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别重逢

    回到江夏城,叶璃挥挥手让人将镇南王等人押了下去,带着南侯世子去见早已焦急等候着的南侯去了。请记住本站的网址:。看到儿子一身是伤的回来,南侯又是惊喜又是心疼,拉着儿子上下打量着一边不忘询问他可有哪儿受伤。南侯世子大约也没想到今生还有机会在见到父母亲人,也不由得红了眼睛。挣开南侯的手跪倒在地低声道:“孩儿给父亲丢脸了。”

    南侯一把拉起来他,老泪纵横的道:“傻孩子,回来就好还说这些做什么?回来就好……”过了最初的欢喜,南侯才想起来叶璃等人还在场,连忙擦了眼泪拉着儿子道:“这次你能平安回来,多亏了王妃。还不快谢过王妃的救命之恩。”南侯世子上前一拜,道:“多谢王妃救命之恩。”叶璃抿唇淡笑道:“姐夫免礼,一家人何必说两家话。姐夫可有什么不是,西陵人没有伤到你吧?”南侯父子对视了一眼,南侯世子摇头笑道:“都是小伤,多谢……三妹关心。以后有什么差遣尽管直说便是。南侯府定当鼎力相助。”叶璃含笑谢过,心中知道南侯府以后就算不能成为定国王府的助力,也绝不会成为定王府的敌人了。

    这一次,雷腾风显然总算没有再搞什么小动作。五天后在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方,将五万担粮草和五百万两白银送到了叶璃的手里。叶璃也信守诺言的放回了镇南王。镇南王回到西陵那边的阵营,才回头深深地看了叶璃一眼道:“本王太过自大了,这一局算是王妃赢了。定王妃,咱们来日方长。”叶璃嫣然一笑道:“王爷说笑了,本妃何德何能敢说赢了王爷,侥幸而已。”镇南王脸色微臣,转身而去。胜不骄败不馁,定国王妃一介女子轻轻松松赢了西陵一大批粮草和银两面上却没有丝毫骄矜之色,果然不是寻常女子所能相媲美的。

    叶璃目送镇南王的身影消息在西陵军中,回头对身边的凤之遥道:“传令下去,全军戒备。”

    “?”凤之遥不解的挑眉,叶璃淡然道:“吃了这么大的亏,镇南王岂会不报复回来?”

    “启禀王妃,信阳被我军收复了!”一个士兵满脸喜色匆匆而来。

    叶璃一怔,道:“你说什么?”士兵抬起头来,高声道:“刚刚前方传来消息,王爷率领十万大军自北方而下,击败了西陵北路军,昨天晚上已经收复信阳!”

    “修尧回来了?!”

    “王爷回来了!”

    叶璃和凤之遥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狂喜之色。叶璃收敛了心神,朗声道:“回城!”

    回到城中不过片刻,外面就传来了西陵大军退去的消息。众人登上城楼,果然看到各路西陵大军遥遥而去。云霆豪气大作,连忙跟叶璃请命,“王妃,末将请求带人追击西陵大军。”元裴将军上前道:“不可。王妃,西陵大军虽然退走,但是并非失败军容也没有丝毫混乱,只怕是担心信阳怕咱们来个前后夹击罢了。若是现在贸然追击,只怕反而会中了西陵人的圈套。”叶璃点头道:“元裴将军说的是,让他们走吧。传令,全军戒备等候王爷回来。”

    “是!”墨修尧似乎已经成为整个墨家军的信仰,或者说,每一代的定国王爷都是墨家军的信仰。一听说他快要回来了,所有的人脸上都绽放出愉悦而信心满满的笑容。叶璃也没想到墨修尧竟然会悄无声息的回到大楚,并且以迅雷之势越过了西陵北路军的封锁夺回了信阳城。不过这样一来,原本大楚因为时间而产生的劣势顿时减轻了许多。这些日子心里一直绷着的叶璃也在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

    虽然知道墨修尧已经到了信阳,但是真正见到墨修尧却已经是数日之后的事情了。信阳被西陵屠的几乎成了一座空城,即使有镇南王约束周围的百姓也难免受西陵军队肆虐。墨修尧一到信阳几乎就忙的不停,只来得及派人给叶璃送了一封信来,请叶璃将手中的军务暂时交给吕近贤和元裴前往信阳相会。叶璃手里的事务同样堆积如山,等到和吕近贤元裴办妥了交接赶到信阳已经是几天之后的事情了。

    “阿璃……”

    听到这低沉的呼唤,叶璃不自觉的红了眼眶。一别数月,平时并不觉得直到此时听到这低沉悦耳的声音她才蓦地发现自己竟是如斯的想念。顾不得其他,她飞身投入早已张开等待着她的怀抱。幸好此时身边的人都早已十分识趣的退下不愿打扰王妃和王爷久别重逢,不然叶璃回过神来必然发现自己一贯淡然优雅的形象早已荡然无存了。

