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9.朱焱之殇

    299。朱焱之殇

    战场上,看着朱凌所向披靡。墨家军这边的将士也有些坐不住了。张起澜虽然明白自己并不是朱凌的对手,但是也不乐意看着对方在自己跟前这般嚣张。

    “这小子什么来头?”张起澜皱眉问道。

    一边儿秦风笑道:“应该是朱焱的后人,大概是孙子辈的什么人吧。听说朱焱是有一个孙儿的,不过从小体弱多病从十岁左右就没有人见过他了。不少人猜测是夭折了。如今看来,只怕就是这位了。”张起澜点头道:“难怪呢,靖天大将军的孙儿么,果然是个人物。秦统领,麻烦你了。”麒麟的头儿,非要跟着他跑来守城,不就是干这个用的么?

    秦风难得的露齿一笑,一提缰绳训练有素的战马便嘶鸣一声朝着战场中那个月白色衣服的男子冲了过去。激战中,朱凌也早就察觉到有人朝着自己冲了过来,挥开了身边的敌人回身迎敌,正好与秦风面对面相遇。秦风微微一挑眉,手中长剑划出,直挥朱凌面门,朱凌在马上侧身避开,同时举起手中的长剑还击。两人便在马上你来我往的动起手来。

    只是两人用的都是剑,长剑便是再长也是有限的。在马上动手并不方便,打了几十个回合两人还是有志一同的跃下马背落在了战场中。朱凌手中长剑一抖,直指秦风面门,“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秦风勾唇笑道:“定王府王妃麾下秦风。阁下是谁?”

    朱凌微微皱眉,对方这样的说话跟没说没什么两样。却还是冷声答道:“西陵靖国军统领朱凌。”

    秦风笑道:“原来果然是朱老将军的后人么?幸会!”朱凌轻哼一声,两人不再说话,重新交起手来。

    后方的张起澜看到朱凌被秦风缠住,顿时心情大好。连连点头道:“王妃见秦风留下果然不错,还是王妃深谋远虑,本将军远远不及啊。”若不是有秦风在,这个朱凌还真不太好对付。所以,战场上这些江湖高手插手什么的最讨厌了。不理他们吧,这些高手的杀伤力是远比一般的士兵强上数倍甚至数十倍的,若是派出将领跟他们动手吧,万一因为一个江湖高手损失一个能领兵打仗的将领那就亏了血本了。张起澜决定以后每一仗都要跟王妃借几个麒麟来压压阵。

    这边,张起澜高兴了。城头上的朱焱却高兴不起来。朱凌一被缠住后边西陵士兵的阵势立刻大乱,墨家军趁机下死手不过才片刻间西陵士兵已经损失大半了。秦风和朱凌打得十分痛快,虽然定王府高手众多但是大家都是熟人了,打起来也没什么意思。而秦风暂时也没有胆子去越级挑战定王这样的高手。所以难得遇上朱凌这样一个不熟悉的高手自然是兴致勃勃的缠着他打了。与他对手的朱凌心中却是连连叫苦,他没想到以自己的伸手居然会被墨家军里一个名字默默无名的年轻将领缠住这么久的时间。原本只是想要尽快杀了秦风以立威,但是现在这一场打斗却迟迟不能结束,他也已经是骑虎难下,秦风不停手他根本无法单方面罢斗。

    这一番交手,他也发现秦风的伸手并不比自己差。若是一直大下去只怕免不了两败俱伤之局。然后,秦风伤的起,朱凌却伤不起。他是靖国军的统帅,而祖父朱焱年事已高根本不能再统帅大军冲锋陷阵。如此一来,朱凌心中急躁下手就更少了几分镇定,被秦风抓住机会一阵猛攻的手忙脚乱险些受了重伤。

