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墨景黎的打算

    章节名:305.墨景黎的打算

    305。墨景黎的打算

    镇南王的异动墨景黎在第一时间便知道了。即使墨景黎再蠢他也还是记得江南才是他真正能够安身立命的资本,何况墨景黎从来就不是真正的蠢材,只不过比起一些人他还不够聪明而已。所以,在收到镇南王的行动的第一时间,墨景黎便以摄政王的身份下令给正领兵北上的慕容慎,全力阻拦镇南王南下。慕容慎领兵北上原本就是因为北方的兵马被镇南王打得实在不成样子了。原本就是来找雷振霆算账的,自然也不在意到底是在哪儿找他算账,接到墨景黎的命令之后立刻就率领原本直上北方的的大军往东南方向而去,想要挡在西陵大军的前头。

    而做了这些打算之后,墨景黎依然不能安心。暗中命令自己的心腹暗暗准备迁都南下的事宜,全然没有想到还在与北境和北戎两国作战的将士的死活。但是墨景黎的这些举动却没有真正的瞒过所有人,很快就有一封密信往楚京东北方向的紫荆关而去了。

    紫荆关上,一日比一日更见艰难的战事让冷淮这一个多月也苍老消瘦了不少。北境大军渀佛知道大楚已经是强弩之末一般,自从北戎进军关内之后便开始了越发疯狂的进攻。冷淮有理由相信,北戎和北境早就暗中串联在一起了。然而,楚京送到紫荆关的粮草军需却一日比一日少,自从新皇登基之后这个月的粮草竟然已经拖了十天了还没有送到。如果再过十天还是没有粮草的话,大楚不用北境进攻,自己就会不战而败了。

    “父亲,找我什么事?”被突然叫道书房的冷皓宇一脸悠然不羁的看着眼前剑眉深锁的老父,渀佛完全无法理解父亲的忧虑从何而来。他这安然若素的模样却也引得冷淮一阵火大。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儿子在他面前就是这么一副天塌了有高个儿顶着的什么都不在意的无谓模样。虽然已经知道了冷皓宇并不真的是那种不知所谓的纨绔子弟,但是看到他这副模样冷淮还是忍不住想要动怒。

    “嬉皮笑脸的像什么样子!”冷淮沉声道。

    冷皓宇撇了撇嘴,难道要想冷大那样整天板着个臭脸渀佛人家欠了他几百万两银子不还的模样才算像样子么?翻了翻白眼,冷皓宇道:“父亲,到底有什么事?我还要陪婷儿出去玩儿呢。”冷淮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玩?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你还有空陪你妻子玩儿?你媳妇儿是怎么回事?你不懂事她也不懂事?整天胡闹!”

    自己被说上两句冷皓宇一贯的无所谓,但是说他的亲亲娘子可就不成了。冷皓宇不悦的道:“我媳妇儿怎么了?能持家能生孩子能陪我做生意还能陪我上战场。就算不如定王妃但是也不差吧。你媳妇儿行么?你大儿媳妇儿行么?”说到后面,冷皓宇又渐渐地得意起来了,渀佛是觉得自家娘子当真是十分不错的。

    冷淮被他这么一睹,忍不住嘴角抽了抽,无奈的道:“我叫你来不是想听你吹嘘你媳妇儿!”

    “我是吹嘘么?我是实话实说好吧?”冷皓宇不满的低声嘟哝,心中暗暗道,还不是你挑起来的么?早说正事不就好了?“有什么事,父亲直说便是。”

    冷淮皱了皱眉,沉声道:“京城到底出什么事了?别说你不知道,我知道你有另外的消息渠道。”冷皓宇不由得冲他一笑,仰首问道:“那父亲你知道我这消息渠道是从哪儿来的么?你真的要用?用了你舀什么还?”

    “这…”冷淮语塞,虽然冷皓宇从没说过什么。但是这几个月的相处冷皓宇也没有刻意瞒着他。多少他还是猜出了这些年这个儿子到底都在干些什么。虽然一边心惊恼怒于儿子的大胆和任意妄为,但是另一方面作为父亲儿子能不靠家里的帮助有如此能耐和成就,他心中也是感到几分骄傲和宽慰的。冷皓宇也不着急,笑眯眯的等着他父亲做决定。

    好半晌,冷淮有些恼羞成怒的瞪着他道:“你是我儿子,我做父亲的问问你消息还要给钱不成?”

