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9.谭继之的妥协

    349。谭继之的妥协

    定王府隐蔽之处,阴暗幽冷的地牢里。一个衣冠散乱,一身狼狈的男子坐在牢房的地板上发呆。即使现在正是炎热的六月末,在这位于地底的牢房里也让人感到有些阴冷之意。比起别的地方,这间牢房虽然依然阴冷却难得的还算干净,也没有什么可怖的刑具。但是满脸胡茬的男子此时却双眼放空,仿佛失了神一般的茫然。

    如果可以,他甚至希望能够有人来对自己用刑,狠狠的打自己一顿。至少这样他还能感觉到他还活着,这世上还不止有他一个人。事实上,他知道这世上并不是真的只剩下他一个人了。在这阴冷孤寂的牢房以外必定是热闹欢腾,人来人往的。但是这些都与他无关。他被关在这里,听不到外面一丝一毫的声音,就连看守地牢的狱卒他都看不到。没有人会出现在他面前,也没有人会跟他说话。甚至连每天一次的送饭送水都是悄无声息的。他已经记不起来自己到底有多久没有见过生人,没有开口说过话了。刚开始被关进来的时候他还会大声怒骂,到了后来就连骂人的力气也没有了。渐渐的,他也忘了自己到底被关在这里多久了。

    门外奇异的想起一阵脚步声,男子回过神来眼中闪过一丝亮光。飞快的站起身来往门口奔去,但是长时间的囚禁和每天一餐连粗茶淡饭都算不上的吃食让他的身体有些虚弱。才走了几步就跌倒在了地上。牢房的门从外面被打开,两个黑衣的侍卫进来,一左一右拎起男子便往外走去。

    定王府的地牢里并没有关什么人,所以也很干净。侍卫拎着男子一路穿过两三个空置的牢房走进了一个宽敞的大厅里,抬手将人扔在了地上。

    “谭公子,许久不见了可还好?”墨修尧拉着叶璃的手坐在大厅中,饶有兴趣的看着地上一身狼狈的男子。

    “墨修尧……”许是因为太长的时间没有说话了,谭继之的声音有些嘶哑。但是,望着墨修尧的眼神却是绝对的火热。

    墨修尧也不在意谭继之想要将自己撕了的眼神,淡淡笑道:“本王今天来,是想告诉谭公子一个好消息。”

    谭继之冷冷的盯着墨修尧,他当然不会相信墨修尧会告诉自己什么好消息。墨修尧扬眉笑道:“谭公子可以出去了。”

    “什么?”谭继之一愣,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本王说,从今天开始谭公子就自由了。可以不用呆在这个地牢里了,还是说谭公子在这里住上瘾了?不想出去?”墨修尧耐心的重复了一遍。

    “你…会那么、好心?放我出去?”太久不说话,谭继之的话语有些不连贯,不过说了两句之后就好起来了,“你有什么目的?”

    墨修尧满意的点点头笑道:“不错,关了这么久脑子还没坏。”他当然不会毫无条件的放他出去。

    “你的条件?”谭继之问道,此时他甚至觉得无论墨修尧开出什么条件他都会答应了。只有真正失去过自由的人才能明白自由的可贵,而他同样再也不想呆在那个永远都静悄悄的只有他一个人的牢房里了。

    墨修尧含笑道:“任琦宁现在就在璃城。谭公子,本王一直很好奇,到底你和任琦宁谁才是据说前朝的最后一位皇室后裔林愿?或者你们都是…还是都不是?”谭继之脸色一遍,沉声道:“当然是我!”墨修尧心中满意的点点头,看来被关了这两年谭继之心中的野心也还是没有完全磨光。不过这样才好,若是真的没磨得什么都没有了,那谭继之也没用了。

    “是么?任琦宁可不是这么认为的。人家现在是堂堂正正的北境王,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改回前朝的国号了。虽然本王觉得机会不大,但是至少比你要好一点吧?”墨修尧笑道。

    谭继之神色一变,盯着墨修尧道:“你要我帮你对付任琦宁。”

    墨修尧笑道:“你不用这么紧张,无论你答不答应我都会放你出去的。你也可以出去了之后再选择帮助任琦宁跟本王做对,就是不知道任琦宁到底会不会接纳你?”

