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墨景祈的“改变”

    270。墨景祈的“改变”

    太后十几年来母仪天下,尊贵无比。即使墨景祈对她有心结表面上却也还算是恭恭敬敬的,何曾如此被人当面指着脸叫滚的。脸上顿时变得五颜六色,复杂的仿佛调色盘一般的难看。

    “皇儿!”太后咬牙道,她来此的目的本来就是为了皇位的问题,自然不可能这么轻易地就离开了。

    墨景祈却是什么也不在乎,指着太后道:“给朕滚出去听见了没有?!只要朕还活着一天,朕才是皇帝!滚…你们休想…休想如愿!”太后隐忍着怒气,上前一步道:“哀家知道皇上现在心情不好,皇上尽可以发脾气。但是还请皇上好好想想身后的事情。皇上总该为皇子和公主们想一想。”墨景祈忍不住狂笑起来,但是却是又哭又笑,就连眼角也流出了血泪。太后看在眼里也是吓了一跳,连连退了两步,“皇上…皇上,你……”

    墨景祈恨声道:“你去告诉你的好儿子,让他死了这条心吧。就算大楚的江山就此败亡朕也不会交给他的。还有他的那个宝贝儿子…就等着给朕陪葬吧。皇位有本事他自己去争,朕看着…朕在天上看着他…断、子、绝、孙!”

    最后那四个字却是充满了怨毒之意,让太后也忍不住心中生寒。太后并不知道墨景黎今生再也不能有孩子了的事,只当真是墨景祈恨极了的诅咒,但是饶是如此看着床上血迹斑斑,眼角留着血泪面目狰狞的仿佛恶鬼的墨景祈,太后也被吓得不轻。无奈之下,太后只得跌跌撞撞的走出了寝殿。守在殿外的人连忙要进来一探,他们进门就听到里面传来墨景祈的声音,“滚出去!朕要静一静!”听着墨景祈的声音似乎中气十足,料想没有大事门口的人才放下心来重新守在门外。

    寝殿里,墨景祈呵呵惨笑起来,刚才发了一通脾气牵动肺腑,太后一离开他原本就十分难看的神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更快的衰败了下去。

    “呵呵……”寝殿里突然传出一声低沉悦耳的笑声,然后是缓慢而近的脚步声。墨景祈勉力睁开眼睛,眼前的男人却顿时让他原本已经昏昏沉沉的神智瞬间清晰了许多。使劲的瞪大了眼睛盯着站在跟前的男人。白衣白发,容颜俊美,剑眉入鬓,气度森然。雪色的白衣袖摆绣着银色的龙纹祥云图像,仿佛还有淡淡的沉香气息在鼻间萦绕,让之前一直被血腥气息弄得昏昏沉沉的墨景祈脑子立时清洗了许多。

    “墨修尧!”墨景祈沉声道。

    “呵呵…”墨修尧低声笑道:“皇上,不过半年不见你就变成这副模样了,真是让本王十分惊讶呢。”

    墨修尧身边,一身青衣的叶璃手里抱着一个穿着黑色锦衣的白玉娃娃。才五六岁的小娃娃,长得俊美可爱,一双黝黑的掩住望着墨景祈滴溜溜的转着,是他从未见过的灵动。看到墨景祈这一声血迹的狼狈模样,小娃娃也没有半点惧怕之意。反而从叶璃怀里探出头来想要看得更加清楚。

    “这是你的儿子?”墨景祈问道。

    墨修尧挑眉,从叶璃怀里将墨小宝拎出来抱在自己手里道:“不错,是我儿子。墨御宸。”墨小宝,大名御宸同学有些好奇的望着床上的人,他父王可是从来都不叫他大名的。这个人是什么人让他突然破例了?“父王…这是那个白衣服大婶的相公么?”墨修尧揉了揉儿子的小脑袋笑道:“没错,就是那个大婶的相公,还是你无忧姐姐的爹。”

    原本听到墨御宸这三个字,墨景祈的脸色变了变。但是随后又听到白衣服大婶和无忧姐姐,墨景祈终究还是长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将刚刚想说的话咽了回去,问道:“长乐在西北还好么?”叶璃淡然道:“无忧已经拜了神医为师,以后打算行医济世。”

