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中拒婚

    大厅里的气氛在瞬间凝重起来,赫连惠敏红霞未褪的容颜上写满了无法掩饰的惊愕。请记住本站的网址:。这句话无论对任何一个未婚女子来说都绝对是一种深刻的羞辱。叶璃有些惊讶的看着墨修尧,墨修尧脾气并不好她是知道的,但是他从来不会刻意去羞辱一个女子。就连去年西陵那位放肆的凌云公主他也没有说过这样刻薄的话来。但是作为女人和一个妻子,叶璃不得不承认在墨修尧这样无情的对待赫连惠敏时,她的心里却是泛起一丝浅浅的甜意。

    “定王,你太过分了!”耶律野沉下脸盯着墨修尧道。

    墨修尧抬眼撇了他一眼,淡笑道:“耶律王子这话从何说起?”

    “惠敏是为了两国邦交才愿意嫁入大楚的,王爷就算看不上我北戎贵女也不该如此出言羞辱!此事本王子会禀告贵国皇帝,势必要为惠敏讨一个公道。”耶律野义愤填膺的道。

    “公道?”墨修尧挑眉,语带嘲讽的道:“本王还想要讨一个公道呢。金銮殿上本王已经亲自拒绝了赐婚的旨意,本王也再三表明了定国王府只有一个当家主母,耶律王子和这位赫连小姐却接二连三的上门打扰,甚至当着本王爱妻的面诋毁离间我夫妇。耶律王子难道不知道定国王府当家主母何等重要?若是阿璃因此和本王生了嫌隙,本王找谁说理去?若是我大楚女子,被人含蓄的拒了自然会知难而退,但是两位这几日不仅日日到访,还四处放流言败坏阿璃的名声。让本王不得不怀疑赫连小姐是在北戎嫁不出去了才硬塞给本王的。定国王府只会有一个女主人,赫连小姐若是执意要留下的话,做个洒扫的粗使丫头倒是没什么问题。一等丫头赫连小姐是做不了的,定王府上的一等丫头最差也都是知书识礼的清白女子。”

    “定王,你……”赫连惠敏似乎这才从刚刚的打击中回过神来,又听到墨修尧这么一番话,顿时气得满脸通红。就连一双美眸里也滚动着晶莹的泪珠,但是她却并没有因此而退却或哭泣,反倒转过脸对上了叶璃,“王妃既然得定王如此厚爱,难道不想说些什么么?还是定国王妃只会躲在定王身后坐享其成?”

    叶璃在心中轻叹一声,这姑娘果然是不简单。寻常女子被男人如此明目张胆的羞辱,就算不立马泪奔而去只怕也要哭的泣不成声了。但是这位赫连小姐不但没有被打倒居然还有攻击力。眨眨眼睛,叶璃笑的无辜极了,“赫连小姐,男人保护女人不是理所应当的么?凡事有王爷王爷在本妃自然不用操心了。本妃与王爷两情相悦,并不想让别人插入其中。还请赫连小姐成全。”

    “男子三妻四妾本就是常理,你们大楚也要求女子贤良淑德,王妃说出这样的话来就不怕被人非议么?”耶律野道。

    叶璃笑道:“咱们大楚更要求女子要懂礼义廉耻,主动求嫁的女子是万万不能要的。更何况……本妃偏偏就不喜欢王爷纳妾,谁爱非议尽管非议就是了。”

    赫连惠敏显然没想到叶璃丝毫不同于一般的大楚女子,竟然在这种问题上也这般难缠,咬牙道:“王妃难道不怕皇上怪罪定国王府么?”

    “怪罪?”叶璃秀眉轻蹙,就在别人以为她要动摇的时候,轻咬着贝齿道:“待会本妃便进宫请罪,赫连小姐……不,任何人想要嫁入定国王府都可以,本妃一剑抹了脖子把王妃之位让出来就是了。到时候王爷想娶谁都可以!”说罢,抬头看了墨修尧一眼问道:“王爷,你说可好?”墨修尧原本脸上的阴鸷在瞬间淡去,丝毫不顾忌跟前还有两个外人将叶璃揽入怀中笑道:“爱妃千万不可。若是爱妃伤了丝毫本王都会感同身受。到时候,本王只好将那些伤了爱妃的杂碎都碾碎了才好消心头之恨。”

    叶璃满意的点头,回头看着赫连惠敏道:“赫连小姐你看到了,就算本妃死了王爷也不会娶你的。”赫连惠敏还想要说什么,却被耶律野拦了下来。耶律野起身道:“既然如此,今日打扰王爷和王妃了。在下先行告辞。”

