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醉蝶的价值

    房间里一片宁静,只听见墨修尧悠然的将凌乱的棋子一颗一颗的放回棋盘上的声音。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直到韩明月以为墨修尧不会回答时,才听见他漠然道:“那又如何?”

    韩明月无奈的一笑,确实,那又如何?就算江湖朝野乱成一片与他定国王府又有何关系?更甚至,因为如今天一阁在大楚的势力零落,大楚收到的影响也会是最小的。而定国王府甚至可以趁机安插自己的人手进去。以手扶额,韩明月思索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看向曾经的好友,“我能有什么好处?”

    墨修尧笑容冷淡,“本王放你一条生路,难道还不算好处?”

    韩明月哑然。他总是习惯性的认为墨修尧不会杀他,却总是忘记了他们之间在他选择背叛的时候就已经不再是从前的交情了。看着面前平静淡然的墨修尧,韩明月突然明白……如果自己不答应的话,墨修尧真的不会对他手下留情。无奈的耸了耸肩,韩明月道:“我好像没有选择的余地。”墨修尧平静的看着跟前的棋盘,韩明月皱了皱眉,问道:“你想怎么处置醉蝶?”

    墨修尧原本平静的神色终于起了一丝变化,他微微皱起了眉头,露在面具之外的俊美容颜上清晰的写着厌恶,“这是阿璃的事情,本王没兴趣知道。”言语间,竟是完全把苏醉蝶的生死交付给了叶璃。

    “你当真一点也不在意醉蝶么?”韩明月盯着他沉声问道。

    墨修尧抬起头来看着他,眼中闪过淡淡的嘲弄,“本王若真的在意她,你以为你们还能活到现在么?”正是因为他不爱苏醉蝶,所以在苏醉蝶和韩明月一起离开他的时候他放过了他们,甚至还帮他们善后。却没想到苏醉蝶和韩明月一起离开只不过是一个想要阻止他怒火的借口罢了。离开楚京之后苏醉蝶毫不犹豫的抛弃了韩明月直接去了西陵,然后成为了西陵白家的女儿,西陵的贵妃。从头到尾,韩明月不过是被利用的那一个。

    韩明月羡慕的看着墨修尧,淡淡笑道:“有时候我真的很是羡慕你,咱们可说是从小就认识。几乎见到醉蝶的第一眼我就喜欢她,但是她的目光却总是追随着你。而你……老实说,之前我从来没有发现你真正在意过什么人和物。除了定国王府和你的父亲与大哥。”墨修尧扬眉,“你是在抱怨本王当初对你们不够好,才导致了你们的背叛?”

    轻描淡写的背叛二字还是让韩明月微微变色。背叛了曾经认定的今生最好的朋友和兄弟,是他心中永远无法言喻的愧疚和罪责。微微摇头,“不,定国王府的二公子……风流倜傥潇洒写意,对于朋友更是侠肝义胆,重情重义。但是……修尧,你知道么,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不爱醉蝶。”说到此处,不知想起了什么韩明月突然笑了起来。看到墨修尧投过来的目光,韩明月笑的更加愉快,“你对醉蝶很好,有什么好东西都会送给她,她想要什么只要合理你也一定会为她办到。和别的世家子弟不同,你从来不会流连花从,从来不会去看别的女子,比如那位同样名满京城的柳贵妃。但是……你也从来没有认真地去看过醉蝶。那样一个绝色佳人,在你眼里仿佛和世间所有的平凡女子毫无差别一般。当我,当凤三,当我们在那个年纪几乎每个人都在情爱中挣扎的时候,你却是完全的超脱于外,仿佛根本就不是这世间的人。那个时候我就在想……我或许并不是没有机会的。”

    墨修尧回想起十五六岁年少轻狂的时候,也不由得流露出一丝怀念,“或许是因为没有遇到那一个人……如果当时你直接告诉我,而苏醉蝶也同意我会成全你们的。”回想起往昔,墨修尧不得不承认韩明月说的没错,对于韩明月名目张大的流露出肖想过他的未婚妻的说辞他也并不觉得动怒。只要不是他的阿璃,只要另一方也同意,他并不觉得成全一对有情人会让他觉得很没面子。当然,韩明月和苏醉蝶是不可能的,因为苏醉蝶想要的从头到尾都不是韩明月。他或许真的无情,但是那是因为还没有遇到他想要的那一个。

    “可是……我却忘了……就算不是你,也不一定就肯定是我。”韩明月言语中流露出一丝痛苦和纠结。当他怀中愧疚又欢喜的纠结心情将他倾慕多年的女子带离京城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背叛好友并不是他人生中最痛苦的时候。而是当他发现自己倾慕的女子并不是如自己所幻想的那个样子而自己却依然只能深陷其中无法不自拔的时候,“我真的很羡慕你……修尧,放醉蝶一条生路。我求你……”

    “韩公子打算拿什么来换苏醉蝶的命?”叶璃的声音清泠悦耳,悠悠的在门外响起。

    墨修尧放下手中棋子,起身走到门口牵着叶璃的手进来,低头问道:“怎么有空过来了?”叶璃淡淡一笑,看了韩明月一眼笑道:“看起来在镇南王眼里,韩公子可比天下第一美人值钱多了。”韩明月苦笑,“王妃说笑了。王妃不是也明白么?我不会逃走的。”叶璃侧首看着韩明月叹气,“问世间情为何物……若不是如今情况特殊,本妃当真是不忍心为难明月公子。”

    韩明月垂眸不语,他已经沦落到要别人怜悯的地步了么?

