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拒绝,母子情绝

    269。拒绝,母子情绝

    “这是在做什么?”华皇后冷眼看着站在殿外一脸怒气的柳贵妃。

    守在门前的侍卫连忙禀告道:“启禀皇后娘娘,皇上有旨除了皇后娘娘以外谁都不见。贵妃娘娘驾临属下们不得不拦住娘娘玉驾。”皇后也有些意外,墨景祈又多宠爱柳贵妃她也是知道,当初为了柳贵妃更太后硬顶的事情也没有少做。这才几年没见难不成还失宠了不成?

    不过皇后对这些并不在意,点了点头回头对刚刚受封的贤德二妃道:“你们在外面等一会儿,本宫进去看看。”贤德二妃原本都是家风清正的人家的女儿,只因为人木讷,不善风情而不得墨景祈的喜欢。如今突然封了妃,倒也不会恃宠而骄,自然是唯皇后之命是从。

    “臣妾谨遵娘娘懿旨。”贤德二妃齐声道。

    华皇后点点头,不在理会柳贵妃缓步走进了寝殿里。

    一进寝殿里面冷清清的没有一个人侍候,皇后微微蹙眉也知道如今太后不管事,自己也不管事,墨景祈病得这么重只怕就是个皇帝日子也不怎么好过。柳贵妃那人的性子皇后自然是清楚的,没有事情她绝对不会想到来看墨景祈一眼的。但是皇后却并没有动怒,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么多事情都经历了,原本就不深的夫妻情分又还能剩下几分?只要一想起还未及笄的女儿如今孤身一人流落在外,即使是皇后从小就受到以夫为天的教育影响,心中也不会是没有怨恨的。

    听到脚步声,墨景祈有些艰难的回过头来,看到眼前穿着明黄凤袍雍容华贵的女子,墨景祈眼神也不由得有些迷离了片刻。皇后一直都很美,他是知道的。就算柳贵妃曾经有楚京绝色之称,墨景祈宠之爱之却也从来没有认为柳贵妃就一定比皇后更美丽。只不过在她的眼中,皇后是他的妻子,他只要给她足够的尊重就够了。而更重要的是,他的这个妻子是华家的人。他没有登基之前是他的助力,登基之后华家却又是他需要提防的对象。所以他很少去关注皇后的容貌,他只需要知道她是皇后就可以了。

    “你来了…看来你这些日子过的还不错。”墨景祈道,心中却不由得升起一股悲凉之感。他躺在床上快要死了。他的母后不闻不问,他的兄弟他的臣子他的爱妃盼着他什么时候死,就连他的妻子都神色平淡,仿佛他死不死都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这一般。墨景祈突然羡慕起墨修尧来了,他那样重伤毁容,叶璃依然可以对他不离不弃。当初为了不让他被人要挟,叶璃可以被人逼落悬崖生死不明,而墨修尧也能够为了妻子一夜白发。墨景祈知道,这些是他永生永世都得不到的。

    “皇上宣臣妾来可有什么事?”华皇后淡然问道。

    墨景祈看着她笑道:“朕快要死了,难道还不该见你一面?”皇后蹙眉,有些奇怪的看着墨景祈,“皇上似乎有些不一样了,你不怕死了么?”墨景祈是很怕死的,这件事皇后一直比任何人都知道的清清楚楚。墨景祈无奈的笑道:“当然怕,能活着谁想要死?但是等到你真的觉得自己要死了的时候,其实也就没那么怕了。现在朕每日睡着的时候都会觉得自己仿佛下一次就醒不过来了。如果就这么睡过去了,朕又能怎么办?”