    “不送。”墨修尧淡然道。

    送走了碍眼的两人,叶璃回头打量着墨修尧,似笑非笑的道:“有如此佳人垂青,王爷真是艳福不浅。”

    墨修尧无奈的看着她,“对本王来说只有阿璃才是佳人,这一个……凭空飞来的麻烦罢了。”

    叶璃皱眉道:“这个所谓的和亲之前北戎怎么完全没有提过?”两国正式和亲需要准备的有多少只看这两个月礼部有多忙碌就知道了。哪有像赫连惠敏这样直接就送上门来了的,说是和亲更像是儿戏。墨修尧道:“北戎和亲使者到了京城之后耶律野才提出来的,应该不是北戎王的主意,而是耶律野自己临时起意的。”叶璃不解,“临时起意?若是想在定王府安插眼线如此做也未免太过明显了一些。”墨修尧笑道:“安插眼线?耶律野不会做这种明知不可为的事情。就算要做也不会做的如此没有水平,他就是要这样大张旗鼓的闹一场给本王添一点堵罢了。反正那个赫连惠敏不过是赫连真的干女儿,谁知道到底是什么出身?不管是废了还是死了对他都不会有什么损失。”

    叶璃轻哼一声,道:“既然如此,王爷不妨解释一下如今京城里的流言是怎么回事?”

    墨修尧含笑道:“是说阿璃不贤的流言么?那是本王让人放出去的。”

    “原来王爷对我已经不满很久了?”叶璃斜了他一眼,淡淡道。

    墨修尧笑道:“怎会?本王可是爱极了爱妃的不贤。”

    叶璃挑眉,“回头宫里该找我去说话了吧?”

    “阿璃尽管去,有什么不妨都推给我好了。本王就是要全天下人都知道定国王妃就算不贤善妒也是本王唯一的爱妃。”轻拥着叶璃纤细的腰,墨修尧沉声道。

    叶璃默然,靠在墨修尧胸前慢慢平息心中涌动的波涛。

    宫里的消息来的极快,甚至等不到第二天当天下午宫里就来人传叶璃入宫。正在花园里赏花的两人也不感到诧异,既然弄了这么一出赐婚的戏码,宫里怎么也不会毫无表示的。墨修尧放下正在作画的笔,起身准备和叶璃一起进宫,却被叶璃伸手按了回去,“太后招我进宫,你去做什么?”墨修尧笑道:“难不成太后不召本王还进不得宫了?”叶璃冷笑道:“人家想找我说话,你非要去凑热闹,这次她们说不出来不是还要费心找下一次。既然如此还不如让她们一次说完算了。本王妃倒要看看她们到底有什么话想说!”说起这一点叶璃就万分郁闷,她以为她嫁了一个没人会来抢的丈夫,结果你看看这一年……先是那个凌云公主,还有那个被墨修尧丢到城外去的表妹柳贵妃,现在又来一个赫连小姐,这些女人是吃饱了撑的还是墨修尧的脸果然毁得还不够?

    发现叶璃目光不散的瞄着自己的脸,墨修尧无辜的揉了揉眉心笑道:“既然如此,阿璃万事小心。还有,里那个耶律野远一点。”

    叶璃有些诧异的眨了下眼,不解的看着墨修尧。墨修尧被她看的有些窘迫,轻哼一声将她搂入怀中低头轻咬了一下那嫣红的朱唇道:“总之,你离他远一点。”

    叶璃莞尔一笑,“王爷这是在吃醋?”

    墨修尧也不掩饰,点头道:“没错,所以王妃要和他保持距离。嗯?”

    叶璃退出他怀中掩唇偷笑道:“王爷,吃太多醋对身体不好。”不待墨修尧反应,她已经转身快步而去。墨修尧无奈的低笑一声,有一个太优秀的妻子怎么能不经常吃醋呢?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希望阿璃哪儿也不去什么也不用做每天只待在府里陪着他就是了。可惜他知道这不可能,不仅是局势和定国王府的地位不允许,阿璃也不是任何人能够真正束缚的住的人。看着叶璃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墨修尧脸上的笑意渐渐淡去,慢慢的染上了一层肃杀。和亲,赐婚?耶律野以为他不知道他在打什么注意么?耶律野,得罪本王可不是一个好主意呢。看来耶律平的教训并不足以让你铭记于心,“来人。”

    “王爷。”

    “回复耶律泓派来的人,他的提议本王答应了。”

    “是,王爷。”

