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大乱将至

    290。大乱将至

    璃城

    议事的大书房里,一身白衣的清尘公子坐在首位以下的第一个椅子里。望着前方空荡荡的座椅俊容含笑,气度悠然翩然如仙。但是坐在他下首的人们却不由得抖了一抖。清尘公子这模样……真是太吓人了。

    “清尘公子,王爷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回来?这一个多月西陵边境一直在增兵……”其他人都渀佛看傻子一般的看向问话的问。没看到清尘公子正因为王爷不肯回来的事情恼火吗?居然还哪壶不开提哪壶!不过话说回来,王爷到底什么时候才回来啊。眼看着西陵边境就像是要打仗的样子了,但是王爷却迟迟不肯回来。当然不是说没有王爷他们就不能打仗了,只是没有王爷坐镇他们总觉得心里没底啊。

    徐清尘回眸淡然一笑,剑眉微微轻挑,“玩够了…王爷自然就回来了。”

    “那西陵……”

    “咱们不是也增兵了么?西陵只是想要试探罢了,就算要打…真的开打的时候王爷也该回来了。”若是真的开打之后墨修尧才回来,就直接丢上战场去!当然了,璃儿是必须留下驻守璃城的。

    众人默然,这位清尘公子什么都好。处理起政事来比王爷效率还高,毕竟清尘公子从来不像王爷那样恶意偷懒。而且很多事情属下不明白的,他只要随意提点几句就能让人如醍醐灌顶恍然大悟。唯一不好的就是,这位公子的容貌实在是太过俊美的。而且那恍如谪仙的气度,当他温文尔雅的对着你淡淡一笑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吞下自己原本想要说的话,对他生不起一丝的反驳。而当这位公子的笑容里多了一丝冷意的时候,这大多数都和他们的定王殿下有关,所有的人又会感觉到如冬日寒风一般凛冽的冷意。

    “启禀清尘公子,王爷王妃回来了!”门外侍卫朗声禀告。

    徐清尘俊美的容颜上绽放出一丝明朗的笑容,一瞬间渀佛大地春回百花绽放,但是在场的大多数人还是不由得抖了抖。当清尘公子露出这样的笑容的时候,一般都是会有人倒霉的时候。

    “好,很好。”徐清尘点头笑道,站起身来扫了一眼在座的众人笑道:“诸位,咱们一起去迎接王爷大驾吧。”

    在楚京逍遥了不少时间的定王回到西北,还没来得及歇口气就被自己最为倚重的军师兼大舅子一脸和气的请到书房里议事去了。原本叶璃对这段日子将所有的事都丢给徐清尘一个人也很是内疚,打算跟上去一起帮忙。不过徐大公子的怒气显然只是针对定王殿下一个人的,所以很是温和的拒绝了叶璃的帮忙,并且好声好气的叮嘱表妹刚刚回来一路辛苦了要好好休息。至于其他的事情…王、爷、会、处理、完、的

    叶璃觉得大哥说那句王爷会处理完的时候其实是在磨牙。当然大哥是不会做那么不雅的动作的,但是叶璃还是决定听从大哥的吩咐去休息。毕竟,她她还有几位客人要安顿啊。

    定王府深处原本空置的客院里,早有人在那里等着了。叶璃带着皇后和华天香刚走到院门口,里面就有人冲了出来,“定王妃!定王妃…我母…母亲母亲来了么?”许久不见的长乐公主穿着一身浅紫色绣着兰花的衣衫从里面冲出来,正好看到走在叶璃身边的皇后不由得呆在了门口。

    “长乐……”皇后望着快一年不见的女儿,长高了不少而且也比在皇宫里的时候气色更好了一些。虽然这一路上都听说叶璃说了女儿在西北的详情,但是真正的见到了皇后还是忍不住湿了眼睛。

    “母…母亲…娘!”长乐公主眨了眨眼睛,终于回过神来欢呼一声扑到了皇后怀里。十五岁的少女只比母亲矮一点点了,但是在皇后跟前却依然如七八岁的女童一般满脸笑容的撒着娇。

    华天香站在一边,含笑看着长乐公主笑道:“长乐只能看到你娘,果然把我这个做姐姐的忘了么?”

