩作战?只是他们却不知道自己这自以为隐秘的行为早就惹得某人不悦了。以至于等到回到军中之后连口气都没喘匀又被扔进了某某训练营折腾了两三个月,他们也只能当做是将军们对他们演习的表现不满所致了。

    演习结束,留下张起澜和吕近贤收拾善后,墨修尧便带着叶璃和凤之遥等人赶回璃城去了。

    刚回到定王府还没来得进书房便遇到了迎面而来的清尘公子,只需要看脸色就知道清尘公子对于某个不负责任的王爷一有就将西北的政务丢给自己的行为十分不满了。眼神平静的扫了一眼经过近半个月行军打仗气色却显得比往常更好的墨修尧,徐清尘淡声问道:“看来王爷这些天过得不错?”

    墨修尧心情愉悦的笑道:“好几年没动了,难得活动活动当真是不错的。”徐清尘淡然一笑,“什么?那么恭喜王爷,以后王爷可以经常活动活动了。”

    呃?什么意思?墨修尧疑惑的看着徐清尘。徐清尘叹了口气,扬了扬手中刚刚拿到的战报道:“大楚军队在北境连战连败,不到一个月时间,已经被北境大军连下四城。”

    墨修尧沉默了片刻,抬起头来对着徐清尘淡淡一笑道:“这跟咱们也没什么关系啊。”墨家军和大楚早已恩断义绝,大楚打成什么样子跟他们也没有关系。

    徐清尘点点头,淡然道:“王爷心里有数就行。另外,北戎传来消息,北戎大军也在蠢蠢欲动。一旦大楚对北境的战事不利,明年开春北戎必定会南下。”墨修尧一边听着徐清尘的话,脚下不停步的往书房而去,一边问道:“南诏有什么消息?”徐清尘道:“镇南王世子率领三十万大军,已经陈兵南诏边境。两国正在对峙中,何时开打还未可知。”

    “会开战么?”墨修尧回头问道。

    徐清尘沉默了一会儿,沉声答道:“会。”

    墨修尧脚下一顿,道:“好,一旦开战西陵一时半刻想必也无暇他顾。”

    跟在身后的凤之遥皱眉问道:“王爷,咱们是不是也该准备了?”

    墨修尧想了想,点头道:“南诏和西陵开战之后,在西北境内发布征兵令。”凤之遥应是,徐清尘接收到墨修尧投过来的眼神,摇了摇头道:“行军打仗的事情我不懂,你们看着办吧。”

    墨修尧点头对凤之遥道:“去准备吧。”

    定王府统治西北之后,实行的征兵制度经过多次探索改革,与现行的兵役制度有些差别。西北境内所有年满十八的青年都需要服两年的兵役,两年之后卸甲归田。但是之后每年农闲时依然要进行一个月的军事训练。最重要的是,这个两年的兵役并不是只有普通人,商人,甚至是读书人也一样要参加。只不过读书人可以酌情缩短为一年。所以现在骊山书院就读的学生中只要年满十八的都是已经服过兵役的人。

    另外,墨家军还有九十万的常设军。这些军队里的士兵都是服役超过五年,并且全部兵役期会达到三十年甚至更久的人。他们才是西北的真正的战力。而且,他们与没有军饷的两年义务兵不一样以及基本上没有军饷的各国大多数士兵不一样。他们每月都有一定的量的军饷,战死之后也有一定的抚恤金。虽然这个定王府造成了一定的财政压力,但是也从另一方面争抢的墨家军的战斗力和凝聚力。

    虽然比起其他三国动辄百万的兵马,墨家军九十万兵马夹在三国之间并不够看。但是一旦真的打起来,征兵令一出,定王府还可以在瞬间组织起一支上百万受过正规训练的军队。虽然战斗力可能无法和真正的墨家军相比,但是也绝对不是有些刚刚被拉入军中就上战场的军队能比的,至少他们都是被真正的墨家军将领训练过的。

    望着墨修尧离去的身影,凤之遥轻叹一声抬头望天。一旦南诏和西陵开战,北戎是比会在大楚分一杯羹。而定王府,也绝对无法独善其身。准备了这么多年,终于要开始了么?

    ------题外话------

    推荐好友佳若飞雪新作《名医太子妃》http:///info/520066。html

    伊荣华,江南首富之女,成婚五年后,却是手脚筋被挑断,亲生兄长被害,眼看着自己视若亲妹的表妹一步步向自己逼近,夺了自己的嫁妆,抢了自己的正妻之位!而自己却被深爱的夫君打成了重伤!

    费尽心思,她终于可以求得一死,临死前发下重誓,若有来生定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决不再手软留情!

    苍天有眼,一朝重生,且看她如何步步为营,将前世的血债一一讨回!

    ……。

    另外,呜呜…看盗文滴同学请自己悄悄看了就算了,不要留言给我。桑心…

    另外盗文自重啊,偶也不容易滴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59》,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59.战事初现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59并对盛世嫡妃259.战事初现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