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7.登基大典

    287。登基大典

    “你在这里干什么?”被疼痛折磨的无法入睡的柳贵妃一抬起头来就看到脸色苍白的站在门口望着自己的珍宁,没好气的道。

    珍宁公主走进来,默默地将药瓶放在床边。柳贵妃说了他一眼淡淡道:“给我上药。”

    珍宁公主咬了咬唇角,想要说什么。看着柳贵妃趴在床上一声血迹的模样,终究还是先过去处理伤口去了。柳贵妃的伤的极重,不只是被打得鲜血淋漓的杖责的伤,还有在定王府受的鞭刑。原本在定王府的时候虽然疼痛但是却还可以忍受,但是回来之后却渐渐地越来越疼仿佛疼到了骨子里一般。这让柳贵妃万分痛苦,本身也稍会一些武艺的柳贵妃在心中猜测到很可能是定王府行刑的侍卫对自己下了暗手。想到此处,心中对叶璃和定王府的恨意也越发的浓烈起来。

    珍宁公主小心翼翼的撕开她身上已经破碎的衣物。她身为公主本身也并不会处理这些事情,自然难免将柳贵妃弄疼了。幸好柳贵妃也知道自己现在除了珍宁以外根本找不到别人来帮忙,只得咬牙忍了。

    剪开了染满了暗红的血迹的衣物,眼前趁现在面前的血肉模糊让珍宁公主几乎想要呕吐。只得颤抖着手,匆匆的清理了一下伤口撒上了药。然后才开始处理那些看起来不太严重的鞭伤。处理完这些,秀气的少女脸上早已经满头大汗。

    珍宁公主拿来的药物是上品的疗伤药,上了药之后虽然还是疼痛但是柳贵妃已经渐渐觉得可以忍受了。趴在床上闭上眼睛昏昏欲睡,“你回去吧。明晚再来带一些干净的衣物过来。”

    珍宁公主咬了咬唇角,小声道:“母妃,珍宁…明天不能过来了。”

    “什么意思?”柳贵妃睁开眼,冷声问道。

    珍宁公主道:“刚才回去,珍宁遇见啸儿了。母妃…母妃你自己要小心一点。皇祖母想要杀你。”

    柳贵妃定定的盯着女儿,问道:“谁告诉你的?”珍宁公主摇头道:“我刚才在御花园里听到路过的太监说的。说…母妃你得罪了定王,太后、太后要杀了你。”

    柳贵妃眯眼,咬牙恨声道:“果然是他!你弟弟怎么说?”

    珍宁公主摇摇头不肯说话。柳贵妃哪里还有不明白的?虽然心中因为儿子的无情闪过一丝沉闷,却被她很快的丢到了脑后。似笑非笑的看着珍宁公主道:“我现在落难了,你们姐弟怕我连累你们,所以也要跟我划清距离是不是?”

    珍宁公主有些悲伤的望着眼前明明笑颜如花却让她无端的觉得冰冷的女人。或许,他们是因为这个而想要疏离的,但是其中更多的却是因为自己生母的无情。还有她做的那些事,为人子女的她们又如何能坦然接受?

    很快,柳贵妃收起了笑意,望着珍宁公主轻叹了一声。有些语重心长的道:“你们这样做的理由我的明白,我这个做母妃的从小到大也没疼过你们。你们自己好好地吧。”

    “母妃……”珍宁公主难过的望着她。

    柳贵妃抬手将她拉到自己跟前,低声道:“母妃只求你,过两天帮我送两套干净的衣服过来。母妃一辈子骄傲,就算是要死了,也要干干净净的去死。绝不会让那些贱人看笑话的!”

    “母妃……”珍宁公主呜咽着道,“母妃你放心,明晚…明晚珍宁就送衣服过来。”

    柳贵妃眼中闪过一丝满意的光芒,柔声道:“不用急。你连着两晚上出来说不定会被人发现,再过几天是新皇登基了?”

