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西陵皇迁都

    315。西陵皇迁都

    听了徐清尘的话,南侯父子也同样是一惊。就在定王府和大楚已经决裂这么多年的情况下,大楚境内竟然还隐藏着一只伏兵,甚至直到现在大楚已经四处战乱了也依然没有暴露于人前,这不得不让两人在心中惊叹定王府的底蕴。不过两人都是知道分寸的人,徐清尘没有细说他们自然也不会去问。

    南侯望着关外不远处的猎猎旌旗,问道:“关外的北戎大军和西陵大军清尘公子打算怎么处理?”

    徐清尘淡然道:“北戎一心一意的想要南下攻占大楚的地盘,不会与咱们硬碰硬。至于西陵,也不过时虚张声势跟在北戎兵马身后摇旗呐喊罢了。既然如此…这两路人马,咱们就一并吃下了。”

    南侯看向徐清尘道:“清尘公子有此信心?”

    徐清尘莞尔一笑道:“行军打仗是南侯的事情,怎能问在下有没有信心?说来惭愧,让在下筹谋一二尚且还有可为,这行军打仗排兵布阵的事情却不是在下所长。”南侯一笑道:“公子过谦了。”就凭徐清尘方才的打算,就不能算是完全不懂军事的人。不过比起清尘公子的文章风流治世之才,这一点却是不那么显眼了。

    “岂是过谦,这一仗,就要劳烦和南侯和吕将军费心了。”徐清尘正色道。

    知道他这是将这飞鸿关和这些墨家军将士托付给自己,南侯心中也是一热,正色道:“请清尘公子放心便是,老夫必不敢有丝毫懈怠。”

    “如此甚好。”徐清尘点头笑道,“不妨让北戎人看看多年未战墨家军是否不如他们了。”

    清清淡淡随意的一句话,却让南侯心中也不由的升起一股豪气。他虽然前半生打过不少仗,但是对于能够统领墨家军对上北戎西陵两大强敌却是想也没有想过的。

    这日,西陵皇城外却是人潮涌动,气氛森然。身着黑衣的墨家军将士已经换下了原本的西陵守军站在城头上。这也标志着这座西陵皇城从此完全的归属于墨家军了。城门外,绣着龙纹的明黄色旌旗迎风飘扬。一排排各种各样的马车排在皇城外的官道旁,等待着启程的时候。今日是西陵皇正式起驾离开皇城前往安城的时候,还有不少跟着西陵一起离开的权贵和朝中大臣。

    至于普通百姓跟着西陵皇离开的虽然也有但是却并不算多。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忠君爱国的事情其实离他们很是遥远,何况西陵皇城并不是被墨家军强行攻破而是被西陵皇拱手让出的。这样一来,肯跟着西陵皇的百姓自然也就更少了。墨家军名声素来不错,与其跟着西陵皇放弃自己世代经营生活的地方奔向那未知的地方,还不如在定王府的手下安安分分的过日子。

    所以,城外挤得水泄不通的人群中,前来送行或者看热闹的人倒是比要跟着一块儿走的人要多得多。这不免让西陵皇感到有几分凄凉,但是这世上最多的便是普通百姓,西陵皇自然也没有将这些寻常百姓看的有多重。

    “定王,王妃来了。”

    西陵皇要走了,墨修尧和叶璃自然是不能不来送行了。好在修养了几日叶璃早就好了许多,只是徐清柏如今还躺在床上动弹不得。

    墨修尧一手环着叶璃的腰身将她护在怀中,丝毫也不避讳周围众人的目光。但是叶璃起有些惊讶的发现,周围的人特别是许多高官权贵看到他们的神色不是往日的恭敬逢迎,而是充满了一种极度的恐惧。再仔细看就发现,这些人的畏惧的目光并不是看向自己而是对着自己身边的人的,不由疑惑的抬头看了墨修尧一眼。

    因为叶璃有了身孕,而且墨修尧隐隐也有些发现叶璃并不喜欢自己大肆杀伐,或者只是墨修尧自己心中不乐意让叶璃知道自己这样的心性。叶璃醒过来几天后,周围的人竟都没有将她昏迷的那几日发生的事情告诉她。叶璃自然是不知道这些人的恐惧所为何来。

    “陛下,祝陛下此去一路顺风。”极难得的,墨修尧对着西陵皇拱了拱手朗声笑道。

    西陵皇不由得愣了愣,竟有几分受宠若惊之感。连忙回礼道:“承定王吉言,朕也恭喜定王和王妃喜得贵子。”叶璃点头浅笑道:“多谢陛下,陛下保重。”

    虽然对这占了自己大片土地和皇城的人还必须含笑以对的感觉十分苦逼,但是好在马上就要离开这里完全脱离墨修尧这个杀神了,这让西陵皇的笑容也多了几分真是,笑道:“多谢王妃,朕便告辞了。”

