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遇刺

    311。遇刺

    孙夫人一番轻描淡写的言语却说的凌云公主脸色发白。但是凌云公主生性倨傲却不是个白痴,自然也明白如今西陵皇室今非昔比,自己这个公主不仅在叶璃这个定王妃面前低了一头,就是对着这个刚刚投靠了定王府的寡妇也轻易发作不得。只得哼了一声,阴沉着脸走到一边的椅子里坐了下来。

    对于凌云公主的忍气吞声,倒是让在场的人都有些惊讶了。惊讶过后倒是又多了几分了然。到底是今时不比往日,就是高傲如凌云公主在定王妃面前也不敢放肆。同时心中也更坚定了依附定王府的决心。

    等到凌云公主落座,白夫人才带着白清宁上前来给叶璃见礼,“妾身白氏携小女清宁见过定王妃。”

    白清宁跟着白夫人身后也落落大方的屈膝行礼,“小女清宁拜见定王妃。”这一礼却是正规的大楚书香门第小姐的礼仪,竟也是分毫不差,倒是与之前上前来拜见的西陵贵女们颇有不同。叶璃微微挑眉,含笑道:“白夫人,白小姐,不必多礼。我也是来者是客,两位请便便是。”

    白夫人笑道:“岂敢,今日得见王妃芳姿,实是我等三世修来的福分。”

    白夫人与叶璃寒暄之时,白清宁也趁机打量着坐在上首的青衣女子。年龄仿佛并不比自己年长几岁的模样,但是容貌清丽婉约中却带着一丝极淡的却仿佛让人移不开眼的光华和威仪。倒是让那清丽的容颜更平添了一份雍容清贵之色,让人不由得自惭形秽。叶璃是何等人物,即使在与人交谈中又岂会注意不到白清宁落在自己身上的眸光,不由得莞尔一笑。

    “白小姐可是有什么话要说?”叶璃浅笑道。

    白清宁微微一怔,连忙起身道:“清宁不敢,只是听说王妃驰骋沙场,威名远扬。清宁心中心向往之,所以才…清宁无状,请王妃见谅。”叶璃摆摆手笑道:“无妨,什么威名远扬不过是外人以讹传讹罢了。我也就是跟着王爷京城出门,见得多一些罢了。”

    白清宁满眼都是羡慕和向往,笑道:“王妃谦虚了,若是能如王妃一般潇洒自在,方才不负此生呢。”

    坐在叶璃身边的孙夫人闻言,挑了挑眉将自己的女儿搂在怀里唇边勾起一丝玩味的笑颜。白家世代教导女儿都是为后为妃之道,可没有听说过什么时候教出来一个向往潇洒自在的嫡女。但是看看白夫人并不以为忤的模样,孙夫人眼中的笑意更深了。

    叶璃低头抿了口茶,脸上的笑意却淡了一些。若是寻常时候这样的女子还真是让她颇为喜爱,只是这几日她的心情似乎连对人的看法都被影响了。对上眼前这笑脸盈盈,优雅开朗的女子,她心中却没有半丝的好感。其实在座的这些人都带着些什么样的心思叶璃并非不知,但是她并不在意。既然她和墨修尧身在这样的位置,就无可避免的必然会遇到这样的问题。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罢了,她不喜欢她们是为了各自的立场,却没有觉得她们如何的罪大恶极。只是可惜…若是她和墨修尧并没有什么感情的话,她也并不介意做一个有名无实的一代贤妃,但是他们已经经历了如此多的事情,有了如此深厚的感情,那么就只能对这些人说一声抱歉了。墨修尧是她一个人的!

