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8定王的算计

    338。定王的算计

    等到叶璃与赫兰王后商议完了,并且初步达成了双方都还算满意的协议之后,赫兰王后才拉着一大堆调好的饰品跟着叶璃一脸欢快的下楼去了。经过这一番深谈,两人都对对方有了更深的认识,个更多了几分欣赏和佩服。

    一下楼,便看到墨修尧几个正坐在楼下的花厅里等着她们。不仅有来找人的墨修尧和任琦宁,就连耶律野和柳贵妃也在。

    看到赫兰王后抱着的大大小小的盒子还有已经换了一个中原女子中很流行的飞仙髻上簪着的精美饰品,柳贵妃和云妃眼中也不由得闪过一丝异色。

    风华楼原本也是定王府名下的产业,同样也是整个大楚首饰方面数一数二的店铺,做出来的东西自然精美绝伦,只要是女人就没有不喜欢收拾的。

    看到他们下来,墨修尧站起身来上前牵着叶璃的手对赫兰王后笑道:“看来王后很满意这里的饰品?”

    赫兰王后喜悦的笑道:“是啊,中原的饰品真是太美丽了。定王妃说这些都可以送给我,真的么?”

    墨修尧淡笑道:“既然阿璃这么说,自然是可以的。王后能喜欢,也是定王妃的荣幸。”赫兰王后捧着手里的盒子,喜爱之情溢于言表,“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定王和王妃。”

    “王后不必客气。”

    叶璃含笑看着两人寒暄,有些不解的问道:“你们怎么在这里?”

    墨修尧柔声道:“听说你们来了风华楼,就过来等着你们。怎么只有赫兰王后选了,阿璃没有看上眼的么?”

    叶璃摆摆手道:“我用不了那些,先放着吧。”她的首饰确实不少,但是真正用了的却并不多。许多都摆在那里当摆设或者送人了。

    墨修尧也不在意,笑道:“前些日子风华楼寻到一块很不错的白玉,回头给你做一只簪子。”

    定王如此的温柔体贴,让旁边站着的几位女子都是又羡又妒。云妃也不由的称赞道:“定王和王妃的感情真好,王上,你说是不是?”

    任琦宁有些不耐烦的点了点头道:“既然王妃和王后聊完了,我们也该回驿馆了。”

    赫兰王后虽然还有些恋恋不舍,不过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便对叶璃笑道:“定王妃,多谢你送我这么多东西。我有许多漂亮的珍珠,回头让人给你送过去好不好?”

    北境虽然地处极北之处,但是却有地方近海。珍珠并不罕见,有许多甚至比中原的还要好。叶璃也不客气,笑道:“那就多谢赫兰王后了。”

    任琦宁带着赫兰王后与云妃走了,原本还想说什么的柳贵妃也被耶律野带走了。墨修尧和叶璃这才愉悦的走出了风华楼,往定王妃的方向走去。只看两人脸上愉悦的神色也知道这次的谈判两边都十分满意。

    还没走到定王府门口,就听见门前不似平日的宁静肃穆,反而有些喧闹。走上前去便看到一个十分眼熟的人影。

    金发的青年人也看到了他们,立刻闪出一口亮白的牙齿,朝着他们奔了过来。

    “美丽的王妃,在这里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墨修尧脸色阴郁,“是么?本王怎么不觉得好?你来定王府干什么?”最好是来闹事的,本王就有理由把你抓起来,然后…墨修尧心理十分阴暗的脑补了各种折磨人的法子。

    虽然金发男子看不出墨修尧的想法,但是直觉还是让人不由得抖了抖更往叶璃那一边转了过去。

    叶璃无奈的微笑道:“阁下是什么人?来定王府有事么?”

    金发男子兴奋的笑道:“当然有事。我是西域珈蓝国来的商人,我叫兰斯。我想要和这座城市的主人做生意。”

    墨修尧挑眉,淡淡道:“你现在不就在璃城里做生意么?还是你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想要卖给本王?”

