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汴城破

    300。汴城破

    汴城

    汴城外的墨家军和驻守在汴城的西陵大军每天都进行着仿佛程式化一般的对决。墨家军的统领者都是一群未满三十的年轻人,无论他们再如何努力也很难对龙阳的防御造成任何的冲击。但是就在这样每天毫不停歇的攻击中,龙阳渐渐地察觉到一股阴谋的味道。但是,他却无法想明白墨家军到底想要干什么。

    “老将军,墨家军又在城外叫阵。”雷腾风大步进来,看着正坐在书案后面沉思的龙阳沉声道。这几日虽然和墨家军没有分出什么胜负,但是雷腾风对目前的局面还算满意。他不是什么激进的人,现在也不求自己能够打败定王府和墨家军。只要能够拖到父王和各地的援军到来,他就已经赢了。

    龙阳皱了下眉,道:“暂时不用理会他们!”

    雷腾风皱眉道:“恐怕不行,这一次似乎跟之前不太一样。”

    龙阳站起身来,道:“我去看看。”

    上了城楼往下一看,果然跟之前的几天都不太一样。虽然还是没有看到墨修尧等主将,但是墨家军的气势和阵容比起前几日却是空前的强大。站在阵前叫阵的还是云霆。这些日子云霆这群年轻将领算是被打击的够呛了。无论他们怎么费劲心思的排兵布阵,明攻暗袭,龙阳都可以轻描淡写的随手化解。若不是如今是两军对垒的严肃的时候,他们几乎都要认为龙阳在耍着他们玩儿了。

    被打击的狠了,这些年轻人也渐渐的收敛了之前的狂骄之气。每次对阵也开始变得小心起来了,不求能够攻破汴城,但是能够拖住龙阳的视线偶尔给他制造一些麻烦就够了。冷静下来的小将们也明白了王爷和王妃不可能真的让那些老将们都去玩儿了将整个墨家军交给他们这些什么都不懂的年轻人。如此安排必然是王爷和王妃暗地里还有什么计划。王爷根本就没有指望他们能够攻下汴城,那么他们也要好好的配合王爷和王妃的计划就好了。

    果然,几天之后的今天,他们果然再次接到了王爷的命令,同时也明白了军中的那些能独当一面的前辈们干什么去了。

    “龙阳!一直缩在城里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出来跟本将军一战!”云霆朗声叫道。

    龙阳居高临下的望着城下的年轻人,笑道:“年轻人,有本事你上来跟老夫说话。老夫在上面等着你。”

    云霆冷笑道:“上就上,你当本将军怕你不成?哈哈…龙大将军,想不想知道你们那位朱大将军怎么样了?”

    龙阳心中一凛,眯眼看着底下的道:“你想说什么?”

    云霆笑道:“朱焱已经死了,还有那藏在山里的十几万靖国军,已经全军覆没了。你们以为天天缩在城里不出来,我们王爷就没法子了么?还是你真的以为墨家军就没人了,咱们几个就是在这儿陪你玩玩罢了,等王爷收拾了朱焱和靖国军,自然会回来会会你这个奉天大将军了。”

    朱焱死了?!

    闻言,受到震动的不止是龙阳和他身边的雷腾风,还有守城的西陵军守将。西陵三大名将的威名虽然这二十多年来被镇南王打压着,但是身为将士自然都还是知道的。汴城被围还不到几天,十几万靖国军被全歼,连靖天大将军都战死了,这让西陵的将士们如何能不震惊。

    到底是久经沙场的老将,龙阳压下心中的惊骇,冷笑一声道:“说的倒是天花乱坠,你倒是上来让老夫瞧瞧啊。”

    云霆也不像前几日被龙阳一挑拨就火冒三丈,笑眯眯的一挥手中战旗。墨家军阵营后面顿时战鼓喧天,旌旗飘动处墨家军的将士也跟着移动位置摆出了阵势显然准备要攻城了。龙阳只看了一眼便明白了雷腾风为何说今日和前几日为何不同了。这样声势浩大的阵势绝对不是眼前这几个小将能够摆的出来的,这也表明了墨家军已经没有耐心在跟他们对峙了。同样,龙阳心中明白,那墨家军小将所说的话只怕并非虚言。隐藏的十几万精兵和朱焱都已经没了。

    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龙阳下令死守城池不出。

    “老将军,难道朱老将军……”雷腾风担忧的问道。龙阳淡淡道:“凶多吉少。”

    “那我们……”雷腾风问道。

    龙阳看了看他,摇摇头道:“我们不能再出城迎战了。固守、待援。”

    “是。”雷腾风默然道。

    城楼下,云霆看着死守着城门不肯出来应战的西陵将士忍不住跳脚。陈云无奈的拉了拉他道:“果然不出王爷所料,对方不会出来跟我们短兵相接了。”云霆怒道:“我就不相信了,他就能在城里缩一辈子!还西域杀神呢,缩头乌龟还差不多!”陈云笑道:“他不用缩在城里一辈子,只要他能守上一两个月,等到西陵的援兵赶到了到时候麻烦的就是咱们了。”

    云霆不耐烦的道:“本将军还就不信了,没办法让他出城了!给我打!”