    水阁中的气氛有些微冷,坐在一侧的凌云公主不屑的轻哼了一声。她出身宫廷,就是在跋扈心计也比一般人多三分。白家打得什么主意她岂会不知道,只可惜,叶璃可不是那么容易被人摆布的人。如今已经年近三十的凌云公主早已嫁为人妻,当年的那些迷恋早就被岁月磨得不知道还剩下几分了。留下的更多的却不是对墨修尧的迷恋而是对叶璃的不甘。因此她也更加清楚叶璃是什么样的人,当年才十四五岁新婚的叶璃就敢对她这个西陵公主毫不容情,如今早已经经过许多磨砺而成熟的定王妃又岂会容忍别的女子觊觎她的所有物。白家的算盘注定是打不响的。西陵还没灭,这些人就忙着赶着的投靠定王府了,一个个都是该死!

    好一会儿,才听到叶璃浅笑道:“这有什么,本妃一贯觉得女儿家锁在深闺并不是什么好事。白小姐若是有意,本妃跟白家主说一声,放白小姐出去历练一番也是不错的。”

    “历练?”白清宁一怔,有些不明白怎么突然说到这里来了。而且她也没有真的想要出门历练什么的想法。她跟定王妃可是不一样的,虽然是西陵女子却是手无缚鸡之力,哪里受得了那些风霜之苦?

    叶璃笑道:“可不是么?本妃还记得…本妃第一次出门是去了南疆,仿佛也是十五六岁上下,倒是和白小姐年龄相差不多。”

    白清宁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了,担忧的望了一眼白夫人,生怕叶璃当真让人将自己也扔到南疆去。南疆什么的地方她也只是从书中看过一些,穷山恶水的地方如何能去得?旁边看好戏的孙夫人笑眯眯道:“王妃所言极是,妾身最是遗憾的便是今生竟没能走出过西陵皇城左右。将来晓馥年纪大些了,我定然不会如此拘着她。”

    其他人也连忙纷纷恭维起定王妃的高见来了,心里却是谁都不以为意。虽然他们西陵不必大楚对女儿家约束得紧,但是闺秀们也都是千娇百宠的长大的,谁也没有打算将自己的女儿扔出去受苦。倒是也有不少人暗暗想着定王妃十五六岁就能来往南疆,显然的确是个不凡的。不由得将将女儿送入定王府的念头压下去了不少。

    众人坐着陪叶璃说了一会儿话,用了些茶水便纷纷起身三五成群的去游园去了。叶璃自然也不能免俗由孙夫人白夫人几个陪着一起在园中漫步,看着道路两旁颜色各异的彩色绢花,叶璃也不由笑道:“夫人心思灵巧,难怪孙家在夫人手中越发的光大了。”

    孙夫人牵着孙晓馥一边笑道:“西陵地处西域,气候寒冷。莫说与大楚相比就是比起璃城也尚且不如。一年四季也看不见多少花草,如今这般也是无奈罢了。倒是让王妃见笑了。”叶璃淡淡微笑,跟在身侧的白清宁笑道:“王妃可是喜爱花草么?小女府中倒是有许多从大楚和西域进来的花草,不如明日送给王妃观赏。”叶璃侧身看了一眼笑容恬静的白清宁,摇头笑道:“夺人所好岂是君子所为。何况,我也不是个雅人,奇花异草给了我也是糟蹋了。”

    白清宁掩唇笑道:“王妃可是清云先生的嫡外孙女,若是王妃都不是个雅人咱们这些人可不是庸俗不堪了。”

    孙夫人似笑非笑的看了白清宁一眼,对白夫人笑道:“夫人,令千金可真是会说话。若是这话对我说来,可真是要让我欢喜的晕头转向了。”白夫人脸上的笑容一僵,淡淡道:“孙夫人说笑了,她一个小丫头哪儿比得上孙夫人的巧嘴儿。”

    孙夫人咯咯笑道:“我这可不是说笑,谁不知道白家的姑娘历代就没有嘴不巧的,若是不然又岂能承恩君前,代代后妃?”