    墨修尧淡笑道:“不送。”

    西陵皇的龙撵就停在不远处的官道中央,周围布满了原本的宫中侍卫和内侍宫女。龙撵后面便是宫中嫔妃公主以及宗室王宫的座驾,看着西陵皇被人搀扶着上了龙撵,其他人才跟着上车准备出发了。

    等到龙撵开动之后,墨修尧便挥手对身后一起来送别的众人挥手道:“行吧,都散了吧。”扶着叶璃便要转身回城。身后众人默然,王爷你做戏也好歹做的像一点吧。不说要目送远去,至少别西陵皇的龙撵还没走出一步之遥你就急着转身而去啊。

    不过对此墨家军的将领自然没有什么意见了,而原本的西陵权贵也没心情在新主子面前表示对旧主的尊敬,默了一会儿遍都散了。

    “定王妃…妾身求见定王妃……”叶璃与墨修尧正要进城,便听到身后传来有些尖锐的叫声。叶璃转身,只见白夫人一脸焦急的朝着自己冲了过来。可惜刚刚发生过行刺的事,叶璃跟前的侍卫在叶璃醒来之后就发现全部换成了麒麟。虽然对此叶璃有些不愿,但是也知道这次的事情必然是吓到了不少人,便也没有出声反对只当是让关心自己的人安心罢了。

    白夫人才刚叫出定王妃的时候便被定王府的侍卫拦了下来,距离叶璃还有十几步的距离。眼看着叶璃便要被墨修尧扶着进城去了,白夫人心有不甘便放声叫了起来,“王妃…妾身有事求见王妃……”

    在场的众人皆是默然无声,他们当然知道白家的事情,白家千金当天就被定王给杀了。许多人便在心中猜测着定王府打算什么时候动白家了。

    叶璃微微蹙眉,想了想道:“请白夫人去驿馆吧。”身后的侍卫应了一声,拎起白夫人便消失在众人眼前。

    西陵皇离开了,留下一座空荡荡的皇宫。西陵的皇宫面积比起大楚的皇宫和大楚南方的前朝旧宫都要小一些,但是再小它也是一座皇宫。而墨修尧明显没有移居西陵的打算,那么这座皇宫的处置就成了一个问题了。历来前朝旧宫若不是作为新的王朝宫殿便是作为行宫存在的,又或者就是让它荒废日久渐渐毁掉了。但是这都不符合定王府的行事,最后墨修尧想了想便定下来,皇宫的前半部分废掉那些皇帝专用的东西,作为西陵皇城未来的最高主事衙门。后半部分也就是后宫,暂且封闭,以后再做打算。

    因为很快就要离开西陵,墨修尧和叶璃也没有打算搬进皇宫里过过住皇宫的瘾之类的无聊打算。送过了西陵皇之后便依旧回了暂住的驿馆。回到驿馆第一件事叶璃便和墨修尧一起前去探望还在养伤的徐清柏。

    徐清柏虽然没有伤到要害,但是到底还是伤的极重。这么几天养伤下来也只能坐在床上靠着高高垫着的枕头跟他们说话。叶璃进去的时候,徐大夫人正在喂徐清柏喝药,这让徐清柏不由得感到有些不自在。他都这么大了,而且又不是伤了手还让母亲亲自喂药总是有几分不自在的。看到叶璃和墨修尧进来不由得眼睛一亮仿佛看到了救星。徐大夫人哪里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悦的轻哼了一声道:“不管是谁来了,你给我先将药喝完了再说!”

    徐清柏无奈的道:“娘,你将碗递给我我自己喝就行了。”他还可以端着碗一口灌进去,这样一口一口的喝…要知道汤药的味道从来就没有好过!徐大夫人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知道药苦了?那还不好好养养伤?你当我不知道你昨晚又看那些卷宗了?”

    这话倒是让叶璃有些歉疚,要不是他们急着离开西陵,四哥哪里需要养伤的时候都不得安宁啊。

    总算,徐大夫人看够了儿子的俊脸变成苦瓜的模样,将药丸递给了他。徐清柏连忙接过一仰头大半碗直接灌了下去,哭的直皱眉头。徐大夫人没好气的往他嘴里塞了一颗蜜饯,才接过空碗出去了。

    被自家表妹和表妹夫看到如此窘状,长袖善舞的徐四公子也有些不好意思,对着两人笑了笑道:“西陵皇走了么?”