    墨景祈显然有些意外,有些艰难的摆了摆手道:“也罢,我知道你们必定会好好照顾她的。呵呵…真是没想到,你居然还会回来看我。”墨景祈看着墨修尧,眼中竟是从未有过的平静。从前,即使是墨修尧最落魄墨景祈最意气纷发的时候,墨景祈看着墨修尧的目光都是带着警惕和嫉恨的。如此平静的仿佛什么也没有的目光倒是平生头一次了。

    墨修尧淡淡挑眉笑道:“本王自然会回来看看你。否则,本王要如何跟父兄以及定王府无辜而死的数万英灵交代?为了赶上来给你送别的时间,去年本王可是帮了小半年才能抽出现在的时间来时曯来啊。”

    “你……”墨景祈微怔。墨修尧点头道:“没错,本王早就知道你会如此。因为当初在南疆…墨景黎买药的时候,本王就在不远处看着。为了这事儿,本王还特地请沈先生研究了一下这个毒的药性。”说罢,墨修尧取出一个小瓷瓶扔到墨景祈床上。墨景祈颤抖着手捡起床上的瓷瓶打开。里面是一粒粒小小的药粒,看着眼前比黄豆还小的药粒,墨景祈既想哭又想笑,他就是被这种药害成这个样子的,被自己的兄弟害成这个样子的的。他提防了定王府和墨修尧一辈子,到头来却是死在了自己的亲弟弟手里。这简直就是天大的讽刺。

    看着墨景祈这副模样,墨修尧心情甚好,“说起来…即使中了这种堪称无解的毒。原本你也还是有一次机会可以活下来的。本王记得,你原本是有一朵碧落花的。对么?”

    墨景祈脸色微变,声音嘶哑,“碧落花…碧落花是被你拿去了?”

    墨修尧大方的承认,“可不是么?你自己应该也有所猜测吧。若不是你的碧落花,本王又怎么能够完全康复?”

    墨景祈沉默了许久,突然爆出一阵狂笑,“哈哈…报应!真是报应啊……”当初他害的墨修尧中毒残疾,墨修尧却抢了他的碧落花去解毒治病。而如今他自己身中剧毒时,却已经再无碧落花可用。果然是报应么……

    墨修尧挑眉道:“是不是报应,本王没兴趣知道。不过本王看到你现在这副模样…心中甚慰。你为什么不问本王有没有解药?你自己也不想活下去了吧?只要你还活着每一时一刻身边的每一个人每一个人都在提醒你,你有多么的失败。你知道么…你当初的作为不是害了定王府,而是彻底的让定王府从数百年的束缚中解脱出来了。真是可惜…你活不了多久了,不然本王还真想让你嫨你看看你当初对墨家军的所作所为会有什么样的回报。让你看看…你这所谓的大楚皇室嫡系和我定王府到底谁才更有资格存留在这个乱世……”

    “不要说了!”墨景祈突然大叫道。不知哪儿来的力气伸出手一把抓住墨修尧的袖摆道:“杀了我…现在就杀了我给你定王府赔罪吧。杀了我!”

    墨修尧往后退了一步,轻而易举的挣开了墨景祈的抓着袖摆的手。垂眸平静的看着他道:“本王现在对你的命没有兴趣了。要死就自己去死吧。不过…本王劝你还是悠着点儿,墨景黎如今可还眼巴巴的等着呢。”

    墨景祈喘着气,望着他道:“帮我…帮我杀掉墨景祈和柳家的人。”

    仿佛听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墨修尧问道:“帮你做这些本王有什么好处?”墨景祈道:“朕会下旨让太后和除了新皇以外的所有皇子公主陪葬。以此祭奠你墨家军的亡灵。够不够?!”

