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姐妹情?

    330。姐妹情?

    任琦宁到达璃城不到两天功夫,墨景黎和雷振霆也相继到达了。而且两方人马到达的时间也都相差不远。墨修尧和叶璃正在门口迎接雷振霆的时候,下面的人便来禀告大楚黎王墨景黎到了。如今雷振霆和墨景黎之间虽然没有生过什么冲突,但是隔江相望也就罢了,雷振霆的人还在江北占了一点边角之地。所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这两人碰上了气氛自然也好不到哪儿去。

    不过叶璃和墨修尧倒也无所谓。因为墨修尧和雷振霆见面气氛也没好到哪儿去。之前墨修尧狠狠地算计了雷振霆一把,还趁着雷振霆出兵之时拿下了西陵皇城,更是将雷振霆的心腹杀的没剩下几个了。雷振霆若是对墨修尧没有怒气那就奇了。但是现在雷振霆便是心中恨不得将墨修尧鞭尸,却也还是要面色平静的来参加清云先生的寿宴。因为他不来,西陵皇也回来。如今雷振霆已经失去了死死压制西陵皇的优势,自然不能让他再和定王府混到一起算计自己。

    墨景黎如今大权在握,比起前几年排场也是越的浩大了起来。身后浩浩荡荡的跟着侍卫内侍,人数排场摆起来比起一国之君也不差什么。倒是身边跟着的人却依然还是叶莹和栖霞公主。如今墨景黎掌握了大楚的大全,叶莹却并没有变得雍容华贵,反而更加消瘦憔悴了几分。倒是站在墨景黎右手边的栖霞公主,依然是明眸皓齿艳丽不可方物。见此情形,叶璃倒是有些理解当初叶家众人为何不去江南反而跑到西北来了。只怕是叶莹在江南的日子也并不如意吧。

    墨景黎的神色依然是一贯的冷傲睥睨,目下无尘。只是看到与叶璃并肩而立的墨修尧的时候更加多了几分阴鸷。墨修尧显然也没有心情招呼他,只是淡淡的挑了挑眉。墨景黎看了看叶璃和墨修尧,在看看明显也是刚到的雷振霆轻哼了一声道:“原来镇南王早到了一步,怎么不进去在门口站着做什么?”

    雷振霆哪里会将他这一点小小的挑衅看在眼里,朗声一笑道:“本王这不是再次与定王和王妃闲话几句么?没想到黎王这就到了。正好一起进去。”

    “哦?不知几位这是在说什么?本王可否有幸耳闻?”墨景黎盯着雷振霆淡淡道。

    雷振霆笑道:“本王正在恭喜定王刚刚收下长兴城,又喜得贵子,可说是双喜临门啊。”

    闻言,墨景黎脸色顿时一沉。雷振霆此时在这里说长兴城,无异于是在当面打他的脸。楚京不正是被他丢弃的么?抬眼看了雷振霆一眼,墨景黎挤出一丝冷笑,“何止是双膝,去年不是刚收下西陵皇城么?镇南王世子及家眷可还安好?”楚京落到墨修尧手中没错,西陵皇城不也一样落进了墨修尧手里。不止如此,雷振霆的心腹部下,孙子孙女被墨修尧杀的干干净净,比起来到底谁更难看还未可知。

    此言一出,雷振霆也笑不出来。西陵皇城虽然不是在他手里丢的,但是至少也是因为他没有来得及回兵救援之过。

    站在台阶上的叶璃无奈的在心中叹了口气,选在这个时候请客当真是自找罪受。如今这周遭诸国无论哪一国看起来都不是定王府的朋友,特别是眼前这两个,站在大门口讨论自家丢掉的皇城真的没问题么?还是他们指望墨修尧把吃进去的东西在吐出来?

    淡淡一笑,叶璃轻声道:“两位王爷远道而来,旅途劳顿。不如入府中喝杯茶再叙旧?”