    汴城前面有一条护城河。河道颇为宽阔,想要渡河除非对方放下吊桥或者他们这边自己想办法。这几天功夫,几个年轻的小将倒也没有完全把时间浪费在跟对方叫骂上。已经命墨家军中的巧匠打造出了十几个长梯。往河面上一搭,再铺上补木板就能过河了。

    陈云看着前方冒着敌军的箭雨去搭好桥板的士兵,有不少已经死在了乱箭之中不由得暗暗咬牙。像汴城这样易守难攻的城池,不付出一定的伤亡根本就别想要攻破。索性,即使冒着箭雨也总算将桥搭好了。而墨家军的士兵的箭术也不是摆着看的。即使是从下往上也有不少西陵士兵纷纷掉落城头。

    大部的墨家军越过了护城河,有人顺着梯子向着高耸的城墙上爬去。有人从下往上的向着城头放箭,身后的护城河里的水也渐渐地染上了一丝红晕。

    墨家军后面,墨修尧带着一行人出现战场上。他们并没有参战,而是站在远处静静地看着。许久,才听到墨修尧笑道:“云霆几个看起来还不错。”连日败多胜少还能够支持得住,甚至还能让墨家军士气不缀。对于这些年轻的没怎么真正上过战场的小将来说已经相当不错了。

    他身边,卓靖笑道:“王爷和王妃不是也对他们很放心么?”

    墨修尧点了下头,抬头向着远处的城头望去,沉声道:“准备,攻城!”

    “是!”

    晴空中万里乌云,一道有些低哑的声音当空响起,很快在空中绽放出绚丽的焰火。

    守城的西陵士兵中有人震惊的发现,在城外的几个方向不知何处出现了一些悬在空中的绳索。然后又黑色的身影顺着绳索飞快的像城里划了过来。龙阳自然也足以到了这样的情形,眼神微微一凝,厉声道:“给我射!”无数的羽箭向着那些绳索上滑动的人们而去。但是更快的,城中也出现了一匹黑衣人,向着这些守城的将士毫不留情的射出了自己手中的弓箭。

    “怎么回事?!这些人是怎么出现的?”城中穿着墨家军戎装的黑衣身影不断地涌现,这些人跟一般的墨家军也不一样。他们明显比墨家军的士兵更加的强悍矫健,几个十几个人一群,所到之处的西陵守军却是损失惨重。同时还要顾及这城外正在全力攻城的墨家军,顾此失彼一时间让西陵守军也乱了手脚。

    城头上,龙阳和雷腾风脸色铁青,“老将军……”

    龙阳咬牙道:“把城里所有大楚,和西北的人都给我抓上城楼来!”

    “老将军!”雷腾风闻言脸色一变,他当然知道龙阳想要干什么。事实上两国交战这样干的并不在少数。但是雷腾风很怀疑这样做能收到的效果有多少。咬了咬牙,雷腾风还是转身而去了。虽然城中出现了不少不知从哪儿来的墨家军,但是汴城中毕竟还有几十万的西陵守军。这些少量的墨家军很难影响到整个的局势。不到半个时辰,西陵士兵就将在汴城的大楚人都抓上城头。

    汴城是西陵第二大城,繁华度不输西陵皇城。在这里居住的各国人都不在少数。其中尤以大楚人居多,而这其中也有很大一部分西北人墨家军麾下的百姓。这些人被抓上了城头,挡在了汴城城头的城垛上。下面的墨家军想要上来就必须先越过他们,想要射箭就必须先射死他们。这些人大都是普通百姓,突然经历战争就足以让他们胆战心惊了。如今还被抓上城头来挡墨家军的弓箭,许多人都吓得嚎啕大哭起来。

    “龙阳!你个不要脸的死老头!”见此情形,云霆终于忍不住再一次破口大骂起来。旁边的陈云等人脸色也很不好看。别说这些百姓都是大楚和西北的人,就算都是西陵的百姓,拿普通百姓挡箭也是为将者不耻的事。

    “现在怎么办?”

