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3.祸从口出

    293。祸从口出

    无论外面有多少腥风血雨,西北境内的百姓却依然平静的过着属于他们自己的生活。有墨家军在,他们仿佛从未担忧过自己会卷入战火。只是从飞鸿关涌入西北的流民渐渐的多了起来,初时西北自然愿意接纳这些逃难的流民,毕竟西北面积比起大楚就算不大,人口却依然不算太多。即使这几年连续不断有人口迁入西北,依然不能改变自古以来西北就是土地贫瘠人口稀少的事实。若是从前,就算是逃难也不会有人往这样的地方逃的。但是现在连续两次的战争西北已经接纳了不少的流民,而现在这场战争明显才刚刚开始,总有一天西北的人口会膨胀到这块土地无法承担的地步的。就只是这个原因,墨家军也急需要扩张地盘。

    “如今西陵和大楚开战还不到两个月,单从飞鸿关涌入西北的百姓就达到了三十万人。战争持续下去,难民只会越来越多。这样的情形下去,最多在过两个月,咱们就必须关闭飞鸿关了。西北养不起那么多人。”宽阔的大书房里,一脸肃然的周煜恭声禀告道。时隔数年,当初刚刚来到西北不久就被墨修尧委以重任的周煜已经是定王府里文官中能够独当一面的人物了。汝阳改名璃城之后,周煜继续连任璃城太守,这几年璃城民生安定,百姓乐居乐业,外来的商户也越来越痛都要归功于周煜的治理有方。

    其他人脸色也有些凝重,短短一个多月只飞鸿关就涌入了三十多万人,更不用说还有从别的地方进入西北的难民总数只怕已经超过五十万了。要知道,几十万人可不是随便给个地方落脚就可以了。要吃要喝,还好现在不是冬天不然的话还有穿衣和住房等等问题。更不能让他们大面积的被饿死病死,先不说道义的问题,单只是这么多人若是病死了现在正是夏天极有可能会引起瘟疫就不得不让人小心翼翼的对待了。

    “如果锁关的话,极有可能会引起难民的民愤,到时候……”坐在一边的徐鸿彦皱眉道。自从大楚开战之后,原本还逍遥的他和徐鸿羽都回来了。虽然没有人说出来,但是大家心里都明白,很快定王就将要起兵出征了。

    墨修尧靠在椅子里,一只手撑着额头沉默的听着下面的人们各抒己见。等到他们说完了才问道:“尽量安置那些难民。但是…本王不想看到那些好吃懒做游手好闲的人留在西北。还有那些心怀叵测的各方的间谍,细作,本王也同样不想看到。这事儿…卫蔺,墨华,交给你们去办?”卫蔺和墨华上前齐声道:“王爷请放心,属下定不辜负王爷信任!”

    墨修尧点点头道:“你们办事本王放心,不过…行事小心,不要弄出什么民变来了。鸿彦先生,此事还有劳你指点他们一些。”

    徐鸿彦点头应承下来,道:“在下分所应当,王爷放心便是。”

    周煜微微皱眉,问道:“王爷,如果难民一直不断的涌入西北境内,咱们的存量只怕支撑不到明年。”更何况,王爷还打算要出兵。大军出征粮草更是万万不能短缺的。若是不及早预防,只怕今年冬天西北会出现不少百姓饿死的局面。

    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叶璃轻声道:“如果合理运用,支撑到明年或许问题不大。徐四公子和五公子在北边这几年收成颇佳,这几年我们也一直注意储备粮食。另外,去年徐四公子趁机来信禀告过,从西南引入了一种叫做山芋的作物。产量是普通作物的三到五倍,适用于充饥并且不择土壤生长。今年开春就试种过一季,收成颇丰。这种山芋对种植的土地并不挑剔,十分贫瘠的土地甚至沙地中都能生长。徐四公子的意思是趁着现在还可以大量开垦土地再种植一季。这其中…需要大量的人力……”

    周煜闻言,面上一喜。他也不是铁石心肠如果可以自然也愿意收容那些逃难的百姓,笑道:“如此,王妃的意思是要这些难民开垦荒山?”

    叶璃点头,同时还是提醒道不能大肆的砍伐树林等等。这个时代的人并不重视这些问题,也不会遇到这些问题。但是叶璃却明白一旦为了重地大肆砍伐树林树林,以后西北本就不算好的气候只会变得越来越差。

    底下有人还是有些担忧的问道:“就算过了今年,以后又该如何是好?”西北只有这么大,这场仗却不知要打多少年。而难民只会越来越多,粮食的收成却总是有一个量的。

    墨修尧微微挑眉,对上徐清尘似笑非笑的脸。人确实会越来越多,但是…西北的土地也不会永远只有这么大的。何况,等到这些难民发现西北的接纳能力已经超过承受范围的时候,他们自己就会离开。

    议完了事,遣退了众人。书房里只留下墨修尧叶璃和徐清尘徐鸿羽四人。

    徐鸿羽看看墨修尧沉声问道:“王爷可是已经决定好出兵之日了?”