    “皇上当真是心狠手辣。”叶璃轻声叹息道。

    墨景祈定定的盯着墨修尧问道:“你答应么?朕还可以下罪己诏,告知天下当年的事情真相。”

    寝殿里沉默了良久,墨修尧才慢慢的笑出声来。抱着墨小宝摇了摇头道:“定王府和大楚已无瓜葛。皇上还是自求多福吧。阿璃,回去了。”叶璃点点头,转身跟上墨修尧从来处离开了。床上的墨景祈想要起身却根本无能为力,殿内的一角传来墨修尧的声音,“那个小瓶里装的虽然是毒药,但是却可以延寿几日。要不要皇上随意。”

    龙床上,墨景祈痴痴的望着手里的小瓶出神。

    蜿蜒曲折的地道里,叶璃和墨修尧并肩而行。墨修尧抱着已经眨巴着眼睛有些困意的墨小宝,看着叶璃低声笑道:“阿璃是不是奇怪我为何要给他药?”

    叶璃点点头,那个小瓶里的药物确实是当初他她和墨修尧从雷腾风身上抢来的东西。和墨景黎在南疆圣地买到的是完全一样的药物。又经过了沈扬特别提炼,虽然救不了墨景祈的命。但是墨景祈如果服用了的话,应该能够延寿几日。叶璃和墨修尧都是稍通医理的人,自然看得出来墨景祈的模样已经是油尽灯枯,活不过明天了。

    墨修尧笑道:“墨景祈这个人心性古怪,睚眦必报。这两天他被太后和墨景黎还有柳家逼得狠了,这会儿给他一个反击的机会,他一定会给咱们一个惊喜的。”叶璃浅笑道:“但愿不会是惊吓。”对于墨景祈这一类人,叶璃当真是有两分忌惮,还是死了的干净。墨修尧笑道:“你我拭目以待便是。”

    第二天一早,宫中果然传来了好消息,皇上传令百官早朝。

    得知这个消息,皇城里的达官显贵们都吓了一跳。要知道,他们得到的消息可是皇上是肯定好不了了,躺在病床上这些日子都是黎王代为处理朝政,这突然传来了皇上要百官早朝的事情,自然侁然都吓得不轻。胆子小的甚至已经腿软了。在心中猜测着皇上之前是不是使了障眼法骗过了他们,然后才在暗中观察他们的忠心的。若是如此,他们可就当真死到临头了。

    得到这个消息墨景黎也是又惊又怒。第一个反应自然是不信,给墨景祈用药之前他已经找人试过了,这个毒基本上算是无法可接的。而且昨天母后去的时候还一副快要死了的模样,今天早上早上就能够早朝了。这怎么可能?!

    同样接到早朝消息的还有早已致仕在家养老的华老国公等一批先皇时候的老臣。这些老臣墨景祈登基之后就一直颇为忌惮因此早早的设法让他们退的退贬的贬。硕果仅存的几个虽然不多,但是但是在朝堂上的影响力却不小,这一次也被墨景祈传进了宫里。

    宫门口,遇到一起的朝臣权贵们神色各异。华老国公须发皆白,被儿子和孙儿扶着漫步而行,沿途竟是上前来打招呼的官员。

    “华国公。”墨景黎一身摄政王蟒袍尊贵非常。

    华国公眯着老眼睛,捋着雪白的胡须笑眯眯的看着墨景黎道:“原来是黎王殿下,几年不见黎王殿下倒是威严日盛了啊。咱们这些老家伙果然都是老朽了。”华国公这几年在家休养,常年不爱不爱出门,算起来和墨景黎确实有四五年没有见过了。虽然如今位高权重,但是墨景黎却不想轻易得罪华国公。拱手笑道:“老国公说笑了,本王这点微末本事哪里能让国公看在眼里。”华国公笑眯眯的看着墨景黎道:“黎王殿下倒是越发的会说话了。”

    墨景黎陪着华国公一边往早朝的勤政殿走,一边闲聊道:“定王这两日也已经回京了,不知老国公可曾见过?”