    长乐公主这才抬起头来,看向一边笑吟吟的望着自己的华天香不好意思的叫道:“天香姐姐。”

    “无忧姐姐,还有我,还有我…。”墨小宝不甘寂寞的伸出小手想要吸引长乐公主的目光。长乐公主与墨小宝关系素来不错,含笑俯身捏了捏他的小脸蛋笑道:“原来是小宝啊,楚京好不好玩儿?这是你新认识的小朋友?”冷君涵站在墨小宝身边,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眼前的漂亮姐姐。长乐公主一下子就被眼前水汪汪粉嫩嫩的小包子吸引了。比起古灵精怪有时候连自己也会上当受骗的墨小宝小包子,眼前这个粉嫩柔软的小宝贝儿显然显然更能让女性们怜爱。这一路上,就是皇后和华天香也更喜欢抱抱摸摸冷君涵小朋友,这让墨小宝同学感到了一丝失落。

    “不好玩儿…不过我有给无忧姐姐带礼物哦。这是冷小呆,我的新朋友。”墨小宝不无失落的道。

    “哦?只给无忧姐姐带了礼物?那么咱们呢?”门里传来一个清越的笑声,两位徐夫人带着牵着一个小男孩儿的秦筝出现在门口,笑吟吟的看着墨小宝墨小宝。

    墨小宝立刻欢呼着扑进徐大夫人怀里,“大舅婆,二舅婆,二舅母,小宝也向你们,也有给你们带礼物哦。还有知睿弟弟也有礼物。”才四岁的徐知睿徐知睿小朋友傲娇的轻哼一声,偎进娘亲怀里,“我才不要你的礼物呢。”叫你偷偷跑去楚京不带我一起去!

    墨小宝眼儿一转,笑眯眯道:“你不要就算了。我听说吕将军家的小儿子就要过生日了,过几日我就让人送去给他!正好我也忘了给他准备生日礼物生日礼物。”徐知睿小朋友再聪明四岁的时候也还是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可爱,跟墨小宝这种黑心芝麻馅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的。听到他这么说,小眼睛小眼睛立刻就湿了,“娘亲……”

    秦筝无奈的拍拍儿子,安慰道:“表哥跟你开玩笑呢。”

    “对对,说笑呢。送给你的东西我怎么会给别人?一会儿就让人舀给你好不好?”受到自家娘亲警告的目光,墨小宝只好亲自开金口哄小包子。看着看着两个相差不到两岁,被大人抱在怀里的小包子一本正经的安慰和被安慰,众人都不由得掩面而笑。

    “好了,大家进去说吧。把人拦在门口算怎么回事儿?咱们这两天就将园子收拾好了,你们瞧瞧喜不喜欢。”还是徐二夫人开口道,一边将众人让进院子里来。

    皇后有些担忧的看向叶璃道:“王妃,我们住在定王府是不是……”她们的身份到底是不一样,如果只是住在璃城被人发现了还有个说法,若是被人被人发现她们住在定王府,只怕要连累定王府的声誉。叶璃含笑拍了拍的胳膊道:“你们就安心住下吧。不只是你们俩,还有无忧最近也要搬回王府王府来住。以后的日子只怕是璃城里也不会安生,住在定王府好歹还安全一些。”

    长乐公主点头道:“娘,天香姐姐,王妃说的没错。过两天两位师傅也会搬回王府了。这些日子离城里多了好多人,就连两位师傅的医馆也去了好几拨好几拨人。”听她如此说,皇后和华天香这才应了下来。