    “王妃想要在下拿什么来换?刚才在下刚刚和王爷交易了一次,现在可是孑然一身什么都没有了。”韩明月摊手,看着叶璃笑道。

    叶璃抿唇笑道:“说这话……韩公子自己信么?狡兔尚有三窟,韩公子是聪明人又怎么会将所有的一切都投注在天一阁上?”韩明月笑容微敛,深深地看了一眼眼前笑容温婉的叶璃,叹气道:“修尧能够娶到王妃,真是好福气。”叶璃浅笑道:“承你吉言。”韩明月无言,从怀中取出一块玉佩扔过去道:“王妃既然这么有把握,那么这个……想必也知道该怎么用了?”叶璃显然对手上的玉佩十分满意,微笑道:“韩公子出手果然大方。韩公子如此,本妃也不是小气的人,等到信阳之围解除,公子自可带苏小姐离开。”得到了想要的报酬,叶璃也就不再口口声声的叫着苏醉蝶白贵妃膈应韩明月了。

    韩明月挑眉道:“为什么不是现在?”

    叶璃笑容和善而无辜,“我也是为了韩公子着想,当然如果韩公子急着离开本妃也不会拦着。”

    韩明月沉默了许久,才拱了拱手道:“如此就叨扰王妃了。”

    离开韩明月的院子,两人携手而行。墨修尧低头看着一只手把玩着玉佩的叶璃轻声道:“阿璃为何要放了韩明月和苏醉蝶?”叶璃一怔,挑眉道:“王爷不是没打算要他们的命么?”墨修尧轻哼一声道:“他们的命能值什么?要或者不要不过是一句话罢了。”叶璃在心里叹气,好吧,是她误会了以为墨修尧不忍心要了韩明月和苏醉蝶的命又不好开口说话。相处这么久,她怎么会以为墨修尧是那样优柔寡断的人呢?果然……她还是被苏醉蝶影响了吧?

    “看在明晰的面子上,韩明月还是留着好。既然留着韩明月,就不能不留下苏醉蝶了。不然只怕韩明月真的要反目成仇了,苏醉蝶却是牵制韩明月最好的法宝。”想了想,叶璃轻声笑道:“何况,我们也拿到了足够的代价,这些东西完全足够买韩明月和苏醉蝶两条命不是么?”

    墨修尧挑眉,看着她手里的玉佩有些好奇道:“什么好东西让阿璃这么高兴?”

    叶璃笑道:“难道你就不想知道这么多年天一阁的钱跑到哪儿去了?韩明月可是号称爱钱如命啊,他手下的钱会少么?但是无论如今的韩家还是大楚被咱们抄了的天一阁各处都没有找到多少钱不是么?”墨修尧有些意外的看着玉佩,“韩明月的财产?”叶璃笑道:“不仅是钱,还有粮草,布匹,兵器药材……韩明月不愧是韩明月,论赚钱他可比明晰厉害多了。只可惜……脑子时不时的就要抽那么一次。”说到这个,叶璃不无惋惜。在这个世上,她见过的人中包括冷浩宇还有凤家等家族在内,还没有一个人有韩明月赚钱的手段。当她看到卫蔺调查的结果之后也忍不住可惜,如果韩明月没有为苏醉蝶所累,她倒是不介意与他合作一把。现在既然合作不成,那她就坐收其成吧。

    墨修尧挑眉,“韩明月想趁着战乱四起之时赚钱?”能够让阿璃动心,可以想见韩明月到底囤积了多么大的一批物资。

    “乱世之中,有眼光的人不愁发不了财。”叶璃笑道。

    墨修尧点头道:“既然阿璃这么说,留下他们也无所谓。不过,苏醉蝶你最好是让人注意着一些。”叶璃诧异的看了墨修尧一眼,墨修尧低头笑道:“我知道阿璃觉得苏醉蝶没什么本事是不是?其实……如果没有苏醉蝶,韩明月根本不会是什么威胁?阿璃明白我的意思么?”

    叶璃点头,“我知道了,我会让人注意苏醉蝶的。”她确实有意无意中有些轻视苏醉蝶,但是墨修尧说的也没错,如果苏醉蝶没有半点本事又怎么会拿捏韩明月这么多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苏醉蝶的价值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并对盛世嫡妃苏醉蝶的价值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