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白氏覆灭

    317。白氏覆灭

    白府书房里,白允城正在和旁支的兄弟和幕僚商量计策之时,门外管事急匆匆的前来禀告,“老爷,凤三公子和徐三公子来了。”白允城当即心中咯噔一声,凤之遥可是墨修尧的心腹,而徐清锋更是徐家三公子,受伤的徐清柏的亲堂兄,这两个人联袂而来能有什么好事?

    “凤三公子可有什么话说?”白允城问道。

    管事的脸色也有些白,道:“凤三公子之说奉王爷之命有事要见老爷,并未详说。不过…徐三公子身后跟着不少侍卫,似乎…已经将咱们家围起来了。”闻言,书房里众人皆是一惊,脸色更加难看起来。半晌,白允城方才长叹了一声道:“罢了,我去看看。”

    带着管事来的大厅,果然看到一身红衣的凤之遥和一声黑衣的徐清锋一坐一立在大厅里。看到他出来,坐着喝茶的凤之遥才站起身来拱手笑得宛如春风,“白家主,在下打扰了。”一边站着的徐清锋却没有任何表示,脸色也不怎么好看。白允城笑容有些僵硬,拱手回礼道:“哪里,凤三公子和徐三公子大驾光临,白家蓬荜生辉才是。两位还请坐下用茶?”

    徐清锋毫不领情,“不必了,本公子不是来喝茶的。”

    白允城又是一噎,他本当徐清锋出身徐家必然和徐清柏一样就算习武也应该是个温和有礼的,却没想到他竟是这般直接,丝毫不给人面子。凤之遥也不在意,没什么诚意的笑道:“白家主不必在意,他心情不好。”

    白允城有些小心的问道:“可是舍下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

    徐清锋冷笑一声道:“任是谁听说有人要杀他表妹并未出生的小侄子,也是高兴不起来的。”白允城大惊,脸色一白强笑道:“三公子说下了,这…这王妃风仪万千,谁敢如此大逆不道……”

    凤之遥漫不经心的挥动着折扇,有些惋惜的看着白允城道:“白家主,徐兄所说的确有其事啊。不然,在下也不敢叨唠这一趟了。在下正是奉王爷之名前来…调查此事。”

    白允城笑容早已经僵硬的仿佛面具挂在脸上,眼中也掩不住那一丝强自压下的震惊,“凤三公子…这是什么意思?”

    凤之遥也不跟他兜弯子,正色道:“在下接到消息,尊夫人对王妃起了杀心,王爷大为震怒。不过…白家毕竟不同于旁人,王爷还是愿意给白家主几分面子的。还请白家主请尊夫人出来与在下对峙一番,若是子虚乌有之事,在下回去也好跟王爷和王妃交代。”

    “这……”白允城心中暗暗叫苦,刚才妻子才跟自己吐露了心思,这会儿定王府的人就找上门来了。白允城心中实在拿不定到底是凤之遥确实拿到了什么证据,还是自己府中有定王府的人与夫人的谈话被听到了。

    凤之遥剑眉一扬,淡淡笑道:“这也是给白家主一个证明清白的机会,白家主这样左右推搪,难道并不是空穴来风,白家虽然表面臣服定王府,暗地里却依然藏有不臣之心?”

    “怎么会?!”白允城连忙道:“既然如此,在下这便请夫人出来便是。”说罢就要招人去请白夫人过来,凤之遥一挥手笑道:“不必如此麻烦,咱们还是亲自走一趟比较快些。”

    “这…后院之地只怕是……”白允城有心拒绝,凤之遥淡然笑道:“咱们带来的人都是守规矩的,只要白家主的人嘴严,自然不会有什么谣言流出。”看着似笑非笑的凤之遥,在对上冷眼盯着自己的徐清锋,白允城也只能退让,“如此,凤三公子,徐三公子请吧。”

    白允城带着两人一路直往后院白夫人的院子而去,才刚走到院门口就听到里面出来哭叫声。白允城心中一紧也顾不得凤之遥和徐清锋,快步走了进去。一进门,就看到白夫人倒在地上,身下满是暗红的血迹,腹部插着一把小巧的匕。看着白夫人的一只手握着匕的摸样,竟像是自杀了一般。白允城也认出,那把匕正是平时白清宁极为喜爱经常把玩的那一把。

    看到白夫人已经死去,白允城第一个反应竟然是松了口气,随之而来的又是结妻子死去的淡淡的悲伤。回过头就看到凤之遥和徐清锋二人并肩而来,白允城哀声道:“凤三公子,徐三公子,拙荆她……”被人害死了。

    凤之遥岂会给他机会,看了一眼皱眉道:“这是怎么会是?白夫人怎么自杀了?”

