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阁的存亡

    看着走向自己的两名侍卫,再看看站在叶璃身边的几个人,韩明月轻叹一声并没有试图反抗而是束手就擒。请记住本站的网址:。在没有涉及到苏醉蝶的问题的时候,韩明月一向是个聪明人,他当然知道眼前的形势就算是反抗也不过是徒劳而已。有些歉疚的望着苏醉蝶,韩明月轻声道:“醉蝶,看起来我们还要在太守府再住些日子。”苏醉蝶咬牙,含恨的盯着悠然而坐的叶璃,瞪了韩明月一眼道:“你从来就没办成过一件事!难怪王爷说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韩明月苦涩的低下了头,叶璃看着眼前的两人,叹息道:“值得么?”

    “既然已经选了,就没什么值不值得。”韩明月淡然道,对着叶璃拱了拱手径自转身任由侍卫将他带走。

    叶璃平静的打量着眼前的绝色女子,过了最初的惊艳,再经历了这些日子以来苏醉蝶的种种形状,渐渐地让人对那绝美的容颜产生了一丝的淡然无谓。叶璃看着她微微勾起唇角,大楚第一美人……也不过如此。容貌上确实是得天独厚,但是却似乎缺少了一些让人留恋不舍的感觉。也许想望中的永远都是最好的,世人都记得那名动天下的楚京绝色,而苏醉蝶的过早离世更是让这样的绝色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但是这样的绝色人儿真的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却让人不禁有些淡淡的失落。天下第一美人……不过如此。

    苏醉蝶明显的察觉到叶璃打量的目光,如果刚开始她还有一些暗暗地得意的话。渐渐地当她察觉到叶璃的打量里流露出一种不以为然时,就让她不由得恼怒在心。忍耐了许久,终于忍不住怒斥道:“你看什么!?”叶璃若无其事的收回目光,淡然道:“白贵妃还有事么?没事的话回房休息吧,本妃告辞了。”

    苏醉蝶轻哼一声,转身回房去了。

    叶璃淡淡一笑,也跟着起身往外走去。秦风等人跟在她身后,叶璃边走边问道:“外面怎么样了?”卫蔺道:“王妃请放心,西北地区天一阁所有势力已经一网打尽。”叶璃满意的点头笑道:“虽然之前王爷也设法拔除了不少天一阁的暗桩,但是依然有不少的漏网之鱼。原本也没什么关系,可是如今两国交战之际西北存在着这一股势力却很让人头疼。这一次多亏了卫蔺了。”卫蔺低头淡笑道:“这是属下分内之事。”卓靖一拍卫蔺的肩膀笑道:“小四,你就不用谦虚了。王妃说的没错,这次若不是你咱们要抓住韩明月可要费不少力气。不过最要紧的是你总算是回来了,咱们兄弟又能在一起了,要是老大回来就更好了。”

    卫蔺抬头看了叶璃一眼,叶璃微笑道:“有话直说。”

    卫蔺道:“属下两个月前见过大哥一次。”

    叶璃微微挑眉,示意他继续说。卫蔺道:“属下原本打算借天一阁的势力调查阎王阁和病书生。后来得到一些零星的消息,便借故去了一趟边关,正好碰到了大哥。不过依照王妃的命令,属下并没有和他相认,也没有说什么话。”叶璃点头道:“看起来暗一做的不错?”卫蔺淡笑道:“属下看着也不错,有赖王妃教导,属下当时看到大哥似乎已经是校尉了。”卓靖啧了一声,道:“校尉的官衔虽然不大,但是老大才不过几个月就能混到这个地步,不愧是老大啊。说不定再多两年时间老大也能变成将军呢。”出身黑云骑的秦风嗤笑道:“别做梦了,从普通兵卒晋升到校尉有可能不难,但是想要从校尉晋升为将军这其中跨越的可不止一步两步,没有个十年八年你别想了。凤三公子从十几岁就跟着王爷出生入死,现在还只是个副将呢。”

    卓靖完全不在意,“副将也是将啊,你能两三个月升到校尉?”

    秦风默然无语,他确实不能。

    叶璃含笑阻止了几个属下之间的口水仗,笑道:“先不用去管暗一,韩明月那里的守卫安排好了么?”秦风恭敬地答道:“回王妃,已经安排好了。只是……属下不明,为何不见韩明月和苏醉蝶放在一处关押?分开两处,凭空浪费许多兵力,现在咱们守卫太守府的兵力并不十分充足。”叶璃清眸微弯,笑道:“放在一起让人一锅端了怎么办?你放心便是,我若是镇南王我是不会派人来救苏醉蝶的。所以……苏醉蝶那边的人可以澈一些放到韩明月那边设暗哨。”看到属下不解,叶璃笑道:“镇南王若是真的将白贵妃放到心上,又怎么会让她独身一人来信阳呢?白贵妃被咱们囚禁了这么久,你们可看到镇南王有什么动静了?”

