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女王安溪

    331。女王安溪

    没几天功夫,安溪公主也带着自己的王夫到达了璃城。跟她差不多同时到达的却是西陵皇派出的使者,虽然西陵皇没有亲自前来,但是在镇南王已经来了的情况下还另外派出使者前来。即使是外人也能清楚的看明白西陵皇与镇南王之间的关系紧张到了何等地步。也不知安置这些贵宾的人是故意的还是不小心疏忽了,竟然将西陵皇的使者与镇南王安排在了同一处院落,因为他们都是西陵人嘛。至于住在一起的两路人马会发生什么事就不关定王府的事了。

    所有的贵宾中倒得最晚的却是北戎人,但是北戎人派出的使者却也颇具分量。北戎王年事已高自然不便前来,这一次派出的使者便是北戎太子耶律泓和北戎七皇子耶律野。一时间,可以说整个天下最具权势的英豪都聚集到了璃城,上一次有如此盛会的境况还是墨小宝的满月宴之时了。

    再一次见到安溪公主倒是让叶璃小小的吃了一惊,只因为安溪公主竟然已经有了五个月的身孕了。

    定王府里,看着安溪公主一身白色的女王服饰,往日里平坦的腹部却已经微微隆起,叶璃连忙让身边的青霜上前去扶着安溪公主过来坐下,“你有了身孕还跑来做什么?王夫都不担心么?”安溪公主笑容大方明朗,“我们南诏女子可没有你们中原女子那般的娇弱。才四五个月算什么,就算有七八个月了咱们照样也能四处走动。”

    见安溪公主果然气色红润,丝毫没有长久赶路的疲惫和苍白,叶璃这才放心下来。仔细打量了她一变,笑道:“看起来公主…女王跟王夫的感情还不错。”安溪公主低眉淡淡一笑,提起王夫普阿,脸上的笑容也多了几分温柔,淡淡微笑道:“他是个老实人,也没有你们中原人这么多弯弯绕绕的。能有一个这样的王夫,也是我的福分不是么。”

    叶璃有些欣慰的浅笑。安溪公主对徐清尘的深情注定了无法得到结果和回报,如果能够找到属于她自己的幸福自然是极好的。两人坐下来,青霜极有眼色的为安溪公主上了一杯适合孕妇和的果汁方才退下。

    叶璃看着安溪公主浅笑道:“说起来,你们怎么会与西陵皇的使者一起到的?”这不仅是叶璃好奇,只怕别的人也同样猜测纷纷。虽然从南诏到璃城不是不可以借道西陵,但是相比之下路却比走碎雪关要难走多了。安溪公主怀中身孕还特意从西陵过并且还正好和西陵使者同行就有些奇怪了。安溪公主也不隐瞒,含笑道:“来璃城之前,我们去了一趟西陵皇城。”

    大家都是聪明人,自然是一点就通。叶璃抬眼看她含笑道:“你打算…跟西陵皇合作?”

    安溪公主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跟西陵皇合作总比跟雷振霆合作要好一些吧。雷振霆如今夹在大楚中间。北上有墨家军,南下有云澜江天险。他若要突破目前的僵局,不是越过天险更墨景黎硬拼,就只能对付我们南诏了。南诏国小,比不得西陵兵强马壮。不能让他抢先对南诏动手,那就只能与西陵皇合作了。我只希望西陵皇不是个笨蛋才好。”

    叶璃笑道:“西陵皇比起雷振霆是要差一些。不过倒也真正是个笨蛋。只是雷腾风还守在安城,他能让你们顺利合作么?”

    安溪公主笑道:“雷腾风确实是个麻烦,不过最近他也很有些麻烦。”

    “嗯?”叶璃好奇的挑了挑秀眉,雷腾风虽然被他父亲的名声压着,似乎并不显眼。军事上仿佛也没有什么建树,但是那是因为他遇到的对手是墨修尧。定王府的暗线提供的消息足以证明,雷腾风此人也并不是一个简单平庸之人。安溪公主笑道:“你不记得么,阎王阁跟镇南王府是有仇的。只是这些年镇南王府气势太盛,阎王阁便是再厉害也是江湖组织自然那他没办法。现在西陵皇城刚刚搬到安城,镇南王府的势力又元气大伤。雷腾风在安城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原来如此。”叶璃点头笑道:“倒是不知道凌铁寒和雷振霆到底有什么仇?似乎也不像是什么深仇大恨才对。”如果真的是血海深仇不共戴天,以凌铁寒和阎王阁的实力要冲上去跟雷振霆来个鱼死网破,要杀死雷振霆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但是凌铁寒一直没有动作,而且好几次相遇也没有真正的动雷振霆,应该也不是什么不可化解的血海深仇才是。

