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防万一

    信阳城外十里,西陵几十万兵马虎视眈眈的对着不远处遥遥在望的城池。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那座城池比区区一个边关城池更有吸引力和意义。那里有数不清的粮草和军需,西北第一大城的富庶和繁华,那里将会成为他们征服大楚真正的第一步。主帅大帐里,已经年近五十的镇南王坐在书案后,一只手拿着属下刚刚送上来的折子看了一会儿,蓦地放声狂笑起来。底下的将领们有些面面相觑,不知道什么事情让王爷如此高兴。等到他笑够了,才大声道:“墨流芳!你也有今天!你若是还或者看到你定国王府是到了如今这个境地,你会不会后悔?!”

    众将领纷纷交换了一个眼神,站在前面的一人出列问道:“王爷,可是有什么好消息?”

    镇南王随手将折子递过去,一边对众人笑道:“定国王府当真是后继无人了,居然由一个女人执掌兵权!”看了折子的将领面上也多了一丝异色,道:“南侯副帅,定国王妃监军?东楚这是什么意思?”镇南王轻哼一声道:“不得已为之罢了。南侯此人本王也略有耳闻,一贯中立不问世事。做个将才倒也罢了,统领墨家军他还没那个本事。更何况,墨家军的兵权也不是那么好拿的。”

    “难不成如今墨家军都掌握在那个定国王妃手里?”将领惊道。

    镇南王点头,若有所思的笑道:“不错,墨修尧远在北戎赶不回来。定国王府离了墨修尧竟然无人能够领兵出征,如今兵权倒是落到一个十六七岁的黄毛丫头手里。”帐下的将领们不由兴奋起来,纷纷交头接耳的一轮了片刻,有人出列道:“既然如此,王爷咱们正好趁此机会收拾了墨家军。也免得他们和定王回合了再给咱们东征东楚带来麻烦!”镇南王微微眯眼,右手漫不经心的抚摸着空荡荡的左袖道:“虽然本王想要与墨修尧交手一番,不过……为将帅者切不可意气之争。此次,确实是上天赐我军最好的机会。若是能灭了这一路大军,定国王府再难成气候!”

    “谨听王爷吩咐!”众人齐声道,灭了定国王府的设想让每个人内心都不由得隐隐激动起来。

    镇南王满意的点头,“很好,加紧进攻信阳,三天之内一定要拿下信阳城!然后前往江夏将墨家军一网打尽!”

    “遵命!”

    “启禀王妃,二号有信到了。”墨家军军营里,叶璃正坐在大帐里趁着全军驻扎的时候与南侯等人议事。卓靖握着一封信函进来,叶璃头也没抬,淡声道:“译出来给我。”卓靖点头走到大帐一角的书案后面提笔译信。叶璃继续对南侯道:“最少还要七天我们才能赶到江夏,侯爷所说的加快行军速度只怕有些困难。”

    南侯皱眉道:“这是为何?墨家军行军素来快捷。本侯记得最快的时候曾有日行数百里的……”

    叶璃摇头道:“侯爷,那是小股的队伍。咱们将近三十万大军,本该十天到的路压缩为五天,您认为就算真的赶到了边关这三十万将士还有力气作战么?只怕西陵人也不会给咱们整修的时间,一到达江夏迎接我们的就只能是一场恶战。”南侯重重的叹息,“王妃所说的本侯何尝不知,只是本侯实在是担心信阳……”叶璃摇头,低声道:“信阳保不住了。以侯爷之能面对镇南王信阳城能守几日?”南侯思索片刻道:“信阳城不缺军需,若是本侯,当可守一月。”

    叶璃道:“冷将军能守半个月,侯爷算算今天第几天了。咱们便是插了翅膀也赶不到信阳了,何况,信阳城并不是什么都不缺,信阳城缺水!”

    众人微微变色,若是说缺粮还可以勉强撑些时日,但是缺水的话却当真没什么好说了。而偏偏信阳地处西北,原本水源就匮乏。被西陵围城之后缺水几乎是注定的了。

    “咱们赶得再快,镇南王也一定会在江夏等着咱们了。”叶璃叹息道。

    沐扬皱眉问道:“万一江夏也被攻破了呢?”