    城头上,朱焱看着和秦风缠斗在一起的朱凌皱了皱眉。示意身边的士兵鸣金收兵。

    号声一起,西陵士兵快速的退回城门里。张起澜也不让人追击,这座小城城门很容易打开,但是城门里那将近二十万的西陵大军就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了。若是进城之后再与西陵大军城战巷战,伤亡太大也不是墨家军愿意接受的。

    秦风也不恋战,大方的退出一段距离放朱凌回城,也上马回到墨家军阵中。

    “如何?”张起澜问道。

    秦风一脸的餍足,点头赞道:“高手,张将军还是不要冒然和他对上的好。”张起澜撇撇嘴不满的嘟哝道:“老子知道,老子又不是活腻了。你小子,现在可以说了吧?王妃去哪儿了?”别以为张起澜性格比较大大咧咧就没心没肺,据说是来支援他们的王妃殿下从头到尾就没有露过面,这让张起澜如何能不着急?看这情形,只怕是连王爷都不知道王妃跑哪儿去了。若是让王爷知道了,还不扒了他的皮?

    “张将军,稍安勿躁。”秦风安抚道,“我不是说了么,我已经派人去接应王妃了。”

    张起澜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你还不如不说呢。都到需要人接应的地步了,显然王妃去的地方就不那么安全。深吸了一口气,张起澜压抑着将这人扔出去的冲动,“我们能做什么?”秦风想了想道:“等王妃的信号,然后跟凤三公子一起合围歼灭敌军?”

    “凤三不是再大营里么?!他又是从哪里钻出来的?”张起澜怒吼。

    秦风神色从容,“天机不可泄露,这个…将军你懂得?”

    我懂你妹!

    两军收兵不到一刻钟,西南方的群山之中突然浓烟乍起,全赖今天天气不错,晴空无云。平日里缭绕山中的雾气也散了不少。即使是他们相隔在几十里外也能看的清清楚楚。见此情形,朱凌和朱焱却是大惊失色,“祖父!山里……”山里藏着的不只是十几万精兵,同时还有足以让二十万大军吃用一年的粮草啊。朱焱自然也知道这些,苍老的脸上神色阴沉,“你带兵回去!”

    “可是祖父,这里……”朱凌焦急的道。

    朱焱打断他道:“不必多说,若是驻扎地被墨家军拿下,我们十几万人困守孤城,粮食根本支撑不了几日。”这个小城可不是汴城那样的大城,就算墨家军未上墨家军围上个三五月都不成问题。十几万大军只怕不用三五天就能将这座小城的存粮吃的干干净净。到时候也只能饿着肚子干等着墨家军来收拾了。

    “墨家军不会有那么多人,那边的人马绝对不会超过三万。你带兵回去,无论如何也一定要稳住那边!”朱焱吩咐道。

    “祖父……”

    朱焱轻叹一声,拍拍孙儿的肩膀道:“去吧,祖父替你断后。”

    朱凌咬牙,眼睛微红点头道:“孙儿知道了,祖父保重!”

    “去吧!”

    朱凌带着自己带来的十几万兵马重新杀向他们盘踞了十几年的群山,而在他身后的小城里,已经年过七十的朱焱带着不满五万的西陵士兵镇守这这座孤独的的小县城。他们要面对的是,身后超过十万的杀气腾腾兵强马壮的墨家军。骑在马背上,朱凌最后回头望了一眼那夜幕中的小城,只看到祖父苍老的声音孤独的站立在城楼上望着自己的方向。心中一颤,朱凌忍下了眼眶的刺痛,给了身下的骏马一鞭,飞快的往前方奔去。

    小城离靖国军驻扎的群山并不远,二三十里地对于行军来说也不过就是一个多时辰的事情罢了。但是进入山中之后,他们的速度却不得不慢了下来。即使这是他们生活了十几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地方,现在隐藏在这里面的却已经不再是他们的战友同袍亲人,而更可能是他们隐藏在暗处的敌人。