    两人闻言各自厌恶的看了对方一眼,谁要叙旧?何况他们也无旧可叙。

    引着一行人入府到大厅落座,待到丫头上了茶水,叶璃才笑道:“外祖父年事已高,近日也有些劳累,只怕不能接见两位,还请莫怪。”

    两人都知道清云先生已经八十高龄,叶璃说的这个理由自然是让人找不出什么错处。雷振霆点头道:“咱们是来给清云先生祝寿的,岂能劳动老寿星。还是到了寿宴当天再给清云先生拜寿吧。”

    叶璃含笑谢过,大厅里的气氛便有些古怪起来了。在场的三个男人显然谁跟谁也不是朋友,自然是没什么话可说。叶璃对雷振霆和墨景黎也没什么好感,便也没有心情来调节气氛。侧对墨修尧笑道:“我有些话想跟四妹说,镇南王和黎王还是有劳王爷招待吧?”

    墨修尧无所谓的点了点头,叶璃便起身对坐在墨景黎身边的叶莹淡淡一笑道:“四妹,咱们出去走走吧。”

    叶莹显然也有话想要跟叶璃说,没说什么站起身来跟着叶璃走了。两人一走,大厅里就只有栖霞公主一个女眷了,栖霞公主看看门口,还是站起身来道:“我也出去走走。”

    很快,偌大的大厅里只剩下三个男人了。气氛也变得更加凝重起来。

    好一会儿,才听到墨景黎冷笑一声道:“墨修尧,你好手段,去年这一年,全天下人都被你耍着玩儿了吧?”雷振霆看着墨修尧的脸色也有些阴沉。可以说,这一年多几国之间打来打去,谁都没有真正占到便宜。而真正得利的正是那懒洋洋的依靠在椅子里的白男子。定王府所得到的不只是西陵和大楚的大片土地与两座都城,更重要的是事这一次才真正完全的让墨家军摆脱了大楚这个包袱和束缚。如今的墨家军无论想要打哪儿都是名正言顺的,无论是谁也说不出什么来。所以,从一开始墨修尧就在等待,瞪着北戎和西陵进攻大楚。因为作为原本大楚的臣子,即使已经与大楚决裂,也绝对不可能抢先对大楚出手的。而现在,这个约束已经被他们完全打破了。

    虽然时间长了,谁都能想明白着其中的玄机。但是此时再想明白却已经晚了,墨修尧利用者一年的时间早已经占尽了上风。即使高傲如雷振霆也不得不感叹墨修尧的耐性和心机。

    墨修尧懒懒的看着墨景黎,唇边勾起一丝嘲讽的笑意,“本王大度,不介意失败者叫嚣几句。”

    “墨修尧!”墨景黎怒吼,面对着墨修尧,他仿佛永远都是失败的那个。但是墨景黎从未有现在这一刻那样强烈的希望这世上从来就没有过墨修尧这个人。因为他的算计,他丢掉了大楚的半壁江山,丢掉了大楚的都城,只能偏安一隅。即使在江南他手握重权说一不二。但是每时每刻只要听到有人在谈论墨修尧,他就仿佛听到人们在心中对他的嘲讽和不满。因为被他丢掉的都城,被定王给救下来了。而被救下来的楚京却再也不是大楚的了。这一切,都是因为墨修尧……

    墨修尧慵懒的抬眼,“本王不是在这里听你咆哮的,没事儿就回驿馆带着去。镇南王,可还有什么话要说,没有的话本王就失陪了。”

    墨景黎脸色铁青,紧紧握起的拳头咔咔作响。倒是雷振霆还沉得住气一些,平静的一笑道:“定王这是有什么事如此心急?”