    叶璃点头,在床边坐了下来仔细看看徐清柏的脸色,倒是比昨天好上一些了,才道:“刚刚送走了,四哥你又急着看那些东西?伤还没好就好好歇着,真有什么事不是还有修尧和凤三他们在么?”徐清柏笑道:“在床上趟了这么多天,什么也不能干也挺无聊的,随便看看罢了。”看了一眼在一边的凳子上坐下来的墨修尧,徐清柏问道:“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回去?”如今大楚打得一团乱,原本正是他们吞并西陵的好时候。但是西陵幅员辽阔,这一次虽然如此容易落下了西陵皇城但是确实有侥幸的成分在里面。若是真的想要拿下西陵全境,三五年功夫只怕也不算多。到时候若是让北戎北境和雷振霆在大楚站稳了脚跟,那才是得不偿失。毕竟,西陵再大也抵不了大楚那富饶丰厚的土地。

    墨修尧正色道:“半个月后。阿璃有了身孕,路上要慢一些,所以不能久留了。”

    徐清柏点点头,盘算了一下道:“半个月也足够了,到时候我应该也能下床了。”墨修尧道:“我已经传信给沈扬,我们离开前他应该就能够感到。”

    徐清柏一愣,摇头笑道:“不必如此,沈先生还要照顾璃儿呢。”

    叶璃按下他,蹙眉道:“怎么不必了,我只是怀孕了又不是有什么伤病。生孩子要的事稳婆不是大夫,何况璃城里还能少了大夫不成?你这上不好好调理若是落下了什么病根,大舅母不知道该多难过。”徐清柏还想再说什么,叶璃瞪了他一眼坚定地道:“不许反对!沈先生也早说了这几年一直困在璃城有些烦了,能出来走走也是好事。何况,西陵到底是刚刚到咱们手里的地方,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有个医术高明的大夫再我们也放心一些。”

    徐清柏知道说不过叶璃,只得无奈的一笑算是答应了下来。

    墨修尧继续道:“另外三十万大军会留在西陵这边,统帅是张起澜。张起澜性格直爽但是却不刚愎自用,你们两个一文一武想必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你看如何?”徐清柏自然不会有意见,虽然如今墨家军拿下了西陵这大片的土地,但是徐清柏也不会以为就此可以太平无事了。张起澜也是墨家军的老将,领兵经验丰富,能够有他带领三十万大军留下,徐清柏自然放心了许多。

    叶璃想起来徐大夫人的事,连忙问道:“大舅母可要和咱们一块儿回去?”

    徐清柏无奈苦笑,摇头道:“母亲知道我要留在西陵,只怕是打算在这里住一段时间。”事实上徐大夫人的原话是“你大哥我管不了了,你弟弟比你还小一些。不看着你成亲生子我就不回徐家了!”如今徐大夫人对自己儿媳的标准已经从出身大楚的书香门第降低到不管出生只要家世清白心情好就可以了。

    看着徐清柏无奈的模样,叶璃也能想象出徐大夫人到底说了什么。沉吟了一下,便也赞成了笑道:“既然如此,想必是大舅母不放心四哥了,就在西陵住一段时间也不妨事。等到大舅母想念咱们了,再派人来迎接就是了。”墨修尧也没什么意见,点头道:“如此极好,半个月后我和阿璃就返回璃城。这边的一切就都托付给你了。”

    徐清柏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自己的担忧踢了出来,道:“我之前也并没有什么经验,只怕是……”

    墨修尧凝眉一想,便明白了徐清柏的担忧。徐清柏今年也不过才二十四五,就要掌管相当于原本西陵三分之一的疆域,可说的上是封疆大吏中的封疆大吏了。一时之间难以服众也是可以遇见的,他相信徐清柏的能力,但是能力是需要时间才能展现出来的。他们离开皇城之后,只怕徐清柏的日子也不会那么好过。之前他只考虑能力另外也是定王府如今确实人不够用,倒是忘了考虑徐清柏的年龄。

    叶璃眉梢微挑,含笑道:“我倒是有个主意,却不知道四哥觉得如何?”

    徐清柏含笑看着叶璃,“璃儿出的一向都是好主意,快说来让四哥听听。”

    叶璃道:“四哥不妨试试看能否将汴城那位秀亭先生请到这边来。秀亭先生门生遍布西陵,若是他能够出山襄助四哥,那么想必四哥在西陵的事务就会顺当许多。”虽然秀亭先生已经表示了归顺定王府之意,但是文人,特别是那些成就非凡的文人总有些怪脾气的。若是叶璃和墨修尧开口让他来他固然是回来,但是只怕难免会对徐清柏有些心结和轻视之心,反而不利于徐清柏行事。

    徐清柏身为徐家子孙对于天下间杰出的文人大儒自然都是有所了解的,更何况秀亭先生还是自己祖父和父亲叔父都极为推崇的人物。思索了片刻便点头笑道:“璃儿果然不会让四哥失望,四哥知道该怎么做了。”叶璃浅笑道:“是我们辛苦四哥了才是,如此,璃儿就不打扰四哥休息了,四哥这些天还是好好养伤吧。”