    吕近贤剑眉一扬道:“沐世子尽管放心,江夏守将元裴将军麾下虽然只有几万人马,但是江夏与一马平川的信阳完全不同,守个十天半月的绝对不成问题。就算镇南王真的大兵压境,只要江夏还有一兵一卒就绝不会让西陵人踏入半步!”闻言,南侯和沐扬都不由得脸上一热,墨家军镇守边关上百年,从没有让敌国踏入过大楚境内一步。而如今,就因为皇帝忌惮定王府闲置了墨家军的将士,开战还不到一个月,西陵大军已经连下数城向前前推进了三四百里地了。

    南侯点头道:“王妃心里有数便好。”

    叶璃浅笑道:“本妃知道侯爷也是忧心战事。侯爷放心便是,孙炎将军已经派了黑云骑星夜赶路,先行前往江夏。”

    “王妃。”那边卓靖已经译好了信,走过来送到叶璃手里。叶璃低头看了半晌,皱了皱眉将信递给南侯道:“侯爷好诸位将军怎么看?”

    南侯看了一眼,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站在叶璃身边面色平淡的卓靖,皱眉道:“镇南王突然加快了进攻的速度,难道是想要在咱们赶到之前拿下江夏?不对!王妃,只怕大事不好!”吕近贤和凤之遥见南侯变了脸色,连忙取过信件也顾不得先后两人一起看了起来,越看眉头皱的越深。镇南王一面派人猛攻信阳,一边却分兵迂回而行。甚至与他们相隔不远的南路军也分出了一支队伍往北而来……

    “王妃……”凤之遥皱眉。

    南侯沉声道:“镇南王一边猛攻信阳,一边分兵绕道,只怕是想要断了元将军的退路。”

    叶璃秀眉深锁,半晌才道:“拿地图过来。”这个时候就体现出了信息不畅通的弊端,无论他们现在分析出什么,都无法马上传给前方的将领,只能期盼前线的将领也跟他们一样看出了对方的意图,并且做出可能需要的应对。幸好,这种弊端在很多时候都是互相的。

    卓靖回头转身过去,从身后的形状中取出一份折叠的纸笺,慢慢展开纸上展现出一条条蜿蜒的标示着山川河流的线条,大楚边境从南至北一目了然。叶璃拿起案上的笔在上面标注好信上所提到的西陵各路兵马的行军路线。皱了皱眉抬头道:“西北的详细地图传回来没有?”卓靖回头从行李中又抽出一份道:“今天早上到的,正打算拿给王妃看看。”叶璃腾出桌面来摊开地图,一面道:“给我看有什么用,我也没去过西北。侯爷,吕将军,你们来看看。”

    众人早对眼前的地图有些好奇了,听了叶璃的话立刻围了上来。桌上摆着两幅差不多大小的地图,一副明显是大楚西边所有边境地区的地图,而另一幅却要详细的多,却只有西北这一块儿。却是他们从未见过的具体,吕近贤赞道:“好东西,末将二十岁便在西北边关了。呆了近二十年也不敢说能比这张图上知道的清楚。”南侯点点头,指着地图上的某处道:“吕将军说的不错,本侯当年倒也去过西北几趟,王妃这地图画的……很是详尽。”

    叶璃满意的一笑,能不详细么?这一批刚刚训练出来的人全部被派出来了,再加上原本的各种地图,若是还把西北摸不熟那些人也等于是白学了。

    叶璃盯着两张地图看了许久,执起笔在地图的某处重重的画下一道,沉声道:“立刻传令南边的兵马,靠近西陵南路军的全部往西集结。拦截南路军分出的兵力!”

    卓靖点头应是,叶璃挑眉想了想,淡淡一笑。低头抽出一张纸在纸上写下一行字符递给卓靖问道:“秦风在哪儿?”

    卓靖低头想了一下,道:“在陵关附近,现在应该已经准备北上来与咱们回合了。”叶璃低头看了看陵关的位置,道:“让他不用回来了,这个给他,下一步计划。”

    卓靖收起纸条,看也没看直接走了出去。

    “王妃可是有什么计划了?”沐扬挑眉问道。

    叶璃淡淡笑道:“也算不上什么计划,只是提前做一些安排罢了。以防万一。”

    知道她无意说明,沐扬只是眼神有些复杂的看了她一眼也不深究。墨家军百年来皆听从定国王府调遣,近年来对皇帝更是没有什么好感。他这个皇帝塞进来的人家里还是皇帝心腹的人自然身份尴尬,幸好沐扬自己也是个很知趣的人。

    南侯看看叶璃,又看看沐扬,仿佛没有察觉两人之间的暗流,抚着胡须笑道:“王妃有计划就好,咱们如今远在数百里外想做什么也无济于事,还是尽快赶到战场支援才是正事。”叶璃和沐扬都点头表示赞同,南侯这才笑着和叶璃等人又讨论了一会儿才起身告辞回自己账里休息去了。沐扬将南侯走了,他即使有心留下继续听众人回话也不得不起身告辞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1》,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以防万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1并对盛世嫡妃以防万一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