    白夫人脸色发青,恨恨的瞪了孙夫人一眼。孙夫人却不以为意兀自牵着女儿与叶璃边走边说笑。

    “王妃,四公子求见。”身后的侍卫跟上来禀告道。

    “四哥?”叶璃有些惊讶,今天的宴会招待的都是女眷,男宾并不宜入内,就连墨修尧也是将她送到门口就走了。但是叶璃也知道若不是有重要的事情,徐清柏也不会这个时候跑来找她,“孙夫人,方便否?”

    孙夫人想了想笑道:“四公子风光霁月,没什么不方便的。王妃不如到前方凉亭等待四公子?”

    叶璃点头道:“也好。”

    不多时,徐清柏便被侍卫引着匆匆而来,“璃儿。”

    “四哥,可是出什么事了?”叶璃担心的问道。

    徐清柏看了一眼旁边的几个女眷,想想也不是什么秘密便直接道:“我娘到西陵来了!”

    “什么?”叶璃一愣,有些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问道:“大舅母…大舅母怎么会跑到西陵来?”徐清柏苦笑,低声道:“前段时间我娘不知道从哪儿知道了我在西陵的事情,刚刚收到大哥的信,娘半个月前就已经从璃城出发,估计马上就该到了。”

    叶璃定了定神,才道:“既然大哥和舅舅都知道,想必大舅母的安危是没什么问题的。我这就让人去接大舅母,四哥不必担心。”徐清柏笑的有些无奈,将叶璃面露疑惑才坦言相告道:“我还要在西陵待不少日子,到时候娘那里恐怕…还请璃儿替我说服娘亲。”

    叶璃这才了然,之前她与墨修尧也讨论过他们离开之后西陵由谁来负责,看来墨修尧已经定下来了。而且徐清柏曾经有过治理地方的经验,而且似乎政绩十分不错,这几年在西北也将北方那不毛之地打理的很好,交给他来处理也的确合适。叶璃也算是明白了大舅母为什么要不惧险阻匆匆赶来了,四哥留在西陵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成事的,说不定就是个三年五载。如今四哥年纪已经不小了,若是三五年不回璃城,还不把大舅母给急死。

    掩唇偷笑了一下,叶璃点头道:“四哥,我知道了。我会好好跟大舅母说的。”

    徐清柏这才松了口气,点头道:“那就多谢璃儿了。”说完了正事,徐清柏也就放松下来了,对着孙夫人颔首道:“清柏打扰了,还请夫人见谅。”孙夫人笑道:“四公子言重了,徐夫人千里原来若是有什么妾身帮得上忙的,四公子和王妃还请直言。”

    徐清柏一想,还确实需要孙夫人帮忙,当下也不客气笑道:“家母可能要在西陵住好些日子,常住在驿馆也不甚合适……。”

    孙夫人会意,笑道:“看来四公子也还要在西陵许多日子,倒是让西陵闺阁千金们…呵呵,这些日子城中有不少宅子想要变卖,妾身自会替公子留意一二的。”虽然有很多权贵之家想要投靠定王妃,但是同样的也有许多人要跟着西陵皇南下,这皇城中也就有许多的宅子要变卖了。

    徐清柏拱手笑道:“如此,劳烦夫人了。”

    借着徐夫人要来的借口,叶璃略坐了一会儿便起身跟徐清柏一起告辞了。原本已她的身份参加这个宴会就不必重头到尾的出席,露个面跟这些贵妇们寒暄几句也就算是尽到了礼数了。何况她送了一会儿风便觉得身体有些不适,孙夫人也不敢久留,跟着起身送他们出门,送到门口叶璃方才回头道:“夫人,不在再送了,请留步吧。”

    孙夫人也不客气,点头笑道:“如此,王妃慢走。”

    “告辞。”叶璃点头转身便往马车走去。

    “王妃小心!”阳光下一道银光掠过,叶璃反射性的避开,一只羽箭噌的一声从她身边射过钉入了身边的马车上。跟在周围的侍卫立刻将叶璃和徐清柏护在中间,之间一群穿着各异却都蒙着脸的男子从各处街角房顶跃了下来,朝着叶璃的方向直扑而来。

