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额外的贺礼

    340。额外的贺礼

    “母妃,你当真不认识我们么?”

    柳贵妃身子一颤,厉声道:“你在胡说什么?我不认识你们!还不快走!”

    珍宁公主闭了下眼,声音低沉,“你难道一点愧疚都没有过么……”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柳贵妃强自镇定的道,挥手叫来守在门外的侍卫,“来人,将他们赶出去,不许她们再进来了!”

    “你!”珍宁公主猛的起身,却被墨啸云拉住了。墨啸云按住想要扑上去的珍宁公主,沉声道:“姐姐,咱们先回去。”珍宁公主被墨啸云拖拉着走了出去,但是目光却一直盯着柳贵妃狠狠地盯着柳贵妃。等到墨啸云和珍宁公主消失在门口,柳贵妃仿佛全身的离去都消失了一般,无力的跌坐在椅子里。

    容华公主悠然的打量着她,淡淡笑道:“何必如此绝情。就算你有两个孩子北戎王室也不在意。北戎又不比咱们终于规矩多。何况,以你的年纪…难道你还要人相信你是黄花闺女么?”

    “容华!”柳贵妃狠狠的盯着她,眼神凌厉。

    容华公主站起身来,毫不在意的一笑道:“既然是长兴王和珍宁公主认错人了,那本宫也失陪了。我未来的七弟妹。不过…七弟真的会娶你么?”听着容华公主带着笑声离开大厅,柳贵妃脸上的神色更加阴鸷起来。藏在衣袖中的手紧紧地握着,长长地指甲将手心掐出了血痕也无所觉。

    她为什么要愧疚?她做着一切都是为了好好地活着,都是为了报仇!又有谁知道她受了多少苦,跟她在遇到耶律野之前所受的苦楚比起来,他们算什么?有什么值得她愧疚的?别人只当耶律野迷恋她的美色,对她痴心一片。但是耶律野若真对她痴心,又怎么会这么久都不肯娶她?不过不要紧…只要耶律野还需要她,她就可以操纵北戎人,她一定会让墨修尧和叶璃付出应有的代价!

    转眼间,便已经到了清云先生的寿辰之日。整个璃城张灯结彩热闹纷腾,竟是比过年还要热闹。这几年,随着定王府对西北的有效治理,徐家以及骊山书院在西北地区的影响力也逐渐加大。西北送过徐清尘等人恩惠的百姓更是不计其数,更何况清云先生还是定王妃的亲外公,生辰当日,整个璃城的百姓自然比过节还要欢庆。

    这几年随随着璃城的逐渐扩大,璃城效仿南诏王城在城中离定王府不愿的地方建了一个面积极大的广场。广场正后方是一座高大宏伟的观景台,每逢节日璃城百姓们便聚集在这里欢庆。在这里设宴却还是头一次,却也因此让百姓们可以更近距离的欣赏到王府的盛宴。虽然这样对安全方面有了极大的考验,但是以定王府的暗卫能力却也不惧于此。

    华灯初上,整个广场上张灯结彩。无数绚丽的焰火在天空中绽放着。引得广场上的人们一片欢呼。城中的百姓们纷纷走出家门,聚集在广场上欣赏着难得一见的美丽焰火。

    观景台上,几位宽阔的面积足以容纳上千人的宴会。这地方到处修建的时候原本就是为了举办大型宴会而设计的,毕竟定王府的面积并不大,而璃城本身也确实不适合作为真正的都城。若是在这里再修建一座临时的王宫未免劳民伤财。只修建这个广场和观景台,不仅可以让寻常百姓平时在这里玩乐,节日的时候也能再次聚会。同样也解决了定王府无法举办大型宴会的困扰,毕竟总不能每次举办宴会都在城楼上吧?