    安溪公主轻抚着微微凸起的腹部,一边笑道:“这个我倒是从西陵皇那里打听到了一些。似乎是跟已经亡故的镇南王妃有些关系。镇南王妃生下雷腾风没多久就去世了,据说死的有些蹊跷。具体的西陵皇也没说,谁知道呢。”叶璃微微蹙眉,想了想道:“若是你当真打算与西陵皇合作,这事情最好还是查清楚一些的好。虽然我姓凌阁主的为人,但是事关重大,若是在关键时候被人从后面捅一刀,却是麻烦的很。”

    安溪公主脸上划过一丝暖意,点头笑道:“我知道,多谢你提醒。”国与国之间没有永久的和平和友好,这是他们都知道的事情。或许在将来他们可能会反目成仇,但是至少现在安溪公主知道,叶璃是当真关心担心她的。

    “不说这些心烦的事情了。”叶璃笑道:“栖霞公主跟着墨景黎来了璃城,你可要见一见她?”

    安溪公主微微蹙眉,摇头道:“算了,她不当我是姐姐,我也只当没有他这个妹妹,这么多年了,无名无份的跟着墨景黎,为了墨景黎她泄露了多少南诏的机密。以后她怎么样便看她自己的造化吧。倒是你们家的小世子和小郡主我还没见过呢。”

    叶璃莞尔一笑,“这有何难?”转身要青霜去将两个小包子带过来,又叫秦风去请小世子过来。

    不一会儿,墨小宝便一阵风一般的出现在了门口,“娘亲,您找孩儿么?”看到旁边还坐着一个外人,墨小宝脸上单纯的笑意渐渐地敛去了,换上了礼貌而得体的笑容。叶璃含笑朝他招招手笑道:“这位是南诏安溪女王,还不过来见礼。”墨小宝这才走上前来,朗声道:“墨御宸见过安溪女王。”

    看着眼前这长得粉雕玉琢的男孩儿一脸认真的向自己行礼,安溪公主脸上的笑容更甚,侧首对叶璃笑道:“不愧是定王府的小世子,我七八岁的孩子还在王宫里撒欢儿的玩儿呢。”

    身为母亲,总是喜欢听别人夸自己的孩子的,叶璃微笑道:“你别看他这会儿一脸乖巧,平时也闹腾的很。”

    安溪公主想了想,取出一块蓝色的宝石递到墨小宝跟前,笑道:“我倒是忘了准备见面礼,这个送给你玩儿。可不要嫌弃啊。”墨小宝双手接过,声音沉稳的道:“御宸多谢女王。”安溪公主看着他认真的小模样更是爱不释手,“要是我的孩子能有小世子七八分的好看,我就心满意足了。”

    墨小宝眨眨眼睛,脆生生道:“女王凤仪天成,无论是小王子还是小公主,自然都是龙章凤姿,相貌不凡的。”

    安溪公主一乐,“如此便多谢小世子吉言了。”

    与安溪公主见过了礼,墨小宝便转手将安溪公主赠送的宝石交给跟在身后的人,走到叶璃身边规规矩矩的坐下。安溪公主将他不仅是长得精致好看,言行更是举止有度,仿佛天生的尊贵气势,也不由在心中感叹叶璃和墨修尧好福气。低头轻抚着自己微微凸起的腹部更多了几分期待。

    “王妃,小公子和小郡主来了。”两个奶娘抱着两个小宝宝走了进来。墨小宝眼睛一亮,定定的望着被放到叶璃和安溪公主手里的两个小娃娃。两个小宝宝也十分乖巧,即使是安溪公主这样完全陌生的人抱着也不哭闹,躺在叶璃怀里的小宝宝似乎感受的母亲的温暖气息,更是个个的笑了起来。墨小宝伸着脖子看了看,“这个这么爱笑,一定是弟弟。”定王府新出生的两个小宝宝都不爱哭,而其中的弟弟麟儿小朋友更是个爱笑的。只要是没有睡着,有人逗他便能咯咯的笑起来。当然前提是逗他的人不能是定王爷墨修尧。

    安溪公主抱着小心儿,还有些僵硬的小心翼翼的拍着小公主的襁褓,羡慕的叹道:“王妃和定王真是好福气,三位小世子和郡主都是如此冰雪可爱。”叶璃淡淡微笑不语。

    送走了安溪公主,叶璃将两个小宝宝送回了房间安置好才转身去了前院的书房。才刚走到书房前的花苑中便碰上了迎面而来的墨景黎。看着墨景黎一脸的阴鸷模样,叶璃不由得便想要避开。虽然她不怕墨景黎,但是老是对着这样一个仿佛别人欠了他五百万两不肯还的脸,总归是让人举得不舒服的。

    只是稍一停顿,墨景黎便已经看到了她。如此自然也不能再转身离去了,叶璃只得上前淡淡点头道:“黎王。”这几天,定王府的几个重要任务都很忙。不只是忙着定王府和寿宴的各种事情,还有像墨景黎这样吃饱了没事干就跑上门来要聊天的。只是不知道墨景黎今天找墨修尧是想要说什么,不过看墨景黎这脸色也知道想必是谈崩了。

    墨景黎挡在叶璃跟前,也不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她。这样的目光让叶璃有些不悦的皱起了眉头,淡淡道:“黎王若是没有什么话要说,本妃找我们王爷还有事。这便告辞了。”墨景黎望着她,道:“你便一定要跟我这样说话么?”

