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1.血染金簪

    341。血染金簪

    墨修尧素来不爱高声怒吼,但是或许是性格使然,他的声音总是带着一股极淡的幽冷之意。所以当他一旦真的沉下脸来的时候,即使是随随便便的一句话也让人感觉到其中蕴含的冰冷杀意。

    原本站在雷振霆身边的女子猛的抬起头来,惊讶的看向上方白发如雪的男子。显然是没有料到墨修尧竟然会如此不留情面的拒绝他。须知道,虽然苍茫山的传人每六十年才入世,但是其中所代表的意义以及几百年来苍茫山与各国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却不得不让所有人小心对待。原本雷振霆提议将她当做礼物当众送上,就已经让她心中有些不悦了。但是也知道雷振霆所说的并不是虚言,她确实是来晚了一步,定王身边已经有了一个定王妃。

    虽然她并不认为定王妃会比自己高明,但是定王和王妃之间十年的感情却不是假的。一个男人可以拥有无数的美人,却只需要一个贤内助。在已经有了叶璃的情况下,她的优势就变得不甚明显了。但是即使如此,自己甘愿屈就侧妃之位,在她看来却已经是大大的让步了,却没想到墨修尧居然还会拒绝。这原本就已经是一个任何男子都不会拒绝的诱惑了。

    但是转念一想,若是不能拒绝这样的诱惑,定王岂非与世间绝大多数的男子一样庸俗不堪了么?

    “定王,你当真要拒绝我么?”白衣女子上前一步,问道。

    墨修尧冷冷一笑,“本王不是在拒绝你,本王要你立刻滚!”

    白衣女子脸色一白,她再如何淡定自信,当着这天下群豪的面受此羞辱却也是难以忍受的。看了看冷眼以对的墨修尧,在看向坐在他身边的叶璃,白衣女子问道:“定王妃,你如何说?”叶璃抬眼,有些疑惑的问道:“本妃要说什么?”白衣女子盯着她沉声道:“素闻定王妃才貌无双,是定王的贤内助。想必王妃也是知道怎么做的定王是最好的,必定不会因为不必要的事情而坏了定王的大事。”

    叶璃微微蹙眉,轻声问道:“姑娘,你当真想知道本妃的想法么?”

    白衣女子微怔了一下,点头道:“自然。”

    叶璃淡然道:“从一个女人的角度来说,本妃只想告诉你一个字,滚。从一个王妃的角度本妃也想跟你说,立刻滚。作为妻子,自然应该夫唱妇随,所以本妃还是想跟你说,哪儿来的滚回哪儿去。”

    “说得好!”另一边徐清炎忍不住大声赞道。

    “你……”那白衣女子脸色一变,却并没有大怒。反而很快的冷静了下来,平静从容的看着叶璃和墨修尧道:“看来今天不是谈事情的时候,不如等两位考虑清楚了再谈。”说完也不管殿中其他人的目光,转身从容的漫步而去,只留下一群人目瞪口呆。

    叶璃的一番话,显然让墨修尧心情大好。拉着叶璃坐了回去,冷然看着雷振霆道:“镇南王,这就是你送的礼么?”

    雷振霆有些无奈的耸肩,道:“本王也是无可奈何,反正事情已经办完了,定王自己看着办便是。”这次还真是冤枉了雷振霆。先不管这个女子到底有没有得之者得天下的用处。就说苍茫山的名声和暗中的势力也足以让人垂涎了。雷振霆就是脑子再有问题也不可能愿意将这些的人物送给自己最大的敌人。但是谁让苍茫山就在他目前管辖的范围内,又谁让他惹不起苍茫山的人呢?当然,其中也不乏有想看墨修尧和叶璃闹翻的想法,但是那也是顺便的。

    “定王当真对苍茫山的传人没兴趣么?”底下,耶律野阴测测的问道。虽然北戎属塞外蛮族,但是这些年也颇受中原文化熏陶。特别是王室中人,对许多中原的传说自然也是如数家珍。虽然对于苍茫山的那些传说并不尽信,但是有的时候所谓的传说也是一种天命所归的象征,运用得到未必比百万雄兵的效果差。