    皇后沉默不语,听着墨景祈亲口说他就要死了,她心中却并没有多少波澜。淡淡的看着他道:“这个时候皇上将臣妾放出来,又封了周妹妹和郑妹妹为妃,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吧?皇上有话不妨直说。”墨景祈无奈的笑道:“这么多年…还是只有你才会这么直接跟朕说话。”

    “柳贵妃说话也很直。”皇后道。

    提起柳贵妃,墨景祈眼神微沉。看着皇后叹了口气道:“朕现在不想说这个。皇后…一旦朕死了如果是景黎继位的话,或许还会善待你这个皇嫂。但是如果太子继位,柳贵妃就会成为太后。皇后可想过到时候你自己和华家要如何自处?柳家和华家的恩怨,皇后你和柳贵妃…嗯,你们算不上恩怨,不过是柳贵妃单方面的看你不顺眼而已。到时候,你要怎么办?”

    “皇上到底要说什么。”华皇后沉声问道。

    一口气受了这么多话,墨景祈也有些累。喘了一口气才继续道:“郑昭媛所生的六皇子今年已经九岁了。郑昭媛出身寒微,朕将六皇子记在你的名下。等朕去了之后,你拿朕的诏书…立六皇子为新皇。到时候有华家和福熙大长公主以及昭阳姑姑支持,就算景黎和柳家不甘心也不敢轻举妄动。冷家和沐家是忠心于朕的,只要拿着朕的诏书,他们就会支持你。至于以后…以后就看你们自己的了。”说完这些,墨景祈便闭上眼睛休息了。

    皇后秀眉微皱,淡淡道:“皇上的话,恕臣妾无法遵从。”

    闻言,墨景祈一怔猛的睁开了眼睛盯着跟前神色平静的皇后,咬牙问道:“为何?”华皇后垂眸,淡然道:“皇上只说了朝堂上的是,却忘了说朝堂外的事情。臣妾虽然是深宫妇孺,却还是知道一些的。北境犯境,西陵北戎虎视眈眈。一旦六皇子登基,黎王和柳家必定不服,到时候华家也会被卷入朝堂的争斗之中。到时候…又该如何收场?臣妾既然身为皇后,原本扶持幼主也是应该的,但是如果皇上想要拖华家下水的话。请恕臣妾抗旨不尊。”

    “华家也是大楚的臣子!”墨景祈厉声道。

    皇后道:“皇上说的是,华家先祖为大楚征战沙场,战事沙场的不在少数。华家不敢有半分怨怼,但是华家得到了什么结果?其实…如今这个局面,无论是太子继位还是六皇子继位,又有何最后结果又何有区别?幼主登基,大权旁落。朝堂上勾心斗角,还有谁会去管大楚江山如何?当初…定王府的事情,皇上做错了。”

    “那你说该如何?”墨景祈盯着她冷然道。皇后并不在意,平静的道:“既然已经如此,皇上既然不愿传位太子,那么就传位黎王吧。六皇子无辜,还请皇上放过他吧。”这些年她虽然长期禁足却也还是听说过。六皇子固然聪明伶俐,颇受宠爱。但是墨景祈这样的人所谓的宠爱通常并不是一般人能够身受的。有柳贵妃和柳家在一旁煽风点火,六皇子被教的只知道玩乐戏耍。正道该学的一样没学,这样的皇子登基为帝反而是害了他。

    “放肆!”墨景祈大怒,伴随着一阵猛咳,脸色红的仿佛充血,“朕怎么不知道华家什么时候站到黎王一党了?”

    皇后平静的道:“华家哪一党都不是。皇上无论传位给哪个皇子随之而来都是数不尽的勾心斗角。皇上若真的是在为大楚江山考虑,自然知道如何才是最好的。何况…皇上封了黎王为摄政王摄政王,如今黎王势大,华家真的斗得过黎王么?说到底…皇上还是想要华家为你陪葬。”

    墨景祈忍了忍,让心口的气平顺了一些才道:“你和墨修尧从小情谊深厚,只要你做了皇太后去求一求墨修尧,他绝对不会袖手旁观。自然会替你解决墨景黎的事情。你只要好好教导六皇子六皇子,他将来长大了自然会好好地孝顺你,也会善待华家的。”