    “阿璃……阿璃……”墨修尧紧紧的将她搂入怀中,一遍遍的轻唤着她的名字,仿佛想要将她揉进自己的骨子里一般。叶璃抬起头来望着上方男人俊雅却带着几分风霜消瘦的容颜,轻声呢喃道:“修尧……”墨修尧眼色暗了暗,伸手怀中人儿清丽小巧的容颜,一低头狠狠地吻住了那一抹娇艳的芳唇,“阿璃……”叶璃不由自主的抬起手,轻轻绕上他的肩头,芳唇微启与他唇舌纠缠。察觉到她的主动,墨修尧眼中的暗芒更甚,紧紧的将她扣在怀里一记深吻之后一俯身将人打横抱起往房里走去。

    室内,衣衫零落满地,层层帘幕之后宽大的床榻上,两个交叠的身影紧紧的拥抱着对方抵死缠绵……

    “阿璃……”叶璃睁开眼睛映入眼底的就是墨修尧俊雅的笑颜和眼底氤氲的温暖柔情。早前发生的事情如电影片段一般飞快的掠过她的脑海,让她刚刚睡醒的娇颜重新染上了一层红晕。再一低头看到光洁的肩头满是暧昧的红痕,轻咬着唇角瞪了墨修尧一眼。墨修尧低低的笑出声来,低头轻嗅着她发间的清香低声道:“几个月不见,修尧十分想念阿璃呢。”看着他满是温柔的眼,叶璃心中一软,轻声道:“去北戎一路上可还好?”墨修尧看看她,低头落下一吻道:“没什么大事,一点小事耽误了行程这段日子让阿璃辛苦了。”

    叶璃刚想起身跟他说一说这段日子发生的事情,墨修尧仿佛看出了她的意思,抬手将她压下道:“先不急说这些,阿璃还是先休息一会儿吧。”

    叶璃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道:“我不累。”基本上她没有白天睡觉的习惯,而且这几日西陵大军也十分消停她所要处理的也都是一些不需要费什么劲的文案上的事情。墨修尧挑了挑眉,露出一个有些奇怪的笑容,“不累么?那么……咱们再来一次吧。”说完,也不待叶璃反应过来欺身重新覆上叶璃的身体,低下头微凉的唇流连在叶璃的如玉的肌肤上,一手大手也开始肆无忌惮的上下探索着身下的人儿妙曼的娇躯。

    “墨修尧!你……”叶璃怔了一怔,回过神来低声怒吼道。骂人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便被堵在了嘴里,“唔……混蛋……”

    “阿璃……阿璃……我好想你……”

    叶璃心中微微一叹,很快被男人带入了新一重的浪潮中。

    书房里,墨修尧一身白衣踏入房中。早已等候在书房里的众人连忙上前行礼,凤之遥挑了挑眉对着墨修尧笑的意味深长。墨修尧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凤之遥十分识趣的以折扇遮住自己的嘴表示不会多嘴。墨修尧走到一边的榻边坐下,道:“这些日子辛苦侯爷还有诸位了。”南侯连忙起身道:“王爷言重了,信阳失守臣等汗颜无地,若不是王爷即使夺回信阳,臣等才是无颜面对大楚的黎民百姓。大军帅印在此,请王爷过目。”儿子平安归来,这几日南侯一扫往日病容,身体也好了许多。从袖中取出大军的印信,双手交还给墨修尧。

    墨修尧也不推辞,随手接过帅印放在一边。其实这枚皇帝赐予的帅印对墨家军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只是南侯如此行事意在告诉众人以后军中一切以定王为主,墨修尧自然也不会拂了南侯的好意。虽然之前远在北戎,之后又一路行军一直没有闲下来过,但是楚京,信阳以及江夏发生的事情他却是一清二楚。当然也明白一贯中立的南侯此时的态度是为了什么。

    “微臣无能,以致信阳失守,百姓被屠,请王爷降罪。”冷擎宇上前,跪倒在地请罪。他依然显得消瘦而苍白,但是精神倒是比前些日子的萎靡不振好了许多。

    墨修尧看着他微微皱眉,半晌才道:“冷将军是皇上亲封的一军主帅,本王无权责罚与你。回头本王派人送你回京,你亲自向皇上请罪吧。”冷擎宇垂眸不语,书房里众人也不说话。定国王爷有权节制天下兵马将领,莫说是冷擎宇区区一个年轻将军,便是那些成名老将要罚也没人敢说个不字。定王如此说,不过是将冷擎宇当成外人罢了。以皇帝的性子,冷擎宇回到京城绝不会有好日子过。

    冷擎宇咬了咬牙,终于坚定地道:“臣恳求王爷收容,冷擎宇宁愿做一名马前小卒,只要能够击退西陵人雪此羞辱。回京之后,冷擎宇愿以死谢罪!”

    墨修尧淡淡的注视着他,半晌才淡然道:“既然如此,本王成全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久别重逢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并对盛世嫡妃久别重逢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