    其实答案是很明显的,如果谭继之是别人的话任琦宁或许还会重用他。而他们的身份就注定了无法共存,前朝后裔林愿只有一个人,他们都清楚其中必然有一个是假的。所以,活下来的那个才是真的。

    谭继之沉默了一会儿,方才问道:“就算我答应你又有什么用?你也说了,他现在是北境王。而我……”自嘲的笑了笑,谭继之道:“我是定王府的阶下囚。”墨修尧道:“本王也没觉得你能弄死任琦宁,只要给他添点麻烦就行了。至于别的事情自然有人会去做。”

    “你就不怕我出去之后便反悔了?”谭继之问道。

    墨修尧耸耸肩,道:“反悔了又如何?林大夫对阿璃和小宝有救命之恩,看在他的面子上本王也不好意思就这么杀了你。不过…你若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林大夫的救命之恩本王可已经还过了。”若是谭继之再做什么是,那他杀起来自然也不用不好意思了。

    “我爹……”提起林大夫,谭继之不由得楞了一下。当年在前朝高祖陵,他已经和林大夫恩断义绝了,却没想到自己落在墨修尧手里还能活着,竟还是沾了他的光。思索了一会儿,谭继之终于点头道:“我答应你。”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再回到牢房里去了。他怀疑,若是再过个一年半载墨修尧不来,自己会不会受不了自杀了。

    墨修尧满意的点头,“很好。阿璃,他就交给你安排了。”

    叶璃点点头,对谭继之笑道:“谭公子出去之后不妨先安顿下来顺便调理一下身体,之后自然会有人去找你。”

    谭继之看了叶璃一眼,点头道:“多谢王妃。”

    叶璃想了想,道:“谭公子若是有空,也可以去见见林大夫。他如今在城中开了一家医馆。”谭继之摇了摇头道:“还是算了罢。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

    见他如此说,叶璃也不勉强。其实林大夫跟谭继之没有关系了只怕日子还要过的安稳一些。

    说完了该说的话,墨修尧拉着叶璃起身,看着谭继之道:“对了,谭公子没事的话最好别在城中乱走。如今可不只是任琦宁在璃城,墨景黎,柳贵妃,雷震霆可都在璃城。”雷震霆倒是和谭继之没什么太大的恩怨,但是墨景黎和柳贵妃就不一样。墨景黎再不济,要弄死现在的谭继之却还是举手之劳,“另外,大楚如今已经迁到云澜江以南去了。大楚…要完了。谭公子的心愿也勉强算是要实现了吧。”

    “大楚南迁了?那楚京……”谭继之惊怔。

    墨修尧道:“大楚的楚京和西陵的皇城,现在都是本王的。”

    谭继之沉默,短短的两年,他却错过了太多。现在他最需要做的就是了解现在的局势和这两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墨修尧也不再理会谭继之,心情颇好的与叶璃并肩出了地牢。

    之后的几天,定王府似乎安静下来了。但是定王府以外的地方的人们却依然忙碌着。不知道是谁将苍茫山之主来到璃城的消息泄露了出去,几天之内墨景黎任琦宁等人都纷纷上门去拜会了。甚至连没什么关系的耶律野和耶律泓也跟着去凑了个热闹。说是没有什么关系,是因为苍茫山的人虽然号称代天择主,但是到底也还是有分寸的。塞外蛮族的北戎是绝对不在他们的选择范围内的。而这其中最积极的自然莫过于墨景黎了。

    定王府里,叶莹坐在叶璃对面呜呜咽咽的哭个不停。叶璃也不劝她,坐在一边平静的等着她哭完。过了许久,叶莹总算是停了下来,含泪望着叶璃道:“三姐,我好后悔。我当初为什么会嫁给他?呜呜……当年他明明说会一辈子对我好的,可是现在,现在……。”

    叶璃挑了挑眉,轻声道:“出了什么事?好好说给我听听,一直哭有什么用?”