    彰德宫依然华丽如故,但是叶璃却知道自从黎王叛乱之后太后在宫中的势力处处被皇帝打压制掣,早已经大不如前。只是太后虽然偏向黎王却到底是皇帝的生生母亲,大楚以孝道为先,即使母子离心皇帝也必须给予太后表面上的尊重。再次踏入彰德宫,叶璃的心态却是比从前平静了许多。

    “叶璃见过太后,见过皇后娘娘。”踏入殿中,叶璃轻轻屈膝一福向太后和皇后行礼。

    “定王妃免礼,赐坐吧。”皇后轻声道。

    叶璃谢过走到最前面的空位上坐下,略带疑惑的看着此时做了一殿的朝中贵妇以及坐在她对面一脸平静的赫连惠敏。叶璃也不得不佩服此女,此时脸上已经完全没有了在定国王府离开时的狼狈和怨恨,即使是看着她的眼神也是十分平静端庄的,“今儿是什么日子,怎么大家都在这儿呢倒是本妃来晚了?”身份到了一定的程度,说起话来就不用那么拘束了。叶璃的身份只要她没有脑残到说要谋反,就算说错了什么等闲人也不敢说她不对。皇后笑道:“不晚,本宫就在宫里不也刚刚来么?北戎使者前儿送了一些北戎特产给母后,母后就想着邀大家一起尝尝。只是你一直都不在京城,可不今儿个回来了母后才下旨让咱们到彰德宫聚聚罢了。”

    叶璃含笑道:“多谢太后惦记了,我去皇姑母那里小住了几日罢了。”皇后看似没说什么,叶璃却明白了她的意思。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皇后微微一笑骗过头去和身边的妃子说话。

    太后淡然笑道:“你寻常也不爱进宫,哀家也只得趁着这个由头请你进来和大家聚聚。大长公主可还好?”

    “皇姑母身体康健,劳太后挂念了。”叶璃淡笑谢过。

    一道温暖的目光落在落在叶璃身上,叶璃浅浅一笑给了眼含担忧的徐夫人一个安慰的笑颜。心中却是冷冷一笑,这些人倒是打得好算盘,以为舅母也在自己就会顾忌身份同意她们的要求么?淡然的收回目光。叶璃抬头看向落在自己身上的另一道目光,和徐夫人的担忧不同,这道目光是极其复杂的打量和怨恨。不用看她也知道是坐在太后另一边的柳贵妃。这些日子,不仅是太后变得憔悴苍老了不少,就连柳贵妃也变了许多。原本如冰雪一般的冷漠里似乎多了一些其他的东西,让那梨花般清冷的女子变得有些让人有些琢磨不定。叶璃对着她淡淡点了下头,她也只当是没看见一般只是定定的看着叶璃,那目光让叶璃有些不舒服的皱起眉来。

    “定王妃,赫连小姐以后便是定国王府的人了。赫连小姐从北戎远道而来,定王妃可要好好待她。”果然,落座还没跟人说上几句话,太后就开口笑道。那模样那语调自然的仿佛根本没发生过定王当场拒婚而去的事一般。

    叶璃也没打算客气,她可不想以后三不五时的替墨修尧打发别人送上门的小妾。放下手中的茶杯,叶璃眨了眨眼疑惑道:“赫连小姐?太后是说赫连小姐同意到定国王府做洒扫的丫头么?太后放心便是,定王府从不欺压下人,本妃也不会随意和下人计较的。”

    “洒扫丫头?!”即使经历颇多的太后也不由得楞了一下不解的道。

    叶璃笑看了赫连惠敏一眼,疑惑道:“难道不是么?之前王爷当着我和和耶律王子和赫连小姐都说清楚了,同意赫连小姐进府做个洒扫丫头呀。太后现在提起难道说的不是同一件事,是本妃误会了么?”

    太后一哽,正色道:“定王妃说笑了,赫连小姐的身份岂能做什么粗使丫头。”

    叶璃不解道:“身份?是赫连将军的干女儿么?这身份做个粗使丫头确实是糟蹋了。不过我们王爷是这么说的,我虽然身为王妃却也不能忤逆了王爷的意思。只怕赫连小姐和咱们定国王府没什么缘分了。”

    太后自然看得出来这是叶璃的推脱之词,皱了下眉道:“定王妃,皇上当殿赐下的婚事岂容你胡说。刚刚皇上还请哀家询问王妃,定国王府打算什么时候办喜事?最好是赶在北戎和亲使者离开之前,你有什么打算。”

    叶璃抿唇一笑,淡然道:“启禀太后,定国王府没打算办喜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宫中拒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并对盛世嫡妃宫中拒婚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