    “公子,前面去探路的探子回报,前方并没有什么动静。”侍卫骑着马回到朱凌跟前低声禀告道。

    朱凌沉声道:“就是没有动静才更有问题,只怕…留下的人都已经没了。”他临走时在山林留了三万人马驻守,若是他们回来这些人怎么可能没有丝毫的动静?而现在,看着眼前黑沉沉的寂静无声的群山,朱凌抹去了心中最后的那一点期盼。

    “公子,那位杨姑娘当真…。”侍卫有些说不下去了,虽然才短短几天的相处但是他对那位杨姑娘也颇有好感。同样,他也看得出来自家公子对那位姑娘是是一些不同的。他们常年在深山之中,极少与外人来往。如果公子和杨姑娘能够成就好事也是一桩喜事。只是没想到……

    想起那个柔弱清婉的少女,朱凌脸色一沉。他从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一个女人骗了,而那个女子…即使是到了现在,他甚至还存着一丝奢望,希望这只是一个误会。但是他的理智同样也告诉他,这世上哪里有这么巧合的误会?

    看着暗夜中自家公子阴郁的脸色,侍卫连忙转移了话题,道:“公子,过了这个山坳就快到咱们的营地了。”

    “让前面的人小心一些。”朱凌点点头,沉声道。

    但是有时候在小心也是没有用的。山间道路狭窄,前面的士兵安然通过了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就在众人刚要放下心来的时候,一声巨响在山间想起。人们震惊的看着旁边的山上一块巨大的石头被什么东西推动从山顶上滚了下来。然后周围轰隆声四起,无数的山石从山坡两边滚落。很快将前进和后退的路都堵了起来。更不用提无数被山石砸到的士兵的哀号和呼救声,瞬间响彻了整个山林。

    很快,两边的山坡上点燃了无数的火把。瞬间将阴暗的山林照射出两条耀眼的长龙。

    被困在山谷里的西陵士兵有的慌乱的惊呼着,有的已经反击了。只是对方居高临下,而墨家军的箭术更是名扬诸国的。一时间,山谷里弥漫起浓浓的血腥味。

    朱凌沉默的站在乱军之中,身边的侍卫忠心的为他挥来了射到跟前的乱箭。俊美的容颜在时隐时现的火光中充满了阴鸷和愤怒,然而面对着上方铺天盖地倾泻而来的箭雨,他无能为力。十几年的心血,祖父二十多年的苦心经营,竟然就这样在他自己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湮灭了么?今日毁灭在这小小的山谷山中的不只是朱家十几万的靖国军。更是他十几年的苦心孤诣,十几年的忍耐等待和胸中抱负。

    到底还是太过年轻,朱凌不明白的是诚然古人语乱世出英雄。但是一个乱世造就的英雄却永远只有那么区区的几个,而更多的都是那些为英雄们陪葬的炮灰。而这世上也没有人规定,谁付出了多少就一定能成为那个乱世中的英雄。

    “公子,你快走吧!”身后的侍卫推了他一把,让他回过神来。朱凌这才看见身边的几个侍卫都已经挂了彩,却还是依然围在自己周围苦苦支撑。只是地势已经对他们极为不利,墨家军的神箭手又岂是那么好抵挡的,此时他们眼前就已经到凶途末路之时了。

    朱凌苦笑,“走?我能走到哪里去?”

    “去哪里都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公子,快走吧!”侍卫急促的叫道,忍不住又推了朱凌一把,厉声提醒道:“公子,你别忘了老将军还在等着你啊。”朱凌一惊,仿佛这才真的回过神来。举目望去山谷里一片疮痍,能够站起身来的士兵已经不足两成。

    “保护公子!杀出去!”身边的人低声吼道。很快,周围忠心的侍卫和朱家的家臣都涌了过来,扶着朱凌往前方冲去。他们在这片山林中生活了二十多年,自然更明白什么地方才更有可能冲出去。剩下的士兵仿佛也明白自己已经到了绝境,纷纷怒吼着向两边的山坡上冲了上去想要跟敌人同归于尽。但是其中有更多还是被重新射落了下来。偶尔有几个攀上了最顶峰却也逃不过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墨家军手中的利刃。