    冷皓宇挑眉,有些揶揄的看着他倒也不为难,耸耸肩道:“其实也没什么。镇南王被定王截断了回西陵的路。打算抛弃老家去江南抢黎王的地盘了。黎王当然不肯把自己的地盘轻易的让给他,所以正暗中筹备着回江南呢。要回江南自然也要把许多东西甚至兵力都带回江南去,哪儿还有功夫管您这小小的紫荆关啊。反正黎王也不是皇帝,京城没了他还有江南繁华之地呢,对他来说也没什么损失。”

    “什么?”冷皓宇说的轻描淡写,冷淮却听得脸色铁青,“这怎么可能?黎王难道不知道,一旦京城失守,大半个大楚就算完了!”

    冷皓宇挑眉道:“不信你还问我?就算黎王不放弃又怎么样?北戎已经入关了,过不了多久一样会打到楚京,到时候你紫荆关还能撑得住么?如果到时候再撤,恐怕墨景黎连江南那块地儿也保不住。他当然要先走了。去了江南他不用当什么摄政王,等到小皇帝被北戎还是北境弄死了,他可以直接登基做皇帝。”

    冷淮哑口无言,冷皓宇这话虽然说得粗俗毫无修饰,但是无疑却说中了正点。但是要他就这么放弃坚守了这么久的紫荆关,特别是在明知道放弃之后的后果的情况下,让他如何能够甘心?

    “那你又为什么要来?定王让你来自然也是有所打算吧?难道定王真的想要眼睁睁的看着大楚沦陷?”事已至此,冷淮也不再回避冷皓宇的身份了。

    冷皓宇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冷笑道:“我为什么来?谁让你不知死活一把年纪了还往战场上跑?我总的来说看看是不是要给你还是冷擎宇收尸吧?至于定王,你死心吧。这会儿定王正在西陵呢,他就算改变主意了也生不出翅膀飞回来。”不管墨修尧是怎么想的,但是冷皓宇出现在这里却实打实是因为担心他这个老爹不小心把自己玩死在战场上了。没想到对方竟然完全不领情,也不怪冷皓宇脸色不好看了。

    冷淮也知道自己一直着急这话说的有些过了,也不在意冷皓宇说话难听。看着跟前脸色难看的儿子不由得叹了口气,道:“罢了,过几日,你带着婷儿赶紧会京城去吧。”冷皓宇挑眉,“这是什么意思?”

    冷淮没好气的道:“你也说了这紫荆关守不住了。我和你大哥是大楚的将领,战死沙场也是分所应当,你难不成还要来凑热闹不成?趁着现在情况还好一些,赶紧走。冷家…冷家你若是有能力,就照看着一些吧。”他就算效忠大楚,效忠皇室,也没真的打算将自己所有的儿子都陪进去。冷皓宇本来就不是大楚的臣子,冷淮自然是毫无压力的让他赶紧走了。

    冷皓宇却不领这个情,翻了个白眼道:“你的老婆儿子孙子自己照顾。”爷求了王爷眼巴巴的跑到这紫荆关来可不是真的是来给你收尸的。冷皓宇在心中默默的吐糟道。

    冷淮只当他对冷家有心结,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也罢,人各有命。随你。”

    冷皓宇皱眉,望着冷淮道:“难道你就没有想过撤退?真的打算让这几十万将士都陪你葬身紫荆关?”冷淮苦笑,“撤退?退到哪里去?咱们身后就是楚京,我们能退,这些普通百姓能往哪里退?老夫这辈子没打过什么惊天动地的打仗,但是也从没有做过弃城而逃的缩头乌龟。”冷皓宇只得翻了翻白眼,挥手道:“好吧,我不管你,你也别管我。该走的时候我自然会走。”真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把这老头打晕了打包带到西北去就是了。虽然他看这老头不顺眼,但是也没打算这么早给自己老爹送终。何况,王爷还想要一员能打仗的大将呢。嗯…刚刚五十出头,年龄还不算大,还能带几年兵!

    冷淮被儿子诡异的打量眼神看得十分不自在,但是一时又猜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只得挥挥手他让退下。

    却说紫荆关这边还有冷淮坚守,暂时阻挡了北境大军前进的脚步。另一边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北戎兵马大多数皆是骑兵,而且关外气候恶劣早就了北戎士兵比起关内的大楚人更加凶悍不说,就连战马可一说的上是诸国之冠。周边诸国论骑兵能够与北戎相提并论的也就只有墨家军的黑云骑,但是黑云骑的人数却远比北戎骑兵要少得多。而且黑云骑擅长长途奔袭,一击即走。真的面对面作战只怕也未必能够赢过北戎大军。所以数十万北戎铁骑入关之后的景象可想而知。