    叶莹有些恨恨的抹了眼泪,点头道:“三姐你说的一点都没错,我不哭…为了那个混蛋哭不值得。当初我真是瞎了眼了才看上他了,难怪…难怪三姐你当年看不上他,定王对你真好。”说到这个,叶莹也不由得有些犯酸了。当年在楚京,谁不可怜同情叶家三小姐丢了黎王妃的位置不说,还嫁了一个坐在轮椅上毁容了的废物。但是在看看如今,那定王虽然一头白发,但是那相貌那气度天下间有几个男人能比得上?更不用说对叶璃的专情,更是天下女子羡慕嫉妒的对象。

    站在叶璃身后的青霜暗暗撇了撇嘴角。当初要是让这位四小姐嫁给定王,她只怕立马就要哭的半死要死要活。现在却来羡慕嫉妒她们王妃?

    叶璃也不在意她含酸的话,淡淡问道:“出什么事了?”

    叶莹一边抽泣着一边将墨景黎天天跑到东方幽和东方蕙跟前献殷勤。甚至跟手下的心腹商量着如果东方幽愿意下嫁的话,就废了她的正妃之位。越说越伤心,还没说完叶莹又接着哭起来了。看着眼前跟个泪包一样的叶莹,叶璃只能无奈的叹气。第一次有些怀疑自己想要叶莹做墨景黎身边的眼线的想法到底靠不靠谱?或者还是应该让瑶姬多想想办法?但是再想想秦风年纪已经不小了。虽然不知道他们两个的感情到底有没有进展,但是要让瑶姬一直在沐阳侯府呆着也不太好。

    “三姐,我该怎么办?”叶莹红着眼睛问道。叶莹也不是傻瓜,如果从前墨景黎还会估计自己是定王妃的妹妹的话。比起苍茫山那让人垂涎的势力来就有些不够看了。如果苍茫山的东方幽真的愿意嫁给墨景黎,墨景黎绝对不会有丝毫犹豫的就要废了自己。她现在已经不年轻了,又因为叶玥的事情跟母亲闹翻了。除了墨景黎她也没有了别的依靠。何况叶莹虽然自私自利了一些,但是像柳贵妃那样的事情她却也还是做不出来的。

    叶璃想了想,安慰道:“你不用担心,就算墨景黎真的娶了东方幽。我至少可以保证你不会被贬为侧妃。”

    叶莹有些不信的,苍茫山那样的地方出来的女子难道还会愿意做侧妃么?做墨修尧的侧妃或许有可能,因为叶璃的后盾也很强,徐家如今在定王府绝对站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但是她却不行,她孤身一人在江南,根本没有人可以依靠。

    叶璃淡淡微笑道:“我骗你做什么?就算咱们一向不亲近,外人还是知道你是我妹妹。你被贬为侧妃难道我会很有面子?实在不行让墨景黎取两个正妃,都一样大好了。”

    “可是…难道不能……”叶莹有些不甘心的道。

    叶璃含笑道:“不让东方幽嫁给墨景黎?倒也不是不行。但是你觉得墨景黎会不会迁怒于你,甚至在我们都不知道的地方弄死你?”叶莹一颤,跟着墨景黎这么多年,墨景黎到底有多心狠手辣叶莹还是有所了解的。想起叶玥被火烧死的事情,叶莹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了。

    不得不说,叶玥的事情墨景黎背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黑锅。至少无论是叶家上下老小还是叶莹,都认为叶玥的死是墨景黎所为。