    观景楼设计的两边向前凹起,形成一个半圆形。无论坐在哪一个角落都能够看到整个广场的全貌,更是上中下三层的阶梯式模样,更让所有参与宴会的宾客都可以看到最上面的主人。这原本也是叶璃略提了几句,最后却是徐鸿彦亲自构画完成的。这两年定王府每年的许多宴会都是在这里举行,也算是与民同乐的意思。

    楼中最上方正中间的位置挂着一个巨大的红底金色的寿字。若是仔细去看,却会发现这个寿字是无数个形体各异的小寿字组成了。字体秀挺中不乏雍容端正之气,却是清尘公子的手笔。

    今晚,坐在最上方位置的却不再是墨修尧和叶璃,而是须发皆白仿佛道骨仙风的清云先生。叶璃和墨修尧坐在他的右手边,左下手往下一点的位置坐着的便是徐鸿羽徐鸿彦和徐家几位公子家眷。再往下才是各国前来贺寿的权贵宾客和定王府底下的文臣武将。如此的安排,在场的人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徐家如今在整个定王府的地位?

    宴会一开始,叶璃便与徐清炎一起扶着清云先生上座之后才自己走到墨修尧身边坐下。众宾客落座之后下面的广场上便已经空出来了一方场地,数百名身着彩衣的女子手持彩灯在悠扬的曲声中翩翩起舞。如此浩大的场面比起以往人们习惯的在宫殿里举行宴会自然要宏伟壮观的多。许多聚集在此观赏焰火的百姓也跟着一饱眼福。

    墨小宝坐在叶璃和墨修尧中间,同样好奇的望着眼前的盛况。他虽然是定王府的小世子,从小到大墨修尧和叶璃也不将他藏在家里,各种场面人物都见识过。但是如此可称空前的盛况却也还是头一回。底下的各国权贵也同样注意到了定王和定王妃中间端着的那个黑衣孩童。小小年纪便已经看得出极为俊美不凡,一双黑黝黝的大眼睛好奇的望着下面的众人丝毫不觉得畏惧。这个孩子便是被清云先生亲自取名御宸的定王府长子。不说定王和定王妃刚刚得到一对双胞胎,就只看眼前这孩子便超过了在座的众人许多。

    定王府世子小小年纪就能有如此的气势和定力,定王府有子如此,已经足以自豪。

    下面歌舞升平,观景台上的宾客们也没有闲着。一边欣赏着难得一见的壮丽歌舞,一边与坐在自己身边的人闲聊着,然后各自纷纷上前献上清云先生的寿礼。许是吸取了当年耶律野在墨小宝的满月宴上的教训,这一次的献礼都还算安分。宾客们送来的礼物都是一些喜庆又合时宜的寿礼。对此墨修尧和叶璃也十分满意,毕竟他们是为了清云先生祝寿而准备的宴会,自然不希望除了什么意外扫了老人家的信。就连墨小宝也亲自先上了自己写的一副百寿图。虽然墨小宝才还不满八岁,但是这两年在清云先生的教导下学业却是十分不错的,一手字也写的像模像样,让清云先生欣慰不已。

    清云先生到底年事已高,受过众人拜寿之后也只是略坐了一会儿便回去歇息了。等到清云先生离去,叶璃才微微松了口气。其实请这么多人来贺寿虽然确实是十分隆重,但是这些人却都不是好相与的。若是在外公面前闹出什么事来,反而白白的让老家人心里不高兴。所以,见到清云先生离去之前宴会一直平平顺顺,叶璃心情也好了许多。至于后面若是还有什么人想闹,定王府却也是不怕的。

    墨修尧低头看到叶璃唇边的笑意,抬手握住她纤细的玉手低声笑道:“那些人再怎么想要折腾,这一点眼力还是有的。不会在外公的寿宴上折腾。”叶璃含笑点点头,道:“我知道,不过总是有些担心。现在外公回去休息了,便不碍事了。”知道归知道,但是总是有人喜欢在这种时候闹出一些事情来。对叶璃来说,今天什么事情一没有清云先生的心情重要。