    墨修尧点头,虽然墨家军是在暗中准备但是也不能拖得太久了。拖得太久若是被外人发现了可就失去了给西陵大军突然一击的机会,“西北就麻烦大哥和舅舅了。”墨修尧沉声道。

    徐鸿羽微微皱眉,看着叶璃道:“璃儿也要去?”

    叶璃点头微笑道:“是,有劳舅舅了。”

    徐鸿羽有些不赞成的看着叶璃,虽然知道外甥女儿武艺非凡,但是到底是自己唯一的妹妹留下的独苗,徐鸿羽对几个儿子侄子不假辞色,甚至对侄孙徐知睿徐知睿和墨小宝都能严厉,但是对叶璃却总是放心不下的。叶璃笑道:“舅舅不用担心璃儿,外公也同意了。”

    闻言,徐鸿羽有些意外。比起对璃儿的疼爱父亲与自己也不遑多让,怎么会同意璃儿跑到那么危险的战场上去。想了想,徐鸿羽虽然想不明白却也知道父亲既然这么做自然有他的原因,只想着回头去书院向父亲问个明白,却也不再阻拦叶璃,轻叹了一声道:“也罢,你自己千万小心。”

    “璃儿知道,舅舅放心便是。”叶璃笑道。

    徐清尘沉吟了片刻,抬头问道:“西北先有兵马不超过一百二十万,其中至少有一半需要驻守西北。也就是说…你最多只能带六十万人人马出征。这几年我们都暗中探过,西陵总兵马已经超过三百万。雷振霆在大楚投入了接近一百万的兵马。一旦你深入西陵他回马救援,十面合围,你至少会被超过两百万的人马包围,到时候要如何是好?”

    墨修尧懒洋洋的笑道:“我深入西陵他雷振霆也同样深入大楚,想要班师回援哪里那么容易?大楚的将士就算全是草包也有几百万草包吧?更何况…本王只打算带四十万人出征,西北境内也只留四十万人。还有四十万人…就在边境上等着雷振霆。等他突破封锁本王若是还没拉下西陵皇城,本王的脑袋给他给他当球踢!”

    闻言,即使是徐清尘也不由得吸了口气。区区四十万兵马就想要从边境打到西陵皇城,即使徐清尘不谙战事也深觉其难度犹如登天。墨修尧只当没看见徐清尘徐清尘和徐鸿羽的担忧,笑吟吟的道:“这一次…只怕是费事颇长。西北就要劳驾大哥和舅舅守着了。”徐清尘脑海中灵光一闪,沉声道:“你是说可能会会有人趁机攻打西北?”

    “嗯…确实很有可能。”墨修尧笑道:“雷振霆若是一时之间攻不破封锁,就很有可能会转而进宫西北。而本王…很可能是赶不回来救援的了。所以……”徐清尘脸色顿时格外阴沉,“在下以为王爷知道,在下手无缚鸡之力。”

    墨修尧挥挥手笑容愉悦,“文人狠起来才更胜人三分呢。本王对清尘公子有信心。清尘公子绝对有能力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本王可是把整个家底都托付给大哥了,大哥难道想要看到你妹妹和妹夫一败涂地将来流落天涯无家可归么?”

    “墨、修、尧……”清尘公子素来风度出尘的笑颜再次湮灭,神色平静的盯着墨修尧,但是那平静之下却隐约可见的惊人狂澜。墨修尧也知道不能把人真的惹毛了,正色道:“大哥,并非本王弄险,而是如今情势如此不得不为。还请大哥见谅。”

    徐清尘不悦的轻哼一声,对叶璃道:“璃儿,你真的不打算换一个如意郎君么?”

    叶璃莞尔微笑,两不相帮。墨修尧一把揽住叶璃,不悦的扫了徐清尘一眼,“清尘公子,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本王和阿璃鹣鲽情深,你这话可有失君子君子风度。”一瞬间,将原本还有的几分愧疚抛到脑后,墨修尧瞪着清尘公子心中恨恨然。想抢本王的阿璃,累死你!