    皇后不禁苦笑,摇头叹息道:“说了许久,原来这才是关键。皇上,你如此说…只怕是你从来没有了解过定王吧?曾经臣妾跟你说过,定王府不会图谋不轨,你不信。如今臣妾告诉你,定王府定王府不会放弃报仇,想必你也是不信的?皇上是否觉得这几年定王都没有动就表示他并不执着与仇恨?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只怕就是前代摄政王重生也没有人能劝住定王。他这些年不动不动,只代表他能忍。他越能忍,就表示…他越恨你。”

    最后回头看了看墨景祈,皇后道:“皇上如果没有什么话说,臣妾先行告退了。对了,柳贵妃还在门外求见。”说完,也不管墨景祈还想要说什么,皇后转身而去。平静的眼眸中没有丝毫的悲伤只有淡淡的遗憾。遗憾做了十几年的夫妻,到了最后他仍然只想利用她。

    身后,墨景祈眼角看到那毫不留恋的离去的明黄色身影,眼中神色复杂无匹。过了半晌,终于忍不住心口一痛呕出一口血来。

    门外,看到皇后走出来,众人连忙上前。皇后淡淡道:“皇上身体不适,德妃贤妃你们在门口谢了恩便回去吧。”

    德妃和贤妃都是一年也见不到皇帝一两面,这些年来也早就习惯了,倒也不如何失望。听从皇后的话在门口叩了几个头跪谢皇恩,便跟着皇后一起回去了。倒是柳贵妃,盯着紧闭的殿门半晌半晌才拂袖而去。

    宫里的消息传到宫外的也很快,墨修尧和叶璃正在商量着要不要去拜见大长公主的时候,卓靖便进来了。

    “出什么事了?”叶璃挑眉问道。

    卓靖恭敬地道:“刚刚收到消息,墨景祈放出了一直被禁足的皇后,然后册封了周嫔为德妃,郑昭媛为贤妃。”

    闻言,墨修尧挑眉,靠着椅子悠然的道:“看来墨景祈是快不行了。”叶璃和卓靖不由得都看向他,叶璃问道:“这话怎么说?”墨修尧笑道:“墨景祈想要为自己安排后事了,自然是快不行了。”卓靖不解,“但是墨景祈不是已经册封柳贵妃之子为太子了么?安排后事与皇后周郑二妃有何干系?”

    墨修尧抚掌笑道:“墨景祈此人疑心病极重,而且睚眦必报。这些日子墨景黎和柳家的争斗他怎么可能会不看在眼里。再加上今天柳贵妃演了这么一出…墨景祈绝对不会将皇位传给太子的。既不想传给太子又不想传给墨景黎,他自然要另外找一个继承人了。”

    卓靖恍然大悟,道:“郑昭媛所生的皇六子。”

    墨修尧点头,笑道:“还有一个原因。墨景祈应该已经知道本王现在就在京城了。他也知道本王与皇后还有华老国公交情甚笃,看在华老国公和皇后的面子上,本王说不定就会放过以前的那些事情,甚至帮着他解决眼前的事情了。”叶璃问道:“那你会么?”

    “他想得的太美好了。还是他当真以为本王是不食烟火的善心菩萨不成?”

    站起身来,墨修尧笑道:“本王也该出宫去见他一面了,万一晚了可就赶不上了。”

    叶璃也跟着起身道:“一起去。”

    黎王府里同样也收到了这个消息,听到属下禀告的消息,墨景黎冷笑一声,“本王这位皇兄还真是不省心啊。就这么一会儿他都能给我折腾出这么多的事情。”栖霞公主倚在墨景黎身边,问道曨怱:“王爷有什么打算?”墨景黎一眯眼,冷声道:“进宫,本王要去见母后。”

    寝殿外,太后神色凝重的走了过来,门口的侍卫自然不敢阻拦,连忙退到一边恭敬地请太后入内。

    太后走进去就看到墨景祈昏睡在床上,胸前的被子上还染着一滩血迹,连忙上前叫道:“皇儿…皇儿,你怎么样了?”片刻之后,墨景祈慢慢的睁开眼睛,望着太后淡淡笑道:“母后,你总算来了啊。”不知为什么,太后心中突然觉得有些心虚,撇开了眼睛不敢和他对视。墨景祈也不在意淡淡一笑,竟是从未有过的温和宁静,太后看在眼里只觉得暗暗心惊。看着墨景祈身前的血迹,太后站起身来怒道:“这些伺候的狗奴才都跑到哪儿去了?!皇上身上的被子怎么也不换了?!”

