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赫兰王后

    328。赫兰王后

    西北璃城,六七年前还只是大楚西北一个不是十分起眼的城池。却因为定王府坐落于此,在短短数年时间里发展成一个连接西域诸国与中原商路的必经之处,同时也成为了周边诸国中最为繁华的城池之一。而如今,更是与最西边的原西陵皇城,和东边的楚京长兴连城一线,至此,定王府苦心经营数载的这条东西商路方才真是宣告完整。而璃城也注定的成为了两方的中转分流之地,繁荣程度更甚往西。

    才刚刚到六月中旬,从外地来璃城的人就更加多了起来。其中不止有各地富商,名门世家,清流雅士,更有各国的当权者与皇室中人。一时间整个璃城可说得上是群豪云集。原本,虽然清云先生名扬天下,但是如果只是他的寿辰的话是断不会有这么多人前来的。但是当清云先生是定王妃的亲外公而且徐家诸子又纷纷在定王府占据着极为重要的地位是,这一切又变得不同了许多。更何况还有定王刚刚落下两座都城和喜得贵子的两件大事,基本上只要能赶得来的人都不会错过了这个盛会。

    城中定王府里,清云先生与苏哲正坐在一处阴凉的树下弈棋。无论外面再怎么喧闹嘈杂也不会传到他们跟前,一边思索着眼前的棋局,苏哲笑道:“如今这璃城可谓是群英荟萃,清云先生好福气。”

    清云先生淡然摇头,“什么整寿又有何意?倒是不如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顿便饭的快活。这满城的人,有几个是真心来个我这个老头子祝寿的?”苏哲一想,清云先生这话说得虽然直白,却也是大实话。淡淡笑道:“好歹也是儿孙们一番孝心,清云先生也不要如此打击他们了。”

    清云先生笑道:“老朽岂会如此不识趣?咱们这些老头子虽然年老体弱了,看几场戏却也还是使得的。”

    闻言,苏哲也是莞尔一笑,连连摇头。手上慢悠悠的落下一子笑道:“你如此说来,倒是让那些兴匆匆的赶来的人不好意思了。”

    “见过清云先生。”门口,一个青衣小厮恭敬的道。清云先生抬起头来问道:“何事?”

    小厮恭敬禀道:“徐四公子回来了,在门外等着给先生请安,另外还有一位秀亭先生求见。”

    苏哲和清云先生对视一眼,清云先生连忙道:“快请秀亭先生和清柏进来。”小厮领命去了,苏哲笑道:“陈秀夫居然也来了,听说他在西陵相助四公子,看来如今倒是真心归附定王府了。”清云先生笑道:“清柏能得他诚心相助,必定事半功倍。”

    说话间,秀亭先生和徐清柏已经一前一后走了进来。徐清柏走到清云先生跟前恭恭敬敬的跪下一拜,“孙儿给祖父请安,许久未能侍奉祖父膝下,还请祖父见谅。”清云先生连忙伸手将他拉起来,上下打量了一番点头笑道:“好孩子,看上去倒是还精神。看来在西陵过得不错?”徐清柏笑道:“多亏了秀亭先生相助,孙儿才不至手忙脚乱。”

    旁边,秀亭先生也连忙上前见礼,“晚辈陈秀夫见过清云先生,见过苏老先生。”当年秀亭先生游历楚京的时候也是见过苏哲的,虽然多年未见却也还是记得大概的模样。清云先生笑道:“秀庭不必多礼,难得来一次璃城,若有什么怠慢之处,还望莫怪。”秀亭先生忙道不敢。苏哲邀秀亭先生坐下长谈,三人都是这世间少有的大儒,说起话来自然是十分的投机。徐清柏见他们聊得开怀,便起身告辞去见徐鸿羽去了。

    此时定王府的大书房里却也是忙成一团,就连平常这不让做那不让做的叶璃也被抓来书房里忙碌取来。距离清云先生的寿辰已经不到十天时间,许多前来参见寿宴的贵宾都已经陆续到达了。这一次的宴会可说的上是空前的盛况,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璃城的人口就增长了三成还有余。其中除了定王府邀请的宾客,还有诸国闻讯而来的商人,以及许多自己前来想要共襄盛举的读书人和游人。整个璃城的大小客栈自然是住的满满的不消说,甚至还有不少来得晚的人找不到地儿住的都有。

    突然多出来了这么多人,衣食住行还有治安等等问题自然是多不胜数。更有那些各国权贵之间的平衡还有这些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与定王府之间的关系,双方能够达成什么样的协定各自能够得到什么样的好处,都需要细心思量。也就难怪他们忙得头重足轻的了。