    护着朱凌的一行人都是武功高强之辈,但是最后冲出了山谷的也不过只剩下七八个人。只要一出了包围,进入山林这里就是他们的天地了。墨家军就是再厉害再厉害想要在这样的群山之中找到他们都是一件极难的事情。但是,一冲出山谷眼前的画面却依然让他们震惊了。即使是暗夜中,透过黯淡的月光依然能看到眼前尸横遍野的惨象,还还有空气中弥漫着的浓烈的血腥味。这些是之前当先冲出来的士兵,只可惜他们没有死在里面的山谷乱箭之中,却依然没能逃脱敌军在外面设下的埋伏。

    “公子,走吧!”身边伤痕累累的侍卫拉了一把朱凌哑声道。

    “走!”朱凌声音嘶哑低声。

    “朱公子。”清雅婉约的声音在飘荡着血腥的山林里响起。朱凌心中一颤,抬头望去。不远处的山道边,一个白衣少女临风而立。黯淡的月光下,少女的的面容显露出晶莹的光泽,婉约清丽的眼眸担着淡淡的光彩。突然出现在这阴暗血腥的山野战场上,让人觉得仿佛是山林的女妖。

    “你到底是谁?”朱凌声音干涩苍白,定定的望着眼前的少女艰难的问道。

    白衣少女看着他淡淡一笑,有些歉然的道:“我叫叶璃。”

    叶、璃!多么平凡的两个字,多么平淡的名字。但是这两个字听在朱凌的耳中却仿佛九天的惊雷一般,震耳欲聋。半晌,朱凌才慢慢的笑出声来,“叶璃?叶璃…定国王妃叶璃…哈哈……”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朱凌的笑声越来越大,最后笑的仿佛快要喘不过气来了一般,“你是定王妃?!”

    叶璃点头道:“我是定王妃。”

    “你骗了我。”朱凌咬牙道。

    叶璃点头,“我骗了你。”清丽的眼眸中带着几分的遗憾和无奈,但是却没有后悔和愧疚。两军交战,没有善恶,没有对错,有的,只有立场。彼此立场不同便是敌人,而面对敌人…不择手段,这是叶璃前世今生都认可的原则。

    “好一个定王妃…”朱凌低声轻喃道:“听闻当年镇南王雷振霆数十万大军在定王妃手下被打得近乎全灭。今日朱凌再败在定王妃手下,却也不算亏了。能让王妃费尽如此周折,真是在下三生之幸。”叶璃有些无奈的淡笑道:“朱公子手上的十几万大军虽不算多,但是无奈我军现下也正是缺少兵马的时候。若是让公子突然杀出只怕也会给墨家军造成不小的麻烦。非常之时,只能用非常之策。若有失礼之处,还请公子见谅。”

    “你们从一开始就盯上了靖国军?”朱凌问道。

    叶璃淡淡微笑,并不否认。

    “朱老将军无声无息的在汴城附近藏了十几万兵马,想必同样也有不少粮草。说实话,咱们最先看上的倒不是朱公子的兵马而是养这支兵马的粮草。”不远处,凤之遥一身大红锦衣漫步而来,手中倒提的长剑上未尽的鲜血一路滑落。

    叶璃无奈的一笑,看着凤之遥问道:“你怎么来了?”

    凤之遥笑眯眯的道:“王妃亲身涉险,我若是不来回头怎么跟王爷交代?”

    叶璃蹙眉,淡淡的看着凤之遥。你可以不告诉他!

    凤之遥挑眉,王妃觉得可能瞒得住么?

    看着眼前两人之间的眼神交流,朱凌神色黯然轻叹一声,平静的望着眼前的白衣少女道:“王妃想要如何?”