    “还有三天。三天后十弟就要登基了。”珍宁公主答道。

    柳贵妃点头道:“好,你就趁那时候过来吧。至于你外公和你弟弟…就不用告诉他们了,免得他们不高兴。”珍宁公主点点头,道:“女儿明白了,母妃你放心吧。女儿先走了。”

    “去吧。”看着珍宁公主一步步的消失在门外,柳贵妃原本温柔的眼眸渐渐地变得冰冷器,唇边的笑容也越发的冷酷诡异起来。想要我死…没有那么容易!

    三天的时间转眼即逝,这三天里所有人都忙忙碌碌的准备着新皇的登基大典。自然暂时也没有人有心情去理会一个关在冷宫里被贬为贵人的女人。

    大典当天,整个大楚皇城里一片喜气洋洋,就连先皇刚刚驾崩的哀戚都冲淡的一干二净。如此在孝期就大肆庆贺的行为固然引得许多文人雅士不满,但是新皇登基本就是国之盛典,何况新皇年纪尚幼,一切都有摄政王主持。如今大楚内外交困,本就需要一些喜事来冲击一下,所以许多人也就默认了。

    墨修尧和叶璃身为定王和王妃,又是墨家军的掌舵人,自然也要出席登基大典。不过两人却并非以臣子或主人的身份出席,而是以客人的身份和其他赶来祝贺的使节们一起出席的。这固然让许多大楚的老臣们失望不已,却也让更多的人们放下了心来。

    大楚即使国力大不如前,也依然是一方大国。各国只要时间赶得上的几乎都派了使节前来道贺。虽然如镇南王安溪公主北戎皇这些人都没有亲自前来,却也还是都派出了身份不低的使者前来却也不算失礼。

    叶璃和墨修尧并肩坐在专门为各国使节准备的位置最前面,俱是一身白色绣银色暗纹的衣衫,只是随意的坐在那里就足以让全场的人将目光的焦点投注到她们的身上。更何况,两人的身前还各自做着一个精致可爱的小娃娃。虽然叶璃怀中那穿着白衣粉雕玉琢精致的仿佛玉人儿一般的小娃娃没人知道是谁,但是墨修尧怀里那同样的容貌俊美却已经隐隐可见几分傲然气势的黑衣孩子大多是人却都是知道的。定王府的世子,墨修尧如今唯一的继承人,墨家军的少主人——墨御宸。一个连名字都取得如此霸气非凡,一出生就注定被世人瞩目的孩子。

    “大长公主。”离大典正式开始还有好长一会儿时间,大长公主被宫女们扶着走了过来。叶璃和墨修尧连忙起身相迎。大长公主摆摆手道:“罢了,既然来者是客就不必多礼了。”满是皱纹闪动着睿智的光芒的老人眼中流过深沉的遗憾和无奈,还有这淡淡的悲哀。

    “小御宸,还认得老身么?”大长公主慈爱的看着被墨修尧抱在怀里的墨小宝笑问道。

    墨小宝眨眨眼睛,点头道:“皇姑奶奶好。”

    “哎…”大长公主欢喜的应道,“小御宸还记得皇姑奶奶啊?怎么不来找皇姑奶奶玩儿,是嫌弃皇姑奶奶老了么?”墨小宝看看大长公主,正色道:“御宸要读书,要学武,不能出去玩儿。皇姑奶奶到咱们家玩儿吧,这样御宸就有空陪皇姑奶奶玩儿了。”

    “小人精儿。”大长公主笑骂道。很是遗憾的望着墨小宝,只可惜皇家没有这样聪慧的孩子。

    “皇姑奶奶,这是我新教的朋友,你叫他小呆就是。”墨小宝很是大人的介绍道,还很有心眼的省去了冷君涵的姓。大长公主眯着眼仔细看了看,笑道:“这孩子看着也是个乖巧的。”叶璃浅笑道:“小宝年纪也不小了,我和王爷才想着给他找个玩伴罢了。”