    墨修尧志得意满的一笑,道:“本王要回去看看我的小公主。”

    定王妃生下一对龙凤胎的消息自然所有人都是知道的,看墨修尧的神色显然对女儿更加疼爱一些。倒是让雷振霆有些好奇,毕竟对大多数人来说,还是儿子更重要一些。而墨修尧目前也才只有两个儿子,并不算多。相比雷振霆的从容若定,墨景黎的脸上却是有些掩不住的嫉妒了。对于墨景黎来说,墨修尧如此高调的炫耀简直就是在他的伤口上撒盐。

    “不知本王是否有幸见见定王府的小公主?”雷振霆问道。

    墨修尧自然不会同意,“小女刚刚满月不久,见不得风。只怕要让镇南王失望了。”

    对此雷振霆也不意外,他跟墨修尧的关系自然没好到可以让他放心的去接近定王府刚生下来的孩子的份上。对墨修尧的拒绝也不在意,只是淡笑道:“那真是十分遗憾了。”墨修尧一挥手,淡淡道:“镇南王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雷振霆垂眸,淡笑道:“定王倒是爽快。也罢,定王在这个时候广邀诸国权贵,心中自然是有数的。却不知道定王是否有空与本王单独一唔?”

    墨修尧剑眉一挑,笑道:“自然没问题,近日诸事繁杂,不如等到外祖父寿辰过后再叙如何?”雷振霆满意的点头道:“如此,本王恭候定王大驾。”

    王府后院的花园里,叶璃带着叶莹漫步其中。侧看了一眼落后自己一步的叶莹,不由得回想起当年尚未大婚的时候的叶莹。那时候的叶莹还是个年方十四的豆蔻少女,容貌才华冠绝京城,正是无数少女羡慕男子倾慕的时候。如今一晃竟然已经十年过去,眼前的叶莹却已经只剩下了消瘦苍白的身影。即使容颜依旧美丽如故,却早已经没有了当初的光彩和灵秀,仿佛一个毫无灵魂的木头美人。

    拉着叶莹在凉亭中坐了下来,叶璃轻声问道:“四妹如今可还好?”

    叶莹抬头看了看她,眼中闪过无数复杂难辩的神色,最终有归于平静,苦笑道:“黎王府的事情,三姐怎么会不知道?不过是过日子罢了,倒是三姐…这些年想必是过的极好。”叶莹看着眼前的叶璃,心中更是酸涩无比。当初她傲然轻视的叶璃,早已经成为了她永远也无法企及的存在。当年的尚书府里,她的光华被人遮掩住了,只留给世人一个平凡无奇的印象。然而明珠即使蒙尘,也终有一天会绽放出夺目的光辉。从一开始,叶璃就和她们是不一样的。

    叶璃微笑浅淡,“我确实还不错,如今父亲和祖母也在璃城。你若是有空不妨去看看他们。”

    叶莹微微怔了一下,摇了摇头道:“还是算了,我如今也没本事给叶家什么富贵荣华,想必祖母和父亲也不想看到我的。”从叶家选择了来投靠跟他们关系冷淡的叶璃而不是去江南找自己,叶莹就已经明白了。父亲和祖母其实也是不看好自己的吧。不过这个决定倒也是对的,如果叶家真的到了江南,手中没有丝毫的权利,甚至可以犹如被打入冷宫的自己又哪里什么办法安治叶家众人,只怕到时候墨景黎还要把怒火泄到她们身上。反倒是叶璃,就算与叶家关系再冷淡,至少也可以给他们一个安稳的落脚之处。

    叶璃看着眼前的消瘦女子,若有所思,“四妹真的变了很多。”

    “能不变么?”叶莹轻声叹息,自从知道疼爱抚养了几年的儿子竟然不是自己的亲生子,叶莹才真正的知道墨景黎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往日的恩爱缠绵,海誓山盟早已经是过眼云烟。叶莹面对的永远都是墨景黎的冷漠和厌烦的目光和栖霞公主的得意的笑脸。叶莹虽然才貌双全,但是本身却并不是有太多的政治眼光的人,甚至因为王氏的目光短浅,她尚且还比不上一些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的处事手段。但是即使如此,这么多年下来叶莹再不愿承认也差不多了明白了。当年墨景黎舍叶璃而娶自己,并不是当年自己所以为的对自己情有独钟。当年她自以为可以打击叶璃,将她踩在脚下的婚事其实不过是一个让墨景黎摆脱叶璃的谎言罢了。而当现在墨景黎后悔起当初的决定的时候,叶莹更是无可避免的被迁怒了。

