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陵出兵

    书房里,安静的仿佛一根针掉落都能听见声音。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叶璃沉默的看着坐在自己眼前的中年男子,清丽的容颜平静的没有一丝表情却依然无法阻止心中因为刚刚听到的话涌起的惊涛骇浪。墨修文因病英年早逝,许多人都能够猜到着其中必定有着一些不为外人所知的辛秘,但是即使是叶璃也没有想过墨修文的死会和宫里的那位有关。当年,墨修文病逝墨家军受挫的时候当今皇上登基不过三年,如此仓促的对定王府下手……

    “王妃还想知道些什么?”沐擎苍似笑非笑的看着叶璃,神情中多了几分幸灾乐祸的意味。

    叶璃淡淡道:“所有的一切。”

    沐擎苍一怔,盯着叶璃道:“一切?王妃可想清楚了?要知道这其中的秘密可是足以影响到整个大楚甚至是整个天下的。”

    叶璃冷冷一笑道:“虽然本妃并没有见过前代定王,但是他却也是我丈夫的兄长,也是本妃的兄长。何况……你落在了本妃手里,你觉得本妃不听别人就会认为本妃不知道这个秘密?”

    沐擎苍沉默片刻,轻叹道:“定王真是好福气。既然王妃坚持,在下就将所有的事情告诉王妃,就当是报答王妃全了在下一个心愿。”

    叶璃和沐擎苍在书房里坐了一整个上午,没有知道他们到底说了些什么。从书房里出来的时候,两人的神色都有些凝重。沐擎苍被两个暗卫押走,临走时却突然回过头来看着叶璃笑道:“在下看出来了王妃是个有决断的人,不如再免费送你一条消息?”叶璃淡然道:“洗耳恭听。”

    “西陵已经决定八月十五出兵大楚,王妃打算怎么办?”说完,也不看叶璃的脸色,沐擎苍一改之前的颓废黯然,狂笑而去。

    叶璃唇边的笑容渐渐地淡去,望着院子上空的天空许久叶璃一转身拂袖而去,“通知凤三和孙炎立刻来书房见我!”

    凤之遥和孙炎来的很快,两人感到几乎是同一时间赶到的。一进书房就看到叶璃和卓靖正坐在书案后面翻看着厚厚的卷宗,凤之遥随意瞄了一眼,那是这些日子抓到的刺客的供词和暗卫收集的各种消息。挑了挑眉,凤之遥笑道:“王妃,出什么事了?”叶璃抬头看了他一眼,道:“确实是出事了。”

    凤之遥一愣,原本闲适的外在一边的身形慢慢的坐正了,神色端凝的望着叶璃。孙炎同样也神色肃然,洗耳恭听。叶璃拿起一份卷宗,道:“刚刚沐擎苍告诉我西陵准备在八月十五对大楚用兵。”凤之遥脸上闪过错愕的神色,剑眉微微皱起,“这消息可靠么?咱们并没有收到这方面的消息。”叶璃摇头道:“不知道,沐擎苍应该不会说假话,但是这条消息本身的真实性需要查证。但是……”叶璃语气一顿,抬眼看向眼前的两个人问道:“今天什么日子了?”孙炎道:“八月初七。”

    凤之遥脸色也是一变,起身道:“这消息若是假的也就罢了,可若是真的……”若是真的,西北空兵力虽然不算空虚,但是很多重要位置这些年都被墨景祈的亲信把持着,墨家军处处受制。若是西陵突起而攻之,必然被打个措手不及。而现在,他们身在京城根本不可能再七八日内赶到边境支援。凤之遥若有所思道:“王爷离京已经二十多天,按和亲队伍的脚程算现在已经进入北戎境内。莫说王爷身负送亲的重任即便是没事全力赶回最少也要半个月才能赶到西陵边境主持大局。何况,现在王爷根本不可能马上收到消息。凤之遥心中蓦地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觉,似乎着整件事都是一个专门针对大楚的局。”

    “王妃……”

    叶璃凝眉道:“你们有什么看法?尽管直说便是。”

    孙炎一脸严肃道:“不管是真是假,咱们都要早作准备才是。若是假的固然没事,万一是真的……”

    凤之遥脸色凝重,皱眉道:“属下认为这个消息很有可能是真的,但是暗卫居然完全没有收到消息。”

    叶璃淡淡道:“你忘了,有一个人可以说是情报方面的绝顶高手。而现在,他正在西陵。”