    北戎人和北境人还略有不同,北境人虽然大多数也都是化外蛮夷,但是任琦宁或者说林愿却是中原人,他手下同样也网罗了不少中原能人。他也知道自己要做的事统治中原而不是想要毁灭了中原。所以北境大军所过之处虽然不能说是秋毫不犯,但是也不至于出现什么大的杀戮。但是北戎人去不同,北戎人是完完全全的游牧民族,他们杀入中原就是想要将中原的肥美土地,丰饶物产都据为己有的。所以,对上了原本拥有这些的大楚百姓,自然是毫不留情的杀戮殆尽。北方北戎所过之处可以说是哀鸿遍野,血流成河。沿途的百姓十去七八。

    楚京摄政王府气氛却是一片凝重,华国公怒目圆瞪,狠狠地瞪着眼前一脸平静的墨景黎。华国公想要去镇守边关的想法最终还是没能实现,倒不是墨景黎不相信华国公的能力,而是他跟墨景祈一样同样防着华国公。虽然表面上没有人说,但是失踪的皇后到底去了哪里墨景黎心中还是有数的。他自然有理由相信,华国公府早就为自己找好了退了。他担心的是,华国公会带着大楚的兵马投向西北。

    “王爷,北戎大军已经入关,北境大军同样压境。王爷为何迟迟不肯发粮草给冷将军?!”华国公厉声问道。

    墨景黎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淡淡道:“老国公的消息倒是灵通得很。”

    华国公轻哼一声,淡然道:“老夫征战半生,在军中总还是有两个故旧的。”虽然?p>

    液屠浼乙恢币岳匆膊辉趺炊愿叮堑背趵浠锤崭丈险匠〉氖焙蚧故窃诨窒禄旃恍┦焙虻摹k裕耸蔽势鹄吹挂膊凰闫婀帧?p>

    墨景黎当然不会相信华国公的话,却也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淡淡道:“老国公应该知道,自从墨家军与大楚决裂,北方…早晚是受不住的。”说起这个,墨景黎并不是真的不沮丧。即使他还不是皇帝,却也是大楚的实际掌控者。没有一个当权者愿意看见自己所有的领土被人侵占,但是事实如此却也容不得他不承认。

    华国公冷笑一声,道:“没有粮草,没有援兵自然是守不住的。老夫知道,黎王的根基是在南方,听说西陵摄政王提兵南下自然是着急了。”

    “华国公!”墨景黎脸上闪过一丝怒意,沉声道:“华国公请慎言。”

    华国公丝毫不退,“难道老夫说的不对?王爷克扣冷淮的粮草,不给北方援兵,难道不是想要南下?”墨景黎眼中闪过狼狈之色,恼怒的道:“南方本就比北方重要,若是江南再被雷振霆占了,到时候北方也受不住,咱们夹在中间前后受敌又该如何是好?这一切都是墨修尧造成的,若不是他跑去进攻西陵,还堵了雷振霆的退路,雷振霆怎么会转而盯上江南?”

    闻言,华国公淡淡的看着墨景黎,渀佛在看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墨景黎也明白自己无理取闹了,定王府已经摆明了和大楚断绝关系。无论是墨修尧进攻西陵也好,断绝雷振霆的退路也好,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这其中会损害到谁的利益却也不管墨修尧的事了。身为上位者,总不会将别人的利益看得比自己的利益重要。另外,若是大楚自己争气的话,完全可以联合定王府困死雷振霆。让雷振霆带着兵马一路向南所向披靡,是他们自己无能。但是墨景黎就是忍不住想要迁怒,如果没有墨修尧,根本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

    整了整心神,墨景黎也不想继续和华国公讨论到底是谁对谁错的问题。朝中大多数老人对定王府都是执意的偏袒,即使是在如今定王府已经抛弃了大楚甚至给大楚带来了莫大的灾难的情况下,这些人依然会提墨修尧说话。这样的情形让墨景黎是又嫉又恨又是无奈。

    “华老公难得到本王府上来,该不会就是为了跟本王讨论这件事的吧?”墨景黎换上的一个淡然的神色,问道。

    华国公撇了他一眼,现在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他来不是讨论粮草军需的问题,难道还是还跟他喝茶的么?

    墨景黎道:“其实这些事情老国公实在是不必操心,自然有朝中的大臣们去办,难不成老国公认为这满朝大臣都是酒囊饭袋不成?”华国公冷笑,这几年下来墨景黎什么本事都没长,打官腔倒是学得不错。朝中的大臣确实不是酒囊饭袋,但是却也没有哪个人解决了边境的事情。倒是跟黎王一样,暗中忙碌着收拾家当准备南下的人不少。华国公看着墨景黎,沉声道:“北戎入关以来,一路杀戮百姓。被北戎侵占的地方早已经哀鸿遍野赤地千里,不知道王爷听说了没有?”