    “算了,母后。是朕想安静一会儿,才让他们下去的。”墨景祈平静的打断太后的话。

    太后一时之间有些淡淡的尴尬,重新坐下来看着墨景祈心疼的道:“皇儿,可是哪儿难受了?快告诉哀家……”墨景祈道:“没什么,儿臣一直等着母后来,儿臣是有些事情想要托付母后,还请母后看在这时儿臣最后的心愿的份上,成全了儿臣。”

    到底是母子,听到这样的话太后哪里还忍得住,早已经是老泪纵横。握着墨景祈的手连连道:“皇儿,你有什么话要告诉哀家你就说吧,哀家一定给你办到。我苦命的皇儿啊……”墨景祈道:“儿臣过世之后,幼主登基朝政难免有些不顺。景黎如今位高权重,我这个皇兄的话他也听不进去了,就算听得进去朕去了之后也没有用了。只求母后看在新皇是你孙儿的份上,照拂……”

    话还没说完,太后已经停住了哭泣,打断墨景祈的话道:“胡闹?!你当真要将皇位传给那姓柳的贱人的儿子?你知不知道她都干了些什么事情?墨修尧才回京,她就巴巴的跑去拜祭定王府的祖先。拜祭祖先这种事是她一个后宫嫔妃能够做主的?她在拜祭谁的祖先?还在大街之上邀请定王喝茶叙旧,简直丢尽了我皇家的脸。这样的女人、这样的女人皇上若真的将皇位传给她儿子,可想过她以后会怎么做?她怎么会好好辅佐新皇,只怕早就跟着墨修尧献殷勤去了。皇上…你糊涂啊…”

    “母后……”墨景祈自嘲的笑了笑,喘了口气才打断了太后的话,问道:“那母后的意思是?”

    太后犹豫了一下,才道:“皇儿,这都是命啊…景黎也是个好孩子。他如今又是摄政王,你也知道西陵那边的情况。若真是弄成那样岂不是坏了他们叔侄之间的感情?终有一日弄得祸起萧墙。既然如此,倒不如…倒不如将皇位传给景黎算了,他将来必定会后代侄儿们,哀家便是拼死也会护着孙儿们的。”

    “母后!”墨景祈厉声叫道,狠狠地睁大了眼睛道:“母后!你到底知不知道朕这个样子就是墨景黎害的?!”

    “皇儿……”太后皱眉看着墨景祈,她当然知道,她也恨小儿子做事狠毒手下不留情。但是事情已经如此了,她已经要失去一个儿子了,难道还要再失去另一个吗?这样的选择也都是为了所有人好啊。若是真逼得景黎起兵,到时候朝堂上新立的幼主有如何抵挡的住?

    “呵呵……”望着眼前皱眉望着自己的太后,墨景祈突然放声大笑起来。然而那笑声却更像呜咽的痛苦一般凄凉。笑够了,墨景祈才抬起头来,指着太后道:“母后…你真是朕的好母后…呵呵……”

    看着儿子这个样子,太后也跟着抹泪,“皇儿,你不要怪母后,母后也是迫不得已的啊。”

    “他给了你什么好处?”墨景祈突然问道。

    太后一愣,脸色顿时有些难看起来。对上墨景祈彷如洞烛的眼睛,刚才的一切更像是一场丑陋的做戏。墨景祈点头道:“朕明白了,呵呵…朕得不到的你们谁也别想得到!滚出去!”

    “皇儿,你……”

    “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69》,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69.拒绝,母子情绝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69并对盛世嫡妃269.拒绝,母子情绝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