    叶璃沉默了片刻,淡淡道:“请公子跟我们回去吧。”

    朱凌默然,片刻之后方才仰天长笑。一指叶璃朗声道:“我朱凌一生一事无成,但是身为朱家子弟,却也绝不会做那阶下之囚。更不会给你机会威胁我祖父!”叶璃惋惜的轻叹道:“那么,公子想要如何?”

    朱凌抽过身边侍卫手中长剑,指向不远处的凤之遥他身后的黑云骑,沉声道:“但求战死!”

    凤之遥脸上吟吟笑意慢慢淡去,换上了凝重之色。眼前的朱凌在他看来其实还有几分稚嫩,若是在过几年成就绝对在自己之上。同为将领,即使对方是败兵之将,他也佩服并且愿意成全。随手挑起一方衣摆割断,擦干净了剑上的血迹。凤之遥点头道:“朱公子,请。”

    “慢着。”叶璃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凤之遥挑了下眉收回了长剑看向叶璃。叶璃抬手阻止了身后的林寒,漫步走上前来直视眼前的衣衫上血迹斑斑的青年,轻声清越的响起,“本妃愿与公子一战。”

    “王妃!”凤之遥等人皆是一惊,连忙想要开口阻止。虽然朱凌的大军现在是败了,但是朱凌本身就还是一个高手。他此时身上的斑斑血迹也并不是他自己的,事实上今晚朱凌几乎还没有真正的动过手。叶璃挥手阻止了凤之遥等人还想要劝的话,慢慢走进朱凌跟前,“本妃愿与公子一战,不知可否?”

    “听闻定国王妃也是一代高手,在下幸甚。请!”

    不算广阔的山林里,遍野横尸血流成河。

    遍布了七零八落的西陵士兵的尸体的战场上,月白衣衫的男子和白衣少女平静的站着相对而立,若是没有那遍地横尸和染血的长剑,这必定是一副美好的画面。不远处是静静地凝视着他们的人群。

    朱凌手中的长剑一颤,挽出两朵银色的剑花。叶璃对着他淡淡的一笑,泛着雪色的匕首在指尖一闪而过。仿佛只是一刹那的停顿,两个人影以极快的速度冲向对方,一时间两个身影交错而过复又纠缠在一起。朱凌手中长剑剑气纵横,叶璃手中的匕首同样闪烁着阴冷的煞气。

    很快,朱凌就发现,面对这个女子近身相博他并不能占到什么便宜,甚至极大的制约了剑法的发挥。于是他很快又和叶璃拉开了距离。但是叶璃又岂会给他这个机会,泛着寒气的匕首如跗骨之蛆一般贴着他的衣服一次次的掠过,衣衫下的肌肤也被激起一层寒意。

    长剑与短刃相击,叶璃握着匕首的手微微颤了一下。毕竟女子的力气和男子是无论如何也很难抗衡的。一凝眉,匕首贴着剑身直上直削朱凌的手腕,朱凌手腕一沉连忙避开。

    “定王妃好身手!”

    “朱公子谬赞了。”

    战场外,凤之遥紧盯着打斗中的两人皱眉不已。不过却不得不承认王妃这几年进步的可谓是极快的,即使面对朱凌这样算是难得的高手也丝毫不会落到下方。林寒不知何时来到他身边,同样也目不转睛的盯着打斗中的两人,嘴里却一边问道:“凤三公子怎么来了?张将军那边……”凤之遥道:“秦风在那边已经够了,就算不够也能拖一拖时间等我们回去。王妃一个人涉险我不放心。倒是你,伤没事吧?”

    林寒摸了摸自己的后背,摇了摇头。那道刀伤看上去狰狞凶险,其实下手的人是算计好了刚好避开了要害地方。只能算得上是皮肉伤。

    凤之遥扬眉一笑道:“我想应该也没事,那可是本公子亲自下手的。本公子算计的不错吧?”