    “还记得当年我跟四妹说过,若是有什么委屈的事情可以告诉我,说不定我还能帮点忙。但是看起来四妹是信不过我的,这些年咱们也没什么来往……”叶璃神色温和的望着眼前红着眼睛的叶莹,轻声叹息道。

    “三姐…我…”叶莹一愣,同样也想起了当年在黎王府的时候叶璃对自己说的话。只是这些年自己的际遇与叶璃的天壤之别,还有心中憋着的那一口气让人无论如何也拉不下脸来求叶璃。此时再听叶璃提起来,叶莹心中的委屈不由得全都冒了出来。只觉得自己从前那般处处针对叶璃简直是太过分了,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整个叶家除了叶璃又还有谁记得自己?

    叶莹咬了咬唇角,低声道:“三姐,莹儿求你…求你帮我找找我的孩子可以么?”

    “你的孩子?”叶璃挑眉。当初墨景黎一脚踢死了黎王府小世子的事情虽然有消息渠道的人大多都是知道真相的。但是对外的理由依然还是黎王府小世子得了疾病夭折的。叶莹点点头,苦笑着道:“前两年在楚京的事三姐想必是知道的。我的孩子…”想起自己那个从出生后就连面都没有见过的孩子,叶莹也忍不住落下泪来。从前她也靠着孩子跟栖霞公主争过宠,但是等到知道自己的亲生孩子下落不明的时候她才真的心痛欲绝。若是能够找到她的孩子,就算是能够知道她还平平安安的活着也是好的啊。

    含着泪将孩子被墨景祈掉包的事情跟叶璃说的一遍,甚至连墨景黎可能再也不会有子嗣的事情也说了。虽然叶璃早已知道其中的许多情况,却也不得不感叹墨景祈和墨景黎这两兄弟的无所不用其极。思索了片刻,叶璃便点头道:“你放心,只要孩子还活着,我一定会帮你找到。”

    叶莹大喜,连声道:“谢谢三姐,三姐,我……”看着叶莹满眼愧疚的神色,叶璃淡淡微笑道:“以前大家年龄还小不懂事,过去的事情就这么过去吧。你放心,你是我四妹我不会让那个南诏公主欺到你头上去的。”叶莹连连点头,心中对叶璃更是感恩戴德,“谢谢三姐。”

    “谢什么,举手之劳罢了。过两天有空,还是回去看看父亲和祖母吧。从前在家中父亲和祖母最是疼爱你,而且,不是我说,许多事情你当真要好好请教祖母一番。虽然看在我的面子上墨景黎可能不会纵容栖霞公主太过妄为,但是有许多事情我也是交不了你的。”叶璃温和的提醒道。

    叶莹点头,她明白叶璃说的是什么。那些当家祖母名门贵妇的手段,从前祖母和娘亲都曾经要教她,只是她自己不屑一顾罢了。等到后来后悔了,不是被墨景祈禁锢就是身在黎王府中哪里还有人肯教她。直到现在,摄政王府的权利还掌握在贤昭太妃手中,栖霞公主也能够动用一些。而被墨景黎厌弃和冷落的她却是连碰也碰不到一丝。

    其实说起名门贵妇的处事手段,叶老夫人和王氏也交不了叶莹太多有用的东西。都是出身小家的叶老夫人和叶王氏所知所会的也十分有限。若是叶璃当真有意培养叶莹就会请徐大夫人徐二夫人或者华皇后教导她。只是一来没有那个条件,二来,叶璃也不需要叶莹变得太过聪明。

    见叶莹哭得妆容凌乱,叶璃招来人带着她下去重新梳洗。看着她渐渐远去的身影,叶璃脸上的温婉的笑容渐渐地淡去,“秦风,我这么做是不是太狠心了?”