    大长公主也不问冷君涵的身份,笑眯眯的点头道:“有人陪着好,小孩子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多不好。我想着等十皇子登基之后也从权贵之中挑几个年纪合适的孩子给皇上做伴读。”

    叶璃浅笑不语,大长公主的想法自然是很不错。如果十皇子有本事的话这些孩子将来都会成为他的心腹,怕就怕没那么容易。只是他们既然是以客人的身份前来,许多事情自然就不能过问。大长公主也只是随口说说罢了,她早年也是参与过政事的,并非养在深宫不知世事的深宫女子。自然明白如今的行事和难处。

    “修尧,我听说你有意保下彰徳宫那个?”大长公主看向墨修尧问道。

    墨修尧笑道:“皇姑母这是哪儿听来的传言?这些事情跟咱们定王府又有什么关系,修尧既然说了不插手自然是说到做到的。”

    大长公主也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自然没有那么容易糊弄过去,盯着他道:“你老实说吧,留着她有什么用意?我可不信你对她有什么好感。”墨修尧低眉一笑,也不隐瞒淡淡道:“皇姑母再怎么关系新皇,毕竟是住在宫外鞭长莫及。新皇需要人护着…不然……”

    “她?行么?”大长公主皱眉道。

    墨修尧笑道:“只要让她知道只有新皇好她才会好,自然是可以的。彰徳宫那位虽然政事上外行,但是到底是在深宫里待了一辈子的人,后宫里那些事儿,她只怕比皇姑母你还要在行一些。当初她能在那种环境中护着那两兄弟平安长大登上太后之位,皇姑母安知这一次她做不到。”

    似乎被他说服,大长公主点了下头,“就算如此…修尧为何如此关心新皇?”

    墨修尧朗声一笑,“我只是看墨景黎不顺眼而已。他们母子之情经过这段时间已经所剩无几,只要皇姑母给出让她满意的筹码,只要她还活着,墨景黎就永远都是黎王。”

    闻言,大长公主若有所思。太后和黎王的关系紧张她自然也是知道的,但是太后能不能牵制黎王她却是没有什么把握。

    几声沉重的鼓声想起,登基大典的吉时已到。原本还各自低头窃窃私语的人们纷纷坐直了身子注视着前方铺着巨大的织着龙纹的红色地毯的尾端。

    一个才六七岁的孩子在大群人的簇拥下漫步而来。太后穿着一身华丽雍容的朝服走在墨夙云身边,一手牵着那个明显的有些胆怯的孩子。从这一刻开始,她就不再是皇太后,而是太皇太后了。

    看到眼前如此多的大人眼睁睁的盯着自己,墨夙云习惯性的想要退缩。但是一只手却被太后牢牢地握在手里动弹不得。太后低头看了他一眼,低声道:“不用怕,皇祖母会陪着你的。”

    小小的孩子穿着明黄色的龙袍,看上去却是楚楚可怜的仿佛一个被抛弃了的小可怜。不过还算是有进步的他并没有在这种场合哭出来。太后眼神微闪,淡淡的提醒道:“还记得大长公主怎么教你的么?”

    “记得…。”墨夙云小声的道,有些畏惧的望着眼前的皇祖母。似乎想起了那个十分和蔼可亲的大长公主让他多了几分勇气,他认真的点了点头。太后道:“知道就好,走吧。大长公主也在下面看着你呢。”

    墨夙云点了点头,任由太后牵着往那高高在上的龙椅走了过去。虽然心中还是感到十分害怕,他却不在像刚才那样只想着要逃走了。路过大长公主和墨修尧叶璃一桌的时候,墨夙云眼睛一亮望着大长公主想要说话。大长公主对她慈爱的一笑,摇了摇头。小孩子有些委屈的咬了咬唇角,跟着太后往前走去。