    墨修尧牵着叶璃的手淡然道:“哪位有兴趣,尽管去试试。本王却是无福消受。”

    闻言,众人心中既是妒恨又是佩服。妒恨墨修尧如此好运竟然有传说中的隐世家族传人亲自送上门来却还赶不上眼,同样也佩服他竟然为了王妃面对这样的诱惑也不为所动。

    徐家这一边的坐席上,徐清柏剑眉微皱看向前方的徐清尘低声道:“大哥,苍茫山的人也下来搅局,只怕是有些麻烦。”

    徐清尘笑容温文尔雅,淡淡笑道:“四弟还记得上一次苍茫山的人出事是哪一年么?”徐清柏凝眉回想,“上一次那位似乎是镇南王的祖母…应该不止六十年了。按理说,苍茫山的人早几年早十来年就该出现了才对。”徐清尘挑眉道:“苍茫山的人却是有几分本事,不然也不会接连出了好几位国母。不过…也仅此而已。若是太将自己当成一回事儿了,我徐家也不怕他。”眉宇间眉宇,出尘的清傲之气自然的溢出,俨然不见那所谓的传奇世家放在眼里。

    见大哥如此说,其他几个脸色也缓和了许多。倒是徐清炎好奇的问道:“大哥,咱们家祖上到底有没有娶过苍茫山的女子?”

    徐清泽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徐家进门的从没有来历不明之辈,回去好好看看族谱。”徐家的媳妇儿不求高官显贵,也不求貌美如花才华横溢。只一条最重要的,家世清白明堂正道。那些喜欢遮遮掩掩的人是怎么也进不了徐家的门的。而苍茫山的人为求那所谓的神秘,偏偏最喜欢的就是遮遮掩掩。徐清炎脖子一缩,躲会了徐清柏后面,一如既往的怕这个冷面二哥。

    前方,徐鸿羽和徐鸿彦看着几个子侄从容冷静,也都满意的点了点头。

    刚刚的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到下面广场上的歌舞升平,观景楼上的宾客们很快也纷纷把酒言会起来,但是却也有许多人明显的有些神思不属了。

    叶璃坐在墨修尧身边,看着下面的宾客们微微蹙眉,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墨修尧低头看着她皱眉的模样,有些担忧的道:“阿璃,怎么了?是不是那个女人惹你不快了?”叶璃摇摇头,看着他戏谑的笑道:“王爷真是艳福不浅,就连这种传说中的隐世仙子也要来投怀送抱了?”墨修尧抬手将夹在中间的墨小宝抱进自己怀里,顺手窟住他的两只爪子免得碍手碍脚。才做到叶璃身边不屑的撇嘴道:“她算什么美人?苍茫山破落了吧,居然没有个能拿得出手的女人。”

    叶璃含笑挑眉,对墨修尧的评价不置可否。虽然论容貌,那白衣女子却是要比叶璃略逊一筹,但是也不会相差太远。但是她身上却有一种十分莫名的吸引人的气质,跟叶璃的清贵雍容令人臣服的气质不同,却明显更容易调动男人的某些内心深处的欲望。这一点,只怕即使是当初的苏醉蝶和柳贵妃容颜最盛的时候也是有所不及的。只看方才大殿上满殿宾客的神色就能够看出。

    墨修尧微微凝眉道:“那个女人有些古怪,阿璃不要跟她太接近了。”

    墨修尧见过的绝色女子不知凡几,怎么会看不出那白衣女子对人有一种诡异的吸引力。只可惜,这种吸引力在墨修尧这样心志坚定的高手身上几乎无效,甚至还可能会引起反感弄巧成拙。而立含笑点头,道:“我知道,苍茫山的人怎么会这个时候下山…距上一次已经有七十多年了吧?”