    老寿星走了之后,宾客们就自在了许多。当真清云先生那样的当世第一大儒,即使是这些各国的权贵人物也是免不了会有那么一点拘束的。不一会儿,观景楼上的气氛便热闹了起来。坐在下面的雷振霆漫不经心的喝着美酒,一面打量着上方坐在墨修尧顺便细心的替墨小宝擦嘴儿的叶璃。明亮的烛火下,女子唇边浅浅的微笑显得格外的温柔动人。

    雷振霆厉眸微微一眯,目光从墨修尧身上扫过。

    “听闻定王和定王妃月前喜获龙凤双胎,如此喜事,本王倒是还不曾恭贺。”雷振霆突然开口道。他声音并不高,但是夹带着身后的内力却轻易的传遍了整个观景楼。在座的宾客也都纷纷醒悟过来,连连向墨修尧和叶璃道贺。墨修尧掀唇淡淡一笑,举杯道:“本王多谢西陵镇南王,也多谢诸位。”

    雷振霆笑道:“如此喜事,怎么能不送礼物?本王为定王准备了一份大礼,还望定王不弃。同样也是彰显贵我两国的深厚情谊。”

    墨修尧剑眉微挑,抛给雷振霆一个疑问的眼神。他可不相信雷振霆会真心送他什么喜得双胞胎的礼物,在他不久前刚刚杀了他的孙子孙女的情况下。

    雷振霆笑道:“这份礼物本王可是派人寻找了许久方才得到,绝对是珍贵无比。”墨修尧微微撇嘴,“如果实在太贵重了,镇南王可以留下自用。”雷振霆笑道:“如此宝物,只得定王堪佩。若是本王却是糟蹋了。来人……”不一会儿,几个西陵侍卫抬着高大的盒子走了进来。轻轻地将木盒放在了地上,恭敬的站在一边候命。

    与其说是一个盒子,不如说这是一个雕刻精美的木柜。众人的目光不由得都集中到了那厅中的雕花檀木柜上,不知道镇南王到底送了定王什么礼物要如此慎重其事。看着众人的反应,镇南王满意的一笑,“打开看看。”

    一个侍卫上前,木柜被从上面抽了去,淡淡的幽香顿时溢满了观景台上。

    众人不由的惊呼一声,大厅中原本放着木柜的地方跪着一个白衣女子。这女子看上去年方不过十五六岁,容貌也并不算十分的绝美。至少在场的包括定王妃在内,最少也有四五名女子的容貌在她之上。但是她却又一种十分奇异的吸引力,吸引着在座的宾客的目光。只觉得这女子尽是无一处不是恰到好处的完美,甚至让人觉得她那不算绝美的容貌也是完美无瑕,若是换一张更美的容颜反而会破坏了这一份气质。

    女子穿着一身素净的白衣,一头发丝也随意的披散着。全身上下没有丝毫的饰品妆点,就连那双美丽的眼睛也是淡淡的没有什么波动,但是对上她那双眼眸的人,却都无法控制的听到了自己砰砰的心跳。

    “镇南王,你这是什么意思?”不等墨修尧说话,另一边的徐鸿彦已经沉下了脸来。别的不说,今天是清云先生的寿辰,雷振霆却送一个美貌少女给定王实在是有些失礼。雷振霆却并不以为意,对着徐鸿彦笑道:“本王知道今天是清云先生的寿辰,如此做却是有些失礼。不过,本王也是刚刚得到这个宝贝不久便匆匆让人送到璃城来。这才想第一时间送给定王,毕竟…这么个宝物,留在本王手里实在是让人有些忍不住……”雷振霆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对徐鸿彦点了点头。

    墨修尧低头打量了一下那白衣女子,扬眉道:“镇南王这是什么意思?”