    “十皇子变化颇大,这几日皇姑母的教导也没有白费。”叶璃低声叹道。

    大长公主摇摇头道:“他还差得远。”比起前些日子刚刚见到的时候确实要好一些了,但是要成为一国之君那个孩子还有着无比遥远的路要走。路途中,他需要有明师的教导和扶持,谁也不可能天生就是一代明君。只是不知道…那些人会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墨夙云被太后牵着步上高高的台阶,有礼部和钦天监的官员进行着各种繁琐的仪式。即使是远远地叶璃也能看见那孩子小小的身子一紧累的摇摇欲坠的。不过他并没有哭出来说着说什么,反而是沉默的支撑着。

    叶璃看了一眼四周,有些疑惑的道:“李氏怎么没到?”于情于理,李氏是新皇的生母,新皇登基之后就是名正言顺的皇太后,这种场合她不可能不到。

    大长公主摇头道:“为了让那孩子听话,摄政王让人将李氏关起来了。”说到这个,大长公主雪白的眉毛也跟着皱起,望了一眼远处坐在最前面的墨景黎眼中满是不赞同的意味。

    新皇登基,将新皇生母一国太后软禁,就算是摄政王,就算是为了登基大典的顺利,做的也未免太过分了一些。

    持续了将近一个时辰的仪式终于结束,已经累得不行的新皇被人带下去休息。接下来就是宴饮的时间,新皇年幼,这些自然是由摄政王墨景黎主持。看着墨景黎意气纷发的举杯向来宾和朝臣敬酒,所有人都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这大楚偌大的天下至少暂时是归黎王所有了。

    长时间的宴会并不合适叶璃所喜爱的东西,两个还不满六岁的孩子也是坐不住的。坐了没一会儿墨小宝便闹着要出去玩儿,叶璃跟墨修尧说了一声,便带着两个孩子往御花园去了。

    三月天,御花园里正是草长莺飞百花争艳的时候,阵阵花香扑鼻。无数的蝴蝶在花间飞舞,引得冷君涵睁大了圆眼睛看的目不转睛。看着冷君涵仿佛被眼前的鲜花蝴蝶眯了眼的模样,墨小宝不屑的轻哼。冷小呆正是太没有见识了。这些红红绿绿的花儿还有那到处乱飞的蝴蝶有什么好看的。他们西北的景色才好呢,还有太公那满是翠竹的骊山书院和韩叔叔家在璃城外修的别院,可比这皇宫的御花园好看一百倍了。

    吩咐了侍卫随身跟着,叶璃就放任两个孩子在御花园里撒欢的玩儿去了。自己去坐在花园中僻静的凉亭里偷闲。看着眼前熟悉的景致就不由得回想起当年自己刚刚被指婚给墨修尧第一次进宫的情景。还有当初他们新婚的时候偶尔入宫的许多事情。当时还处处受制于人的定王府,如今却已经能够自由自在的不用顾忌任何人事物了。而当年那个踌躇满志的帝王,却已经撒手人寰满腔壮志化作尘土了。

    御花园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大多数都是各家的贵妇和闺阁千金。酒宴固然热闹有趣,但是到底不是男人坐久了却也有些无趣,于是许多人便三三两两的到御花园里散步来了。

    叶璃坐的凉亭并不算隐蔽,自然有不少人都看见她了。但是因为定王府身份特殊,敢于上前来说话的人却是没有几个。叶璃也不在意,原本她在楚京认识的人也不多,比起那些无意义的寒暄,她更乐意一个人呆着自在一些。

    “王妃……”

    抬起头来,见到的人却算得上是熟人。正是秦筝的母亲御史夫人,叶璃莞尔一笑,道:“秦夫人,请坐吧。”

    秦夫人有些拘谨的谢过,虽然定王和王妃刚刚回京的时候就替她们带回了秦筝的书信,但是信上说的到底不如亲耳听闻的让人放心。然而,他们两家的身份也不能无所顾忌的亲自上门拜访,这会儿在御花园里看到叶璃秦夫人自然就想上前来打听一些女儿的消息。