    叶璃一怔,一时间有些莫不着头脑。有些茫然的看着墨景黎,完全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她自认为自己的言行态度并没有失礼才对。

    墨景黎似乎有些焦躁,狠狠地盯着叶璃道:“当初我退了你的婚,你就如此恨我,一定要帮着墨修尧跟我做对么?现在墨修尧夺下了楚京,你满意了?”

    叶璃不由得翻了个白眼无语问苍天,这是什么神逻辑啊?微微吐了口气,叶璃方才冷静的道:“黎王殿下,我想你应该记得,是你先放弃了楚京之后,定王府才去救援楚京,不,救援长兴的。并不是我们从你手里夺来的。”墨景黎窒了一窒,沉着脸硬邦邦的道:“就算如此,那也是大楚的。更何况,北戎和北晋攻打大楚难道不是在墨修尧的算计中么?若不是你帮着墨修尧他能那么快打下西陵?”

    叶璃怒极反笑,“黎王殿下,北戎和北晋要攻打大楚与我们王爷有什么关系?难道是我们王爷挑拨他们去攻打大楚的?另外,我是定王妃,我不帮着自己的夫君应该帮着谁?另外,很多年前本妃就跟王爷说过一句话,不知道王爷还记不记得?”

    墨景黎微微皱眉,显然是不明白她说的是那一句话。

    叶璃慢悠悠的道:“妄想是病,得治。还请王爷多多斟酌。本妃告辞了。”说完也不理会墨景黎的反应,绕开他往书房的方向而去。

    “叶璃!”墨景黎突然叫道,伸手便去拉叶璃的手腕。但是叶璃又岂是一般的柔弱女子能够那么容易让他拉到?抬手一格,挡住了墨景黎的手。墨景黎沉声道:“我有话跟你说!”叶璃淡然道:“本妃跟黎王没什么话好说。”墨景黎深处另一只手抓向叶璃的手臂,叶璃侧身避开,袖中寒光一闪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抬手阻止了暗中保护的暗卫出面,叶璃盯着墨景黎道:“黎王,这里是定王府,不是你为所欲为的地方。”

    墨景黎沉默了片刻,沉声道:“本王有话要私下跟你说。”

    叶璃皱眉道:“本妃也说了,没有什么可跟王爷私下说的。本妃敬你来者是客,也请黎王自重。告辞。”说完,便转身而去。墨景黎举步想要追上去,跟前两道黑影闪过,两个黑衣侍卫挡在了墨景黎跟前,“黎王,请自重。”

    看着眼前明显身手不凡的两个人,再看看已经远去的叶璃,墨景黎终于冷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进了书房,墨修尧正坐在书房里看书。听到脚步声方才抬起头来看到叶璃不由得一笑,“阿璃,安溪公主走了?”叶璃点点头,道:“刚才在花苑里碰到墨景黎了。一脸的阴阳怪气,你们说什么了?”墨修尧伸手将叶璃拉进怀里,被迫坐在某人的腿上让叶璃有一瞬间的窘迫。墨修尧淡淡一笑,一挥手一道劲风将大门给重重的甩上了,墨修尧笑道:“还能有什么?骂骂本王卑鄙啊,趁人之危啊什么的。顺便看看能不能将长兴城拿回去呗。”

    “拿回去?”叶璃挑眉,墨景黎还真是会异想天开。墨家军为了拿下长兴城,一路前往增援的时候强行破开北戎大军的重重阻拦,战死了多少人。又岂是墨景黎随便几句话就能让他拿回去的,定王府又不是做慈善的,墨修尧也不是圣父。

    墨修尧慵懒的以下巴枕着她的肩膀,嗤笑道:“就算还给他又怎么样?他守得住么?”