    雷振霆笑道:“定王与王妃结缡将近十载,府中却为未纳一名侧妃侍婢。本王深知定王有王妃如此奇女子相伴,这世间的庸脂俗粉必然都是看不上的。因此才送上此女,想必此女是绝对足以与定王为配的。”虽然不少人对雷振霆此言都不以为意,毕竟定王妃确实说得上是天下无双的奇女子,即使是单论容貌也丝毫不输给那白衣女子。但是看着那白衣女子却丝毫也说不出她的不好来。转念一想,定王妃随时定王的嫡妃,但是若再添几位如花似玉的侧妃庶妃,却也是一段佳话。如此一想,不只是对这白衣女子没什么想法了,不少人更是动起了别样的心思。当然,西陵皇派来的使者除外。西陵皇派来的使者此时只是低着头盯着跟前杯中的美酒,仿佛这美酒突然变成了琼浆玉液一般。

    其实,直到雷振霆提起此时,在座的人们才注意到这么多年定王竟然连一个侍妾都没有纳过,整个定王府就知道定王妃一个女子。虽然定王妃是天下无双的奇女子,但是在这个以男子为尊的世界的权贵们看来,定王这样的作为绝对是不可思议的。别说是别国的权贵,就连如今定王府麾下的许多人也生出一些不赞同的心思来。这并非他们对叶璃有什么意见,而是自古以来三妻四妾的定理。更何况墨修尧身为定王府的主人,在许多人眼中将来注定是要登基为帝的,更是绝对不能将心思之放在一个女人的身上的。

    看到不少人露出赞同羡慕的神色,雷振霆满意的一笑,抬头看向坐在墨修尧身边的叶璃。叶璃神色平静如常,甚至唇边还在这淡淡的微笑。

    另一边徐清炎眼中闪过一丝怒色,就要站起身来。坐在他旁边的徐清柏一把按住了他。徐清炎低声怒道:“四哥,你干什么!”徐清柏看了一眼神色平淡的墨修尧道:“这是定王和璃儿的事。”徐家不会要求墨修尧终生只有叶璃一人,而这种事情若不是自己愿意坚持再多的承诺也不过是废话罢了。徐家能做的只能是在墨修尧的选择,叶璃的选择之后,无条件的权利支持璃儿,无论她做什么样的选择。

    “绝对足以?”墨修尧的微凉的声音淡淡的在观景楼上响起,整个留上一片宁静更衬得外面热闹非凡,“本王怎么没看出来这个女人哪儿比的上本王的王妃了?”雷振霆极有自信的一笑道:“王妃自然是世间难得一见的奇女子,不过,眼前这一位却也不差。本王可以保证,她的武功,才华,能力,甚至包括医术,杂学,在天下女子中皆是翘楚。王爷若是不信,不妨请王妃下场来与她比试一番?”

    “放肆!”墨修尧怒斥一声,只见一道白色的虚影凭空掠过,众人不由得惊呼出声。不知什么时候墨修尧已经掠到了那白衣女子跟前,毫不留情的抬手就朝着那女子的天灵盖上击去。就在众人都以为那女子要就此香消玉殒的时候,却见那白衣女子突然抬起头来,反手向上一格,竟然堪堪挡住了墨修尧这一击。墨修尧轻哼一声,再一次变掌为爪抓向女子的肩头。那白衣女子这次却不再硬碰硬的接上去,而是飞身退开了去。墨修尧一爪落空放在旁边的木柜近生生的被击破了一个洞。由此可见,这一爪若是真的抓实了那女子的左肩只怕已经碎了。

    墨修尧两招不成,倒也不在追击。一挥袖飞身落回了原本的座位上。只是那挥袖间的一缕劲风却朝着那白衣女子直射而去。那女子方才惊险的避过一招,刚刚站稳这一下却是避不开了,只得抬手硬接了下来,竟是只往后退了一步,连脸色都没有怎么变化只是沉默的站在雷振霆的身边。