    徐清柏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的父亲,两位兄长还有墨修尧叶璃围坐在宽大的长形桌边,每个人面前都堆积着各种厚厚的折子。更不用说,外间卓靖几个跟前堆积的更多正在做初步审阅分类的折子了。再想起自己这几个月在西陵刚开始忙碌的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了,不由得一乐。看来也并不是只有自己在西陵才累啊,留在璃城的父亲和兄长们也不遑多让。

    “王爷,父亲,大哥,二哥,璃儿。我回来。”徐清柏含笑道。

    看到他进来,原本还坐在叶璃身边的墨修尧顿时眼睛反光,让徐清柏只觉得背脊一凉。只听墨修尧很是热情的笑道:“清柏回来了,一路辛苦了。快进来坐吧。”被墨修尧如此礼遇,徐清柏不由的有些受宠若惊,警惕的看了看墨修尧淡淡微笑道:“王爷客气了,还好。”

    如此,墨修尧笑的更加愉悦了,“既然不累…来,这些归你了。”墨修尧随便一抬手就将徐清柏拍进了旁边的椅子里,不痛但是也别想站起来。再看看墨修尧毫不客气的将叶璃跟前的折子全部搬到了徐清柏跟前,笑容可亲的道:“这些就麻烦你。阿璃,大夫说你刚生完孩子不能用眼睛过度。这些东西就交给清柏看吧。”

    徐清柏望着眼前成堆的折子愣了愣,在对上自家大哥调侃的眼神才明白自己分明就是自己送上门来的苦力啊。

    “四弟在西陵可还好?”最后还是徐清泽比较厚道一些,开口问候了徐清柏一下。才没让他觉得自己刚刚离开不到一年自家人就变得如此没人性了。徐清柏一边抬手翻着眼前的折子,一边答道:“还行吧,差不多已经走上正轨了。”

    叶璃有些无奈的看看自己面前空荡荡的桌面,转身从墨修尧跟前拿了一本过来,一边笑道:“四哥可是谦虚了,这几个月西陵那边可是平静了不少,可见四哥十分的治理有方。”徐清柏摇摇头,笑道:“哪里谈的上治理有方,上个月还闹了不少事呢,这一次我回来张将军也只能留下驻守。等到祖父寿辰过来就要尽快赶回去。”

    徐鸿羽淡淡道:“治理一方,不是一时半刻就能收效的,无需心急。”

    徐清柏点头,“多谢父亲教诲,孩儿省得。”他确实有些心急,他太过年纪。不到二十五岁就成为一方封疆大吏,底下自然有太多的人不服他。但是他也明白,正如父亲所言,治理地方,没有个三年五载哪里能看到成效。想到此处,原本还有些急躁的心情也渐渐地沉静了下来。

    多一个人,干起回来自然要快一些。不到一个时辰,桌上的公文便已经处理完了。其实这些东西,原本也不用这么多人一起上手,平常墨修尧徐清尘或徐鸿羽随便一两人差不多就能完成了。但是这段时间却是不信,他们每个人都有许多事情要做,根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看这些折子。

    处理完了手上的东西,众人都松了口气。这两天那些喜欢摆架子的各国掌权者差不多也该到了,若是不趁现在处理完,就只能堆积到寿宴以后去了。但是若是为了寿宴而耽误了许多重要的事务终究还是不好的。处理完了事情,让人重新送上了茶点,一家人才有空坐下来闲聊一会儿。

    “二哥,大舅母沈先生还有无忧回来了么?”叶璃端着额外为她准备的补品一边皱着秀眉吃着一边问道。去年沈扬去西陵的时候顺便也将墨无忧带了过去,毕竟是正式跟着沈扬学医的,自然不能一直窝在璃城这个小地方。就算再有天赋,只是死看书也不会有什么进步的。

    徐清柏端茶的手微微一顿道:“都回来。母亲一路上有些累了,先行回府歇息去了。沈先生好像说有什么新的想法想要和林大夫讨论,带着无忧一起走了。”

    闻言,叶璃秀眉微扬,侧首看了看对面的徐清尘。徐清尘笑容清浅,优雅如故。

    倒是徐清柏,仿佛有些不自在的转变了话题问道:“怎么不见二叔?”

    徐清尘道:“二叔去北戎了,不过这次应该会跟着北戎的使者一起回来吧。”徐清柏远在西陵,对璃城这边的事情并不了解,有些好奇的给了个疑惑的眼神。徐清尘便将这几个月璃城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边,听罢,徐清柏也不得不感叹其实自己远在西陵已经算是安稳了。

    “如此说来,打了这一年,应该能安稳一段时间了吧?”