    定王府的侍卫毫不客气的迎面而上,双方很快便陷入了战团之中。叶璃被人护在中间,看得清楚,这些人虽然服装颜色各异,但是身手却都不差,明显是经过训练的。但是一时间却想不出来西陵皇城中除了西陵皇有什么人会拥有这样的一支精兵并且要来刺杀她。

    “啊?!”这些人来得突然,站在门口还没来得及进去的贵妇们却遭了秧。虽然不是冲着他们来的,但是乱军之中却也难免有池鱼之殃。一个丫头被人一剑刺死正好倒在孙夫人跟前,孙夫人吓得脸色苍白却还是紧紧的抱着吓得尖叫的女儿退到了一角。一边厉声吼道:“还不快擒拿刺客!”这宴会到底是聚集着城中权势女眷的宴会,自然不可能没有侍卫保护。只是这些侍卫却明显并不是刺客的对手,一交手便死伤惨重。

    一个侍卫被人一刀正砍中了面门,朝着门口的地方砸了过来。正好落到白清宁身边,白清宁再如何的沉稳却也还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女,只吓的放声尖叫起来,那声音竟是比孙晓馥还要高昂。离她不远的一个刺客听到她的声音,回身便是一把柳叶镖射了过去。白清宁睁大了眼睛身体却半点也无法移动只得闭目待死。

    叮——一声清脆的撞击声,原本应该钉入她身体的柳叶镖被人击落在地上。旁边还有一只断成了两段的朱钗,白清宁分明记得那是之前定王妃头上的朱钗。连忙往叶璃的方向望去,只见叶璃和徐清柏被人护在马车边上,虽然四周乱成一团两人的周围却始终干干净净。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白清宁朝着叶璃的方向冲了过去。或许是她运气好命不该绝,竟然真的让她冲到了叶璃和徐清柏跟前,“王妃……”

    见她吓得不轻,何况人都过来了总不能将她再丢出去,叶璃示意侍卫放她过来。走到叶璃和徐清柏面前,白清宁才松了口气,有些颤抖的道:“王妃…这些人……”

    叶璃淡淡道:“不用怕,很快就没事了。”

    看着叶璃淡定从容的模样,白清宁还想说什么的嘴也只得闭上了。只是惊惧的望着眼前的一切眼睛里充满了惧意。

    这些刺客似乎悍不畏死,也不怎么理会周围的人。只是一味的拼命向叶璃的方向冲去,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之势。定王府的侍卫虽然不少,但是刺客却更多的多,这些刺客显然也知道他们能有的时间并不多,所以攻击起来也更加不要命。甚至有好几个人拼死拖住一个定王府侍卫,好让同伴往前冲的。若是平时,叶璃定然要称赞一声这些人的勇猛,但是此时的情形对他们来说却是极为不利。

    终于有人冲破了侍卫的方向,朝着叶璃扑了过来。叶璃一把推开徐清柏道:“四哥,快走!”

    徐清柏也知道自己不通武艺,留下只能成为叶璃的累赘,点点头道:“璃儿千万小心。”叶璃点头,侧首让开刺客挥过来的剑,袖中银光乍现一道血光闪现握着长剑的手颓然落地。刺鼻的血腥味让叶璃有些不适的皱了皱眉,手下却丝毫没有留情,匕首飞快的送上刺客的心脏,瞬间将刺客毙命与手下。

    一个侍卫拉着徐清柏往外撤去,旁边的白清宁连忙扑了上去,“徐公子!徐公子…带我一起走…”方才被叶璃斩断了手掌又一刀刺死的刺客洒了她一身的血,早已让她本就满是惊怕的心神难以承受,看到徐清柏离去连忙抓住了他。徐清柏微一皱眉,只得将她拉了起来。只是这些刺客显然是知道徐清柏的身份的,纷纷围了过来将他们逼向叶璃的方向。侍卫要保护徐清柏又要对付刺客,也渐渐地有些左支右绌起来,连连遇险。徐清柏沉声道:“生死有命,不必管我们。专心应敌便是。”