    金发男子连连摇头道:“不不,我要做很大很大的生意。东方有很多神奇的东西,我要卖到更远更远的西方去。我小时候跟父亲去过那里,那里的人有很多黄金,但是他们没有美丽的丝织品,没有美丽的瓷器,也没有神奇的茶叶。如果卖国去,我很快就能成为富翁。”总算金发男子还会看脸色,见到墨修尧脸色不怎么好看,还加了一句,“当然,还有阁下你。我们都会成为最有钱的人。”

    说到兴奋的时候,金发男子一边手舞足蹈的笔画起来。

    墨修尧和叶璃交换了一个眼色。定王府很有钱,但是他们都不介意更有钱。毕竟…打仗养军队从来都是个烧钱的活儿。

    “阁下不如跟我们进去,咱们详细再谈?”叶璃浅笑道。

    “当然,我的荣幸。美丽的王妃。”金发男子高兴地道。他的雇员警告过他他很可能会被赶出来,但是他却很幸运的第一次就得到了机会。老天果然是眷顾勤奋又会把握机会的人的。年轻人幸福的想着,他仿佛看到了无数的金闪闪的黄金在朝自己招手。

    “美丽么?”走在前面的墨修尧冷笑一声,招手唤来侍卫,“叫韩明月和韩明晰过来。还有清尘公子,这个家伙,交给他们料理了。”

    叫兰斯的年轻的西域商人一脸荡漾的跟着侍卫走在偌大的定王府里。那位白发的王者告诉他他本人并不懂经商的事情,所以要等到专人来跟他谈,并且建议他可以在王府的花苑里逛逛。

    这让兰斯对定王的好感直线上升。见识了无数不懂装懂的上位者之后,这位勇于承认自己的弱点的王者是多么的伟大。难怪这座城市比他见过的任何一座城市都要繁荣和安定。

    六月的定王府中,依然有不少鲜花盛开。兰斯好奇的观赏着这些东方特有的花卉,并且一边琢磨着能不能带回西域去种植。

    正欣赏着花苑中的美景,却见两个人迎面走来。一红一白的两道人影在百花盛开的花苑中选的格外的引人注目。

    兰斯的目光紧紧的锁定了那个红衣的身影。高佻而修长的身影,还有那美丽的容颜。一根丝带随意挽起的乌黑的发丝,还有唇边那懒懒的笑意。无一不给人一种奇异的美感。

    虽然比起美丽的王妃来显得不那么温柔和精致,但是却又多了一份别样的风采。于是,再一次兰斯忽略了红衣人身边的白衣男子,捏着一朵花儿奔了过去。

    “美丽的东方小姐,能有幸一起喝杯下午茶么?如果你没有跟美丽的王妃一样结婚的话,亲考虑接受我深深地爱意。”

    跟前的两人愣住了,显然被眼前这突如其来的示爱吓了一跳。不一会儿,红衣人才沉声问道:“你说什么?”

    兰斯一愣,这位小姐的声音好像比美丽的王妃差了一些。不过王妃那样完美无暇的美人大概是不多见的。但是这位红衣美人也同样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儿。

    “如果你没有结婚的话,请接受我深深地爱意。”兰斯抬起头真诚的道。

    “碰!”

    回答他的是一记又狠又重的拳头,兰斯顿时被打得脑袋发蒙,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摇了摇头,“美丽的小……”

    “碰!”

    韩明晰毫不留情的一圈揍上去,将金发男子原本的贱狗造型达成了国宝,“吓了你的狗眼了,老子是男人!”

    呃?原本还一脸委屈的一位东方小姐太过暴力的兰斯顿时呆住了。再认真看看韩明晰那一身红衣和俊美面容。这才注意到这个红衣美人竟然跟自己差不多高。而且……

    旁边的韩明月看看一脸忿怒的弟弟,在看看顶着一对熊猫眼的金发男子。也不由得低头闷笑起来。

    “哥!”韩明晰恼羞成怒,挣开韩明月拉着自己的手,“你别拦着我,老子要弄死他!”