    墨修尧冷笑道:“十年前天下大势不明,他们又没有未卜先知只能,自然要等等看了。说是六十年一出,不过是糊弄世人的障眼法罢了。真正当事儿的那几次哪有那么准?大楚开国的时候,他们刚好在太宗争位的时候出现,怎么不陪着太祖一起打天下?还有雷振霆的那位祖母,都是掐的好时候啊。”

    叶璃恍然,若是当真是苍茫山的传人每六十年一出都那么刚好,她到真要当苍茫山的人能掐会算,代天择主了。

    “到底苍茫山的名头还是不错的。”有个代天择主的名头,被选中的人就意味着名正言顺。也难怪在座的人脸色都不对劲了,这一次,叶璃倒是相信不是雷振霆的阴谋。

    墨修尧不屑,“代天择主?本王想要谁都阻止不了。需要她苍茫山来挑本王么?”

    叶璃莞尔一笑,“本妃知道,咱们王爷有志气。绝对不会靠着裙带关系去夺天下的。”看着她言笑晏晏的明媚容颜,若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墨修尧只恨不得能扑上去要一口。

    “呜呜…。”一直被抓着两只小手动弹不得的墨小宝不满的抗议,却被墨修尧毫不留情的塞了一嘴的菜。开不了口告状的墨小宝只得眨巴着大眼睛委屈的望着娘亲,可惜这副模样在叶璃看起来却像是父亲抱着儿子喂食,虽然不怎么温柔就是了。叶璃一直觉得这两父子之间总是争锋相对总归是不好,便也不打扰他们交流感情了。

    “是不是少了个人?”叶璃盯着下面若有所思,从方才起她就觉得好像少了些什么。不过那苍茫山来的白衣女子跑出来添堵,让她一时间没来得及去顾及这些。墨修尧往下扫了一眼,其实如此多的宾客,只这观景楼上便有上千人,真多了谁少了谁还真不容易发现。

    墨修尧皱了皱眉沉思片刻道:“墨啸云和珍宁没来。”这两个人虽然没什么实权,但是意义却还是十分重大的。毕竟是大楚正朔皇子公主,又主动让出了楚京归附定王府。无论如何只要这两人不做什么谋逆十恶不赦之事,定王府就得见他们好好的养着。

    看向那空着的两个位置,叶璃脑海中灵光一闪猛然看向耶律野的身边道:“柳贵妃没到!”

    墨修尧不以为意,“她虽然号称是耶律野的未来王妃,但是只要一天没正式大婚她就不是北戎皇子妃。又没有拿得出手的家世,不来也是正常的。”

    叶璃摇头道:“以她的傲慢自信,可不会认为自己没有资格来。”柳贵妃那样的人,只怕就是被踩进了泥里也会觉得自己是这世上最高贵美丽的人。怎么会认为自己没有资格出席寿宴而不参加?微微凝眉道:“若不是如此,她跑到哪儿去了?会不会与长兴王和珍宁公主有关?”

    墨修尧道:“就算如此,阿璃也不必为她们费心。墨啸云和珍宁身边都有人保护,就算出事总归也不会是他们。”叶璃无奈,只得压下心中的担忧等着宴会结束在座计较。

    等到宴会结束的时候却已经是将近子时了。叶璃和墨修尧自然带着墨小宝率先回府,后面的事情自有人收拾料理。却不想刚回到府中卓靖便过来禀告,“王爷,王妃,珍宁公主那边出事了。”叶璃和墨修尧只得安顿好了墨小宝,跟着去了长兴王府。

    到了长兴王府一看,才知道卓靖还当真没有夸张,真的出事了。珍宁公主失魂落魄的坐在大厅里,旁边的地上还有一滩半干的血迹。珍宁公主一直为自己的容貌耿耿于怀,在外人面前从来不会忘了带面纱,但是此时却是发丝散乱,带着狰狞伤痕的面容毫不掩饰的显露在人前。不远处的地上躺着一个白衣女子,腹部插着一根金钗,白色的衣裳已经被鲜血染透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沈扬和墨无忧正蹲在地上查看。叶璃一看那女子的面容,果然是柳贵妃。