    叶璃也是一笑,如今大楚的所有兵力都在江南,江南以北早就被各方势力盘踞。别说他们不会归还楚京,只怕墨修尧就是真的把楚京还回去,墨景黎也未必敢接。接到手中还要派出兵马住手,派出官员管理。这些都可以不说,若是再一次让楚京落进了北戎或者北境人手中,墨景黎的面子才正式被扔到地上去踩了。

    “那他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叶璃不解。

    “闲着吃撑了来叫嚣几句呗。刚才在花苑里他有没有为难阿璃?”墨修尧亲昵的蹭了蹭叶璃的发丝,轻声问道。叶璃浅笑道:“他能怎么为难我?”墨修尧笑道:“那可不一定,他看到咱们过的这么好,自然是羡慕嫉妒恨了呗。说不定还会想你是不是为了报复他才帮着我的什么什么的吧。”叶璃哑然,墨景黎还真是这么想的。抬起头来以手捧着墨修尧俊美的脸,叶璃正色道:“不要闹事去揣测脑残的想法,会传染的。”

    墨修尧眨了眨眼睛,瞬间明白了叶璃的意思。不由得放声大笑起来,笑得不够还将叶璃拉近自己怀里在她粉色的樱唇上中重重的落下几个吻,继续狂笑。

    看他笑得如此开心,叶璃也只得无奈的随他去了。靠在墨修尧怀里,顺便将见安溪公主时所谈的话跟他说了一遍。墨修尧一边把玩着她纤细的素手,一边沉吟道:“南诏暂时与咱们没有什么冲突,暗中帮帮她也无不可。若是西陵皇真的能对付雷振霆,也省了咱们不少事儿。”

    “你真觉得西陵皇能对付雷振霆?”叶璃问道。

    “不能。”墨修尧毫不犹豫的否定,西陵皇或许有几分小聪明,但是和雷振霆还远不是一个级别的,“只要他们能给雷振霆早一些麻烦就是了。我们现在要考虑的是…北戎!”提起北戎,墨修尧冷静的眼眸中掠过一丝煞气。北戎与墨家军或者说与墨修尧的仇恨绝对比其他各国加起来都要多。当年墨修文便是死在北戎人手中,墨家军两百年来最惨烈的失败也是在北戎人手中。墨修尧那七八年的隐忍和屈辱多半也要拜北戎人所赐。如今墨家军一朝缓了过来,就是北戎人将要面临报复的时候。更何况,去年北戎人在大楚所到之处犯下的累累罪行,墨修尧也绝不会放过他们。

    靠在墨修尧怀中,叶璃微微蹙眉道:“耶律泓和耶律野最晚明早就会到,修尧打算怎么安置他们?”墨修尧淡淡一笑道:“这次是外祖父的寿辰,我可没有打算现在对付他们。就跟其他跟过一样便是了,咱们璃城地方小,让耶律泓和耶律野住在一起就可以了。”

    叶璃莞尔一笑。耶律泓和耶律野素来不合,明争暗斗十多年也未能分出胜负,住在一起正好让他们互相牵制,谁也别想再璃城捣什么鬼。

    “我也该见见容华公主了。”叶璃想了想道,埋了这么多年的棋子总要看看还能不能用。若是出了什么意外却是可惜了。叶璃无论做什么事墨修尧都是十分放心,容华公主虽然从前飞扬跋扈但是这几年下来据说手段也是不差,倒是另一个人让墨修尧微微蹙眉,“那个叶莹真的没有问题么?”

    墨修尧对叶莹没有丝毫好感,除了空有一副还不错的容貌,什么都不行。这样的女人,性子更是反复无常。别说让人做什么事,就是安安稳稳的的当个当家主母都是抬举她了。比起叶莹这样的女人,墨修尧觉得还是瑶姬这样的出身青楼的女子用起来放心一些,就是容华公主这样从小娇生惯养飞扬跋扈的也比她靠谱一些。

    叶璃淡淡笑道:“只要王爷能帮她找到儿子,她就会很靠谱。而且,王爷可不要小瞧了女人,特别是叶莹这样娇滴滴的女人。外表看起来越是娇弱的女人,往往越是心狠。”反而是那些看起来一副气势凌人的人,往往做不成什么事,因为这样的人很容易让人心生防备。

    墨修尧点头道:“阿璃心里有数就好。”

    “墨景黎的那个儿子,修尧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叶璃好奇的问道。

    墨修尧道:“原本是没有兴趣,既然阿璃需要,派人去查查便是了。不过…按照墨景祈一贯的行事,只怕这个孩子……”

    “如何?”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但是给墨景黎一百年时间他也未必能猜到。”墨修尧笑道。

    叶璃脑海中的想法一闪而过,却没来得及抓住。但是叶璃觉得自己或许有那么一点线索了。墨修尧漫不经心的把玩着叶璃柔顺的青丝,“阿璃真的打算帮叶莹找出孩子来还给她?叶莹可不适合什么知恩图报的人。”叶璃笑道:“这个我自然知道,我也没打算找到孩子就立刻还给她。但是既然答应了她,总是要找一找的。而且,这孩子对墨景黎也很重要吧。”好不容抢到了皇位却没有儿子继承,抢到皇位的成就感瞬间就会打折无数倍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31》,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31.女王安溪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31并对盛世嫡妃331.女王安溪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