    白痴,本公子不跟你计较!清尘公子强忍住想要反白眼的冲动。

    “王妃,两位徐夫人和徐少夫人求见。”书房里,四人正商量着出兵前的准备事宜,门外秦风禀告道。叶璃一怔,“大舅母和二舅母?”两位徐夫人都知道叶璃跟他们她们这些只守着后院方寸之地的闺中妇人不同,平时忙得都是大事,所以寻常也很好来找叶璃。就是来了定王府探望皇后和华天香或者偶尔寻一下不肯回家的徐清尘侍卫也是直接请她们进来就是了。今天这样郑重其事的来求见想必是有要事了。

    叶璃眨眨眼睛,看了看坐在一边的徐清尘和徐鸿羽。徐鸿羽淡淡笑道:“不是什么大事,璃儿自去见她们就是了。”叶璃疑惑的挑眉,看向徐清尘。徐清尘神色从容自在,对上叶璃逼问的眼神方才轻咳了一声低声道:“是为了你三哥的事情。”

    三哥?叶璃眨了眨眼睛这才恍然大悟。这一次徐清锋是要跟他们一起出征的,这个时候两位夫人来找她又是为了徐清锋的事到底是什么自然是不言而喻了。有些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叶璃问道:“三哥这几天不是没事么?他没回家?”

    徐清尘笑道:“前儿倒是回去了,露了个面就又不知所踪了。听说今儿一早进了定王府。”

    叶璃看向门口的秦风,秦风低头轻咳了一声笑道:“今早徐三公子确实来了王府,在练武厅跟人切磋了一会儿,然后去了藏书楼,一直没出来。”话说,徐家这几位公子为了躲两位公子都躲出魔怔来了。不说一天到晚扎在军营里不敢出来的三公子,还有跑到北边一年到头回不来两次的四公子和五公子。就连最是风雅出尘的清尘公子一个月也有一大半时间宁愿住在王府的书房里也不肯回府。让秦风这样梦想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单身汉万分难以理解。徐二公子早早的成婚了人家不也过的美满幸福么?至于一个个被追的漫天跑么?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这让墨家军广大找不到媳妇儿的老光棍们情何以堪啊?

    无奈的摇了摇头,叶璃起身道:“我去见见两位舅母。秦风,请三公子一起过去吧。”

    “属下遵命。”秦风朗声道,半垂的眼底掠过看好戏的亮光。据说这两年徐三公子越来越难逮了,至少徐家的人就怎么也抓不着他。但是这对秦风来说没有没有任何难度,徐三公子就是他教出来的么。

    一处靠水的水阁之中,一汪碧绿的湖水给盛夏的六月带来了几分清凉和舒适。徐二夫人脸色难看的坐在床边,旁边徐大夫人和秦筝正细声的安慰着。只是被儿子的气得不行的二夫人却不是那么容易安抚下来的,虽然对着嫂子和儿媳妇不好发火脸色却依然阴沉。

    “二舅母,这是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叶璃缓步进来,轻声笑道。

    “还能有谁,如今能气我的可不就是那个不孝子!”徐二夫人拽着手帕犹自恼怒的道。叶璃走到她身边,含笑道:“二舅母是说三哥么?如今他就在我府中府中,外甥女这就让人将他擒来狠狠地收拾一顿给二舅母出气!”

    徐二夫人长叹一声,拉着叶璃坐下道:“收拾他有什么用?那小子…他爹不知道收拾了他多少回了,还不是天天气我!璃儿你说…我就是让他相看个姑娘成个亲,人家姑娘是能吃了她不成?”

    听着徐二夫人的话,叶璃不由得想起去年徐大夫人的说辞。徐家这五位公子个个出类拔萃固然不假,但是除了二哥还真没有一个是省心的。徐大夫人含笑拍拍弟媳的手背笑道:“你好歹泽儿是个听话的,睿儿也聪明可爱的紧。要是赶上我们家那三个你还不给急死?”

    徐二夫人听着大夫人的话,在看看身边娴静温柔的秦筝果然觉得安慰了许多。好歹她还有一个听话的儿子一个贤惠端庄的媳妇儿,还有一个聪明伶俐的孙子孙子啊。想想自家嫂子那三个,愁人啊。

    “大嫂,你就不急么?”

    徐大夫人苦笑,“我急的头发都白了也没用啊。清尘就算了,如今我也不想管他了。小四和小五干脆就常年在外不肯回来,如今我哪里还能求他们成婚生子成婚生子,他们能经常回来看看我这个老太婆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大舅母,四哥和五哥还年轻呢。再过两年收了心便好了,这样…要是过两年四哥和五哥还跟大哥学,璃儿帮您办个百花宴,咱们亲自给他们挑个你喜欢的媳妇儿。”叶璃浅笑道。徐大夫人笑道:“罢了,我也就只能安慰自己他们还年轻罢了。”徐大夫人同样也被大儿子气的不轻。可惜连自家老爷和老太爷都不能说什么,她也就绝了徐清尘说亲事的想法了。但是两个小儿子却一定要看紧了,若是过了二十四五还没意中人,她就是捆也要捆着他们成亲。不然她也没脸见徐家的列祖列宗了。

    原本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已经说得徐二夫人怒气渐消了,不想一抬头就看到水阁外徐清锋被秦风领着走了过来。