    轻轻叹了口气,不用问也明白了到底出了什么事。叶璃看向站在一边的墨啸云,墨啸云脸色苍白,垂在身边的双手紧紧握起,沉声道:“王妃,是我一时冲动伤了北戎七皇妃,请王妃降罪。”墨啸云这些年经历连番变故,也早已明白世间人情冷暖。如果柳贵妃当真是北戎七皇子妃,被他们伤了耶律野势必要找定王府的麻烦的。定王府最好的平息事情的办法自然是将自己交出去,又可顺便除去自己这个大楚皇子,可谓是一举两得。

    叶璃摇摇头,拉着墨修尧到旁边坐下,问道:“沈先生怎么在此?她伤得如何?”

    沈扬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道:“老夫散了宴席正要回去呢,半路上却被这个小子抓了过来。”墨无忧抬头朝叶璃一笑道:“我和师傅从长兴王府门口过,正好碰到长兴王。王妃放心便是,师傅医术高明,应该不会有事的。”

    沈扬瞪了墨无忧一眼道:“什么不会有事?尚在这么个地方,老夫就算再医术高明又有什么用?”男女有别,伤在腹部这样的地方沈扬是没法子治的。虽说是医者父母心,但是柳贵妃这个身份还真是不好弄。墨无忧也不怕被他瞪,笑眯眯的道:“那师傅指点徒儿,徒儿来治可好?”

    沈扬不甘愿的看了昏迷的柳贵妃一眼,才嘟哝着指点了墨无忧几句,便交给墨无忧施为自己走到一边坐下歇息了。

    “看来无忧跟着沈先生学的不错。”叶璃含笑道。只看沈扬对墨无忧的态度就知道他对这个徒儿颇为满意。沈扬淡淡道:“确实比王妃有天赋一些。”其实叶璃的天赋也不差,只是医术是急需要静心和耐性的。叶璃身为定王妃俗事缠身,哪里有那么多的时间专心学习更不用说是继承老师衣钵了。当初确实让沈扬和林大夫惋惜了不少时候。

    墨啸云站在一边听着他们交谈,隐约也明白柳贵妃大概是暂时死不了了,一时间心中也不知道是庆幸还是遗憾。看了一眼坐在旁边出神的姐姐,墨啸云谨慎的开口道:“定王叔,王妃…今晚今晚之事……”

    墨修尧挑眉,“你还想说是你伤了她?”

    墨啸云一怔,点头道:“是我一时气愤…啸云听凭定王叔处置。”

    墨修尧饶有兴致的打量了他一会儿才道:“没想到…墨景祈居然能有这样的一个儿子,倒也是不错。不过…你为什么会拿着珍宁公主的金钗去杀那个女人?”

    “我…我一时…。”

    “弟弟。”一直在发呆的珍宁公主突然抬起头来,阻止了墨啸云。抬眼直视墨修尧,淡淡道:“定王叔,是我动的手。你们不用救她,她死了我替她偿命!”

    “皇姐!”墨啸云有些气急败坏,柳贵妃怎么样他早已经不在乎了。但是这个其实只比自己大两三岁的皇姐却是从小照顾着自己长大的。即使她并不聪明能干,却还是在他们被自己的母妃冷落着的时候努力的照顾两个弟弟。

    墨修尧不悦的皱眉,道:“够了,她还不是北戎王妃,就算死了耶律野也不会找你们偿命。珍宁,告诉本王,你真的想要她死么?”珍宁公主脸色苍白,狠狠地盯着地上的白衣女子,唇角颤抖着却半天说不出话来。墨修尧漫不经心的道:“你真想要她死,就走过去把那根簪子再往下面压下去。”