    “我哪儿知道怎么办?去禀告王爷!”陈云道,他们毕竟都是还不是铁石心肠,战场上两军将士你死我活这是他们的本分。但是要射死这些毫无反抗之力的寻常百姓他们还是很难下这样的决定的。

    其实不用他们禀告,一直就在墨家军后方的墨修尧自然也看见了这样的情形。站在他身边的卓靖皱眉道:“王爷,这要怎么办?”他们确实没有想到龙阳会来这一招。不过龙阳年轻的时候有西域杀神的称号。当年在西域杀的普通百姓可不在少数,有如此的行径在意料之外却也是情理之中。

    墨修尧站起身来,淡淡的盯着远处的城头道:“他想要先拖住我们,肃清城内的麒麟。”汴城防御工事极好,他们花了这么多天功夫,能够进入汴城的墨家军也不足千人。如果对上几十万的西陵守军是没有什么胜算的。龙阳不想腹背受敌,就必须先清剿这些入城的敌军,并且搞清楚他们到底是怎么入城的。而这些都是需要时间的。

    “过去看看。”

    因为城头上的百姓,墨家军攻城的攻势暂时停了下来。但是两边的兵马谁也没有放松警惕。墨家军黑色的阵营中突然分开一条道来,一身白衣白发的男子从军中漫步而出,身后跟着几个侍卫和将领。墨修尧抬手看了一眼城上的被推出来挡在外面的百姓,沉声道:“西陵奉天大将军,久仰大名。”

    龙阳出现在城头上,望着城下远处白衣白发的卓然男子,点头道:“定王墨修尧?幸会。”

    这话一出,城头上呜咽哭泣的百姓们都是一愣。看向城下那白衣男子。有的人更是激动起来大声呼救,“定王来了!定王来了…王爷救救我们……”有一个人喊,很快就有更多人也跟着哭喊起来。顿时城头上一片哭啼之声。

    “奉天将军想要如何?”墨修尧淡淡问道。他的声音并不大,甚至没有丝毫愤怒的味道,却奇异的在漫天的哭声中传遍了整个战场。龙阳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身为将领,用这样的法子老夫深感羞愧。但是…请王爷下令暂且退兵三十里。”

    墨修尧问道:“本王不答应有如何?”

    龙阳淡然一笑,手起手落一个离他最近的男子的头被当场砍落,掉下了城头。鲜血立时喷涌而出,惊得旁边的百姓又是一阵尖叫。

    墨修尧沉默了片刻,终于抬起头来淡淡道:“一旦汴城破了。本王要你碎尸万段。”龙阳不在意的一笑道:“若是汴城破了,老夫也活到头了。既然都是死,怎么死又有什么区别?王爷的答案呢?”墨修尧扬眉一笑,沉声道:“本王的答案就是……”

    “嗖!”墨修尧回身,从旁边的士兵手中取过弓箭。开弓搭箭放箭,几乎在一瞬间完成了一整套动作。所有人怔怔的看着羽箭带着银色的光芒划破天空,没入城头上一个青年男子的胸口。墨修尧将弓箭扔了回去,沉声道:“攻城!”

    命令一出,杀声再起。最先殃及的便是城头上的无辜百姓。杀声和哭声混杂中,墨修尧漠然转身而去,只留下一个冷漠如雪的背影和低沉阴冷的声音,“龙阳,本王要你满城百姓陪葬!”

    激烈的攻城战没有停歇的持续的,这一次双方都明白不再是前几天的小打小闹。除非是一方败退一方胜利不然的话是不会停歇的。也许是因为刚刚城头上那数百无辜的大楚百姓的刺激,墨家军的士兵进攻更加悍勇起来,几个时辰之后,汴城的防御终于渐渐有了颓败的趋势

    城里,龙阳神色黯淡的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出神。他知道,朱焱已经死了。再过了不了多久,汴城也会被破了。临老的时候还能再战沙场,或许是他的幸运。然而这样一场莫名其妙的惨败却也让他难以面对。他最错了一件事,墨修尧离去的时候的话他听得清清楚楚。满城百姓陪葬…墨修尧想要屠城!对于墨修尧的话,;龙阳没有怀疑。年轻的时候屠城的事情他也并非没有做过,不然也不会有西域杀神的称号。甚至,如果是年轻的时候他可能都不会觉得墨修尧想要屠城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如今…终究是老了。汴城城中还有数十万的百姓,如果真的让墨修尧屠城……

    “将军!”门外的士兵有些匆忙的前来禀告。

    龙阳睁开眼睛,淡然道:“出什么事了?”