    墨修尧站在上方,居高临下的看着雷振霆和那白衣女子,淡然道:“能够接下本王三招而不败,确实有些本事。”其实这已经不是有些本事了,方才那三招墨修尧至少用了八成功力,那白衣女子能够面不改色的接下来,就证明无论是招式,反应还是内力都绝对不差了。就是在武林中也绝对是派的上名次的,最重要的是,她看起来才不过十六岁。这样的功力,就是跟墨修尧自己这个年纪的时候也差不多了。

    雷振霆却并不惊讶,含笑道:“本王说过,绝对会让定王满意的。”

    墨修尧看着他,露出一丝讥讽的冷笑,“谁说本王满意就一定要收下她了?看在她有几分真本事的份上,本王不计较这一次的冒犯之罪。哪儿来的给本王滚回哪儿去!”此言一出,众人不由哗然,就连那一直神色淡淡的白衣少女也不由得微微变色。如此美人被定王毫不犹豫的拒绝,在众人看来无异于暴殄天物。毕竟这世上又没人逼着非要在美人和定王妃之间二选一。娥皇女英妻妾成群岂不正是男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雷振霆微微皱眉,有些为难的望着墨修尧道:“定王当真要拒绝?”

    墨修尧冷笑不语。雷振霆似乎有些无奈,叹息道:“定王可知道她从哪儿来?”

    墨修尧道:“本王说了,从哪儿来就滚回哪儿去。”

    “她来自苍茫山。”雷振霆的话溅入油锅里的一滴水,顿时将整个观景楼炸开了锅。苍茫山这个地方其实大楚人并不陌生,唯一大楚中南部群山之中的一座主峰,目前却是在雷振霆的手中。但是众人之所以对它熟悉倒不是因为它风景如何秀丽,出过什么神灵奇观。事实上苍茫山隐藏在无数群山之中,周围的山峰看上去也大都相似,若是没有熟人领路甚至根本认不出哪一座才是苍茫山,极有可能会迷失在深山里。

    传说中,苍茫山上有一个隐世家族。族中人天文地理医卜星象无所不通,男子有经天纬地之才女子更是有辅佐君王,匡扶社稷之慧。每六十年便会有一位传人下山历练。但是这一族中阴盛阳衰,几百年来极少听说有男子出现的。而下山历练的女子,无一不是有着非凡的才智。其中最出名的便是前朝中兴之主的皇后,以及大楚第二代君王的王后,以及六十年前的西陵王后,雷振霆已故的祖母。据说徐家祖上也同样娶过一位来自苍茫山的女子,虽然徐家从来没有承认过。不过正是因为短短几百年间,便出了三位皇后,而且她们的出现都带来了王朝的兴盛。苍茫山从此便于皇朝兴替划上了隐秘的联系。如今,这位白衣少女选择了定王,难道说……在座的人看着墨修尧的目光都变得有些不同了。

    雷振霆笑道:“现在定王明白了吧?并非本王想要与定王和王妃为难故意破坏两位的感情,实在是……”

    众人都有些了解了。这件事自然不是雷振霆做得了主的,若是雷振霆能做主那么就算他自己不能娶这白衣女子,也可以让他的儿子娶,又怎么会便宜了自己的敌人?众人都不由自主的看向定王,刚才还信誓旦旦的要人哪儿来滚回哪儿去的定王,面对着这样来历的白衣少女是是否还能有这样的坚定呢?

    观景台上沉寂了良久,就在许多人以为定王要答应下来了的时候,只听墨修尧的声音冷漠的在殿上响起,“滚。”

    ------题外话------

    咳咳~先说一下,此女不会稀饭阿尧,偶真滴木有全世界的女人都喜欢阿尧,这回是为了给另一位添堵~当然也顺便给阿尧添点堵~咩哈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40》,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40.额外的贺礼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40并对盛世嫡妃340.额外的贺礼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