    徐清尘淡笑道:“谁知道呢,不过墨家军除了和北戎对峙的以外,应该能安稳一段时间了。王爷有什么打算?”这一年墨家军以近乎全胜的战绩向周边所有的势力展现了他们的力量,短时间内,只怕没有人再有胆量来挑衅墨家军了。不过也要预防这些人全部联起手来对付墨家军的可能性。

    墨修尧靠着椅背,有些慵懒的道:“休养生息啊,本王又不着急,只要他们不想打了,就先歇歇吧。顺便…墨家军兵力跟北戎西陵比起来还是有些差别,正好可以养养兵。”反正他又不想当皇帝,也不着急抢地盘,更不用担心跟谁抢皇位。但是只要他吞进去的地盘就谁也别想让他在吐出来。所以其实跟周边的诸国掌权者比起来,现在的墨修尧才是最悠闲舒适的。北戎王年事已高,耶律野和耶律泓兄弟明争暗斗十几年,谁也不知道结局是怎么样。北境的任琦宁看似大权独揽,但是手下北境人和中原人的矛盾迟早也爆发。西陵的雷振霆和西陵皇如今也几乎是明面上撕破了脸,原本还稳占上风的雷振霆因为墨修尧的那一番血洗,元气大伤与西陵皇半斤八两。最后谁能得胜就看谁的手段更胜一筹了。至于偏居江南的墨景黎和南诏的安溪公主,暂时还不能被墨修尧看在眼里。

    “如果他们还要打呢?”徐清尘问道。

    墨修尧扬眉,“要打便打,难道本王还会怕他们么?”

    闻言徐清尘不由一笑,可不是么,要打仗墨家军怕过谁?

    “启禀王爷王妃,北境王到。”门外,秦风进来禀告道。

    “嗯?”墨修尧倒是有些惊讶,无论是从距离远近还是两家之间的交情来说也不该是任琦宁最先到的才对。原本连他都以为最先到的不是雷振霆就是西陵皇的人。只是片刻的惊讶之后,墨修尧拉着叶璃站起来笑道:“不管是不是名正言顺,也好歹是一国之君。阿璃便随我亲自去迎一迎吧。”既然是以拜寿的名义来的,这些人自然不可能不来定王府拜见清云先生。身为定王府的主人叶璃和墨修尧不出门相迎确实有些失礼。

    叶璃淡笑着看着墨修尧,道:“还是我和大哥去吧,你确定北境王看到你不会拔剑砍你么?”杀了人家一家满门妻妾儿女,还要人笑脸相迎未免太过强人所难。叶璃都可以想象若是墨修尧亲自迎上去任琦宁会是个什么表情。墨修尧不在意的笑道:“怎么会?他既然来了就表示他肯定能忍得下去的。何况,他要拔剑难道本王会怕他么?杀了一个北境王虽然不太好,但是如果是他先动手的,本王也没什么心理障碍了。”

    叶璃说不过他,只能被他拉着兴致勃勃的去迎接任琦宁了。没错,就是兴致勃勃。即使是周围的人都能明显感觉到定王对迎接北境王这件事报以了高度的热情。

    定王府大门口,两行身着黑衣的侍卫整齐的站立在大门外,神色肃穆的守卫着王府的大门。同样也对眼前这让人牙疼的一幕视而不见,仿佛什么都没有看见一般。刚刚到达的任琦宁穿着一身北境特有的王族服饰,神色扭曲的盯着站在大门口白衣白发笑容可掬的俊美男子。虽然长着一张十分典型的中原人的模样,但是任琦宁穿着北境游牧民族的服饰却没有半点为何,反而更显出了几分穿着中原服饰所没有粗犷豪迈。

    只是这样豪迈的王者气势在见到墨修尧的小脸那瞬间消失无踪,变得扭曲而狰狞。无论再怎么心怀大志为了天下能够牺牲一切的人,面对着杀自己妻儿的凶手也绝对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好的自制力。特别是这个凶手还对着你笑的一脸愉悦的时候。墨修尧可不管任琦宁是什么想法,事实上任琦宁越不爽他就越开心。所以看到任琦宁如此神色也只是挑了下眉,疑惑的问道:“北境王,怎么是怎么了?一两年不见性情倒是变了很多啊,还是我定王府哪儿招待不周?”

    任琦宁咬牙忍耐着,沉声道:“定王说笑了,一路劳顿,本王有些累了罢了。”

    “原来如此。”墨修尧笑道:“是本王思虑不周,如此…不如北境王先到驿馆歇息一番。晚上本王再为北晋王接风洗尘?”