    “多谢凤三公子手下留情。”林寒咬牙道,虽然是他自愿的,但是平白无故被砍了一刀谁心情也好不起来。更何况是看到罪魁祸首还在那里得意洋洋的邀功。林寒深深觉得这位凤三公子该被修理了。

    “王妃,小心!”笑得正欢的凤之遥瞥见银光一闪连忙厉声提醒道。另一面,一个朱凌手下的侍卫看着与朱凌都得不分高下的叶璃,眸中闪过一丝凶光。在叶璃和朱凌分开的一刹那一枚泛着银光的暗器射了出去。

    听到凤之遥的提醒的同时,叶璃也听到了身后暗器破空的声音。头也不回手中的匕首向后一格想要挡开身后的暗器,却只见不远处的朱凌突然飞身扑了过来扑了过来。叶璃微微一皱眉正要一掌拍出,却见朱凌一把推开自己那枚暗器毫无阻碍的射进了朱凌的胸口。

    “公子!”侍卫厉声叫道,还没来得及有丝毫反应,墨家军的长箭已经穿透了他们的胸口。

    叶璃站定了身子,回头看着倒地的人清丽的容颜闪过一丝愕然。凤之遥见王妃没事,这才松了口气,连忙带着人上前来查看那群人还有没有活着的,以防像刚才那样突发的暗器。

    那一枚暗器是一枚常见的柳叶镖。整个飞镖都射入了朱凌的胸口,只露出外面一点透着幽蓝色光泽的镖头。凤之遥脸色微变,道:“镖上有毒。”林寒看看跌倒在地上的朱凌,淡声道:“就算他不挡开,飞镖也射不到王妃。”原本叶璃手中的匕首是可以将飞镖击落的,但是却被朱凌撞开了过去。

    满是血迹的地上,朱凌就那样躺着。甚至他的上半身还枕在一个已经死去多时的士兵的身上。眼神黯淡无光的望着眼前的叶璃,动了动嘴角终究没说出什么来。叶璃低头看着他,淡淡道:“这又是何必?”

    俊挺的青年艰难的扯动唇角笑了笑,道:“我输了……我这一生,竟然如此的……”

    叶璃平静的道:“胜败乃兵家常事。只有活着才能翻牌,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朱凌怔了怔,很快又摇了摇头对她笑道:“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我从来没想到…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败得如此…就像我从来没想过,你竟然会是、会是定国王妃……”

    叶璃默然,朱凌淡笑道:“你不用…不用觉得抱歉。我也累了…累了……”柳叶镖上的毒显然不是什么一般的小毒,不一会儿功夫朱凌唇角溢出黑色的血迹,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叶璃望着眼前尸横片野的景象,看着眼前月白色衣衫已经被染得斑斑血迹的青年安详的闭着双眼。突然感到一阵彻骨的寒冷,不由的伸手环住了双臂。

    “王妃,他本来就不想活了,并不是你的错。”林寒低声道。即使朱凌不去挡飞镖王妃也不会有事,他们站这么远都看得清,就在旁边的朱凌自然也看得出来。从他拔剑请战之时,就已经心存了死志。这样一个骄傲的青年,平生第一战便尝到如此惨败,他没有理由再让自己活下去了。

    “我知道。”叶璃点头道,“打扫战场,回去增援张将军!”