    “咱们姐妹一场,你有两个选择。留在璃城从此跟墨景黎断绝关系,你到底是叶家的女儿,回到叶家父亲和祖母也不会不管你的。从此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二是依然跟着墨景黎墨景回江南,我所能做的也只是抱住你的正妃之位。至于以后如何…就是你自己的命了。”

    “我……”叶莹的神色有些挣扎,好一会儿却还是摇了摇头道:“不,我要回去。我不能回叶家,我是黎王妃。还有我的孩子……”

    叶璃眸光微闪,道:“你的孩子我会帮你找,有消息了就会派人通知你。”

    “三姐,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叶莹并不傻,也不会忘记自己和叶璃从前的关系并不好。有的举手之劳的事情叶璃或许帮帮她没什么,但是这些事情却明显要费些功夫了。叶璃还是毫不犹豫的帮她,她就不能不怀疑叶璃的目的了。

    叶璃也没打算拿什么好听的话敷衍她,淡淡笑道:“也没什么。如果墨景黎真的娶了东方幽,对定王府来说也很危险。只要你偶尔给我一些消息就行了。你放心,我不会要你做危险的事情。我也可以承诺你,如果你将来遇到危险,我可以保你全身而退。”

    “如果,黎王没娶东方幽呢?”

    “那你就当我做件好事,也算是成全了咱们的血脉亲缘。”叶璃淡然道。

    叶莹低头思索着,叶璃的话她都明白,如果墨景黎真的娶了东方幽对她来说日子绝对不会好过。但是如果有定王府的帮助……

    “好,我答应你。”

    叶璃满意的点头,递过一块手帕给她道:“你既然还想要见你的孩子,就不要遇到事情总是哭了。现在你应该明白了,许多事情只靠哭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可以放心,就算墨景黎去了东方幽,也不会动摇你在黎王府的地位的。我会帮你。”

    “谢谢你,三姐。”叶莹擦了擦眼泪低声道。

    “王妃,黎王求见。”卫蔺进来禀告道。

    叶璃含笑扫了叶莹一眼,笑道:“正好我也有些事情想跟黎王谈谈。请他进来吧。莹儿,你……”

    叶莹咬着唇角,赌气道:“我不想见他!”

    “那好吧,你先去前面的画阁坐一会儿。”真是个傻孩子,难道你还真的以为墨景黎是来哄你的么?招来人带着叶莹离开,不一会儿墨景黎就从另一头走了进来。

    远远地,墨景黎就看到坐在湖边的青衣女子。转眼十年过去,墨景黎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还能够清楚的记得当年退婚之后第一次见到叶璃的时候的模样。虽然那次在慎德轩里叶璃让他很难堪,但是那一次他也第一次有一个模糊的感觉,原来这个叶璃与自己原本以为的其实并不一样。这么多年过去了,叶璃的容貌与当初的变化并不大,只是或许因为有了几个孩子,跟多了几分别样的优雅和温柔的感觉。

    “黎王。”看着迎面而来的墨景黎,叶璃点了点头却并没有起身相迎,“黎王请坐。”

    墨景黎沉默的坐下,看着青霜端着茶上来,才淡淡问道:“这个丫头还跟着你。”

    叶璃有些惊讶,眼高于顶的墨景黎居然会记得她身边的一个小丫头。微微一笑道:“青霜年纪也不小了,也跟不了我多久了。”青霜与阿谨的婚事也已经谈得差不多了。墨总管自然是满意,阿谨和青霜也没什么意见。只是等着有空了再办婚事就是了。

    似乎没什么话可说,一时间便有些沉默了。

    叶璃也不着急开口,墨景黎不说话她便淡然的喝着茶。好一会儿,墨景黎大约也有些不自在了,才开口道:“莹儿在你这里?”

    叶璃也不否认,点头道:“刚来与我聊了一会儿天,去休息了。黎王是来找四妹的?”