    华国公摇头道:“老夫年纪大了,消息难免就不灵通了。定王回来的消息却是还要多谢王爷告知,若是定王还记得老头子与定王府还有几分交情,想必过些日子还是能见上一面的。如今定王刚刚回京,想必要办的事情也多。咱们就不去打扰了。”墨景黎淡笑道:“老国公说的及时。今天皇上宣老国公入宫……”

    华国公笑道:“想必是皇上身体痊愈了,一时高兴便要咱们这些老朽的一起为皇上庆贺一番。”

    “是么?”墨景黎也不反驳,有些歉意的看了看华国公道:“老国公,本王……”华国公也不为难他,笑道:“黎王是年轻人,跟咱们这些老头子走不到一块儿去。黎王先行一步便是了。”墨景黎拱手笑道:“既如此,老国公慢走,本王先行告辞。”

    “不送。”华国公笑道。

    看着墨景黎龙行虎步而去,华国公原本脸上的笑容才渐渐地淡去了。扶着他的儿子有些担忧的道:“爹,皇上已经有好几年没有招咱们入宫见驾了。这一次…只怕是不简单。”华国公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何况只是叫咱们入宫晋见。又不是只有咱们一家。罢了…到了大殿上记得,少说少错,不说不错。有什么事情我这个老头子还能替你们挡一挡。”

    “爹,都是孩儿无能…。”华家长子已经五十多岁,扶着华国公满脸羞愧的道。若不是他们后人无能,何必还要已经快要八十的老父亲亲自上殿为他们挡那些可能来自君王的算计。

    华国公摆摆手道:“我也不知道还能护着你们几天,能有一时算一时罢了。我思量着,今天的事情只怕是和定王有些关系。”

    “这个怎么说?”华家长子一惊,面上却不敢动了声色,只得压低了声音问道。

    华国公道:“方才也听黎王说了,定王就是这两天回来的。定王刚回来皇上就好了,你觉得这是个巧合么?”

    “但是…以定王的脾气是绝不会救皇上的。”他们也都算是看着定王长大的,就算中间因为许多年没见过但是最根本的脾气也不可能变了。定王少年时候就不是个儒雅宽厚的人,这十几年也也不可能就养出一副以德报怨的心性来。

    华国公叹气,道:“我只怕…皇上是当真时日不多了。”

    “爹你是说,皇上找咱们进宫是要……”托孤的。

    华国公摆摆手道:“走吧,去看看就知道。”

    今天的勤政殿上站的满满的,比往日早朝的人更多了不少。许多年轻的朝臣们都发现前面站了好几位他们甚至都不认识的老臣,还有皇室宗亲王爷。心中都隐隐知道今天只怕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胆子小的都不由得缩在后面不敢有只言片语。站在前面一些的则是窃窃私语的交换着各自的意见。只从占位就能看得出来,这些朝臣已经分成了两派。一派围在墨景黎身边,另一派围在围在柳丞相身边,看着对方的神色都有些不善。而另外有一派这是独立于这些人之外。但是人数确实极少,都是一些年过花甲的老人和那些没有什么权势的清贵。

    “皇上驾到!”太监尖锐的声音在大殿上响起。

    大殿上顿时一片宁静,所有人都忍不住注视着上面空荡荡的龙椅。不一会儿,殿后传来一阵脚步声,许久不见的墨景祈一声龙袍在太监的搀扶下走了出来。因为病了不少时间,墨景祈已经病得形销骨立,原本的龙袍穿在他身上已经有些撑不起来,形成一种诡异的不协调感。他依然脸色蜡黄,但是嘴唇却是令人侧目的暗红色,一双眼睛更是惊人的明亮锐利。

    “臣等参见皇上!皇上万万岁!”

    墨景祈居高临下,看着底下的臣子声音平静无波,“众卿平生。来人,宣旨。”

    ------题外话------

    那嘛…墨景祈同学是典型的一条道走到黑,就算好不容易换条道也一样走到黑。另外,修尧就算有志于皇位也绝对不可能从墨景祈手里接手。so,墨景祈同学不是幡然悔悟了,而是又钻进另一个死胡同了。在这几天正在努力存稿,年会期间不会停更的。呜呜…存稿好难,前天好容易多谢了一点…昨天又少了一点。正在努力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70》,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70.墨景祈的“改变”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70并对盛世嫡妃270.墨景祈的“改变”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