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0.凤家被抄

    280。凤家被抄

    皇后凭空在宫里失踪了,绝对是一件足以震动朝野的大事。虽然不知道处于什么考虑墨景黎将这个消息封锁在了一定的范围内。但是也不妨碍知道消息的人们暗中议论纷纷。所以当华国公接到消息匆匆的敢进皇宫之后,宫中沿途碰到他的知情的人们都不由向这位征战一生的老将军报以同情的眼神。

    曾经在前任摄政王墨流芳在世的时候,甚至在华国公还年轻的时候,华家是何等的尊荣显赫。虽然有定王府在称不上大楚第一世家但是也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名门。但是自从墨流芳过世华国公年老之后,有眼睛的人都可以看出华家渐渐的被皇帝压制,即使出了一个皇后女儿这种情形也依然没有好转的趋势。而现在,将要成为皇太后的皇后娘娘却凭空失踪了,怎么能不让人心生同情?

    华国公到的时候墨景黎正在皇后宫中的偏殿里,接到皇后失踪的消息后他就快马赶到了宫中确定这个消息。毕竟,十皇子继位之后皇后和华家最容易掌握主动权,到时候对他们却是十分不利的。如果皇后真的失踪了,华家自然再也没有任何借口参与朝政了。华国公年事已高,而华家剩下的人还没有那个资格。

    “老臣见过摄政王。”华国公颤巍巍的拜道。

    墨景黎连忙上前亲自扶起华国公道:“让老国公亲自进宫来一趟,本王实在是甚感惭愧,还望老国公莫怪。”

    华国公顿时老泪纵横,“王爷言重了,皇后娘娘突然失踪老夫岂能不来。苦命的皇后啊…这禁宫森严皇后娘娘怎么就会……”

    墨景黎脸色一僵,他素来知道这年老的华国公不是个省油的灯,这才两句话就讲责任推到了自己身上来了。如今京城和皇宫的守卫都是掌握在他的手中的,如果华国公非要说是他统领不利也无不可。甚至还可能让人怀疑是他从中动了手脚对皇后不利。

    “老国公莫要心急,本王相信皇嫂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逢凶化吉的。老国公还请坐下说话吧。”即使恨不得皇后就此回不来了,墨景黎面上也不得不说几句话听的话。只是这样的安慰显然对华国公没有什么用处,华国公依然哽咽着念叨着皇后,白发如雪的苍苍老人满脸泪水让人看了不禁心生不忍。

    此时殿中的人却是不少,不只是太后宫中位分高的嫔妃,就连宗室的王爷们都来了。看着华国公这般惨样,其他人也不忍再多问什么。太后却没有这个顾忌,扬声道:“听说华国公刚刚从定王府出来,不知道这个时候华国公到定王府去做什么?”

    在场的人都有些诧异的看着太后,似乎自从宣布遗诏之后,太后就变了一个人一般。如果原本太后还有几分心机深沉的女杰风范,现在的太后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普通的无知妇人。坐在旁边的柳贵妃唇边勾起一丝极淡的笑意,比起太后她显然更具优势。所以在最初的慌乱和震惊之后她很快的冷静了下来,她知道怎么样才能让自己活下去。

    华国公一脸悲戚的望着太后,哀声道:“太后娘娘恕罪,老臣听说皇后娘娘失踪的消息。一时情急才前往定王府求见定王寻求帮助。都是老臣考虑不周,还请太后娘娘降罪。”

    众人一脸囧然,你都这样说了谁还能怪罪你?何况墨景祁驾崩之前已经恢复了定王府所有的地位名誉,虽然墨修尧不肯接受,但是他们身为大楚的臣子却不能当作没看见。以定王府的地位身份,皇后失踪了华国公第一时间去求助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墨景黎微微皱眉,看着华国公难得和颜悦色的道:“老国公过虑了。此事老国公行事并无偏颇,何罪之有?却不知道定王有什么说法?”