    “好了,他大概是定王府的客人。你揍两拳出出气就行了。定王妃不是还等着你去议事么?”韩明月劝道。

    听了兄长的话,韩明月这才愤愤的放弃了继续殴打兰斯的计划,狠狠地甩了一个眼刀往叶璃的书房而去。

    跟在后面的兰斯一脸颓废,他居然像一个男人表白,想象就觉得一身鸡皮疙瘩。抖了抖,兰斯决定还是按照他的雇员的建议,请那个叫媒婆的人,给他介绍一个温柔美丽的小姐做妻子。东方实在是太恐怖了,他根本分不清楚男子和女子,最糟糕的的是他们都留着一头长长地头发。

    可怜的兰斯永远也不会知道,他到底是为什么挨了这两拳头。

    叶璃的书房里,韩明晰三人到达的时候墨修尧和徐清尘都已经到了。

    看到兰斯的新造型,叶璃有些惊愕的愣了愣神。同样的兰斯看到坐在一边比起韩明晰更加俊眉出尘的徐清尘,再看看旁边还凶神恶煞的等着自己的韩明晰,眨了眨眼委屈的低下了头。

    那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的清尘公子嘴角一抽,疑惑的挑了下眉。

    没有人看见,坐在叶璃身边的某人低下头喝茶,唇边勾起一丝得逞的笑意。

    兰斯的事情虽然很重要,但是对于目前的定王意义不大。就算与兰斯合作也不是短期内就能看到收益的。所以简单的说了一下计划之后,这件事就直接交给了韩明晰去处理。这些年,韩明月就这么不冷不热的吊着。墨修尧也没有理会他的意思,反正韩明晰遇到麻烦韩明月自然会出手替他解决。虽然对韩明月此人没什么交情了,但是至少韩明月的脑子很不错,能免费用何乐而不为?

    打发了韩明晰三个人,墨修尧三人才重新坐下来商讨正事。听完了墨修尧和叶璃对今天出行的叙述,徐大公子的注意力果然最先注意到了还没到手的凤凰琴上,而不是墨修尧和叶璃一次算计了几个人上面。盯着墨修尧问道:“墨景黎当真会把东西给你么?”丢掉楚京已经够没面子了,要是再丢掉大楚的镇国之宝,墨景黎这个摄政王的脸真的是要被人人在脚下踩了。

    墨修尧笑的志得意满,“比起几件不能吃不能用的死物。难道不是活蹦乱跳的儿子更重要么?”

    清尘公子默然了一会儿,墨景黎果然也不想能够大义凛然的人,“凤凰琴给我。”

    墨修尧笑容更加愉悦起来,“徐兄,这可是大楚的镇国之宝。就算是你我也不能随随便便就给你吧?”徐清尘淡淡的看着他,“你会弹琴么?”

    “略懂一二。”比起清尘公子来,定王的琴技真的只能说是略懂了。何况定王的兴趣也不在此,自然也就不在乎手下的到底是去年刚斫的琴,还是传世名琴。但是对清尘公子却不一样,白玉凤凰琴对清尘公子来说只怕比绝世美人的吸引力还要大的多。清尘公子何等聪明,怎么会不知道墨修尧的意思?轻哼了一声不再提琴的事。他拿不到不代表别人也拿不到。墨修尧挑眉,对着徐清尘一笑。他虽然不能保证别人拿不到,但是却可以保证清尘公子绝对碰不到。

    看着两人之间的眼神厮杀,叶璃无奈的开口打断,“东西还是等墨景黎送来了再说吧。大哥,修尧,咱们是不是哈应该先说说这璃城里的人。”

    徐清尘也不想跟墨修尧在这件事上对峙下去,横竖大家各凭本事了。低眉想了想道:“所以,北戎是想要跟咱们议和,最好是能够结盟一起对付西陵和耶律泓?耶律野以为定王府的人都是傻子么?”若是从前,耶律野替这个提议还有几分可信。但是墨家军占领了西陵皇城之后,所以原本与北戎接壤的地方都已经属于定王府。也就是说北戎和西陵打算时间根本不会有什么冲突。俗话说,远交近伐。耶律野反其道而行的根本毫无意义,对北戎也毫无益处。

    墨修尧笑道:“可不是当咱们所有人都是傻子么?我猜这么白痴的注意不是耶律野自己想出来的。不过,今年夏天北戎大旱,偏偏他们占领的北方地区又饱经战乱,粮食十不存一。耶律野想要跟定王府交易倒也不难理解。如果他能控制北戎的粮草的话,与耶律泓之间的争锋他立刻就能占到上风。”

    “可惜,王爷已经决定帮耶律泓了。”徐清尘淡笑道。

    “怎么算,耶律泓也算是咱们中原的女婿,只要容华公主还是太子妃,本王不介意帮他。”墨修尧笑道。

    徐清尘挑眉,“这是你跟耶律泓的条件?”墨修尧摇头,“这种事情大家心里有数就好,提出来就不怎么愉快了。”

    徐清尘点头,“那北境呢?赫兰王后对上任琦宁,有把握么?”