    一行人进了花厅,厅中的各种陈设果然都是新换上的,而且许多都是楚京的风格。看得出来是十分用心的布置过的。宾主落座,丫头奉上了茶水退下。叶璃才道:“你们尽管在定王府里住下,缺了什么只管派人跟总管说一声就是了,就当这里是自己家中便是了。”徐二夫人也笑道:“璃儿说的对对,平常得空了不妨到咱们家坐坐出去走走也行。”

    徐大夫人与皇后并不熟悉,但是徐二夫人却是认识皇后的。如今再见了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自在,渀佛这真的便是叶璃从楚京带回来的两位故旧一般。倒是落在旁边正与秦筝叙旧的华天香身上的目光亮了亮,有些试探的看向叶璃。

    叶璃不由得心中暗笑,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她当然明白二舅母的想法,这几年两位舅母为了几个表哥的婚事几乎操碎了心。偏偏西北这地方本身就本帿就不比楚京繁华,名门世家林立,想要挑几个一等一的大家闺秀本就有些困难。偏偏那几位表哥又一个个油盐不进摆明了就不想成婚。大舅母还好些,总算二表哥是成婚生子了。二舅母却是急得不行,如今好不容易看到华天香自然是眼前一亮。即使是当初在京城华天香也是数一数二的名门闺秀,只是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虽然华天香依然梳着姑娘的发型,徐二夫人却也不敢确定她到底有没有婚配或者婚约,

    得到叶璃的肯定,徐二夫人看向华天香的眼神也更加热切了。被人那般火热的盯着,华天香有些茫然的回头望了他们一眼。倒是皇后立刻就明白了明白了徐二夫人的想法,淡淡一笑却没有多说什么。徐家自然是极好的人家,天香这些年也受尽了委屈若是能够成就好事自然是极好的,也是天香的运气。

    安顿好了华天香和皇后,叶璃想了想还是往书房去了。

    书房里,墨修尧正埋头在厚厚的卷宗折子之中,下笔如行云流水脸上的神色却是比踩了屎还要难看。坐在不远处的是被墨修尧拉来一起受苦的凤之遥。凤之遥面色菜青,偷瞄了一眼书桌后面的墨修尧,在看看坐在窗前悠闲的翻着一本游记的徐清尘,无奈的从新将脸埋回了卷宗里。这两位,他一位一位也得罪不起。还是乖乖地缩着头干活吧。

    徐清尘放下书抬头看向门口微笑道:“璃儿怎么不好好休息?这会儿过来做什么?”

    叶璃端着新泡的茶水走了进来,看看墨修尧铁青的脸色和徐清尘淡然的微笑,含笑道:“我送些茶点过来,这些日子辛苦大哥了。事情很多么?”徐清尘端起一杯叶璃斟好的茶,无奈的叹息道:“果然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啊……”

    叶璃无奈,给墨修尧和凤之遥各倒了一杯茶。墨修尧端起茶喝了一口,才舒了一口气抱怨道:“阿璃,你大哥折磨我…我回来到现在连一口水都没有没有喝过。他还要我今天之内把这些都看完!”

    叶璃看看那对的比墨修尧的脑袋还高的折子,只能给他一个同情的眼神。

    徐清尘悠闲的拂了拂衣摆上不存在的灰尘,淡淡冷笑道:“是我折磨王爷你?还是你在折磨咱们这些做牛做马的?这些都是王爷你不在的这段时间徺段时曯西北的军政民务包括财政收入以及边境的战报分析。我们这么多人忙了一两个月的东西,只劳驾王爷你花半天时间过目。很过分么?”

    谁敢要你做牛做马真是疯了!墨修尧在心底默默地腹诽。他绝对不承认自己让徐清尘做牛做马了,他只是知人善用而已。这些鬼东西你明明几句话几句嬢就能说清楚的,有必要让我在这堆得高高的折子卷宗里找答案么?就算有必要,你有必要连口水都不给喝么?书房里伺候的下人生病请假了,这样白痴的理由真的是你清尘公子想出来的么?