    徐清锋抱胸,冷冷一笑道:“自然是做贼心虚了。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往里走了几步,果然看到了白清宁的灵位,灵位前还插着一注刚刚燃烧不就的香。凤之遥转身看着白允城,冷笑一声道:“白家主,这要怎么解释?”白允城强作镇定,道:“在下不明白凤三公子什么意思?这是小女的灵位有什么问题?”

    凤之遥嗤笑一声,淡淡道:“白家主这是在哄我凤三没年过几天书出身小门小户么?便是供奉灵位,有什么人会将灵位供奉在自己的卧室里?”

    白允城苍白着脸道:“拙荆对小女自幼宠溺有加,如今骤然丧女,所以才……”

    “所以才心怀怨恨,想要刺杀定王妃以报复定王府什么?”凤之遥接口道。

    白允城厉声道:“凤三公子,你这是污蔑!”

    凤之遥平静的道:“是不是污蔑,白家主还是到王爷跟前再解释吧。”白允城有些慌张的望向门口,门外站着的一行黑衣人影让他心中生出一丝绝望。在凤之遥和徐清锋的注视下,终于有些沮丧的低下了头。

    九月的西陵皇城,虽然没有打仗却依然是腥风血雨不停。继前些天的孙家花苑的血洗长街之后,西陵有后妃之族之称的白家也跟着陨落了。白夫人为女报仇意图刺杀王妃,阴谋败露之后自尽而死。白家众人也被锁拿下狱,虽然没有立刻处斩,但是西陵权贵们已经不会再去关注白家的消息了。当初王妃遇刺就牵连了半个西陵皇城的人,如今白家再来一次行刺,是想要牵连剩下的半城人么?这样的蠢货死不足惜还有谁会想要跟他们沾半点边儿?

    孙家

    孙夫人抱着乖巧的女儿坐在书房里看着账册,听到下人禀告白家被抄没的消息连眼皮也没有眨一下,淡淡道:“知道了,下去吧。”

    禀告的仆人恭敬的告退,过了好一会儿孙夫人才放下册子抬头看着女儿淡淡微笑道:“晓馥看得懂么?”孙晓馥才不过是七八岁的孩子,自然看不懂这些密密麻麻的账册,有些沮丧又有些羞涩的摇了摇头,轻声道:“娘,晓馥好没用……”孙夫人含笑柔柔女儿的小脑袋笑道:“娘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看不懂,慢慢学就是了。”

    孙晓馥乖巧的点头,看了看神情淡淡的娘亲犹豫了便可还是终于问道:“娘,白伯母他们…死了么?”虽然年纪小,但是孙夫人经常带着女儿在外面走,所以京城的大多数的权贵贵妇孙晓馥还是都认得的。孙夫人含笑道:“不知道呢,晓馥怎么会认为他们死了?”

    孙晓馥小小的身子微微抖了一下,小手紧紧地抓着孙夫人的衣襟道:“晓馥听说定王杀了好多人,小赵姐姐他们,还有钱哥哥他们家里的人都被杀死了……”小小的孩子本该不懂什么是死亡,但是那天刺杀的时候孙晓馥却也在场。虽然被孙夫人极力护着,但是孙晓馥还是看到了那些满身鲜血的尸体。于是在她小小的心中,从前一起玩过的小伙伴们死了就是变成了那样一具具破碎鲜血淋漓的尸体。这样的场景的确足以让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感到恐惧万分。

    “晓馥害怕定王么?”孙夫人低头看着女儿,轻声叹息着。

    “嗯。”孙晓馥重重的点头,表示她很害怕那个白衣服白头长得很好看的大哥哥。孙夫人眼中带着淡淡的心疼,却又更多的无奈,轻声道:“晓馥不用害怕,定王和定王妃都不是坏人。咱们守着你爹留下的产业,有多少人虎视眈眈。只有投靠了定王府,娘亲才能保住你爹留给你的东西啊。所以,以后如果见到定王和定王妃,晓馥一定不可以害怕知道不知道?他们都是好人,不会伤害晓馥的。”

    孙晓馥有些茫然的望着她的娘亲,娘亲说的话都是对的,但是…杀了许多人的定王真的是好人么?好人…不是不可以做坏事么?杀人…应该算是坏事吧?仿佛看懂了女儿的想法,孙夫人低声叹道:“有的人杀了很多人也未必就是坏人,有的时候是为了身不由己。”对上女儿茫然的眼睛,孙夫人揉了揉女儿的小脑袋笑道:“等晓馥长大了就明白了。”

    “孙余氏慧娘见过王爷王妃。”驿馆里书房里,孙夫人牵着对着叶璃和墨修尧恭敬的行礼。墨修尧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淡然道:“起来吧。”孙夫人谢过,低头对女儿低声道:“晓馥,还不见过王爷王妃?”原本在家里已经教的好好地了的孙晓馥还是出了些问题,看到坐在上的墨修尧竟吓得不敢言语,只躲在母亲的身边扯着孙夫人的一角怎么也不敢出来。