    叶璃浅笑道:“就凭任琦宁到现在都没看出赫兰王后的真面目,我觉得可以赌一把。”反正输了也没什么损失。徐清尘点头,一边思索着道:“如此一来,就要防备耶律野和任琦宁真的联起手来了。”之前两方结盟不过是为了攻下楚京暂时的合作。一旦攻下楚京迟早还是会翻脸。但是如果墨家军选择了帮助耶律泓和赫兰王后,那么这两个人的联盟反而会更加牢固。

    墨修尧淡然道:“不要紧,横竖…本王也没打算放过他们。”进入了大楚境内的北戎大军与墨家军迟早会有一场生死决战,至于任琦宁那个心心念念想要复国的人自然也不会放过。

    徐清尘点头道:“你心里有数就好。耶律泓那边我会跟二叔说,赫兰王后那边就要辛苦璃儿了。”叶璃笑道:“份内之事,大哥说什么辛苦。”

    “叶家那个叶玥你们打算怎么处理?”徐清尘皱眉问道。对于叶家的人,徐清尘没有丝毫好感。其中尤其以这个叶玥为甚,就算她当初是被人胁迫的,却也改变不了她曾经谋杀叶璃的事实。即使是徐家这样的书香世家,远近亲疏也是分的十分清楚的。在徐家眼里,叶璃自然比毫无关系的叶玥重要千万倍。从前以为叶玥死了也就罢了,如今人又好端端的出现在璃城,而且还不死心的继续想要专营,这就不在清尘公子能够容忍的范围了。甚至对处理此事好不干净利落的墨修尧也有几分不悦。

    墨修尧悠然笑道:“不用担心,自然会有人帮我们处理掉她的。”含笑的眼眸中划过一丝厉芒,他怎么会放过曾经想要伤害阿璃的人呢?

    叶府最偏僻的一个厢房里,叶玥失魂落魄的坐在床边出神。她知道,被定王府发现意味着她所有的筹谋都已经彻底结束了。但是她实在是无法甘心,这么多年,她受了多少苦才熬到今天。为了躲避定王府的追查,她小心翼翼的忍耐着无时无刻不让自己显露出一丝曾经与叶玥相似的痕迹。好不容易熬到了现在,叶玥隐隐有些后悔。如果当初没有想要取巧,如果自己直接去江南。也许能够平安到达也说不定,也许不会被太后的人发现……只可惜如今,悔之晚矣。

    “叶玥。”一个冷漠的声音传入她耳中,叶玥愣了一下,回过头来才看到站在门口的墨景黎。

    “黎王,你怎么会在这里?”叶文华早就让人看守住了房门和院门,除了母亲给她送饭不让任何人进来。墨景黎冷冷的盯着她,道:“本王想进来,就能进来。”叶玥一喜,“你是来带我离开这里的?”

    墨景黎盯着她,“我要的药呢?”

    叶玥脸色微变,强笑道:“我们说好了,到了江南之后…事成之后我才能给你。”墨景黎手一甩,狠狠地将她甩回了床上,“你把药给了墨修尧是不是?”