    墨修尧扶起叶璃转身离去,临去时还留下了一句道:“回头我让凤怀庭过来,可帮你处理西陵富商的问题。”

    徐清柏一怔,莞尔一笑道:“多谢王爷。”

    目送两人离去,徐清柏想了想还是叫人拿来笔墨先写了一封言辞恳切的邀请函让人送去汴城。一边思量着有没有时间亲自去一趟汴城,只可惜自己现下有伤在身,等到墨修尧等人走了就更加没有空闲了。

    除了徐清柏的院子,叶璃才转身对墨修尧微笑道:“修尧,谢谢你。”

    墨修尧一怔,低头看着叶璃眼神温柔,“谢我什么?”叶璃道:“谢谢你为四哥做的。”无论是将沈扬招来西陵还是凤怀庭,都是原本绝对不在墨修尧的计划中的。特别是凤怀庭,如今凤怀庭凤怀庭在西北整合定王府名下的产业和西北的商业正是忙碌的时候。墨修尧低头以自己的额头靠着叶璃的额头,蹭了蹭轻声道:“徐清柏是你四哥不是么,而且他救了你的,还救了咱们的孩子。我总该对他好一些。”

    叶璃笑道:“你一向对他们都很好,我知道。”虽然墨修尧总是不所不用其极的压榨大哥,但是也只限于大哥一人而已。对于其他几个表哥确实是相当不错的。就像这一次,攻打西陵之前墨修尧就已经考虑好了要让徐清柏留在西陵,这也可算是在为徐清柏的将来铺路。徐清柏还太过年轻,而且又一向在外几乎不参与定王府核心的事务。但是西陵的事情如果他能够处理妥当的话,将来他的前途将会不低于定王府核心心腹中任何一人。

    “阿璃喜欢,我自然要对他们好。”墨修尧笑道,低头在她粉色的樱唇上轻轻咬了一口。叶璃无奈的瞪了他一眼道:“那你可以也对大哥好一点么?”我真的不想夹在你们中间当炮灰。墨修尧低低的一笑,“这个么…阿璃怎么舍得这样为难为夫?为夫好生难过呢。”

    叶璃翻了个白眼,“这算什么为难?你就非要跟大哥针锋相对?”

    “这个么…谁让他长得那么招人嫌弃呢。你看…现在都找不到媳妇儿,不就是证据么?”墨修尧蹭了蹭她泛着清淡幽香的秀发,懒洋洋的道。

    “……”所以,你在嫉妒大哥长得比你好看么?

    “王爷,王妃……”离开徐清柏的院子两人正要回房,叶璃才想起来还有一位被带回来的白夫人等着求见。于是墨修尧只得满腹怨气的陪着叶璃去见人。一踏进花厅,原本想要迎上来的白夫人身子立刻僵硬住了。脸色惨白的望着墨修尧扶着叶璃进来,连上前行礼都忘了。

    叶璃挑了下眉,也没太在意白夫人的如此失礼,淡淡笑道:“白夫人,求见本妃可是有什么事情要说?”

    “妾身…妾身…”白夫人看着墨修尧四肢僵硬的仿佛被冰冻住了一般,耳边也仿佛想起了那日的无数的惨叫声还有自己女儿被拉下去时凄惨的哭叫声,脸色更加难看起来整个人也簌簌发抖簌簌发抖仿佛摇摇欲坠。

    “白夫人?”叶璃皱眉问道:“夫人可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白夫人吓了一跳,倒是好歹回过了神来,连忙道:“妾身…妾身没,多谢王妃关心,妾身…没事……”

    叶璃淡然不语,白夫人的模样可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白夫人来见本妃,可是有什么事要说?”

    白夫人脸色惨白,心中暗暗叫苦,定王就在面前,不要说她想要求情的事,就是想要说平常请安问好的话也说不出来啊。

    见状,叶璃侧身看向墨修尧。却见墨修尧神色平淡几句可以称得上是温和的,显然心情不错,应该不至于吓到人才对。

    “修尧?”想了想,叶璃还是决定打快点打发了白夫人,“看来白夫人是有话想要单独跟我说,不如你先回去可好?”墨修尧一手揽着叶璃,道:“当然不好了,有什么话就说,既然不说既然不开口显然是没话要说。是吧,白、夫、人?”

    白夫人身子一抖,连忙点头道:“王爷说的是,妾身一时糊涂打扰王妃了!妾身…妾身这便告退!”说完也不待叶璃说话,跌跌撞撞的便跑了出去,叶璃疑惑的看着墨修尧,“这是怎么了怎么了?”

    墨修尧耸肩,“谁知道呢?”

    ------题外话------

    外面吃饭,回来晚了。抱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15》,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15.西陵皇迁都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15并对盛世嫡妃315.西陵皇迁都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