    众人恍然大悟,“那韩明月那边……”

    叶璃笑得更加愉快起来,“没有救出苏醉蝶,就算本妃现在放韩明月走,他也不会走的。”秦风这才了然,“王妃是想要用苏醉蝶牵制韩明月。”叶璃有些无奈地叹气道:“可以这么说吧。看好了苏醉蝶,她现在还不能死。”

    “启禀王爷……韩公子失去联系了。”西陵大营大帐里,下属恭声禀告道。

    镇南王手中的狼毫笔微微一顿,“天一阁如何?”

    属下犹豫了一下,道:“天一阁也在昨天晚上彻底失去了消息。据属下所见……只怕是凶多吉少。”镇南王闭了闭眼,似乎平息了心中怒气,平静的语气中却依然蕴藏着缕缕杀机,“传本王命令,除了围攻信阳的兵马,其余所有兵马给本王全力进攻西北所有的城池,本王要信阳变成一座孤城!”

    “属下遵命。”看着属下退了出去,镇南王平静的脸色才阴沉了下来,咬牙道:“韩明月,你这个蠢货!”

    比起怒气腾腾的镇南王,韩明月此时却显得各位的平静和悠闲。墨修尧踏入院子里就看到韩明月悠然的坐在窗下独自一人对着一盘残棋自娱自乐。听到脚步声,头也不抬的笑道:“阿尧,过来下盘棋如何?”墨修尧走过去坐下,执起黑子随意的往期盼上一放,韩明月饶有兴致的挑了挑眉,手中白子落下。墨修尧神色平静,执起一颗黑子落下,两人你来我往的下了起来。不过半柱香时间,原本难分难解的棋局却已经是一面倒的俱是,棋盘上的白死伤大片。韩明月叹气道:“阿尧的棋有杀气。”

    “你倒是越来越不长进了。”墨修尧冷然道。

    面对昔日好友如此评价,韩明月也不在意。淡淡一笑道:“我跟你不一样,天生便不是能断情绝爱的人。”断情绝爱?墨修尧冷冷一笑,对他的话嗤之以鼻。他从不自诩为情圣,但是也不是真正无情无爱冷血无情的人。只不过那个能让他细心呵护的人出现的太晚罢了,而更重要的是他知道什么叫做有所为有所不为,他更明白什么样的人值得呵护什么样的人必须舍弃。墨家的人从来不会毫无原则的付出自己的感情,所以对于韩明月的痴情墨修尧没有半点感动,有的只是不屑。

    “本王以为你不是找本王来叙旧的?”墨修尧淡淡道。

    韩明月点头,道:“你已经发现镇南王的布局了?”墨修尧不答,只是淡淡的看着他。韩明月笑道:“如今我就在你手里,你不用这般防着我。如今整个信阳都在定王妃手里,那身为定国王爷的你自然要办一些更重要的事。我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件事比目前的信阳之围更加重要。不过……我倒是有些奇怪,你既然已经知道了,为什么还按兵不动?”看着沉默下棋的墨修尧,韩明月沉吟片刻恍然道:“是因为墨景祈?我原本以为镇南王只是联系了墨景黎和南诏,没想到墨景祈也掺了一脚。如此你倒是确实应该小心一些了。说不定连北戎也会来凑热闹呢。修尧,我都开始好奇你要怎么破镇南王这必杀之局了。”

    墨修尧冷冷一笑,道:“你既然知道这么多,就应该知道我来找你不是为了下棋的。”

    韩明月懒洋洋笑道:“我没把你已经知道了的消息告诉镇南王,难道还不够么?”

    墨修尧淡然的看着他,韩明月无奈的耸了耸肩,道:“天一阁在大楚的势力被你整的七零八落,我这次回来正打算收拾一番呢。你现在拿去也没用。”墨修尧冷笑道:“本王不需要天一阁。”韩明月一怔,有些疑惑的看着墨修尧,只听墨修尧漠然道:“叛国之人手里接过来的东西,本王不敢用。”韩明月苦笑,“果然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和定王妃说的话真是如出一辙。那你想如何?”

    墨修尧道:“本王要这世间再无天一阁!”

    韩明月一震,手中的棋子砰然跌落到棋盘上,打乱了原本的棋局。抬起头来,望着墨修尧冷淡而平静的俊容,韩明月摇头苦笑,“修尧,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就惊天动地。你可知道天一阁一旦消失,会引出多少事端?”天一阁并不是籍籍无名的小帮派,小商会,而是号称天下第一的情报组织。即使被墨修尧全力打击之后在大楚的势力受损颇重,但是依然不是一般的组织能够比得上的。一旦天一阁不在,就意味着这天下暗中的势力将要重新洗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1》,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天一阁的存亡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1并对盛世嫡妃天一阁的存亡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