    士兵道:“东城那边要守不住了,请将军尽快撤退吧。”

    “撤退?”龙阳皱眉问道:“谁说要撤退了?”或许是龙阳的语气太过凌厉,士兵小心翼翼的禀告道:“是镇南王世子,镇南王世子说汴城守不住了,要撤到后方的榕城去再阻挡墨家军的步伐。”

    龙阳摇了摇头,苦笑道:“连汴城都挡不住墨家军,榕城那样的不堪一击的城墙能够挡得住墨家军?愚蠢!全军留下,在城中与墨家军巷战,或许还能够拿下墨家军半数的人马。”巷战很多时候就是拿人命去填,跟什么战术计谋关系都不大。何况他们在城中可以占据主动,墨家军和西陵大军能力相差也不算太大,至少龙阳有信心两个西陵士兵绝对能对付一个墨家军。如此,至少能在汴城消灭墨家军一半的兵马,后面的守军才有可能拖得住墨家军的脚步。

    那士兵有些犹豫的看了看龙阳道:“可是…镇南王世子已经带着兵马准备撤退了啊。”

    “什么?!”龙阳猛然站起身来,士兵连忙道:“镇南王世子说如果让墨家军攻进城来就来不及了。已经率领剩下来的十几万兵马准备从西门撤出去了。”

    龙阳飞快的往门外走去,一边道:“蠢货!前面小城里还守着墨家军的几万大军,他想要往哪里撤!”

    可以等龙阳赶到西城的时候,就只看到西陵大军远去的马蹄和烟尘了。雷腾风带着的是西陵大军最精锐的也是最完整的十几万大军,这些人马一撤出去,原本还算坚固的防御顿时开了几个大口子,墨家军如潮水一般的涌入城中。西城门下,龙阳疲惫的闭了下眼睛,低声叹息道:“朱焱…咱们都完了……”

    虽然说雷腾风带走了大部分人,但是西陵士兵毕竟不是摆设。等到墨家军真正完全的拿下整个汴城,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连续一天一夜的厮杀,即使是以骁勇善战著称的墨家军将士也累得不轻。一个个眼睛通红满身的疲惫,等到终于完全的肃清了城中反抗的西陵守军,士兵们也爆发出一阵阵欢呼声。有许多人就直接坐在街边上屋檐下睡着了。

    正午时阳光明媚,墨修尧一行人才踏入汴城中。看着大街上到此横着的两军将士的尸体还没来得及收拾,街道两旁许多士兵直接坐着就睡着了。墨修尧摆摆手阻止了身边的人想要高声通报的声音。一边越过一具具尸体往前走去,一边低声问道:“龙阳在哪里?”

    卓靖低声道:“龙阳在城西的一间空房子里。已经有人在那里守着了。另外……龙阳放跑了不少城中的百姓。”或许是因为墨修尧所说的要满城百姓陪葬的话,昨天一入夜龙阳就开启了西城的城门将许多百姓放出城去了。墨家军军纪严明,虽然墨修尧说了那样的话,但是到底没有正式下令屠城,所以交战中的士兵只要不被普通百姓阻挠攻击,他们也不会对普通百姓动手的。昨晚大约有近半数的百姓逃了出去。

    墨修尧不在意的摇摇头道:“去看看龙阳。王妃那边如何了?”

    卓靖道:“昨晚雷腾风带着人撤走,在西边跟张将军打了一场。带着残部大约两三万人冲过去了。王妃下令暂停追击全军在汴城整顿两天。大约再过一会儿王妃就该回来了。”闻言,墨修尧阴沉的眼眸掠过一丝暖意,淡淡道:“命人打扫战场,让下面的士兵好好休息。去把龙阳带过来吧。”

    “是,王爷。”

    卓靖领命而去,墨修尧转身去了汴城的太守府邸。太守府早已经有人打理好了,原本城中的战事也没有太大的影响到这座官邸。汴城还没有逃走的文官都已经被墨家军制住关在了这里。一看到墨修尧进来,这些西陵的官员神态各异,有祈求的也有坚毅不屈的,有惧怕的同样也有仇视的。墨修尧此时却无心理会他们,直接挥挥手让人带了下去。坐下歇息了没一会儿工夫,外面的侍卫就进来禀告,“王爷,龙阳带到了。”

    墨修尧睁开眼睛,眼底寒意弥漫,“让他进来。”

    不一会儿,龙阳漫步走了进来。卓靖跟在他身后,但是却并没有命人押着他。龙阳依然是一身白色的粗布衣裳,看上去比前几日更加苍老疲惫了许多。一眼看去就仿佛一个平凡无奇的山野老人,丝毫看不出之前城楼上那个押着无辜百姓当肉盾的狠辣模样。

    墨修尧平静的看着他,淡淡道:“奉天大将军,幸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00》,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00.汴城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00并对盛世嫡妃300.汴城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