    “真的不能明天再看么?”墨修尧不含什么希望的问道。

    徐清尘笑容可掬的道:“当然可以,横竖从明天开始这些事情都要王爷你来处理了。不过…在下记得明天还有另外一些事情也需要王爷过目。您是否准备推到后天?这其中还有关系西陵和北戎的一些军情,真的…可以么?”

    当然不可以!墨修尧含恨咬牙。当初答应让徐清尘总理西北的事务绝对是个错误的决定。他怎么会以为大舅子比大舅舅好对付?他怎么会以为大舅子大?子比较年轻能让他多使唤几年?至少鸿羽先生绝对不会像眼前这个恍如谪仙的男人这么恶劣的!

    一边儿,凤之遥同情的望着墨修尧。王爷,有这样一个大舅子,就是你这么多年奴役我们这些良善之辈的报应吧?

    “凤三公子,在下听闻你在京城做了一家惊天动地的大事?”发做完了墨修尧,徐清尘回头含笑望着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的凤之遥。

    凤之遥脸色一僵,只得苦着脸赔笑。如果他只是一个人的话,那么他不会认为自己做错了,但是这次的是请却连累的凤家甚至有可能连累定王府。徐清尘看看凤之遥淡淡道:“做的不错。”

    原本以为要被清尘公子训斥的凤之遥下巴险些掉到了桌子上,他可是亲眼看到清尘公子怎么对王爷的。当然也不敢指望正怒气腾腾的清尘公子会放自己一码。墨修尧更是万分不满,“他哪儿做的不错的?”

    徐清尘淡然道:“结果不错。”不仅让大楚的新皇少了凤家的扶持,让大楚朝堂上更加纷乱了。更带回了一个可以在商业方面独当一面的凤怀庭,这个结果当真是十分不错的。墨修尧气结,这样不错的结果难道不是本王努力出来的么?就凭凤三一个人能有这样的结果么?为什么挨呲的事情全是他的,凤之遥这个惹祸的人,居然还能得到称赞?公道呢?天理呢?

    “阿璃,你大哥欺负我!”墨修尧伸手搂着叶璃的腰哀怨的道。

    叶璃怜悯的拍拍他的肩膀,表示大哥要欺负你我也没办法?我也不敢和大哥对着干啊。

    徐清尘回头淡淡的瞥了一眼楼着叶璃撒娇的某人,“如果王爷还打算用晚膳的话,最好还是不要耽搁时间了。桌上这些公文还都瞪着王爷示下呢。”墨修尧怨念的放开叶璃,舀起卷宗翻阅起来:徐清尘,你这样处处找茬真的没有暗恋本王的亲亲娘子么?

    书房里保持了一会儿的平静,看着墨修尧可怜巴巴的望着自己的模样叶璃也只得心软的坐下来蘀他看那些摞得高高的折子。

    “咦?雷振霆到底想干什么?”一边的凤之遥扬了扬手里的折子问道,“短短一个月,他已经往边境增兵数十万,如此一来,西陵边境的兵马已经达到了六十多万了。他不会是想要对咱们动手吧?”

    墨修尧侧首,摸摸下巴道:“不应该啊,雷振霆不像是冲动的人。何况,如果要对西北出兵,本王和阿璃不在的时候他就该动手了,不会拖到现在。”凤之遥不解道:“那他想干什么?闲着没事跟咱们挑衅一下?”

    叶璃沉吟了片刻道:“不想跟咱们动手就是想跟别人动手了。兵者,国之大事。雷振霆不会为了跟咱们闹着玩儿就贸然调动几十万兵马的。不过…当初以为他会进攻南诏,没想到他竟然收了回来。”徐清尘有些遗憾,又有些释然的道:“这一次确实是我失算了,南疆偏安一隅。与西陵边境更是险阻,大多数情况下,南诏都无法对西陵构成有效威胁。同样的,西陵想要夺下南诏也要费不少的力气。雷振霆始终忌惮咱们,暂时放弃南诏是很有可能的的。”

    墨修尧转身看着挂在墙上的地图,道:“他还是想进攻大楚。”

    凤之遥笑道:“这倒是有可能,比起咱们算得上是贫瘠的西北,毕竟大楚的江南和楚京才是真正的繁盛之地。如今大楚新皇初立,又在和北境交战,北方还有北戎虎视眈眈。他若是不想分一杯羹才怪了。所以…边境上这几十万大军就是为了提防咱们出兵帮助大楚准备的?真是看得起墨家军,只怕他真正出兵攻打大楚的兵力也不必这个多多少吧?”