    “她跟你说什么了?”墨景黎语气有些僵硬,还有一丝丝气急败坏的意味。叶璃莫名的瞥了他一眼道:“还很能跟我说什么新鲜的事情么?不就是黎王打算休妻再娶的事情?”

    “我没有想要休妻!”墨景黎恼怒的道。叶璃含笑点点头道:“我知道,黎王只是想要贬妻为妾好为东方姑娘腾出嫡妃的位置来。”墨景黎看着她道:“我见叶莹贬为妾,你不高兴你么?”叶璃有些莫名其妙,问道:“四妹被贬为妾我为什么要高兴?难道有个王妃妹妹比有个做妾的妹妹难听?”

    “当初她抢了你的黎王妃之位,难道你不恨她么?”墨景黎定定的望着叶璃,沉声问道。

    叶璃一愣,有些好笑的道:“难道黎王殿下想说你是在为我出口气么?还是黎王打算用什么奇怪的借口来掩饰你无辜贬妻为妾的借口?”墨景黎并没有如往常一般暴怒,望着叶璃道:“如果你是黎王妃的话,就算是为了苍茫三我也不会娶东方幽的。”

    “咳咳…”叶璃险些被茶水呛到,一脸惊异的望着墨景黎。这算是什么?当年弃如敝屣,这会儿倒是来个深情表白。当初爱若珍宝的,这会儿又连野草都不如了?看着墨景黎一脸认真地模样,叶璃突然觉得有些恶心。

    “你是不是不信?”墨景黎瞪着她道。

    叶璃摇摇头道:“信不信都没有什么意义了。这种话还请王爷以后别再说的好。另外,四妹到底跟着王爷十年,也受了不少苦。还请王爷垂怜,给她留一丝容身之地。”墨景黎不悦的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并没有要抛弃她的意思?是她跟你说的?”

    叶璃淡淡道:“王爷没有这个意思又如何?王爷出身皇室,跟红顶白的事情难道见得少了。四妹在江南一个亲人也没有,更没有什么后台。若是从王妃贬为侧妃,王爷以为她过得会是什么日子?”

    “你对她倒是好!”墨景黎咬牙道。叶璃替叶莹说话原本没什么,但是听在墨景黎耳里就是觉得十分的不舒服。

    叶璃含笑道:“都是女子,又何必为难女子?这世间,女子本就不好过,并非每个人都有叶璃的福分。”看着叶璃脸上浅浅的微笑,墨景黎更加觉得刺眼,有些烦躁的道:“本王知道了,本王可以保证叶莹永远是正妃,但是…本王能得到什么好处?”

    “任琦宁永远娶不到东方幽,算不算好处?”叶璃淡淡道。

    墨景黎神色微变,终于点头道:“一言为定。”任琦宁自称是前朝后裔,不管他是真是假,至少都是一个极大的噱头,同样也是他最大的敌人。

    “墨修尧为了你放弃苍茫山,将来他真的不会后悔么?”似乎看不惯叶璃脸上的笑意,墨景黎有些恶意的问道。叶璃微笑道:“我相信他不会为自己的决定后悔的。”墨修尧不纳妾确实是因为她,但是不要东方幽和苍茫山却不完全是为了她。苍茫山对定王府长远来看并不是助力反而是麻烦。

    墨景黎冷哼一声道:“什么?墨修尧现在或许不会后悔,但是总有一天他会后悔的,到时候他只会更恨你。”

    “黎王说的是自己么?”墨修尧的声音懒洋洋的从身后传来,墨景黎神色一僵猛的回头却见墨修尧已经在自己三步远的地方。丝毫没见墨景黎难看的脸色看在眼里,墨修尧走到叶璃身边俯身落下一吻,扶着叶璃的肩头得意的笑道:“为了阿璃,本王永远都不会后悔。”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澳门博彩娱乐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嫡妃349》,方便以后阅读盛世嫡妃349.谭继之的妥协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嫡妃349并对盛世嫡妃349.谭继之的妥协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盛世嫡妃349。