    一边被墨景黎驳了面子的太后脸色扭曲,却没有再多说什么。华国公叹气道:“事出突然,定王那里也是刚刚得到消息,已经派人去查探了,想必很快就会有消息的。”

    众人见华国公如此焦虑担忧的模样,也不好再多问什么,只有墨景黎和几位皇室宗亲跟着安慰了几句。这么多年,皇后行事端方有度,在宗室中还是颇有些声望的。华国公只是一一谢过,不再多言。

    “老国公,请留步。”宫门口,华国公正要出宫回府,却被身后赶上来的人拦了下来。转过身,华国公看着眼前陌生的宫女淡淡道:“何事?”那小宫女不过十四五岁的模样,面对着华国公这样一生征战的老将还是很有些位居。低着头急促的道:“贵妃娘娘请老国公前往一叙。”华国公冷然道:“我华家与贵妃娘娘并无交情。想必也无事可叙。何况如今正是多事之秋,老夫贸然出入后宫也甚是不便。”

    那小宫女见他要走连忙道:“老国公留步。娘娘说了…是关于皇后娘娘的事。还请华国公务必前往。”

    华国公脸色一沉,冷眼看了那小宫女一眼,负手道:“姑娘前面带路吧。”

    总算完成了娘娘的吩咐,小宫女也暗中松了口气,连忙转身在前面带路领着华国公去见柳贵妃。

    那小宫女并没有将华国公领到柳贵妃居住的宫殿,而是皇宫中一个不起眼的偏僻宫殿里。这一路上竟然都没有遇见一个人,华国公便知道柳贵妃和太后完全不同。即使是现在柳贵妃在宫中依然拥有极深的人脉和权利。如此一来…华国公心中一沉,如果柳贵妃真的知道皇后失踪的真相…

    “老臣见过贵妃娘娘。”柳贵妃坐在荒凉已久的宫殿的房檐下,看上去依然高高在上的仿佛天上的仙女。华国公素来不太喜欢柳贵妃,倒不是因为她跟自己的女儿算是情敌关系。而是柳贵妃还是豆蔻少女的时候就有那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目下无尘,仿佛芸芸众生都不配让她看进眼里一般。他不知道柳贵妃到底是从哪儿来的那样的傲气认为自己足以傲世群芳,但是那样的傲气却让大多数人感到十分不舒服。所以当初柳贵妃对墨修尧的心思华国公同样也看在眼里,但是他从来没看好过。定王那样本就是心高气傲的少年俊杰怎么会看得上那样高傲的女子,即使她长得再漂亮。

    “华国公免礼。”柳贵妃回过头来淡淡道。

    华国公站起身来,也不客气问道:“娘娘招老臣前来,未知有何要事?”

    柳贵妃淡淡一笑,看着华国公漫声问道:“国公,皇后娘娘可好?”

    华国公双眸一凝,沉声道:“恕老臣不解娘娘此言何意。”

    “如果当真不知道,华国公又何必前来见本宫?”柳贵妃垂眸道:“如果没有确凿的消息,本宫怎么会请国公前来相见?说起来也是巧了,昨晚本宫宫中有个丫头路过御花园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人带着什么出宫。那东西露出了一角似乎是只有皇后娘娘才能穿的凤纹锦缎。更巧的是…那个人那丫头虽然不认识,但是她形容过后本宫却有些映像。”华国公冷声道:“老夫不知道贵妃娘娘在说些什么。娘娘若是只想说这些的话,请恕老臣告退了。”一拱手,华国公转身就要离开。

    柳贵妃冷眸中闪过一道厉光,冷笑道:“皇后娘娘现在就在定王府吧?昨晚带走皇后的是凤三。华国公当真一点儿都不在乎么?”