    徐清尘平静的看着墨修尧,“王爷有何打算?”

    墨修尧挑眉,不解的看着眼前的悠然而坐的白衣男子。徐清尘淡笑道:“一旦西陵攻楚,北边北戎必定也会乘机而动跟着趁火打劫。王爷是打算出手相助还是置之不理?”

    墨修尧扬眉道:“出手相助如何?置之不理又如何?”

    “出手相助,就表示王爷承认了墨景祈临终前的旨意。墨家军依然是大楚的守卫,定王府依然是大楚的臣子而西北依然是大楚的土地。置之不理,西北短时间内却是没有人敢主动挑衅,但是一旦大楚被吞并。西陵和北戎将会对西北形成合围之势,到时候……”徐清尘声音平淡的没有丝毫波澜,渀佛他现在说的不是攸关西北和墨家军命运的大事,而是明天早上吃什么早点一样。

    墨修尧撑着头打量了徐清尘良久,才回过头来对叶璃微微一笑。启唇道:“本王两个都不选。”

    徐清尘挑眉,墨修尧冷冷一笑,手中的毛笔飞出,嗖的一声钉入了墙上的地图上。众人抬头望去,毛笔深入墙中足有两寸,其位置正好落在了地图上地图上西陵的都城,潞城的位置。只听墨修尧淡淡道:“本王选…进攻西陵!”

    凤之遥眼睛一亮,目光定定的望着那死死的定在地图上的笔杆下。渀佛那支小小的狼毫笔就是一把利剑真的就此劈开了西陵的都城一般。

    “进宫…西陵?!王爷说真的?”凤之遥的声音都带着些颤意,听得出来是兴奋到了。

    “难道本王还能说笑不成?”墨修尧笑道。凤之遥的眼睛更亮了,墨家军蛰伏多年,终于到了一展锋芒的时候了。这只大楚最精锐的雄师,其实城里成立的最初最初的目的就是为了一统天下。但是因为各种各样层出不穷的原因,这个愿望始终不能达成。转眼已经将近两百年过去,墨家军的锋芒和荣光几乎都要被磨尽了。现在,他们终于等到了么……

    “既然如此…”徐清尘淡然一笑,声音清越平静,“王爷准备好了吗?”

    “如果本王没准备好,清尘公子送到边境的那三十万大军岂不是白费了吗?”墨修尧朗声笑道。被墨修尧说破了布置,徐清尘也不在意,微笑道:“既然如此,恭祝王爷旗开得胜。”

    原本平静而平常的书房里,看似闲谈的对话绝对了天下未来的局势。叶璃坐在一边浅浅微笑,天下…大乱将至。身为妻子她会永远陪在他的身边。身为定王妃,她会亲自参与到这一场逐鹿天下的游戏之中。

    ------题外话------

    至此,最后一卷逐鹿天下~亲们大概一直觉得凤挺磨叽的,这么长了各种渣配也没弄死两个。觉得没爽到的亲,后面大概会爽到了…

    老实说,现在这一卷凤感觉一直不太好。很多凤原本计划中的东西都没有写出来,这其中也有各方面的影响吧。有点遗憾。拔过还是谢谢亲们这么久一直陪着凤啊,后面的凤回更努力认真滴写的。同时…有月票神马滴亲们求票票啊啊啊~

    ∷更新快∷-< 书 海 阁 >-∷纯文字∷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290》,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290大乱将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290并对盛世嫡妃290大乱将至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