    “不用了,本王还是先拜见清云先生,以全礼数。”任琦宁道。

    “北境王不用在意,外祖父老人家能够理解的。”能够理解什么?北境人不知礼数么?

    “定王,这位便是大名鼎鼎的定王妃么?”看着任琦宁脸色越来越难看,任琦宁身边一个衣着艳丽的美丽女子开口问道。墨修尧似乎这才看到跟在任琦宁身边的两个女子,容貌皆是不俗。其中一个蓝衣女子外貌娇弱温柔,一看便是中原女子。而那说话的明艳女子肤色并不是一般中原女子的白皙如玉,而是带着一种健康的麦肤色。虽然容貌艳丽,气势也颇为高傲,但是看上去却并不骄纵。

    叶璃上前一步,含笑道:“大名鼎鼎不敢当,我正是叶璃。不知这位是……”

    任琦宁道:“这是本王的王后赫兰,这是云妃。”

    叶璃心中一笑,任琦宁的动作倒是挺快,这才几个月就将妻妾都补齐了。不过这出个门带着妻子还不忘带妾室,北境本地人和中原人之间的争斗只怕已经很严重了吧。没有去看那蓝衣的女子,叶璃对着那艳丽的赫兰王后友善的一笑道:“王后大驾璃城,定王府真是蓬荜生辉。北境王,王妃,里面请。”

    赫兰王后打量了叶璃一番笑道:“虽然我有点听不懂你的话,不过我知道你在夸我。定王妃,我很喜欢你。”叶璃不由得眼唇一笑道:“多谢王后厚爱,请进吧。”赫兰王后也不客气,上前来走到叶璃跟前便要去拉叶璃的手。站在旁边的墨修尧微一皱眉,抬手挡住了赫兰的手。赫兰王后媚眼一转,抬手一掌打向墨修尧。

    一只修长纤细的手从中隔开,握住了她的手腕。之间叶璃笑吟吟的看着她道:“赫兰王后,我们王爷素来不爱跟女子动手,还是本妃陪你玩玩吧。”

    赫兰王后眼睛一亮,笑道:“好啊。”挣开了叶璃握着自己的手腕,赫兰抽出随身的一条五彩斑斓的长鞭对叶璃笑道:“我在北境就听说定王府的王妃十分了得,正想跟你过过招呢。我可动手了啊。”说罢,手臂一扬长鞭朝着叶璃便挥了过来。叶璃淡淡一笑,身形轻巧的移形换位,从旁边站着的秦风手里抽出了一柄长剑,剑光一扇两人便斗在了一起。

    “赫兰!”这赫兰王后的突来的一处显然出乎任琦宁意料之外,脸色一沉沉声叫道。

    墨修尧却不在意,神色平静的看着正在过招的两人,笑道:“北境王不必在意,随意切磋一下罢了。阿璃素来有分寸,不会伤到赫兰王后的。”墨修尧这话绝对不是嘲弄任琦宁。在场的人都看得出来,这赫兰王后功夫虽然不错,但是跟叶璃这样在战场上拼杀出来的人比起来显然还差得远。

    任琦宁阴沉着脸,道:“王后无礼了,多谢定王不怪。”

    墨修尧淡淡一笑将目光转向门口的两个窈窕身影。

    站在任琦宁旁边的那蓝衣女子,正是前段日子任琦宁被迫娶赫兰的时候一同纳的妃。她是任琦宁手下心腹之女,自然比身为北境贵族出身的赫兰王后要得宠得多。但是今天在这定王府门口,无论是定王还是定王妃都有志一同的无视了她,这让原本就有些恃宠而骄的云妃脸上有些难堪。

    此时,见定王府和赫兰王后夺去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更让她心中不悦,不由得轻声道:“不是说定王妃是书香门第出身么,怎么不请客人进去反而在门口跟人打起来了?”她自以为是小声,但是在场的人谁不是功力深厚的高手,墨修尧目光淡淡的从她身上划过,眸中闪过一丝淡淡的冷意。打斗中的叶璃和赫兰王后也在她话音刚落的瞬间分开,各自退回了原来的位置。叶璃含笑道:“赫兰王后身手不凡,不如有空在一起切磋一二?”

    赫兰王后笑道:“好啊,定王妃你果然很厉害。本王后佩服,交你这个朋友了!”

    叶璃笑道:“有王妃这个朋友,是叶璃的荣幸。北境王,赫兰王后,里面请。”

    任琦宁深深地打量着叶璃,淡淡笑道:“多谢王妃,许久不见,王妃神采如旧。”

    叶璃笑容清雅,“北境王谬赞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28》,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28.赫兰王后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28并对盛世嫡妃328.赫兰王后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