    闻言,叶玥脸色一变。墨景黎顿时大怒,“贱人!”他原本只是抱着一线希望来的,但是真的听到这个事实还是无法忍住滔天的怒意。一切都毁在这个贱人手里,就因为她的自作聪明,他需要拿出比原本多几十甚至上百倍的代价才能拿到原本唾手可得的东西。

    “黎王……”叶玥叫道。墨景黎确实无比的暴躁,“你知不知道墨修尧问我要了什么?镇国四宝!就是因为你……”叶玥被墨景黎拉着衣襟摇晃的头晕脑胀。镇国四宝…她知道,楚宫中曾经珍藏的最珍贵的四件宝贝。曾经在她最得宠的时候想要看一看,只是提了一句就被墨景祈训斥冷落了大半个月的宝贝。据说连最得宠的柳贵妃也无缘一见的旷世珍宝。这几年宝贝代表的不仅仅是价值连城,更是大楚皇室的脸面和尊严。

    叶玥知道墨景黎此时必然是恨极了自己了,连忙道:“黎王,你带我离开这里。就算没有了…我可以帮你对付太后……”

    墨景黎冷笑,“对付太后?本王需要你亲自去么,你以为你是谁?本王发现…之前之所以没能从你那里拿到东西,就是因为对你太温柔了。本王现在不会再犯这个错了,老老实实把你知道的说出来,本王让你少受点苦。”

    “不可能!”叶玥咬牙道。这已经是她最后也是唯一的筹码,若是说出来就真的是死期来了。墨景黎露出一丝残酷的笑意,“不可能?渐渐这个人你觉得还可不可能?”一挥手,门口两个侍卫拎着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走了进来。

    “皇儿!”叶玥大惊失色,她将孩子藏在城外藏得极为隐秘,为什么会……

    墨景黎满意的笑道:“叶玥,你太自作聪明了。你真的以为本王会帮你扶持这个小子继位么?墨景祈的儿子,本王恨不能…见一个杀一个!她交给你们,不管什么办法问出本王要的东西。”说完,墨景黎厌恶的看了一眼叶玥转身出门去了。

    偏僻的小院里不是的传来女子凄惨的哀叫声,不出半个时辰留在里面的侍卫走了出来。房间里,叶玥跪坐在地上,身上已经是斑斑伤痕,静静地搂着怀里奄奄一息的孩子忍不住放声大哭。这一刻,她真的后悔了。如果就留在老家的乡间,就算一世清贫也好过现在这样……

    “二姐。”门口,叶莹一身淡色衣衫,婷婷而立。眼眸含笑的望着叶玥,眼神轻怜楚楚动人。

    “莹儿!”叶玥回过神来,连忙扑了过来拉住叶莹的手,道:“莹儿,帮我请大夫过来。孩子,我的孩子受伤了……”叶莹轻轻地拉开她的手,柔弱的脸上露出一丝快意的冷笑,“二姐,王爷吩咐了谁都不许请大夫,小妹可做不了这个主。”

    “莹儿……”看清了叶莹脸上的神色,叶玥震惊的望着她温柔娇弱的妹妹,“为什么?”

    “为什么?”叶莹冷笑,“二姐你想要攀上王爷的时候怎么没想过为什么?你但是是怎么说的?反正王爷也不宠我,有你在还能帮帮我?你帮我什么…抢我的夫君,就是帮我么?”

    “我没有……”叶玥艰难的道,她从来没有想过要抢墨景黎。那只是一时的权宜之计而已啊。妹妹为什么不懂?“莹儿,求你了,他是你的外甥啊。帮我救救他……”叶莹脸上露出一丝怨毒,“他的父亲将我的儿子弄到哪儿去了?我的儿子下落不明,他也去死吧。”说完,叶莹推开叶玥,毫不留情的转身出去。

    “莹儿……”叶玥无力的哀叫着,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越走越远。

    ------题外话------

    好友推文:佳若飞雪《名医太子妃》

    http://www。/info/520066。html

    简介:伊荣华,江南首富之女,成婚五年后,却是手脚筋被挑断,亲生兄长被害,眼看着自己视若亲妹的表妹一步步向自己逼近,夺了自己的嫁妆,抢了自己的正妻之位!而自己却被深爱的夫君打成了重伤!

    费尽心思,她终于可以求得一死,临死前发下重誓,若有来生定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决不再手软留情!

    苍天有眼,一朝重生,且看她如何步步为营,将前世的血债一一讨回!

    大伯一家惦记着自己的生意,好说,先把他名下的产业打击的落花流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38》,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38定王的算计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38并对盛世嫡妃338定王的算计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