    叶璃见状,含笑笑了笑头对孙夫人道:“孩子还小,不要勉强了。”

    孙夫人无奈的一笑,看着女儿的眼眸中多了一丝淡淡的担忧。等到奶娘将孙晓馥带了出去,孙夫人方才肃色对着墨修尧和叶璃又是一拜,沉声道:“这次王妃遇刺,都是妾身安排失当所致,请王爷降罪。”虽然这些日子,墨修尧并没有迁怒与她们,但是敏锐的孙夫人又岂会不知道因为定王妃的事,定王对孙家也同样有了些不满。只是西陵皇城刚刚收入掌中,定王自然不可能将所有的权贵富商都废了。何况孙家还是领头投向定王府的,如今白家已经没有了无论如何定王都不会在这个时候动孙家的。但是…现在不动,却未必将来也不会动。虽然身为女子,但是她既然担下了孙家家主的名声,那么也就要担起孙家家主的责任。

    果然,墨修尧淡淡的看着她并不说话。但是那隐隐的压力却让孙夫人这样的弱智女流有些吃力的低下了头。

    主位上,叶璃抬手轻轻握住墨修尧的手背淡淡微笑。墨修尧神色缓了缓,淡然道:“这次王妃替你求情,惩罚就免了。本王和王妃即将离开皇城,以后尔等当好好辅佐四公子治理西陵,可明白?”孙夫人心中一喜,对着叶璃恭恭敬敬的一拜,道:“孙氏谢过王妃大恩。”

    叶璃淡淡微笑,抬手道:“起来吧,这事儿原本就与你无关。”说起来孙夫人也当真是有些冤枉,原本举办那秋日花会便是为了替定王府交结那些有意投靠定王府的人,刺客行刺的事情哪里是她能够料想得到的。何况以孙家的势力,又怎么抗衡得了镇南王麾下的心腹和精锐?她一个女子年纪轻轻的带着一个女儿支撑着诺大的家业本就是殊为不易。只要她不做什么不该做的事,叶璃都愿意给她几分方便和颜面的。

    孙夫人对叶璃更是感激,她心中明白的很,自己虽然能够撑起孙家的家业,但是比起定王手下的能人异士却并不算十分出色。就是比起家业,璃城的韩家和凤家都只怕远在孙家之上。想要得到定王的重视本就不易,但是若是有王妃扶持,无论如何,一般人也是不敢欺自己孤儿寡母的。如此,看向叶璃的眼神也越真诚起来,孙夫人又对着叶璃拜了拜谢恩,这才起身。

    “白家的事情可处理妥当了?”孙夫人站起身来,墨修尧才开口问道。白家身为西陵有名的世家,名下的产业自然无数。更有历代西陵皇帝皇后赐予的珍宝,不说旁人,就是奉命跟随前去抄没白家的孙夫人也吃了一惊。孙夫人点头道:“已经处置妥当了,白家名下的产业核算之后都已经送至书房封存,只待四公子伤好之后便可查收。另有现银五万七千两,黄金一万二千两。银号中存银八十七万三千两,金票十万两,各种珍贵古玩六百七十八件,珠宝饰三十四箱,名贵字画二百七十五卷,孤本古籍四百五十二册。白家查抄的所有财产一共可达五百万两。都已经登记在册,请王爷王妃过目。等到四公子接掌皇城之后,便可着人运往璃城。”说着,孙夫人从袖中取出一本薄薄的册子奉上。

    墨修尧接过来看了一眼,淡淡笑道:“看来西陵却也不算是贫困,这算不算藏富于民?”转手便将册子递给了叶璃,叶璃翻了翻也很有些惊讶,不过想想定王府那庞大的几乎难以计数的家业,又觉得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这才是真正的百年大族的底蕴,向当初叶家那样几万两银子就能急的跟乌眼鸡似的,那明显就是刚刚上来的新贵或者暴户。不过即使如此,白家的产业也明显过多了一些,只是想想白家数代出了好几位皇后,十几位皇妃,跟皇室的关系不可谓不密切,或许这样深厚的家底就不难理解了。

    叶璃想了想,道:“银票现银和黄金都送去给四哥吧,三十万大军的军饷和军需若是依旧从璃城出未免有些劳师动众。”

    墨修尧毫不思索,点头道:“阿璃说的是,让卓靖一会儿送过去就是了。”

    叶璃点点头,不再理会这事,看着手中的册子道:“这些古玩之类的…带回去只怕也是费事,稍选几样带回去也就是了,另外,我看这里面有两把宝剑,再加上前段时间有人送来的两把。就送张将军,吕将军,和元将军个一把,剩下的一把便送与南侯吧。”

    墨修尧靠着椅子一边把玩着叶璃的梢,一边示意旁边侍立的卓靖记下叶璃所吩咐的话,“你只送了张起澜他们几个,就不怕凤三来跟你闹?”