    徐清锋一看到水阁里坐着的人,顿时神色大变,大叫了一声,“秦风你出卖朋友!”转身就往外面蹿去。徐二夫人再一次怒气高涨,“逆子!你给我站住!”我是你娘,还是你前世的仇人啊。看到儿子见到自己就躲的模样,徐二夫人怒意勃发。

    门外,秦风一脸悠闲地看着徐清锋从自己身边窜了出去。一抬手一条长鞭从袖中射出缠住了徐清锋的一条腿将人给拉了回来。徐清锋连忙在空中翻了个身稳稳地落地,刚刚站定就一个扫堂腿踢向秦风。秦风挑了挑眉,颇有兴致的跟他交起手来。

    两人在外面打得兴起,里面的徐二夫人却气的眼睛都红了。站起身来出了水阁对着打斗中的徐清锋吼道:“徐清锋!你给我住手!”徐清锋微微一愣,就是这一眨眼的功夫秦风已经擒住了他的右臂往后面一扣,另一只手锁住了左臂的肩头笑眯眯的道:“三公子,这两年玩太久了吧?”

    “卑鄙!”徐清锋不甘的道。

    “这叫把握时机,你在麒麟呆了这么几年还不明白么?麒麟就是无所不用其极。”秦风笑容自若的回道。

    徐清锋默然,爷只是没想到你对自己人也无所不用其极!

    跟着出来的呀而立看看两人微微摇了摇头,三哥的性格其实真的不适合麒麟,虽然他这几年一直很努力,甚至各方面素质都从来不会比麒麟的任何人差。但是叶璃依然觉得他其实在真正的战场上更能发挥自己的才能。不过…谁没有年轻过?就想前世每一个军人都梦想着成为特种兵一样,墨家军的每一个士兵同样同样也梦想着能够进入麒麟。不是因为麒麟的职位军饷有多高,而是,麒麟代表着墨家军的最精锐的力量。

    “娘…”看着母亲怒气腾腾的脸,徐清锋顿时蔫了。抬脚踢了踢秦风低声嘟哝道:“放开,放开。我不跑……”秦风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一眼,放开了牵制牵制他的手。你跑得了么?

    徐二夫人冷笑一声道:“你还知道我是你娘?”

    “娘……”徐清锋自知理屈的低下了头。他可没有大哥那个本事无论有理没理都能神态潇洒的雄辩滔滔,他也没有二哥那个木头脸,永远都是一号表情。

    看着儿子蔫头耷脑的模样,徐二夫人终于摒弃了几十年来的名门闺秀教养。上前来一把揪住他的耳朵怒吼道:“你娘我会害你么?让你相个亲成个婚你能死么?咱们家算是开明的了,你娘我还给你选择的机会,你看看别人家,有多人家成亲前是见过面的?我叫你身在福中不知福!”

    “娘、娘…”被娘亲在这么多人面前揪着耳朵,虽然不痛但是却是十分的掉面子,“娘啊,儿子知错了!”

    “知错了?”徐二夫人挑眉,“跟娘去见见杨姑娘。”

    “杨姑娘?哪个杨姑娘?”徐清锋茫然。

    徐二夫人眼角跳了跳,“你说什么?”感情她昨晚唠叨了半夜都是白说了?

    “不见不见!连听都没听说过!谁知道是哪儿来的啊就塞给我?就算不如表妹,至少也要跟二嫂差不多吧?杨姑娘?璃城有这个信么?该不会是娘你饥不择食随便塞一个暴发户的女儿给我吧?”

    “饥不择食?我叫你饥不择食!”徐二夫人狠狠地一个爆栗敲在徐清锋的脑门上,“从小就要你读书你不读,你给我饥不择食!”

    “娘…我错了!”徐清锋抱头鼠窜,“我不是这个意思,总之…总之我不要什么杨姑娘李姑娘啦。我的意思是说我要娶的姑娘一定要古色天香…庸脂俗粉不……”

    碰!话还没说完,有一个东西狠狠地敲上了他的脑门。徐清锋茫然的望了一眼不知道从哪儿飞来还拍上了自己脑门的书,回过头看到站在不远处脸色平静的望着自己的华天香,顿时有些窘迫了,“那个华姑娘,你怎么……”

    华天香淡淡道:“我路过这里听说筝儿在这里就来看看,先告辞了。”

    望着华天香离去的背影,徐清锋回过头来茫然问道:“那个…华姑娘为什么那书砸我?”

    叶璃眼中闪过一丝亮光,笑容可掬的道:“因为,她就是三哥你说的那个庸脂俗粉,暴发户的女儿…杨姑娘!”

    霎间,徐清锋的脸色惨白。

    ------题外话------

    so,华天香的cp酱紫?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93》,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93.祸从口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93并对盛世嫡妃293.祸从口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