    华国公回头,冷笑道:“娘娘既然有如此的信心,何不直接禀告黎王和太后?与其有空担心华家和皇后娘娘,贵妃娘娘不如担心担心自己吧。先皇的遗诏…可不是那么容易更改的。”

    柳贵妃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华国公这是在警告她如果插手皇后的事情,华家有的是办法让皇室立刻执行墨景祁的遗诏。其实墨景祁的遗诏能拖到现在已经不算容易了。只是墨景祁现在还未安葬,新皇又尚未登基。有柳家和黎王押着暂时才没人提殉葬的事,但是甚至已经昭告天下,早晚那些闲着没事的士人绝对会提出来的。如果华家从中作梗,那事情就更加难办了。眼睁睁的看着华国公转身而去,柳贵妃原本手中拈着的一支桃花被捏得支离破碎。淡红的花汁染上了如玉的素手。

    定王府里,墨修尧收到华国公派人传来的消息皱了皱眉,随手将信函扔在了一边的桌上。

    叶璃拿起来看了看,蹙眉道:“柳贵妃怎么会知道这事儿。”

    “能毫无计划就将皇后劫出皇宫,你指望他还有什么理智?被人发现了也不足为奇。何况…柳贵妃身边只怕还有高人。”墨修尧道。

    “高人?”叶璃奇道,她实在想不出身在深宫的柳贵妃身边能有什么样的高人。难不成皇宫里当真是卧虎藏龙?

    墨修尧平静的道:“柳贵妃素来自恃才高。若是论文采她或许当真有几分。若是论计谋她还差得远,这几次的事情,都不像是她的手笔。”和许多的大家闺秀不同,柳贵妃当真可以说是一生顺遂千娇百宠。她身在柳家最有权势的时期,又是同一辈唯一的女儿还生的美貌绝伦。当初柳家是当真将她捧在手心上疼着的,不然也养不成她那样目中无人的性子。进了宫又被墨景祁毫无原则的宠爱着,她根本就不需要弄脑子去跟人勾心斗角,随心所欲惯了的柳贵妃论计谋确实有些不尽人意,否则她也不会在墨景祁弥留之际引起他的怀疑以至于功亏一篑。

    叶璃并不了解柳贵妃,但是几次交锋下来叶璃也能感觉到柳贵妃确实不是个善于算计的人。只看她缠着墨修尧的方法就能看得出来。想了想,叶璃问道:“你有什么怀疑的人选?”

    墨修尧勾唇一笑,干脆的道:“谭继之。”

    “谭继之?”叶璃一愣,这个名字竟似有许久没有提起了。自从舒曼琳被安溪公主所杀之后,谭继之就下落不明了。之后又出了一个任琦宁,倒是让他们将谭继之身上的注意力都转移了。却没想到谭继之居然会重新潜回京城。

    墨修尧道:“谭继之无声无息的在墨景祁身边呆了十年。既然他不是真心实意的效忠墨景祁这十年他总不可能什么都没有做吧?所以我猜…他不仅认识苏醉蝶,柳贵妃,甚至还有可能跟墨景黎都相熟。”闻言,叶璃一惊,凝眉道:“那墨景黎从南疆带回来的药……”

    “是谭继之透露给他的消息。”墨修尧接口道:“南疆圣地一直掌握在舒曼琳手里,栖霞公主就算跟安溪公主关系再淡薄也是安溪公主的亲妹妹。舒曼琳不可能不妨着她,南疆圣地有这种药的消息只可能是谭继之或者舒曼琳告诉他的。”叶璃沉默,若真是如此,墨景祁的死只怕也少不了谭继之的手笔。揉了揉眉心,叶璃不得不承认自己当真不适合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若是如此…这次谭继之和柳贵妃想要做什么?”

    墨修尧摇摇头,不在意的道:“不用担心,他们若是想要将这个消息透露出去的话就不会找老国公去谈了。既然如此必然是有所求的,咱们什么也不做他们自己也会找上门来的。”他就坐在定王府中,就算墨景黎真的怀疑皇后就在定王府中,他敢进来搜查吗?何况,只怕墨景黎巴不得他们将皇后带走,也好捏着华家的一个把柄免得将来华家给他添堵。墨修尧无意插手京城的事情,所以大多数事情都是放任不管的。只是凤之遥和皇后对他的意义到底不同于普通人。既然凤之遥都将人带出来了,他当然也不介意费点事情把人带走。

    叶璃皱眉道:“不管怎么说,暗地里有一个人偷窥中总是让人觉得不舒服。”

    墨修尧笑道:“既然阿璃觉得不舒服,那就将他解决了便是。”

    “王爷,王妃。出事了。”正说话,卓靖匆匆进来也来不及行礼便直接禀告。

    墨修尧挑眉,“什么事?”