    “是,王妃。”凤之遥应道。

    几十里外的小城里,深夜无法安眠的朱焱站在城头上眺望着远处。突然一阵莫名的心惊胆颤让他一愣,怔怔的望着西南方向动了动唇角,两行浊泪顺着满是满是皱纹的脸上缓缓的流下。

    “凌儿……”

    小城的西陵守军在四更时突然发起攻击。虽然墨家军上下一直都警惕戒备着,但是四更天正是大多数将士们睡得正想的时候。突入起来的攻击还是让墨家军引起了一些小小的混乱。不过到底是百战精兵,很快墨家军就反应过来和朱焱的西陵大军厮杀起来。

    “怎么回事?朱焱怎么会突然出兵偷袭?”大军之后,张起澜盯着眼前的战场沉声问道。他戎马半生自然很容易便能看出来眼前这些西陵守军的士气和先前先前截然不同。这分明是存了死志想要跟墨家军同归于尽的感觉啊。抬头望了一眼远处城墙上挺立着的苍老身影,张起澜总觉得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以朱焱的打仗的经验和能力,绝对不可能做出如此冒然出击的决定。

    旁边的秦风倒是一脸的平常,淡淡道:“大概是王妃他们那边成功了吧。不过…我们都还没收到消息,朱焱是怎么收到消息的?”

    “成功?”张起澜回身一把抓住秦风的衣领道:“你还没告诉我,王妃到底干什么去了?!”秦风慢条斯理的拍开他抓着自己衣领的手道:“王妃去查朱凌那十几万大军的落脚地儿去了。还有…那里应该有大批的粮草什么的。这样,咱们短时间内就不用担心粮草和军需的问题了。”

    “什么?”张起澜震惊,“王妃去……”秦风笑道:“不然将军以为咱们这几天守着这个没什么用的破县城干什么?如果他们藏在深山里不肯出来,咱们就是派三十四十万大军进去也未必能奈何得了他们。现在他们不就自己出来了么?他们一出来,咱们就可以趁机端了那地方。昨晚回去的十万大军估计也没了。要不朱焱不可能这么发疯。”

    张起澜深吸了几口气,他觉得自己险些要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给吓掉了半条命了。不过这…总算是个好消息不是么?就算朱焱要发疯,这黑灯瞎火的打起来他也未必怕他,两边兵力也没差多少,最后谁胜谁败还难说的很。

    两军混乱的交战中,震天的马蹄声从远处奔腾而来。熟悉他们的墨家军将士纷纷露出了欢喜之意。

    “是黑云骑!黑云骑来了!”西南方向,一支黑色的骑兵如狂风一般的席卷而至。飞快的冲入战场,很快,原本还势均力敌的战场便呈现出一边倒的局势。黑色骑兵的后面,叶璃和墨修尧一前一后骑着骏马飞奔而至,很快的并入了墨家军的阵营里。

    远远地就看到叶璃回来,张起澜连忙带着人迎了上来,“王妃!”

    叶璃扫了一眼前方的战场,当然也看到了城楼上孤立的苍老身影。顿了一下方才道:“张将军免礼。战况如何了?”张起澜笑道:“王妃尽管放心,有了黑云骑的加入,天亮之前一定荡平西陵守军。”亲眼看到叶璃回来,张起澜这才彻底放下心来。前几日王妃带着秦风等人前来说是奉王爷之命协助他守城。但是自从王妃来了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人了。直到刚才才知道王妃到底是却看什么了。只把他吓得心脏到现在还在颤着。要是王妃出了什么事,他们怎么跟王爷交代啊。

    “恭喜王妃,不费吹灰之力就扫平了十几万靖国军。”张起澜笑道。

    叶璃淡淡一笑摇头道:“若不是有将军在此坐镇,也不会如此容易。”

    厮杀一直持续到天色大量,西陵守军终于还是抵挡不住渐渐的溃败退入城中。而小城的城门和城墙几乎无法起到什么防御的作用,墨家军和黑云骑只用了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便叩开了城门,再一次冲入了这座小小的县城。小城中其实已经没有多少西陵守军了,只有一些街巷里不时的传来断断续续的厮杀声。叶璃一行人踏入城中,先一步入城的士兵便前来禀告,“朱焱将军还在城楼上。”

    众人对视了一眼,叶璃轻声道:“去看看吧。”