    “韩明月!”凤之遥惊道。

    叶璃微微点头,“天一阁在大楚的势力虽然已经被韩明晰从新收编,但是别忘了韩明月才是天一阁真正的主人。何况天一阁遍布各国,受损的只有大楚这一方面,而韩明月曾经是王爷的好友,这世间最了解定王府的人他纵然不是第一也绝对占到前三。”凤之遥点头道:“属下立刻派人去查!”孙炎问道:“王妃,咱们现在该如何是好?”叶璃低眉沉吟片刻,道:“立刻派人通知王爷,另外……传出给西陵边境附近驻扎的墨家军,随时准备支援边关。”孙炎有些为难的道:“这几年墨家军的驻地一缩再缩,如今墨家军驻扎的地方离西陵边关至少有五六日的路程,还要算上咱们传信的时间,只怕……”叶璃抬手道:“不管来不来得及,来不及就拦住西陵大军前进的方向。”孙炎点头道:“属下明白,立刻却传信给墨家军。请王妃放心,只要墨家军还有一兵一卒,西陵人就休想越过墨家军的防线。”叶璃点头,轻声道:“辛苦孙将军了。本妃,进宫去见皇上。”

    “王妃,这恐怕不妥。”凤之遥皱眉道。自从抓到了沐擎苍虽然没有明说,但是那些试图血洗定王府的到底有那些人大家心里还是都有个数的。

    叶璃浅笑道:“没什么不妥的。宫里那位就算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对我动手,他也未必有本事留得住我。”凤之遥想起那支神秘莫测的人马,心中稍安,道:“王妃心里有数便是。”叶璃起身,放下手中的卷宗道:“下去办事吧。另外,王府继续全面戒备。”

    “是。”

    皇宫

    御书房里,墨景祈挥退了匆匆前来求见的沐阳侯,脸色阴沉不定的盯着眼前的奏章眼中的神色变幻莫测。

    “启禀陛下,定国王妃求见。”门外的太监禀告道。墨景祈皱眉,“定王妃?她怎么回来?”想起前几日的黎明时分,满地飘血的定国王府外的台阶上那个盈盈而立的白衣女子,墨景祈心中总是一阵似失落似悔恨的惆怅。这个女子是他亲自指给墨修尧的,为的就是羞辱他。但是现在这个女子却成为了定国王府另一个支柱和墨修尧最大的助力,同时也成为了他不得不除的对象。凭叶璃的聪慧既然已经找上了沐阳侯府,墨景祈不相信她会猜不出来事实的真相。但是现在她为什么还敢进宫来?

    “宣。”

    不多时,大门被重新推开,叶璃穿着一身定国王妃的银白色暗银丝鸾凤纹的礼服走了进来。这几乎是叶璃第一次穿着定国王妃正式的礼服,不同于平时给人的清丽婉约的感觉,银白的色泽将她衬出几分冰雪一样的清冷和高不可攀。叶璃走到殿中,盈盈一拜道:“叶璃见过皇上。”

    墨景祈打量着叶璃,许久才开口道:“说起来,朕从来没有听见过定王妃的自称。”

    叶璃抿唇淡淡一笑道:“叶璃便是叶璃。”她当然知道在皇帝皇后太后面前所有的命妇都自称臣妾,但是她恰恰不喜欢这个自称。以前皇帝皇后太后都没有提过,别的人自然也不敢在这种小事上挑她的毛病,也就这么忽略过去了,倒是没想到墨景祈今天没话找话反而问了出来。

    墨景祈眼神微闪,很快笑道:“好一个叶璃便是叶璃,那位在定王妃心中是不当自己是大楚的臣子了?”

    叶璃抬头,目光好不避让的直视墨景祈,漫声道:“定国王府世代守护大楚,鞠躬尽瘁。叶璃忝为定国王妃,岂敢有此大逆不道之心?”

    墨景祈玩味的看着她,笑道:“哦?王妃的意思是定国王府绝对不会有不臣之心?”

    看着墨景祈探究的眼神,叶璃心中冷笑,口中坚定地道:“定国王府绝对不会做出对不起大楚的事情?”

    闻言,墨景祈沉默许久,终于道:“好,朕相信定王妃的话,定王妃今日特意进宫来可是有什么事?”

    叶璃点头道:“确实有非常重要的事要禀告陛下。”

    墨景祈点头,“定王妃尽管说便是。”

    叶璃轻声道:“叶璃刚刚收到消息,西陵将会在八月十五出兵大楚,请陛下早做准备。”

    墨景祈一愣,好半天才笑出声来,望着叶璃道:“定王妃这消息未免来的太过唐突了?据朕所知西陵如今主要想要对付的是北戎,而不是大楚。王妃是听谁说的这个消息?”

    叶璃抿唇,微微皱眉道:“希望陛下能够尽快出兵支援,以防万一。”

    “朕不可能听信王妃三言两语便出兵,除非王妃能证明这个消息的真实性。”

    叶璃皱眉,淡淡道:“沐擎苍。”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西陵出兵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并对盛世嫡妃西陵出兵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