    “凤家被抄了。”卓靖禀告道。

    墨修尧淡淡的瞥了卓靖一眼,问道:“这算是什么事?”凤家虽然是大楚四大巨富之一,又是凤之遥的家。但是却不是定王府的人,因此凤家抄不抄对墨修尧来说确实算不上什么事。

    卓靖也有些窘迫,一得到消息他就连忙进来禀告。倒是忘了凤家除了和凤三公子的关系意外跟定王府根本毫无关系。叶璃浅笑道:“算了,还是告诉凤三一声,毕竟是他的亲生父亲。”

    卓靖应是,还没转身出门凤之遥已经出现在了门外淡淡道:“不用了,我已经知道了。”凤之遥和皇后一前一后走了进来,脸色都有些不好看。显然凤之遥是听说了这事才匆匆赶过来的,脸色依然有些苍白但是眼中的黯然却消散了许多。凤之遥歉疚的看向墨修尧,“王爷……”

    墨修尧一挥手,笑得有些假,“不用跟本王道歉,现在楚京里还没人敢找本王麻烦。你若是对凤家也没什么愧疚的话,回头咱们就准备回璃城?”

    凤之遥苦笑,他对凤家是没有什么感情。但是还不至于连累凤家被抄家都能够不闻不问的地步。说到底,他和凤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只是选择了不同的路而已。这一次,凤家却是实打实被自己连累了。

    “这事属下一定会解决好的。”凤之遥低声道。

    墨修尧斜眼道:“你想怎么解决?劫完皇宫再劫一次天牢?还是自己去自投罗网说是你凤三公子劫了皇后?”

    凤之遥无语的看着眼前懒洋洋的白衣白发男子,相识几十年他足够了解墨修尧。他这么说就是打算帮自己解决麻烦了。但是凤之遥心中却很是难安,这次的事情确实是他太过冲动了才造成的。如果他忍一忍回来跟墨修尧商量一下,墨修尧未必会阻拦他说不定还会帮他一把。而现在自己出了纰漏却要定王府帮他摆平,这让凤之遥暗暗后悔自己的冲动。

    “别摆这副样子给本王看,三个时辰内把谭继之带到定王府来。不然的话……”后面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

    凤之遥精神一振,扬声道:“属下遵命。立刻就去。”

    回头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的皇后,皇后淡淡一笑道:“你先去忙吧。我跟定王和王妃说说话。”

    闻言,凤之遥脸色一亮,语气都轻快了不少。望着皇后道:“你等着我,我很快就回来。”说完便脚步轻快的踏出了花厅,半点也看不出还有伤在身的模样。

    看着艳红的锦衣消失在门口,皇后无奈的叹了口气。歉然的看向叶璃和墨修尧道:“给你们添麻烦了。”

    墨修尧挑眉道:“凤三被本王奴役了十几年,偶尔帮他解决一点麻烦不算什么。别的什么本王不想听,还是等着凤三回来吧。若是他回来你又不见了,本王怕是要少一员得力战将。”

    皇后不禁莞尔一笑,摇头道:“这么多年了,你和阿遥的交情一直没变。这些年多谢你照顾他了。”

    墨修尧无所谓的挥挥手道:“凤三不仅是定王府的属下,也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也许徐清尘比凤三才智过人,也许张起澜等人比凤三更加能征善战。但是也只有凤三才是跟他一起长大,陪着他走过了最痛苦的那些年的兄弟。这样的交情人生中不会有很多,曾经或许有几个,但是这么多年下来依然不变的却只有凤之遥。

    ------题外话------

    啦啦~不是偶舍不得带电电,是偶的电电很坑爹根本没法往外带啊。联想的用了N年了各种坏。今天下午为了更文偶整整走了一个半小时路去找网吧啊。哪个家伙告诉偶杭州交通方便的?!?!西湖景区各种堵…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80》,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80.凤家被抄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80并对盛世嫡妃280.凤家被抄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