    墨景黎一愣,点头道:“本王确实听说了一些。不过…传言未免有些失实。老国公想太多了。”

    华国公怒极反笑,“传言?失实?到底是不是传言老夫不信黎王殿下不知道。楚京之后一路往南一马平川,老夫可否知道黎王打算退到哪里去?退到云澜江以南?北戎骑兵不善水战确实是个好主意。但是老夫想问一句,黎王殿下将大楚北方上千万百姓置之何地?”看着墨景黎沉默不语,华国公苍老的脸上现出悲凉之色,沉痛的盯着墨景黎道:“黎王,那些被杀戮的百姓都是大楚的百姓,都是你墨家的子民啊!”

    墨景黎脸色阴沉,盯着华国公道:“华国公这是在指责本王?”

    华国公凄然苦笑道:“老夫何德何能敢指责摄政王?老夫只记得当年摄政王墨流芳说过一句话——得民心者得天下!黎王殿下将自己的子民当成随手可丢的物件,又怎么能指望他们为你尽忠?当年摄政王刚摄政的时候大楚的情形未必比现在好多少……”

    “够了!”墨景黎粗暴的打算华国公的话,华国公苦口婆心的劝告听在他的耳中更像是一种讽刺。冷眼看着眼前的老者,墨景黎冷笑道:“本王是没有墨流芳和墨修尧的本事,那又如何?要不本王蘀你将墨修尧请回来,还是本王直接请皇上禅位给墨修尧?”华国公被他这么一定,一时间只气得浑身发抖。如果说先帝还算是个颇有心机的枭雄的话,墨景黎和墨景祁兄弟简直就是墨家的异数。已经到了如此局面了依然不肯反省自身,反而将过错推到别人身上。有如此后人,大楚当真是…气数已尽了吧?

    华国公吸了几口气,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怒意。方才站起身来道:“也罢,老夫说的话黎王听不进去老夫也不惹人闲了。请黎王尽快调拨粮草和援军,支援北境和北戎前线!”

    bsp; 华国公咽下了这口气,墨景黎的怒意却还未全消,冷然看着华国公道:“华国公,本王记得你已经致仕已久。调不调粮草,给不给援兵,什么时候给是本王的事情,华国公还是回府好好休息了。说不定过不了几日咱们就要启程南下了,万一路上华国公身体欠安出了什么事,本王也不好跟华家交代。”

    “老夫不会离京。”华国公正色道。

    墨景黎不以为意,华国公要不要离京可不是他自己能说得了算的。虽然华国公已经有多年没有带过兵了,但是军中确实还有不少的故旧。墨景黎是绝对不会将他留在京城的,与其便宜了墨修尧,他宁愿将楚京送给北戎和北境!

    至于华国公的意愿,完全不在墨景黎的考虑之中。若是华国公实在是不合作他也不介意用强的。

    “黎王!”墨景黎的打算华国公怎么会看不出来,不只是他的打算,就是他的想法华国公也能猜到几分。正是因此他心中才更加难过,墨景黎这样的心性,别说是如今这个乱世以至的时候,就是太平盛世也是不适合为君的。华国公定了定神,沉声道:“老夫绝对不会离开京城,定王若是坚持,不妨试试看将老夫的尸体带出京城!”

    墨景黎有些不悦的皱眉,虽然他看华国公极度的不顺眼。但是介于华国公已经是京城硕果仅存的历经四朝的老臣,他也不敢真的将华国公给逼死了。而且说动那些老家伙同意迁都也是个大事情,若是华国公公开反对的话,许多老臣都不会同意的。皱眉道:“国公,本王也是为了你好。你老如此高龄了,何不到江南安享晚年。至于楚京…总有一日咱们还会回来的。”

    华国公冷笑一声,“安享晚年?梦到那些枉死的百姓哭号,老夫睡不着,安不了!老夫一把老骨头,也活够了,誓与楚京共存亡!”

    墨景黎含怒起身,盯着华国公打量了半晌才冷然丢下一句,“本王绝不会给你一兵一卒!”然后拂袖而去。

    留下坐在花厅里的华国公怔愣了半晌,终于仰天长叹道:“蠢材!大楚有如此蠢材……”一行老泪凄然的滑过苍老的满布皱纹的脸庞。看着四周雕楼画栋金碧辉煌的摄政王府,只得慢慢起身蹒跚的向外走去。

    大楚…完了……

    ∷更新快∷-< 书 海 阁 >-∷纯文字∷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05》,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05墨景黎的打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05并对盛世嫡妃305墨景黎的打算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