    叶璃笑眯眯的道:“我记得这些古玩里有一把前朝吴之恺亲笔所画的千里山河图象骨描金折扇,想必凤三公子比起宝剑是更爱扇子一些的。”凤之遥素来喜好卖弄自己的潇洒倜傥,不分冬夏的拎着扇子扇,有这样一把堪称宝物的扇子,他哪里还会记得要宝剑的事情。墨修尧似乎也想起来凤三公子一身红衣拿着把折扇轻摇得意非凡的模样也不由得一笑,“这么好的东西给他真是糟蹋了。”却还是摆摆手示意卓靖记下。

    叶璃又从册子中挑出了许多东西赏赐给这次西征的有功之臣,几乎是人人都有。另外也记得加了普通士兵一个月的粮饷,横竖这次白家抄了这么多东西也都是意外之财。若是定王府自己受尽定王的腰包反而不好。其间,墨修尧并不提任何意见,只是含笑看着叶璃从容自若的吩咐着这些事情,脸上带着不同于平常人见到的冷淡笑容,显得十分的温和宁静。

    旁边站在的卓靖林寒不以为意,一同候着的孙夫人心中却是极为震惊。显然定王对定王妃的信任远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多,许多事情定王妃根本不需要与定王商量,直接就吩咐人办了。定王却也不见有任何的不悦和疑问,仿佛定王府插手定王府的政务和军务都是天经地义的一半。对此,孙夫人心中对叶璃的看重和忠诚默默的又重了几分。

    等叶璃吩咐完了,卓靖便转身出门办事去了。叶璃合上了册子含笑道:“那些孤本咱们便一道儿带回璃城吧,外祖父看到了一定会很高兴。倒是没想到白家居然当真藏了一些不错的孤本。”虽然数量上比起徐家来说可说是九牛一毛,但是许多股本本身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便是多了一本也足以让许多文人雅士喜不自禁了。

    墨修尧笑道:“咱们只怕没法子全部带走,好歹也要留一些给你四哥做贿赂只用。”

    叶璃一眨眼,蓦地明白过来了。大儒可不是只有璃城才有,西陵就还有一位大儒呢,而且还正好是以为他们有求于人的大儒。若是让龙亭先生知道他们卷走了这许多的古籍孤本一本儿也没给他给他留,老爷子只怕不刁难四哥一番必然不会死心的。

    叶璃只得挑出一些外祖父和两位舅舅感兴趣的带走,剩下的交给徐清柏用以作为请秀亭先生出山的敲门砖。

    时间过得极快,转眼又是几天过去,便已经到了墨修尧和叶璃准备启程回璃城的日子了。三十万大军和张起澜都留在了西陵,跟着墨修尧和叶璃回去的就只有凤之遥,徐清锋,云霆和三千黑云骑病以及暗卫麒麟若干。

    临走的前一天,墨修尧以定王的名义布了在西陵的第一道诏令。诏令宣告改西陵皇城为安平城,同时授予徐清柏西陵五州十二城总督,总领西陵所有军政民务。另封张起澜为镇西大将军,统领三十万大军驻守西陵,西陵境内的所有兵马都归张起澜节制。此令一出,所有人皆是震惊不已。虽然从前没有过所谓总督的官衔,但是只看墨修尧所赋予的权利就能够明白这个官职的权限之大,只要在西陵境内,就可以说得上是徐清柏的天下。虽然有张起澜掌管军务作为节制,但是须知道军饷却是握在徐清柏手里的。如此便可看出定王对徐家的信任。

    而深觉自己被墨修尧坑了一把的徐清柏无奈的撑着已经可以行走的身体,亲自将墨修尧交到他手里的上百万银两退了回来。表示既然要派凤怀庭来,钱的事情自然应该给懂管钱的人去办,本公子不伺候。墨修尧对徐清柏对自己的不信任颇感不悦。徐清柏无奈的叹气道:“在下没得罪定王殿下吧?你这是要将我放在火上烤么?”

    墨修尧只得悻悻的收回,辩称道:“本王这不是相信徐四公子么。”心中却默默地叹息,徐家的人都生的这么聪明干什么,他不就是感觉到徐清尘那个狡猾的家伙靠不住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开溜了,才想要多锻炼一下徐四公子么。比起徐清尘那个多智近妖的,徐清柏这样聪明又接地气儿才是供人奴役的好选择啊。满腹怨气的定王倒是忘了想,若是徐清柏不够聪明,他又何必为这可能是八百年后的可能下套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17》,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17白氏覆灭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17并对盛世嫡妃317白氏覆灭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