    叶璃也明白她的心思,微笑道:“夫人尽管放心就是了,筝儿和二哥如今过的极好。他们的孩子也都开始启蒙了,是个聪明的小家伙儿呢。夫人就算不信我的话,也总该信得过徐家的家风,定然不会让筝儿受委屈的。”岂止是不会受委屈,如今徐家上下对秦筝可好的不得了。徐大夫人恨不得将秦筝当亲女儿宠着。没办法,徐家五位公子,却又四位不肯成亲。让徐大夫人和二夫人直恨当年没有多订几个娃娃亲。秦筝身为徐家唯一的儿媳妇,还是生了徐家目前唯一的重孙的儿媳妇,如何不让人捧在手心疼着?

    秦夫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王妃说笑了,我哪里会信不过王妃,只是……”叶璃含笑拍拍她的手背安慰道:“我明白,可怜天下父母心,哪有父母不担心儿女的?夫人尽管放心便是,徐家还有二哥一定会好好待筝儿的。不然的话,不说夫人和秦御史,就是我也不答应。”徐清泽虽然性格稍显冷淡,却是个实打实的好丈夫。这么多年了跟秦筝就连吵架都没有过,和和睦睦的让叶璃都忍不住心生羡慕。她偶尔还要跟墨修尧拌几句嘴赌两次气呢。

    秦夫人欣慰的笑道:“能够有王妃这样的朋友,是筝儿的运气。”

    “夫人说笑了,有筝儿这样的朋友也是我的运气。”

    两人相谈甚欢,周围观望的几位夫人见状也跟着围了上来。秦夫人和叶璃有志一同的自然转换了话题,跟着这些贵妇们说起闲话来。跟着这些贵妇们身边的还有一个个如花似玉的千金小姐们。看着这些芳华少女含羞带怯的模样,叶璃心中一动不由的暗暗发笑。

    原来这些贵妇们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上前来叙话是假的,想要推销自己家里的姑娘才是真的。说来也是,虽然如今显而易见的是黎王掌权了。但是定王府的影响力却不是那么容易被抹杀的。如果有哪家的姑娘被定王看上了,能够攀上定王府将来多一个靠山自然是好,就算是攀不上损失的也不过就是一个女儿罢了,这些权贵们自然是不缺一个两个庶女甚至是嫡女的。

    而这些姑娘们可说是从小就听着定王府的故事长大的,对历代定王天生就有一份仰慕之情。更何况墨修尧对叶璃这么多年一心一意更是传为美谈。如果能够得到这样的男子的垂青,自然是每个少女心中最瑰丽的美梦。

    叶璃可说是很少遇见这样的状况,这些年像墨修尧献殷勤的女子不是没有,但是大多数时候墨修尧自己就能打发了。而唯一让她亲手打发过的就是柳贵妃。但是眼前这些少女并不是柳贵妃那样的寡廉鲜耻的死缠烂打,叶璃自然也不能拿出对付柳贵妃的毒舌来对付这些少女和贵妇们。

    正无奈的在心中埋怨墨修尧的招蜂引蝶时,远处传来一声凄厉的惊叫声。叶璃心中一惊猛然站起身来,刚才墨小宝和冷君涵就是往那个方向去了。丢下一句失陪,叶璃直接用轻功掠出了凉亭往声音的来处飞奔而去。

    原本凉亭中挤成一团的贵妇们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就只看到叶璃那白色的身影宛如蝴蝶一般的翩然而去。

    “这…这是怎么了?”

    “大概是那边出什么事了吧?”有人低声道。

    “咱们也去悄悄。”有人开口提议道。很快,所有人都移动脚步往凉亭外尖叫声传来的方向而去。原本还潮杂喧闹的凉亭顿时沉寂了下来。走在最后的秦夫人看着那群追着定王妃的身影而去的人,摇了摇头也含笑跟了上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87》,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87.登基大典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87并对盛世嫡妃287.登基大典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