    凉亭外,秦风面色平静,沉声道:“王妃所作所为皆是为了定王府和墨家军。何况,黎王妃也不是什么纯善无辜之人。”

    叶璃淡淡笑道:“说的不错,叶莹被王氏教的从小便自私自利。她此时对我感恩戴德,但是如果哪一天我危害到她的利益,她必定会毫不犹豫的反咬我一口。只可惜…她没有这个机会了。”如此问,倒不是叶璃故作伪善。只不过如今这天下大势之中叶莹确实是十分无辜的。只可惜既然已经深入其中,若是没有掌握自己命运的实力,便只能成为别人掌中的棋子罢了。这是叶莹的命,或者说在当初她选择嫁给墨景黎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她的悲剧。墨景黎从来就不是良人。

    叶璃站起身来走出凉亭,正好看到迎面而来的栖霞公主。这些年过去了,栖霞公主的性情倒也沉稳了许多,不再是当年那个一言不合就要挥鞭子的娇纵公主了。看到叶璃也只是淡淡的抬了下眼皮道:“定王府,叶莹不是和你在一起么?”

    叶璃淡淡笑道:“栖霞公主,四妹到底是王爷名正言顺迎娶进门的嫡妃。你这样直呼名讳是不是有些不太妥当?”

    栖霞公主不屑的挑眉道:“那有怎么样?不过是个王爷厌弃的女人罢了。还是定王妃想要仗着自己的身份替她撑腰?”叶璃掩唇一笑,清丽的美眸在栖霞公主身上流转了一圈笑道:“怎么会?只是本妃有些好奇罢了。说起来黎王对公主也算是一往情深了。怎么这些年也不见王爷给公主一个名正言顺的名分?若是从前,也还好说。现在黎王都大权在握,怎么还没想起这事来?本妃记得公主早就被南诏剥夺了公主之位吧?倒是应该叫一声栖霞姑娘才是。”

    叶璃一番话,顿时说的栖霞公主脸色难看之极。这些年她跟在墨景黎身边,虽然墨景黎没有亏待她,但是却也没有明媒正娶的迎她进门。虽然南诏并不如中原这般在意这些虚礼,但是也正是因为没有这一层名分,即使如今墨景黎大权在握,她在大楚的贵妇中间依然是抬不起头来的。

    “过两天,南诏女王也该到了吧。若是让女王知道自己的妹妹竟然如此……也不知女王心中会作何感想。”叶璃仿佛无意,幽幽的惋惜道。栖霞公主是安溪公主的亲妹妹,但是从小就和自己的姐姐不对付。反而和当初的南疆圣女舒曼琳走得极近。最后更是不顾名分的跟着墨景黎,可说是与安溪公主完全断绝了关系。如今自己的亲姐姐成为一国女王,而自己却连个王妃的名头都没有捞到。等见到了安溪公主,却不知道栖霞公主心中会是会什么感觉。

    “你不用得意!王爷一定会娶我做嫡妃的!”栖霞公主傲然道。

    叶璃抿唇一笑,“栖霞姑娘误会了。本妃是定王妃,黎王取谁做嫡妃跟本妃没有什么关系。不过本妃还是要提醒栖霞姑娘,黎王的嫡妃可是早就有人了。就算黎王要娶,最多也是个平妃。在中原,可没有两头大的规矩。便是平妃,在嫡妃面前也还是要矮一头的。”

    栖霞公主含恨瞪了叶璃一眼,轻哼一声转身而去。

    ------题外话------

    叶莹的结局略有些凶残~虽然还早但素偶还是提前预告一声,希望你们不要觉得偶太狠心了哈~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30》,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30姐妹情?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30并对盛世嫡妃330姐妹情?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