    其他人自然都没有意见,跟在叶璃身后踏上了小城的城楼。城楼的一角上,朱焱穿着一身有些老旧的战袍负手而立,眺望着远处汴城的方向。就连叶璃等人上来也仿佛没有听到一般。叶璃也不着急,只是平静的打量着这个老人的背影。

    也不知过了多久,朱焱才慢慢转过身来打量着众人,最后将目光落到了一身白衣的叶璃伸手。沉声问道:“这位…姑娘是杨姑娘?还是定国王妃?”叶璃拱手,淡淡一笑恭敬的道:“晚辈叶璃,见过朱老将军。”

    朱焱点点头,笑道:“果然是定国王妃么?竟然如此年轻…果然是少年英才。定王府有福……”

    叶璃轻声道:“前辈谬赞了。”

    朱焱看着她,眼中带着一丝难以言喻的古怪意味。犹豫了片刻才问道:“我那不成器的孙儿,不知道王妃如何处置了?”叶璃微微叹息,低声道:“朱公子已经…战死,望老将军节哀。”

    朱焱身子微微一颤,握着长枪的手也不由的抖了抖。终究也只是仰天长叹了一声,道:“战死了么…也罢…是我害了他,原本他可以……”他唯一的孙儿,幼年时便聪颖多智,才华横溢。如果不是因为他,不是因为靖国军,他原本是可以活的自由自在名利皆有的。只是因为他,为了他的心愿和抱负,朱凌十二三岁就隐入深山不见外人,即使战死沙场,也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也永远都得不到属于他自己应得的身份和荣耀。

    “将军……”叶璃叹息,“朱公子已经战死,请将军节哀。朱公子在天有灵想必也不希望将军为了他伤神。”

    朱焱摇摇头道:“定王妃,你不必劝老夫。老夫已经年近古稀,早已经活够了。今日既然兵败至此,老夫也无话可说。”凤之遥微微皱眉,朗声道:“朱老将军何必如此,墨家军并非赶尽杀绝之人。”

    朱焱看了一眼凤之遥,不由得一乐。笑道:“这位将军的意思,难不成墨家军还想要劝降不成?我这老头子对墨家军可没什么作用了。更何况…老夫为西陵征战半生,到头来才晚节不保未免可笑。”

    叶璃垂眸,淡淡道:“将军误会了。老将军高风亮节墨家军也不敢劝降将军。如今你我双方胜败已分,老将军原本也早就卸甲归田。还请老将军就此离去,定王府必不会为难。”朱焱打量着叶璃,问道:“你就不怕老夫走了之后再卷土重来,与墨家军作对?”

    叶璃摇头道:“晚辈相信老将军。”

    城楼上沉默了半晌,朱焱终于朗声大笑起来,摇了摇头道:“多谢王妃好意。可惜…朱焱生是西陵靖天大将军,死也是西陵靖天大将军!今日朱焱兵败,无颜再见西陵父老与先皇,这条命,不要也罢!”

    “老将军……”

    朱凌平静的望着眼前的白衣女子,眼神中带着淡淡的遗憾和无奈,“只是,可惜啊……”孙儿是自己一手带大的,他怎么会不懂。在凌儿向他提起那个叫杨纤雅的女子时他就知道那个女子在他的眼中是有些不一样的。如今他也终于看到了能够让他的孙儿另眼相看的女子,只是可惜…造化弄人……

    “朱老将军?!”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已经古稀的老人突然一跃而去从城头上跌了出去。叶璃上前一步衣袖微微动了一下终究还是停下了脚步。众人走上前去,站在城头上往下望去。城门口的地方,老人静静地躺着,鲜血慢慢的在他身下流出染红了身下的土地和头上的白发。

    叶璃默默的望着城墙下已经失去生息的老人,眼神黯然。

    “王妃……”凤之遥有些担心的问道。

    叶璃淡然转身道:“收敛了,厚葬吧。”

    “遵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99》,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99.朱焱之殇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99并对盛世嫡妃299.朱焱之殇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