    听到他的话,不仅珍宁公主吓得一抖,原本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柳贵妃也猛的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望向坐在主位上的墨修尧。柳贵妃本就是因为失血而有些支持不住,昏迷的却并不深沉。身边的人说话也是能听到一些的,突然间听到墨修尧如此无情的话,也难怪她能从昏睡中清醒过来了。

    正想办法拔簪子出来的墨无忧无奈的望向墨修尧,“定王叔,您再刺激她真的要不行了。”珍宁公主这一簪子绝对没有手下留情,只要再往里面一丝一毫柳贵妃就死定了。所以他们也不敢移动她,只能就地处理。

    墨修尧正色道:“本王不是在开玩笑。”

    墨无忧心中默默道:“我相信您不是在开玩笑,但是现在能别这么认真么?教唆女儿去杀亲娘真的可以么?”

    “好了。”叶璃瞥了墨修尧一眼让他闭嘴,转头问道:“无忧,很难么?”

    墨无忧犹豫了一下,道:“不难。不过……”

    “有话直说。”墨修尧不悦的道。大晚上的不能回去抱抱宝贝女儿然后搂着阿璃安寝让他十分不悦。若不是看在墨啸云和珍宁还有用的份上,他直接让人找个地方将这个女人扔了就是。在璃城想必耶律野也没那么大的本事找到她。

    墨无忧看了看珍宁公主和墨啸云蹙眉道:“这伤的有些不是地方,另外…这位好像半年前刚刚小产过。要是不小心,以后大约都不能生育了。”既然这是未来的北戎皇子妃,能不能生育大概也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沈扬扬眉,看着墨无忧道:“徒弟,你这医术还有待锻炼啊。”

    “呃?请师傅指教。”听到师傅如此说,墨无忧以为自己诊错了,小脸上闪过一丝懊恼。

    沈扬道:“这女人哪儿是半年前小产过?最近两年她至少小产了三次。放心拔吧,那种注定就不会再有的东西你就不必替她在意了。就算没有这次的伤,她也就这样了。”看着柳贵妃,沈扬脸上的神色满是厌恶。柳贵妃的身份他自然知道的,但是这不足以让沈扬讨厌她。但是亲手杀死自己未出生的孩子,这就不在沈扬的容忍范围内了。沈扬的医术可说是独步当代,就连柳贵妃服了什么样的堕胎药也能推算出来。会服用那样不伤自身,甚至还有一些特殊功效的堕胎药的只能是孕妇自己。

    “沈先生,你是说她……”墨啸云瞪着地上的女人,始终也问不出口。

    “她用了散香丹,而且不止一次。”

    墨啸云脸色顿时变得复杂难辨。珍宁公主是女儿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是墨啸云自幼被柳家教导,许多阴私之事柳丞相也并不瞒他。那散香丹说是堕胎药,不如说是一种养颜圣品。但是不知道是谁发现这东西在怀孕期间使用更是有奇效。女人一旦怀孕容貌必然是不如往日,这样的灵药自然是让人趋之若鹜。但是很快却又有人发现,怀孕期间服用过这药的女人无一例外都会会小产,用的少一些的也会生下死胎。但是那养颜的功效却是胜过寻常时候十倍。甚至有不少女子为了美貌不顾自己腹中孩子,这药渐渐地变成了禁药。

    一个丧父的女人,两年之内三次流产还都是自己所为。墨啸云实在不明白自己这位从前总是高高在上的母妃到底是在干什么。但是看着那精致美丽的容颜,墨啸云突然冲到门外去呕吐起来。

    珍宁公主虽然并不知道这其中的内情,但是只柳贵妃怀孕堕胎的事情就已经给了她足够的打击。怔怔的走到柳贵妃身边,居高临下的望着地上绝美的女子,珍宁公主只觉得心中的怨毒仿佛决堤了一般汹涌而出,“贱人!”

    ------题外话------

    这两天出门,木看空评论~抱歉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41》,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41.血染金簪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41并对盛世嫡妃341.血染金簪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