    身边的侍卫也明白,若是自己死了不会武功的徐清柏也是死路一条。便也放开了手脚专心应敌,渐渐地徐清柏和白清宁又被刺客逼回了叶璃跟前。叶璃挥动着从刺客手中夺来的长剑,一剑挑开一个刺客皱眉问道:“怎么还不走?秦风,先带四哥走。”

    秦风正被几个刺客团团围住,虽然听到叶璃的命令但是一时半刻却也挣脱不开。徐清柏拉着死拽着自己衣服不放的白清宁退到一边尽量和叶璃保持距离,有些无奈的苦笑道:“璃儿,好像要连累你了。”叶璃长剑如风淡淡一笑道:“四哥说什么傻话,这不是我连累了你么?”叶璃的剑法本就是墨修尧亲自指点的,虽然不算炉火纯青,却也十分不俗。一时间刺客也奈何不得她。只是渐渐地叶璃微微皱起眉来,腹部有些隐隐作痛,耳边也渐渐地冒出了细密的汗珠。原本已叶璃的实力绝不该如此不济,但是到了此时却也无暇去管原因了。

    刺客一察觉叶璃的动作放慢,自然是大喜。几个人齐齐的扑了上来,他们的来意本就是为了叶璃的命。只要能杀了叶璃就能毁掉一半的定王府甚至毁了定王。就算他们这些人全部都有来无回,却也算是值得了。

    叶璃定了定神,长剑挥洒间掠起一片血光。只是隐隐作痛的腹部让她感到身体无比的虚弱,甚至有些发冷的感觉。

    “王妃!”秦风摆脱了刺客的纠缠,同样也察觉到了叶璃的不适,连忙飞身跃了过来伸手扶住叶璃。叶璃一手抓住他的肩膀,道:“先带四哥出去!”

    秦风皱眉,沉声道:“不行,属下先带王妃出去!”虽然不知道王妃到底哪儿受伤了,但是却也看得出来王妃此时极度的不适。不远处的白清宁惊惶的冲了过来,叫道:“带我走…求求你带我走……”秦风不耐烦的抬手就想要给她一掌,却只听耳边劲风破空而来,“叶璃,纳命来!”

    三把明晃晃的长剑冲着叶璃直刺而来。秦风挥剑挡去了叶璃跟前的两把剑,另一把剑剑势不由得一偏偏向了旁边的白清宁,白清宁尖叫一声伸手扯了一把旁边的人,却正好抓住了叶璃的衣摆。叶璃本就难受得很,几乎有些站立不稳,全靠秦风支撑着被她这么一拉整个人送到了剑锋底下。

    “王妃!”

    “璃儿!”

    叶璃勉力抬手,手中匕首消去了这一剑的力道,整个人却也脱离了秦风的扶持倒在了白清宁的身上。那刺客一剑落空,第二剑立刻就补了上来,“王妃?!”

    秦风被人缠住想要救援已经不及,只得将手中长剑脱手向那人掷了过去,但是却也有些晚了。那人的长剑已经刺向叶璃,白清宁脸色发白连忙放开往一边让去,眼看剑尖便要刺到叶璃身上,一个玉色的身影扑了过来挡在了叶璃跟前。

    噗嘶一声,温热的血迹落在叶璃脸上。叶璃猛的睁大了眼睛,“四…四哥?”

    ------题外话------

    嘛~现在知道白小姐是拿来干嘛的了么?她不是来勾搭定王滴也不是拿来渣滴,丫就是个炮灰。其实这事儿吧…真不算是她的错,本能反应啊。但素,她就是要倒霉了,白家也要倒霉了。谁让她没有那个为家族牺牲的本事和决断了,要是孙夫人遇到这事儿,肯定就替阿璃挡剑去了,就算死了定王府也绝对会照顾她女儿照顾孙家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11》,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11.遇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11并对盛世嫡妃311.遇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